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三十四回 游文殊山初探石窟 出嘉峪關再說前朝]
半空堂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三十四回 游文殊山初探石窟 出嘉峪關再說前朝


   
   范翁的一句話,使喧鬧的客廳平靜下來,眾人原地站立,看他目光凝重,神請嚴肅道:“說來慚愧,老夫早就聽聞敦煌有中國最古老的書畫珍品,久有探幽訪古之心,但老母健在,奉孝之心,不敢懈怠,子曰:‘父母在,不遠遊’,故雖世居武威,不曾涉足敦煌。大千賢弟學養兼備,書畫雙絕,對中國文化,追根溯源,學無止境,雖年幼老夫二十九歲,而悟性聰穎。老夫治學,與其相比,暗自羞愧。今老夫奉孝事畢,良思再三,決定隨大千同行,以竟當年之志。”
   范翁的一番言辭,石破天驚,頓時大廳裏炸了鍋,李執勸阻道:“去敦煌大漠千里,山高路遠,豈是兒戲,老兄已七十二高齡,萬萬不可冒險。”
   “使不得,使不得,望范翁慎思……”眾人也一片勸阻。

   范翁斬釘截鐵道:“老夫此念已決,不可更改!”然後轉身退堂。
   大千聽了范翁的決定,不由一怔。原來昨天范翁不肯告訴他的,竟是這個消息,而且如此堅決,再一想,身邊有位長者同行,遇事可以請教,倒也不壞。
   下午大千午睡起床,剛準備作畫,楊夫人帶了范夫人進來道:“范伯母要與你談些事。”
   大千趕緊讓座,范夫人憂戚道:“范翁決定與你同去敦煌,此意已決,我也無力挽回,拜託你們看在他老邁的份上,一路多加照顧。”
   大千道:“古人曰,哀莫大於心死,范翁有老驥行千里之志,說明他心理未老。本是好事。至於一路照顧,自然是我和宛君的責任,請范伯母放心。”
   范夫人道:“我打算讓雙喜跟隨你們,一路上服侍范翁。他是個孤兒,從小由范先生路上領來,教他開蒙識字,是個誠實孩子,你們看如何?”
   大千道:“一切聽憑范伯母安排就是。”
   范夫人商量已畢,告辭道:“你還要作畫,我不打擾了。”
   大千送走了范夫人,回頭和楊夫人邊聊天,邊作畫不提。
   臨走前一天,范翁通過交通部在甘肅辦事處,借來一輛有帆布頂的卡車,這種卡車腥臭異常,是邊緣地區裝載羊毛用的,也有說是甘肅省政府用羊毛跟蘇聯換來的,當地人都叫它“羊毛車”,開動時震耳欲聾,噪音極大。
   為了讓大家在路上少受顛簸之苦,范夫人親自督陣,叫雙喜去集市上買來許多羊毛毯和羊毛被,把車子後面載人的地方,鋪得厚厚實實。
   大千離開武威的那天,送行的人們擠滿了半條巷子,李執特點叫家人挑來了四個大甏,對大千道:“這裏有三甏鹹豬肉,一甏鹹菜。塞外人多食牛羊肉,豬肉不易買到,送著給你們應急時用。塞外氣候多變,民心刁悍,還祈多加小心。回來時歡迎仍來武威逗留,老夫一定率眾出城相迎。”
   大千謝過李執,和范翁坐進駕駛室裏,宛君和眾人坐在車後,在一片爆竹聲中,卡車轟然作鳴,離開武威。
   范翁是個知趣之人,坐在車中頗感不適,幾次謙讓道:“我坐在這裏,把如夫人擠到後面,心裏非常不安,還是換回來吧。”
   大千道:“你是長者,理當坐在前座,倘若換回來,把你心裏的不安,換了給我,反叫我心裏不安了。”
   范翁略一沉思,笑道:“你說的也是。”
   卡車一路顛簸,過了肅南縣,前面出現一片綠洲,范翁指揮司機,把車轉進一條山道,說:“這裏是河西走廊西端,不遠就是文殊山了,相傳文殊菩薩曾居此山,山下為古代通西域的通道,是河西走廊西端。”
   大千朝窗外望去,遠處峰巒羅列,近處碧草連天,好一片天然牧場,遠眺祁連山,白雪皚皚,綿亙千里。
   范翁指著對面佈滿洞窟的山坡說:“那就是文殊山了,自北朝到清代,佛教徒都在山上開鑿石窟,興建廟宇,石窟分前山裏和後山裏兩個區域。我們先去前山裏參觀。”說罷車子已停到前山腳下。大千招呼力上和心智準備畫具,進洞窟臨摹。這時雙喜跳下車來,要攙扶范翁。
   “能行,能行,不礙事,我自己走。”范翁推開雙喜,三兩步追上大千,指
   著就近的石窟道:“這文殊山的石窟星羅棋佈,少說也有幾百個,倘要臨摹,我看來不及了,還是拍幾張照片吧。”
   “老伯說得有理”大千回頭對走在最後的力上道,“畫具不必帶了,給我把電筒和照相機拿上。”
   “這裏距嘉峪關還有三十公里,我們爭取在落日時趕往那裏,在嘉峪關城牆上觀看日落,有一種揪心的悲涼。”
   大千摸出懷錶,問司機道:“到嘉峪關要開多少時間?”
