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嫉妒狂病患徐水良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 ]
陈泱潮文集
·草根!你还有脸继续赖在博讯论坛版主位置上吗?
·ZT贾阔:草虾,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网上特务的疯狂,不惜如此自我暴露
·陈泱潮再质问窃居[博讯论坛]版主的蟊賊无耻的流氓无赖草根: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骗子?!
·"马甲流氓无赖哲学"正在这里发挥着造谣恶搞民主人士的极其恶劣的作用
·存放在历史档案里的蚍蜉撼树图
·非常感谢博讯论坛版主螺杆先生仗义执言!
·两类马甲正邪辨
●铁的事实彻底粉碎【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长期的造谣和诬蔑
·谢谢转福音先生的致意!
·【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此次对陈泱潮又发动造谣诬蔑威胁的原因
·草根五毛网痞别动队丑行录
·【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不打自招的警匪狰狞面目和腔调的大暴露
·ZT:中共开办五毛党培训班——真假难辨呀,这是控制舆论?还是造谣?
·事实胜于雄辩:陈泱潮何来什么“经济诈骗潜逃案”?(2图)
·陈泱潮正告【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
●再斥【匿名马甲流氓无赖】草根五毛党
·草根!你未免太无耻了吧!
·关于毛岸龙事你草根五毛党无耻到了极点!
·草根匪党骗子五毛别动队极端无耻嘴脸活脱脱的真实写照!
●反对和声讨中缅两国军政府专制独裁暴政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当前缅甸局势及相关问题的声明
·陈泱潮关于中共国政权性质是比缅甸军政府更为邪恶和狡猾的军政府的论断
●驳斥造谣污蔑澄清事实真像
·陈泱潮受邀担任民主中国阵线总部顾问难道是假的吗?(10图)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缘起(2张图)
●与【假“真善忍”旗号下的网特联合阵线】的首次交锋
·与【假“真善忍”者~网特联合阵线】的首次交锋目录
· 请问阁下的建议--“招回你的《特权论》”是出于真善忍?还是出于真善忍的对立面?
·答“曲突徙薪忘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者
·请问正神是谁?在哪里?
·“‘仁义礼智信’,在马甲 goodid 自己身上到底还有多少?”
·你认为人类对上帝的认识已经到顶?
·阁下为什么如此反感和排斥《特权论》?门户观念蒙蔽了你的心窍!
·这就是你的真善忍吗?
·你在严重败坏真、善、忍的名誉和信誉!
·评打着“真善忍”旗号的马甲goodid刻毒颠倒黑白诋毁《特权论》
·你首先应当回答我的是:你的“真善忍”在哪里?
·你能对号入座,还算老实
·《特权论》是陈泱潮将近40年前的著作,请看今天(2009-6-21)的《陈泱潮文集》目录
·假、恶、毒真相的大暴露!
●遭到围攻期间着眼大局所写文论
·国殇日以《水升火降歌》(六首)催生真民主新中国
·论中共国当前形势下政变的可能性(一附件二张图)
·伍凡陈泱潮评:胡锦涛防政变军队进入二级战备
·就吕耿松被中共当局刑事拘捕事致世界奥委会和美国政府(附:kbxql翻译之英文)
·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谈吕耿松事
·中国已经在内战的边缘(3图1附件)
·我为什么要要舍身忘我从事中国民主运动
·关于有神论和法轮功等问题答精卫网友
·陈泱潮复夕阳景先生,宣布对匿名马甲一概不予理睬
·让人权圣火照亮中国人心!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與勢利鬼無道無德無情無義背叛者之戰鬥10
●中国宪政民主革命内含政治道德革命
·难道因为现实的残酷,就要放弃对理想的追求?
·【枭雄黑道崇拜】对中国危害深远
·【枭雄黑道】三大特征 【枭雄黑道崇拜】害人害己
·欲有大建树者,须守诚信义节,与【枭雄黑道崇拜】决裂
·满遭损,谦受益。宁不慎乎?
●面对民运【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青年人切不可行枭雄黑道不择手段做伤天害理之事
·告曾节明:有不同观点是正常现象。但是,岂可编造诬蔑不实之词?
·答记者问已经说明了陈泱潮为什么要抓住中共进言献策的原因
·中国民主革命客观存在【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大是大非须明辨:【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一答曾节明
·人子(弥勒)所为,天命前定,顺乎天意,岂会无效?
·《特权论》作者所作所为是“乞讨式民运”“荒谬透顶”的吗?”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一系列人生重大十字路口捨身取義的大慈大悲情懷11
●人生修行修煉的最高境界:
以天下蒼生爲念,不僅敢於剋敵制勝,而且能夠不斷戰勝自我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上)
·我的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我在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图3)
·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
·我在第六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是自顾自立即出逃,还是作为当事人应当以舍己救人精神说明情况,以免中共9号文所针对的一批民运骨干被抓捕坐牢?
●自毁之路耶?成佛之路耶?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感言
·水调歌头 题《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目录
·陈尔晋(陈泱潮)三次自觉面对被枪毙的无私无畏选择
·传奇性小结:三次公义至上自觉置生死于度外的抉择人不知天知
·成败之间的两个重大选择
◇◇◇◇◇
▲新君主立憲與新文明公權大革命卷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
·弥勒下生成佛之地,必将得到造物主保佑大复兴
·弥勒“退步原来是向前”,预言乎?禅语乎?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开万世太平路线图(上)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开万世太平路线图(中)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开万世太平路线图(下)
●聖君立宪64条政纲
·中共19大後,《聖君立宪64条政纲》提要
·德国-瑞典远行归来有感(五言三首)
●从“十月革命”百年定评,看习近平开万世太平新时代
·《从“十月革命”百年定评,看习近平开万世太平新时代》目录
·1、《特权论》作者有责任和义务对“十月革命”的因果性质,作出历史定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嫉妒狂病患徐水良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

