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二十八回 迎八先生老道禮重 送白烏鴉樵夫情深]
半空堂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十八回 迎八先生老道禮重 送白烏鴉樵夫情深


   
   大千在重慶備足了去青城山作畫的工具和生活物資,然後畫了一幅《青城高丈圖》附了蕭翼之的信,交給趙洛,叫他打前站,先上青城山和馬道長聯繫,安排住處。然後再叫張旭明率了三位夫人和一幫子侄隨後。這張旭明是大千最喜愛的學生,為人誠懇,又有才氣,脾氣也好,自小拜善子和大千學畫,是大風堂的早期門生,因為他自小來到張家,所以和張家的子侄們關係最好,只因患有肺病,抗戰勝利後不久,病死成都,殊為可惜,大千曾有畫作紀念。
   打發走了打前站的,大千則帶了長子心智和幾位學生,雇了幾十個腳夫,浩浩蕩蕩,上峨眉,遊樂山,爬山涉溪,見景就畫,見碑就拓,打對聯,猜字謎,寓教於樂,一路倒也不覺得寂寞。
   那天午後,大千一行來到離青城山五十裏的都江堰,這是戰國時期秦國蜀郡太守李冰父子率眾修建的一座大型水利工程,已有二千二百多年的歷史。是蜀中的名勝之一,歷代文人在這裏留下許多摩崖石刻。前些年大千常來這裏休假作畫,拓碑臨摹,他能背出每塊摩崖石刻的字體和作者的名字,這次舊地重遊,好不興奮。他一路講解,爬上一個叫離堆的山坡,來到“伏龍觀“前。這“伏龍觀”三面懸絕,一面通往都江堰大壩。從這裏遠眺可望青城山蜿蜒蒼翠,俯視可見寶瓶口飛銀瀉玉,數百里川西平原盡收眼底。

   大千站在欄杆後,雙手扶欄,山風吹拂著他的長髯,兩目炯炯地凝視遠方,給學生講述:“咱們中國最富庶的平原只有兩個,一個是咱們川西平原,一個是長江三角洲的杭嘉滬平原,這兩個平原的氣溫、山水形態極為相似,都是絲綢的發源地,因此古代中國境內有兩條絲綢之路,到新疆樓蘭後匯合成一條,然後通往歐洲……”說著說著,他突然聲音哽咽,雙目濕潤,嚇得學生們不敢出聲,好一會才緩過氣來道,“可恨杭嘉滬平原正陷入敵寇之手,生靈塗炭,不知何日才能光復。”
   心智看見父親又動感情了,故意調過話題,指著不遠處一座在微風中飄動的索橋說:“阿爸,你還記得這座索橋嗎?”
   大千回過神來,把手搭在他肩上道:“記得,阿爸還沒有老糊塗呢。”說罷,仍面朝遠方,撚須不語。
   “老師,你在想什麼故事呀,講給我們聽聽吧。”一位學生央求道。
   “嘿嘿,這個故事只有我和心智知道。”大千指著索橋說:“先從這橋說起,這橋叫‘安瀾橋’,有安渡狂瀾之意,又名‘夫妻橋’,始建于宋代以前,明末毀於戰火。索橋以木排石墩承托,用粗如碗口的竹纜橫飛江面,上鋪木板為橋面,兩旁以竹索為欄,全長約五百米。該橋雖然古已有之,但明末被張獻忠放火燒毀,就此改用渡船,但這裏水流湍急,渡船常遭傾覆,溺斃生靈無數,到了清朝嘉慶年間,本縣私塾老師何先得夫妻籌資重造,一直沿用至今。有一年我住在灌縣鎮上,晚飯後帶了心智,去江對面的二王廟,跟龐道士擺龍門陣,不料擺遲了。父子倆只好打著燈籠過橋,那知走到橋中央,突然一陣狂風,吹熄了燈籠,那夜沒有月光,伸手不見五指,父子倆進退兩難,只得緊攥索纜,聽著腳下驚濤駭浪的吼聲,不敢動彈,如一失足,莫說粉身碎骨,就是屍骨也難尋著。這時我強作鎮靜,叫心智把燈籠丟了,閉上眼凝神屏氣,雙手摸索著索纜,跪在地上一點一點挪動。父子倆摸到對岸,已是雙膝發軟,一身濕透了,哈哈——”
   聽完大千的敍述,大家不由為他松了口氣。
   大千在都江堰流連了兩天,第三天一早,吃過早飯,向當地駐軍借了一輛大卡車,駛往青城山去。
   灌縣離青城雖說只有五十來裏路,但路面不好,汽車行了一個多小時才到。
   汽車在青城山腳下的空地上停住,一熄火,噪音嘎止,頓覺四周寧靜,大千下得車來,見這裏綠蔭濃蔽,山道盤旋,隱藏見樹蔭裏的樓閣,光豔奪目,似乎剛粉刷過,這情景與他幾年前看到的大不一樣,自從中日戰起,國土相繼淪亡,國人有些錢財的都逃往四川,躋身到這人間仙境來,有錢人一到,開山築路,修橋建亭,這仙境也就變得俗氣了。
   大千率領眾人,沿著山路,拾級而上,看見前面橫亙著一座雕工精緻的石碑坊,兩旁的柱子上刻著一副對聯:
   