   司機看看天色道:“大概三刻鐘到一個小時。”
   “那我們只能在這裏耽擱兩個鐘頭羅。”大千放好懷錶,關照大夥兒:“抓緊時間趕參觀,兩個小時後回來繼續趕路。”
   范翁長髯飄拂,步履矯健,和大千一起走在最前頭,急得楊夫人一路追趕。范翁談鋒正健,對大千道:“我前後來這裏有幾十次之多,南京有朋友來,只要有右公的囑託,都是我陪同來這裏的,所以我對這裏的石窟,如數家珍,瞭若指掌。”
   大千道:“那這兩個小時就請老伯安排了。”
   “來文殊山石窟,有幾幅北涼和西夏的壁畫值得一看。”范翁說罷,來到一隻石窟前,說,“這就是文殊山的千佛洞,裏邊有北涼時畫的千佛圖,是文殊山壁畫的代表作之一。北涼是五胡十六國之一,西元三百九十七年,建都武威,總共只有四十三年,且內亂不斷,被北魏所滅。”
   洞裏黑黝黝,有些陰森,心智年幼好奇,搶過力上手裏的電筒,沖在前頭,當他把光暈投在洞頂上時,眾人齊聲驚叫起來。四壁全是佛像,用色以赭紅、石青、石綠為主,色彩斑斕,鮮豔奪目,佛背後襯有祥光,高髻圓臉,大耳垂肩,神情肅穆,結跏趺坐,各俱神態。大千接過電筒,指著壁畫的線條,對力上道:“這是早期繪畫中常用的鐵線描法,其效果是筆法遒勁,流暢自然,能增強形體的立體效果。”說著又把電筒光指向洞頂,上面是幾個飛天菩薩,高髻圓臉,胸腹袒露,腰纏瓔珞,裙帶飄拂,雙腳裸露,一副瀟灑飄逸的神態。
   楊夫人對飛天圖,驚訝不已,問大千道:“為什麼佛教畫中,畫飛天的作品特別多?”
   “這裏還不算多,到了敦煌才算多呢,到敦煌後,有時間我在詳細說給你聽。”大千說著,打開照相機鏡頭,連續拍了幾張照片,就跟著范翁進入另一隻石窟中。
    “這裏叫萬佛洞,是西夏時的壁畫,從畫上可以看出當年西夏的強盛,西夏政權自李元昊始,傳十主,共一百九十年,經常和宋朝發生戰爭,後被蒙古消滅。建都在興慶府,大約在寧川的東南面,曾管轄過二十二個州,包括今天的寧夏、甘肅西北部、青海東北部和蒙古一部份。居民有黨項、羌、漢、藏、回鶻等民族組成,有自己的文字……”說到這裏,范翁拍了下自己的腦袋道,“啊,忘記安排時間陪你去看西夏碑了。”
    大千道:“回來時再看吧。我曾經臨過西夏碑,西夏文字乃抄襲漢字而來,短筆少劃,可見他們當時的心態,既不買大宋的帳,又不得向大宋學習。”
    范翁擊掌道:“你說得對極了,他們在經濟上用青海的白鹽和皮毛跟宋朝換茶、鐵、瓷器等必需品,依賴宋朝,軍事上又與宋朝對抗。”
    大千不由讚歎道:“范老伯真是活字典,背誦西北歷史如數家珍。”
    范翁道:“哪里,生於斯,長於斯,這點皮毛是這裏的小學生也應該知道的。”
    力上打開手電筒照亮了洞窟,看見東面牆壁上一幅高約二米多,橫約一丈,氣勢宏偉,鮮豔奪目的壁畫,畫上以一幢有數層樓面的工字型大殿為背景,樓中央供奉著一尊彌勒佛菩薩,各層面分佈著上百尊形態各異的菩薩,最底層庭院裏,有幾十尊菩薩信步其間,人物神色怡然,儀態閒適,殿堂之下,有一隊歌舞妓翩翩起舞,衣裙飄拂,好一派歌舞昇平景象。
    大千叫力上把光線對準建築部分,仔細觀察道:“畫家使用了界尺,建築的尺度較為正確,有郭忠恕的神韻。”
    力上問:“是五代宋初的那個郭忠恕嗎?”