原题《请看阴暗心理的化身徐水良的丑恶与卑鄙》


   
   陈泱潮(陈尔晋)
   2010-2-9

在当代中国推行民主革命,没有正确的思想理论作为统一中国民运步伐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是根本不能成功的。拒不承认拒不确立正确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是中国民运迄今为止一盘散沙的重要原因。

   
   那么,是不是中国民运迄今还没有正确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呢?

后人以及当代任何一位客观看待中国思想理论状况的有识之士,都会看到从毛泽东时代就形成的先知书《特权论》发端而成的【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整套完整的思想理论体系,是抗击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瓦解中共专制独裁党文化的不可取代的利器,是挽救社会道德、彻底摧毁枭雄黑道党文化核心思想无神论的无价之宝。


可惜,当代中国民运队伍深受毛泽东枭雄黑道的影响,大佬们一个个要做王伦式山大王,不做开创东方美利坚民主宪政的华盛顿!可惜,毛泽东-邓小平枭雄黑道党文化狼奶灌输喂养出来的中国知识分子,相当部分也已经被毒害被异化成“一切向钱看”的唯物论经济动物,良知丧失,两眼一抹黑,看不见亮光,缺乏甚至丧失了追求真理热爱真理的兴趣和热忱,无视上述事实。


在这当中,立场旨在争名夺利的嫉妒狂病患者徐水良表现尤其典型、尤其恶劣。


历年来,徐水良之所以极力台前幕后疯狂地攻击我诬蔑我,主要原因就是他毫无自知之明硬要霸王硬上弓充当中国民运的“理论旗手”,把我当作他充当“中国民运理论旗手”的障碍。


今天,他在没有人替他做打手的情况下,只好赤裸裸地跳出来,充分暴露了他这极其丑恶极其阴暗的心理。

   
   请看他公然如此造谣:
   
   “你1979年发表的那个《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现在改名《特权论》重新修改出版……”

《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原名《特权论》,因为上书毛泽东,为了易于为毛泽东接受,同时也为了适应当时党政军干部及大众的接受程度,才使用了《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这一书名。质问嫉妒狂徐水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不是自始至终紧紧围绕着特权问题展开论述的?中心思想是不是特权论?是不是紧紧抓住共产国家共产社会特权产生的根源、演变过程和根治之道这一主题?恢复忠实于这样的主题思想的书名《特权论》,怎么是“重新修改”?


更何况,除了国家机关公安部门《陈尔晋卷宗》保留有《特权论》原刻本以外,《特权论》以《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书名,于1979年6月以四五论坛重印本在北京民主墙公开发表。四五论坛重印本流布海内外。美国大学一些图书馆就收藏着四五论坛重印本。英国有根据四五论坛重印本翻译成英文的书《CHINA:CROSSROADS SOCIALISM》。2001年中华联邦网站全文发表《特权论》,增补了原来四五论坛重印本删除的部分。而这些部分正是由著名的1989/6.4学生领袖王超华女士,根据原手稿一字不易打出来的。工作态度非常严谨负责的王超华女士,在打字上网过程中,为了克服手稿磨损有的地方字迹模糊的问题,对照四五论坛重印本认真辨识核对,而且一一标明了手稿页码(《特权论》定稿手稿稿纸上每页都印有“1975年”字样,可见当时文字狱的严重存在和威胁)。读者有目共睹。质问阴暗心理的化身徐水良:今日大家看到的《特权论》,无论正文,还是《重印前言》,有哪一个字是“重新修改”的“马后炮”?

   
   你说你徐水良无不无耻?!你说你徐水良卑鄙不卑鄙?!你说你徐水良是不是阴暗心理的化身?是不是小农意识极其严重的嫉妒鬼?是不是口上抹蜜、脚下使跘、大搞阴谋诡计的宵小?