   天開碧峰迎雙屐;
   人到青城第一峰。
   
   那字寫得遒勁有力,但沒有署名,大千想,這也許是哪位不求聞達的高士所書。他穿過門坊,爬上百來級石階,忽然眼前一亮,迎面一座恢弘的道觀,門楣上懸著一塊“建福宮”的泥金大匾,殿前是茂密的樹林,四周五峰環列,背後有丈人峰陪襯,煞是壯觀。大千繞過建福宮,沿著山道,正要進樹林,忽然背後有人喊:“八爺,八爺!”
   大千見來人是趙洛,便問:“就你一個人來接我,三位師母呢?”
   趙洛搔搔頭,為難道:“三位師母在上清宮為你整理住所,沒有時間下山。”
   “唔——”大千點點頭,似有不悅。
   趙洛道:“上清宮的馬道長,知道你今天到,一早就率領眾道,在建福宮候駕了。”
   “哎呀,他老人多禮了,那我們先去建福宮拜見馬道長吧。”大千對眾人道。
   正說著,一群道士從建福宮過來,為首的銀髮皓齒,手執拂塵,隨行的頭盤高髻,手持法器,衣帶飄拂,款款而行,先骨道風,猶如從永樂宮壁畫裏走出來一般。
   大千趕緊迎上前。
   為首的老道,低頭合十,搶先施禮道:“昨夜花蕊夫人托夢給貧道,說明天有張天師的後裔要來,剛才吃早飯時,又聽趙洛來說,收到你灌縣寄出的信,今日上午到此,哈哈,正應驗了花蕊夫人的托夢。”
   大千深深一揖,趕緊還禮道:“俗人大千,驚動仙駕,不勝惶惑。”
   大家說了一通客氣話,然後有馬道長領著,一起進建福宮去。
   這“建福宮”原名叫“丈人祠”,建于唐代,裏面供奉著一名青城山土生土長的“甯封丈人”,相傳這甯封是一位叱吒風雲的遠古英雄,黃帝的部下,黃帝與蚩尤作戰時。蚩尤善作五裏迷霧,以惑敵軍。在一次鏖戰中,甯封腳穿飛龍靴,馳騁衝殺,大顯神威,把蚩尤打得一敗塗地。由於他戰功顯赫,黃帝封他為五嶽丈人,統管天下五大名山。
   大千踏上建福宮臺階,見堂屋兩旁的楹聯為:
   
   一樓和氣看山笑;
   半榻禪心印月圓。
   
   走進大殿,裏邊燭光曜曜,香煙嫋嫋,誦經哼哼,鑼鈸鏘鏘,大千率領眾人在甯封丈人神像前燒過香,由彭道長陪著,來到客廳。
   客廳佈置得十分古雅,中間用三張紅木八仙桌拼成一長溜,兩旁排列十幾張明式櫸木椅子,東西兩側是雕花落地木門,朝南的紙糊木格窗虛掩著,院子裏幽篁叢叢,幾株翠竹,投在紙窗上的影子,構成了一幅天然的“墨竹圖”,這畫面正好應著牆上的一幅竹刻:
   