    大千點頭道:“正是,郭忠恕曾任宋太宗的國子監主簿,幫皇帝設計過宮廷建築。他畫的宮室、舟車尺度非常精確,在當時影響很大。他的生卒年代和這壁畫的成畫年代相近,根據當時大宋對西夏文化的影響來分析,可以看到郭忠恕的影子。”
    師徒倆聊得正起勁,范翁在一旁催促道:“趕快上車吧,否則黃昏前趕不到嘉峪關了!”
    大千趕緊打開相機,拍了一陣照片,然後和眾人一起上車。
    出了酒泉,一片荒涼,卡車在荒漠的戈壁灘上行駛,顛簸跳躍,黃煙彌漫。極目遠眺,祁連山脈宛若一道天然屏障,起伏蜿蜒,綿亙不絕,在天幕的映襯下,那皚皚的積雪,猶如給山頂勾勒了一個耀眼的輪廓。
   范翁畢竟年老,一上車閉眼就瞌睡,還打起沉重的呼嚕。
   大千望著窗外,浮想聯翩,如果將這山頂的積雪,改成石青、石綠,不就是一幅活生生的《江山萬里圖》嗎?
   突然一陣雄壯的歌聲從後面傳來,聽得出其中還夾雜著宛君的聲音:
   
   左公柳拂玉門曉,塞上風光好。
   天山溶雪灌田疇,大漠飛砂施落照,
   沙中水草堆,好似仙人島。
   過瓜田碧玉叢叢,望馬群白浪滔滔。
   …… ……
    這不是《玉門出塞歌》嗎?這歌用詞優美,激情昂揚,氣勢雄壯,曾被編進高二的國文課本中,幾乎每個青年人都會唱,大千也情不自禁地也跟著唱了起來。
   歌聲吵醒了正在打呼嚕的范翁。
   “你們唱的不就是羅家倫先生寫的《玉門出塞歌》嗎?”范翁雖是年邁古稀,卻對吸收新事物並不落後。
   “是啊,羅先生雖然學的是歷史和教育,可是中國文學的根底極好。那年我和蔡孓民先生與他三人一起遊富春江,一路上他詩興大發,寫了不少好句子,鬼斧神工,構思極妙。”大千道。
   范翁道:“聰明人總有弱點,羅先生性格太剛烈,他把外國的一套是非標準來處理中國事情,難免要吃虧。譬如他當中大校長時,政府和黨內有許多達官貴人向他推薦教職員,倘若資格不合,不管是什麼人,他都不接受。對不符升遷資格的教師決不講情面,恨得中文系的幾位助教,寫打油詩對他進行人生攻擊。醜化他的大鼻子。我記得有一首詩寫的是:“鼻子人人有,唯君大得凶,沙坪打噴嚏,盤溪雨濛濛”。形容羅校長的為人是:“一身豬狗形,兩眼勢利全,三技吹拍騙 ……”
   大千歎息道:“其實,羅校長是典型的中國士人:有救世濟人的熱忱與抱負,有服膺真理與知識的勇氣與精神,有尊敬前輩,愛護後進的德性。他知識淵博,識見遠大,生活平談,是典型的中國讀書人。”
   范翁道:“羅校長愛惜人才,量才錄用是有口皆碑的。他聘請悲鴻、稚柳和你當美術教授就是一例。”
   “被聘的還有幾位是不到三十歲的學者。羅校長不避眾議,真是有魄力。”大千讚歎道。
   天色漸漸轉弱,范翁問司機:“能否在日落前趕到?”
   司機還未回答,後面傳來了鼓掌聲:“嘉峪關!嘉峪關!”
   大千朝窗前望去,果見一座灰黃色的城樓,平地崛起,雄偉莊嚴,氣勢磅礴,東西兩側的城牆上,各築關樓一座,結構精巧,背後以祁連山為背景,層層峰巒,險峻天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