为了贬低《特权论》作为中国民主运动理论基础的价值和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指导意义,你一会儿造谣胡说《特权论》抄袭了你的观点,一会儿又造谣胡说今日大家看到的《特权论》是经过“重新修改”的“马后炮”,目的就是要混淆视听,造谣诬蔑《特权论》不是在毛泽东时代冒着杀头危险写出的先知先觉文字,从而误导民众和青年人以为只有你徐水良才是中国民主运动思想理论的“先行者”,只有你徐水良才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理论导师”!


可惜,中共却没有把你打成中国民主运动的“祖师爷”“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更没有指认你徐水良的文章“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你争什么?你凭什么争?就凭你这样不顾大局、为一己之私争名夺利丧心病狂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造谣诬蔑老陈?


更何况,研究文革青年思潮的权威性力作《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在全面收集原始文字进行认真比较研究之后,明确得出了历史性的结论:在文革期间形成的陈尔晋《特权论》“标志着社会和制度批判思潮的高峰” ——路人皆知:你徐水良心心念念不忘的是文化大革命中 “标志着社会和制度批判思潮的高峰”的地位!难道你通过这样刻毒地诬蔑攻击陈尔晋(陈泱潮),就能够达到你可耻的目的?你当时为什么不敢提出、不敢表述,或者根本就没有认识到通过民主革命建立三权分立民主制度的意义?


又更何况,中国问题专家杰克.格雷在其《透视毛泽东》一文中也指认:“陈尔晋的主张实际上成了民主墙运动的基调”--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徐水良,刻骨怨恨别人不承认他徐水良的文章是“民主墙运动的基调”!难道你徐水良通过诬蔑攻击我陈泱潮,就能够改变历史形成的事实?

   
   尤其可恶、尤其刻毒的是,小农意识极其严重因而也极其狡诈极其狡狯的的徐水良,紧接着又这样自欺欺人、故意制造混乱、混淆视听:“有熟悉情况的79民运人士为你背书吗?他们有人相信你吗?除了不知道79情况、想利用你的可疑人物,或者被你欺骗的人以外,没人相信你!”

质问阴暗心理的化身徐水良:上述中共中央(包括在贯彻1981年中共中央第9号文件过程中,我被打成“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中共司法机关指控我“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并据此重判我等等……)、《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的作者印红标博士、《透视毛泽东》作者中国问题专家杰克.格雷,了不了解79民运的情况?写文章肯定和介绍过《特权论》和我本人的胡平、刘青、牟传恒、刘青山、傅申奇……是不是79民运人士?范似栋、王雍罡等等,算不算得79民运人士?为我申请政治庇护尽了力的王希哲、王炳章等人(包括当时的你),难道也不熟悉79民运?你亲眼看见的严家棋先生和夫人高皋对我的态度,请问嫉妒狂徐水良:严家棋先生高皋女士,算不算得熟悉79民运的人士?他们是不是如你所说是“想利用”我陈尔晋(陈泱潮)的“可疑人物”?中共中央以及以上这些人士,对《特权论》的评定和对我本人的态度,是我欺骗得来的吗?


更不要说,我早在胡耀邦时代,1980年就因为《特权论》而被破例上调中央机关进行理论和政策研究的这一序列事实了……

   
   面对以上铁一般的大量事实,你徐水良却胡说“有熟悉情况的79民运人士为你背书吗?他们有人相信你吗?除了不知道79情况、想利用你的可疑人物,或者被你欺骗的人以外,没人相信你!”

——是的,自2007年以来,你徐水良台前幕后疯狂组织和指挥对我的大肆围攻诬蔑,你现在所发表的如此刻毒的文字,你徐水良挖空心思处心积虑所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要“没人相信你(陈泱潮)!”

   
   只可惜,你徐水良这样一个旨在争名夺利的嫉妒狂的阴谋诡计鬼蜮伎俩,是根本不可能得逞的!

中国民运中的不良分子沉沦在枭雄黑道里无力自拔。建议你们在高叫“打倒”别人的同时,是不是也该看看你们自己也存在着别人同样的尾巴?你们要不要革革你们自己的枭雄黑道不惜一切手段争名夺利、顽固抗拒真理、顽固抗拒天命的愚顽不灵的命?


百年枭雄黑道隐性帝制无神论已经严重祸害了中国广大的国土,更已经严重毒害了数代中国人的人心!要匡扶世风,成功地救世、救心、救中国,只有高举【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旗帜,才能真正从根本上拨乱反正,才能前进!


徐水良之流争名夺利枭雄黑道竭力抹杀和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必然要自食恶果——天下不会是你们这一类枭雄黑道无神论无道无德无思想理论信仰感召世人、无德高望重杰出领袖人物凝聚民心者的天下!永远不会!


陈泱潮(陈尔晋)在前进!陈泱潮(陈尔晋)在 上帝的保佑和差遣、使用、启迪下,正英勇无畏、意气风发、朝气勃勃地在向前进!


一切荣耀、权柄、国度,归给神圣的全能的仁慈的 上帝!

(2010/02/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