   竹影橫畫古;
   花香入座清。
   
   因建福宮的住持昨天和天師洞的住持一起去成都辦事,只好由臨時當家人接待,陪大家飲了一會茶,然後由彭道長領了眾人,往上清宮去。
   上清宮在青城山的最高點, 海拔一千多米,拾級而上,石階盤旋,山勢陡峭,彭道長執著拂塵率領眾導師走在前頭,大千一行尾隨在後,一路上指景說笑,倒也不覺得疲乏。
   大約行了個把小時,前面出現一堵圍牆,猶如城牆一般,穿過牆門,一座座重樓迭閣的琉璃瓦建築,包圍在古木森森的濃蔭裏。
   馬道長對眾人道:“天師洞到了。”
   說話間,一位老道,前來和馬道長招呼。
   彭道長揮動拂塵,指著大殿東側的一座處所道:“天師洞的彭道長和建福宮的住持一起去了成都,無法前來侍奉。從這裏到上清宮還有一段山路,請諸位先在這裏用了膳,再去上清宮吧。”
   大千早已饑腸轆轆,巴不得吃了再走,就跟著馬道長進入一間小廳裏,廳不甚大,只能放幾桌酒席,靠窗的台沿上放著幾盆桂花,雖是季節不對,但已金絲縷縷,芳香撲鼻,正面牆上掛著一幅明朝嘉靖年間新都狀元楊慎的山水中堂,兩旁也是他寫的對聯:
   
   千年古樹為衣架
   萬里長江作澡盆
   
   大家剛入坐,心智拉拉大千的衣袖,悄悄問:“阿爸,楊狀元為寫何這麼俗氣的對聯?”
   大千道:“你娃兒家不知,這是楊慎的成名作呢,相傳他五、六歲時在桂湖附近一個堰塘裏游泳,縣令路過,他居然不起來回避。縣令命人把他的衣服掛在一棵古樹上,對他說:“本縣令出副對子,如果你能對得出,饒你不敬之罪!縣令出上聯道:千年古樹為衣架。楊慎即對:萬里長江作澡盆。縣令嘆服,贊楊慎為神童。”
   “哦,怪不得……”心智忽然明白。
   這時馬道長來大千旁邊坐下道:“前不久馮玉祥將軍和張岳軍先生也在這間房裏吃飯。今日八爺又來,這一陣青城山是貴客連連。”
   大千連連搖手道:“敝人到這名山來是沾些靈氣的,豈敢與馮將軍和岳軍先生同語而言。”
   說話間,小道擺上了滿桌酒菜,又放了一壇“洞天乳酒”,這“洞天乳酒”是用糯米和中草藥釀造的,已有幾百年的歷史,是青城山的道家秘釀。
   小道擺好菜,馬道長要給大千斟酒,大千極力推辭,說了許多不能喝酒的話,馬道長見他說得誠懇,就不勉強,讓他以茶代酒,慢慢吃菜。
   馬道長也是個飽讀詩書之人,素喜交結名人雅士,這次遇到大千,自然是惺惺相惜,話逢知己了。他從“易經”的陰陽五運,談到醫、蔔、星、相,舉一反三,不免又把話題拉扯到花蕊夫人昨晚托的夢上。他道:“說起花蕊夫人,還有一件事我沒為她老人家做好呢。上清宮裏原有一塊花蕊夫人的神像石碑,據說是宋朝所刻,在明末戰亂時被張獻忠部隊打成三折,後又被人接好,但天長日久,碑刻日益漫漶,已到了不可辨認的地步。”
   大千聽出了馬道長的話意,便道:“畫花蕊夫人像,乃我大千份內之事,但據我所知,五代十國時,蜀中有兩個花蕊夫人,一個是前蜀帝君王建的徐貴妃,一個是後蜀帝君孟昶的費貴妃。這兩位貴妃一胖一瘦,不知上清宮供奉的是哪尊貴妃?”
   馬道長驚歎道:“八先生問得真好,一般人只知道費貴妃,知道徐貴妃的極少,真是難得。我們上清宮供奉的是費貴妃,因為她是我們青城人。”
   “唔,那是胖的了。”大千點頭道,“她是個才女,在全唐詩中有一百三十多
   首是她寫的。”
   馬道長道:“她最出名的就是那首,‘ 君王城上樹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大千感慨道:“寫得好,寫得好,有鬚眉氣!孟昶家的江山得來不是光明磊落,他老子孟知祥原是兩川節度使,唐室內亂時,他趁機背叛朝廷,自僭封王,受到天譴,三個月後即生病死去,接著孟昶繼位。他剛登基就征了一千多名美女,儲秀後宮,把最寵愛的費貴妃封為‘花蕊夫人’。花蕊夫人喜愛牡丹花和紅桅子花,孟昶就下令百姓大量種植。成都的‘蓉城’別號,就始於那時。就在孟昶醉生夢死之時,宋太祖趙匡胤帶了六萬兵馬向蜀地進攻,後蜀的十四萬守兵一夜潰敗,孟昶自縛出城請降,被宋軍押往汴梁。宋太祖見花蕊夫人豔絕塵寰,意欲霸佔,便以毒藥殺死了孟昶。孟昶之母本就為兒子的請降而羞愧,也絕食而死。剛才你背的那首詩,就是她在這種處境下寫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