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二十二回 展虎圖歎離亂世道 投酒肉施金蟬脫殼]
半空堂
·後 跋
·半空堂自述之一
·母亲,你为何从不认错
·从毛泽东死的那天想开去
·首次台湾游
·我和《科幻世界》
·阿O王国(上)
·阿 O 王 国(下)
·上海人和“汏屁股”
·郁达夫的四封情书兼记黄苗子和郁风
· 仓皇北顾何时还
·善和恶的手
·我家三弟
·读《红狗》的联想
·老子虽死 可奈我何
·游岳麓书院记
·党妈妈的奶头
· 旧文新帖话江总
·从月饼说到其他
·反三俗要不得
·眇翁张先生传
·回忆童恩正
·书坛耆宿张光宾
·小 人 丁 木 匠 传(第一至三章)
·永久的遗憾
·德法记游
·日本关西记游
·“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之死
·都是老蒋遗的祸
·红都妖孽
·第一回 天安門廣場冤鬼說國情 紀念堂僵屍還魂問原由
·第二回 大兵论时政 江青告御状
·第三回 石獅子索紅包 老道士說因緣
·第四回 陕西老农罚款长安街 盐水瓶罐急救天安门
·第五回 坐的士司机发牢骚 吃烤鸭教授诉苦经
· 第六回 暴發戶鬥富擺闊 流浪兒哭窮喊苦
·第七回 開國功臣成乞丐 過氣天子蹲牢房
·第八回 乱臣贼子夜半说马列鬼话 昏君独夫私下论权术阴谋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十二回 展虎圖歎離亂世道 投酒肉施金蟬脫殼


   
   大千與來人擁抱了好一會,才咽哽道:“四哥。你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來人正是張大千的四兄張文修。他自從離開蘇州網獅園後,去安徽郎溪買了兩座山地,辦了個診所,開了所小學堂,自歎“不為良相即為良醫”,發誓這輩子再也不踏進爾虞我詐的商界,願終生做個桃花源中人。
   文修放開了大千,用衣袖擦了擦濕潤的眼眶道:“八弟呀,我還以為再見不到你了,蘇州和上海都在傳說你被日寇槍殺了呢……”

   大千朝窗外看看,連忙阻止文修道:“四哥,這裏不便說話,門口有日本兵看守著呢,有話到晚上再說把!”
   文修聽著,愣了愣。推開窗戶,果見樹蔭下坐著兩個日本兵。
   大千和文修進了書房。大千給非闇撥了只電話,不料撥弄了半天,沒有聲音,電話線給扼斷了。他放下話筒,回到畫案,打開硯匣,急忙給四川的家人寫信,大意是,“四哥已到北平,自己被日本憲兵看押,處境不佳,日後如有人來取畫,千萬不可給,就是有我的手書,也莫輕信(即使我寫親筆信,也是日寇所逼),千萬不可上當,並轉告全家。”末了,又用朱砂筆重重寫了“切切,切切”四字。
   大千寫完信,把他交給文修,文修看罷,會意地點點頭,又把信折好,交還大千,彼此不發一語。
   大千把信塞進信封。叫德貴進來,輕輕囑咐道:“你立即把它去城裏寄了。這信的關係到我全家的安危,你一定要把它安全寄出。千萬不可讓日本兵發覺!”
   德貴機靈地點點頭,把信塞進衣襪統裏,從邊門出去了。
   大千從窗裏看到德貴的背影在遠處消失,才緩了口氣,回到畫案前,拆看積壓的信件。他平時每有來信,當天必回。這次被小日本關了一段時間,欠下了許多信債。
   這是一封張述亭寄來的信,寫道:“抗戰事起,我與肖園一起隨金城銀行遷往昆明,據說北平淪陷後局勢險惡,謠言頗多。不知八老師安危如何,弟子極為懸念。如不嫌棄,八老師可偕同二老師全家,一起來昆明共度艱難,且這裏世風淳樸,風景幽雅,極宜作畫……”
   大千給述亭回了信,又拆開一封,是李秋君從上海寄來的,內中不免寫些牽腸掛肚之言。大千一連看了幾遍,自然又是“別有一般滋味在心頭”。
   大千複罷回信,和平時一樣,開始磨墨作畫,不露聲色。
   文修看見窗外的兩個日本兵正抱著槍打盹,便從包裏取出一隻軸頭,交給大千道:“這是二哥和三哥送你的。”
   大千接過軸頭打開一看,原是善子畫的一幅《月夜虎嘯》圖。那虎在月夜中引頸彷徨,似有所尋。畫的題跋處,是三哥麗誠抄錄白居易的一首七律詩,那詩寫道:
   自河南經亂,關內阻饑,兄弟離散,各在一處。因望月有感,聊書所懷……時難年荒世業空,弟兄羈旅各東西,田園寥落干戈後,骨肉流離道路中。吊影分為千里雁,辭根散作九秋蓬。共看明月應垂淚,一夜鄉心五處同。
   大千讀罷,不由扼腕落淚,半晌說不出話。
   文修在一旁說:“在蘇州的家眷已陸續遷回四川去了,惟二哥暫留上海家中,整理藏畫,一俟完事,也將返川。”
   大千睜開淚汪汪的眼睛問道:“虎兒也隨同家人一起回四川了嗎?”
   文修歎道:“天下事真是凡事皆有劫教,這事說與你聽,恐你還要傷心呢!”
   大千拭著眼圈道:“這些日子來心也傷透了,還有什麼話聽不得的。”
   文修頓了頓道:“上個月二哥與一位姓盛的學生,雇了二輛黃包車,帶虎兒去北塔詩印光法師處受戒,不料車過觀前街,虎兒見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從車下竄下來,盛師兄怕這畜生傷人,死命楸住虎尾巴,也怪盛師兄力氣大,把虎兒揪傷了,當場躺在地上喘氣,不得動彈。二哥見出了這事,只得叫黃包車夫把車拉回網獅園,請了名西醫前來治療,沒幾天虎兒就死了。”
   大千歎道:“這虎兒雖有虎形卻無虎氣,跟我中華民族一樣,豈有不受人制約的道理。”
   文修笑道:“八弟錯了,你只歎虎兒沒有生氣。卻不贊我盛師兄膂力孔武嗎?”
   大千不理會文修的話,轉爾問道:“網獅園的學生都遣散了嗎?”
   文修道:“遣散了。聽說你被抓,社會上謠言四起,租界內許多小報,亂髮消息,說你被鬼子殺害了,上海有位學生聽後,大哭一場,臨了你的許多作品,為你開了個遺作展覽會。”
   大千問明瞭這位學生的名字,笑道:“也難為他的孝心了。”
   文修道:“古人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可見你平時對他們好,他們還記得你噢,我忘了告訴你,你學生中有個叫劉力上的,這娃子很爭氣。聽說前方開了仗,他就跟著十九路軍當兵去了。”
   大千道:“力上倒是個爭氣的娃子,他十七歲來咱家,學畫也肯用功,就是二哥平時對他嚴厲了些,不過他也從不見氣。”
   弟兄倆互訴離亂之情,不免聲聲歎息。
   這時德貴急匆匆地走了進來,抹著額頭上的汗珠,著急道:“八爺,兩個鬼子……”
    大千吃了一驚。跳起來道:“出了什麼事?”
   德貴磕磕巴巴道:“兩個日本兵在門外攔住我說話,我不懂日本話,請您去聽聽。”
   大千以為托他寄的家信給日本兵發現了,急著問:“你信寄出了沒有?”
   德貴壓低了聲音道:“信是寄出了,我回來時,兩個監視我們的日本兵攔住和我說話,不過態度倒還和氣。”
   “好吧,我出去看看。”大千站起來。撣了撣衣襟,回頭對文修道:“四哥,你稍等一會,我去應付一下就來。”說罷跟德貴出去了。
   大千來到廳上,果見兩個日本兵站在門口,看見大千出來,用日語指著肚子道:“我們肚子餓了,先生能否給我們些東西充饑?”
   大千一笑。也用日語道:“可以,可以,兩位盡可進屋裏來坐。”說罷。回頭吩咐金太監道:“德貴,叫廚房準備些酒菜。款待兩位先生。”說完,又對日本兵道:“請稍等一下,我已叫廚房準備了,今後有事盡可與我說。”
   兩位日本兵見大千慷慨大方,高興得連連鞠躬:“謝謝!謝謝!”
   大千安排好日本兵,回到書房,照舊一邊作畫,一邊和文修聊天。
   大千少了朋友往來,這些日子,倒也清淨。他每日作畫就和文修擺龍門陣,相宇派來的幾個日本兵,也由於大千每日用好酒好菜款待,相安無事,這樣又過了過了將近一個來月。
   那日清早,大千把德貴叫來,在他耳邊這般那般地吩咐了一番,德貴點點頭去了。午飯時,廚房裏擺出了一桌好菜,台中央還放了兩瓶“五糧液”。德貴故意把瓶蓋打開,讓那誘人的香味彌散空間。那兩個當班的日本兵是吃慣了的,一進門,嗅到滿屋的酒香,饞得眼珠直盯著滿桌的紅綠菜肴,不待德貴招呼,就坐下來狼吞虎嚥地大嚼。
   再說大千呢。仍舊與往常一樣,坐在畫案前潛心作畫。但他的心思卻放在客廳。聽那兩個日本兵笑談,說粗魯話。大約過把小時後,他發現那兩個日本兵已經醉了,便把德貴找來耳語一番,又給他一筆錢,回到房裏,和早已密謀好的文修對換了衣服。弟兄倆說了一信道別的話。大千從睡房的窗口翻了出去,擇了條僻靜的小路,腳高腳低地走了。而文修呢,學著大千作畫的樣子,坐在畫案前寫字,兄弟倆默契配合。在不知鬼不覺,使了個金蟬脫殼之計。
   大千逃離聽鸝館,沿著頤和園的牆根,從破牆處翻出去,穿過農田,走上一條小路。這裏路面坎坷,行人稀少,匆匆忙忙走了一個來小時,才到一條街上。這裏有幾家小店,沿街幾個擺攤的,拿著蒲扇在有氣無力的招攬生意。大千來到樹蔭下,一位賣大碗茶的攤子前,找了張長凳坐了,從袋裏摸出一枚銅板,端過一碗茶問:“老大爺,這是什麼地方?”
   賣茶的老漢剃著光頭,滿臉的花白胡茬,揮動著蒼蠅拍,懶洋洋地答道:“這裏是肖家河。”
   “肖家河,”大千喝口茶,心想我還頭一遭聽到這地名呢,放下碗對老漢道:“老大爺,我迷路了,想找輛進城的馬車。您能幫個忙嗎?”
   “這麼熱的天,誰肯出車,況且進城碰上了鬼子,忘了鞠躬還得挨耳光……這年頭啊,趕車的早就嚇得不敢吃這碗飯囉。”老漢歎了口氣,放下蒼蠅拍,接過大千的空碗,又盛了碗淡黃色的茶,放回原處。
   “大爺,您幫我想想辦法吧,我願意多出些錢。我有急事趕回家呀!”大千說罷,從口袋裏摸出一個銀元,扔在老漢的大碗茶旁,那銀元撞在碗沿上。發出“噹啷”一聲。
   老漢拿那起錢,抬頭朝大千看了一眼道:“好吧。我家的兩個驢子閑著,你願意屁股挨驢背,我就陪你跑一趟。不過不送進城。只送到西直門外。”
   “哪勞駕您了。”大千心急如焚,巴不得馬上離開這裏,哪還考慮騎馬騎驢的,滿口答應。
   老漢收拾了茶攤,領著大千來到家裏,從驢棚裏牽出兩頭小黑驢,各自坐一頭,往西直門方向而去。
   晌午時分,那兩頭驢子來到西直門城牆下。老漢吆喝一聲,跳下了驢背,叫大千也下了。大千又掏出兩塊銀員給老漢。老漢道了聲謝,牽著驢子回去了。
   大千撣了撣衣衫上的塵土,先在城門前轉一圈,探探風。他生怕看管他的憲兵發現他逃走,用摩托車追來。城門口,一個扛槍的日本兵,和平時一樣,逼視著進進出出的人群,並無異常。大千合在人群裏進城去,才穿過城洞。只聽得一聲粗暴的斥駡聲,他吃了一驚,一回頭,看見一位挑擔的農民,忘了鞠躬,被鬼子兵揪住打耳光。此刻,他心頭升騰起一股難以言狀的憤怒。他決心要逃離這魔掌,到後方去參加抗日陣營,把小日本趕出去。
   大千進了城。城裏不少店鋪已經重新開張。在夏日驕陽的照灼下,店門口的招牌旗幡,在微風中懶洋洋地飄拂著。
   “先生。行行好吧,我三天沒吃的啦!”大千正走著,迎面一個乾瘦的老漢,攤開雙手,向他哀求。
   大千從口袋裏掏出幾枚銅板,放在他手心道:“你沒有幾子嗎?”
   老漢經大千一問,捧著銅板哭泣道:“兩個兒子都當兵給日本鬼子殺了……”
   大千聽了老漢的泣訴,不由眼圈一紅,又從口袋裏掏出一塊銀元,放在他手裏道:“去買些吃的吧。”
   老漢激動得要當街跪了下來,大千怕引起過路人的注目,趕緊把他扶到街沿上坐了。
   前面的樹蔭下停著一輛黃包車,車夫用草帽遮著臉,坐在車上打瞌睡。
   “車老闆,去東四十二條府學胡同。”大千站在車前喊。
   “哎,好來——”拉車的倏地拉下草帽,跳起來,把大千請上車,抓起車把就走。他那光赤的腳板。在石條地上“劈劈啪啪”打出清脆的響聲。
   大約半個多小時後,車到了府學胡同口,車夫放慢了速度,問道:“要拉進去嗎?”
   大千搖搖手道:“不要了,就這裏停了吧。“說罷,下了車,付了車錢,一個人慢慢地踱進胡同去。
   欲問大千此行何去,且聽下回分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