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三十六回 心慶稟告家中事 大千拒賣俗客畫]
半空堂
·“中华”的出典
· 半碗鸡油
·笔冢往事
·悼亡友计遂生
·“倔老头”叶浅予
·告示和标语
·给孩子买张写字台
·挤公交车的教训
·纪念那只小狗
·家 和 男 人
·可憐金陵紫氣盡
·跨出一小步 人生一大步
·两 件 小 事
·龙嬉砚海说丹青
·墨 荷 泣 诉
·倪绍勇其人其画
·拍苍蝇的联想
·朋友有通财之谊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三十六回 心慶稟告家中事 大千拒賣俗客畫


   
   郎靜山道:“你認識徐伯郊嗎?”
   大千道:“哦,知道啊,他是我老友徐森玉的兒子。”
   郎靜山道:“正是,他年紀輕,經常在大陸和香港兩地走,憑著他老子的關係,在大陸人頭熟,為人又圓滑,派他去廣州迎候令嬡,是最恰當也不過的了。”

   說起徐森玉,是中國文物界赫赫有名的鑒定家,金石學、版本目錄學家。一九二四年,溥儀被馮玉祥趕出故宮後,他被民國政府派往故宮整理文物,並擔任古物保管委員會顧問及東陵盜案審查委員會委員,後任故宮古物館館長。九一八事變後,主持了故宮的文物遷移工作。他還曾冒險從日寇佔領下的北大研究所搶出居延漢簡及一批珍貴文物古籍潛移天津轉上海,最後送到香港保存。解放後,他主持上海市文物保護工作,籌建上海圖書館和上海博物館。擔任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主任委員,兼華東軍政委員會文化部文物處處長,負責籌辦上海博物館和上海圖書館。後又擔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委員、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務委員。一九六零年兼上海博物館館長及全國第二中心圖書館委員會主任,同年七月被聘任為中央文史研究館副館長。文革開始,被打入“十大反動學術權威”之列,備受抄家、批鬥之辱,於一九七一年五月十九日含冤去世。他的兒子徐伯郊,一九四九年後在香港銀行界工作,籍著他父親和鄭振鐸的關係,幫政府收購散落在香港的書畫文物,傳說張大千的《韓熙載夜宴圖》和《瀟湘圖》就是通過他賣給大陸的,但我採訪到齊燕生通過曾克端買回一說更為可信,於是我採用前一種傳說,孰是孰非,憑看官各自取信。
   大千擔憂道:“這倒是個合適的人物,可惜我與他年紀相距甚大,說不上話。”
   郎靜山道:“托他辦這件事,他高興還來不及呢。他托我幾次,說仰慕你的才具,要認識你。這件事,你就不要擔心了,只要說定時間地點,我保證你由他交給你女兒就是了。”
   “好,好。這事就全權拜託你了。”大千指間夾著筆,對郎靜山拱手道,“我在你家裏住這麼長時間,等我女兒和外孫來了,準備搬去酒店住。”
   郎靜山詫異道:“你女兒和外孫來,我已經叫家裏人安排好了居所,為何要搬出去?”
   大千道:“怎麼好意思讓我的兒孫再來麻煩你呢。”
   郎靜山見挽留不了,便道:“彌敦道樂斯酒店離此不遠,交通方便,東主是和我從上海一起來的朋友,他請了位英國人當經理,那裏的衛生條件也不錯。我來幫你聯繫,住到他那裏去,”
   大千道:“這樣就好,你幫我訂一套三房的包房,另外為我的女兒和外孫女再訂一套雙人房。”
   “這我知道,一定要保證你能畫畫的空間。”郎靜山道。
   大千搬進樂斯酒店後,依舊每天忙碌作畫,應酬客人,那天剛吃過早飯,敲門聲起,雯波打開一看,高興道:“老爺子,十一來啦!”
   “爸爸!”心慶一進門就跪在地上。
   “爺爺!”小女孩子也跟著跪下。
   “起來,起來。”大千上前攙扶道。
   心慶起來,把女孩拉到大千面前道:“爸爸,這孩子小名叫咪咪。”回頭對孩子道:“”快叫爺爺。”
   “爺爺。”孩子羞澀喊。
   大千抱起她,親昵問:“幾歲啦?”
   咪咪伸出一個巴掌道:“五歲。”
   在笑聲中,一個中年人推門進來,指揮茶房把行李搬進房間。
   大千上前拱手道:“你就是徐世兄吧,初次見面就給你添麻煩,不好意思得很。”
   徐伯郊回禮道:“世叔不必客氣,年輕時常聽家父提起過你,世叔在我心目中稔熟得很,今日不多打擾,改日再登門求教吧。”
   大千道:“我與令尊是世交,以後見面,不必客氣,叫我八哥就行了。”
   徐伯郊道:“遵命,以後我就這樣稱呼”說罷,拱手道,“你們一家人談家事吧。我先告退了。”
   大千送走徐伯郊回到房裏,見心慶從箱子裏取出一包東西道:“爸爸,這是你要的圖章。”
    大千接過圖章,一共九顆。他雙手捧著,一一端視,像遇到久別重逢的老朋友一樣,深情道:“闊別多年,久違了!”回頭對心慶道:“這幾顆印是方介堪為我刻的。我日夜惦記著呢。”說罷交給雯波道,替我放進木盒裏備用。”
   心慶又從箱子裏取出一個布包,層層打開,露出一把拂塵道:“這就是你信中要的東西。”
   大千眼睛一亮,接過拂塵,在空中劃了個圈道:“十一啊,這把佛塵是當年青城山的馬道長送給我的。你知道嗎,這個柄是用麋鹿的角雕成的,你知道什麼叫麋鹿嗎,麋鹿就是四不象,以前是養在皇帝禁苑內的,八國聯軍佔領北京後,都被他們搶走了,在中國已經絕跡。你看下麵的白馬尾鬃,純白如雪,不帶一根雜色……”
   “這像爺爺的鬍子。”咪咪指著拂塵道。
   “哈哈,咪咪真聰明,來,爺爺抱。”大千把佛塵交給咪咪,抱起她道。
   “爸爸,還有東西呢,這是三袮送給你的。”心慶道。
   大千放下孩子,打開一看,是一迭狗皮膏藥,幽默道:“等爾來,爾不來,今爾來,叫爾懷才不遇哉!”說罷把它扔在一傍,扭動脖子道:“前一陣我頸椎和手臂痛得厲害,到處尋覓此君,遍找不得。現在不痛了,它卻來了。”
   心慶又遞去一隻玻璃瓶道:“這是三袮給你醃漬的糖蘿蔔。”大千接過瓶子,突然收斂笑容,回到畫案前,對心慶道:“十一啊,看見糖蘿蔔我就回憶起童年的生活。那時候咱們家裏窮,太婆沒錢給我們買零食,三袮瞞著太婆,經常偷偷醃些糖蘿蔔給我吃。看見這糖蘿蔔呀……”他的聲音有些哽咽。
   心慶道:“三老子說,辦理探親手續太繁瑣,他倆決定不出來了,希望你有機會回去看望他們。”
   “唉——”大千長歎一聲道,“我前天收到他們的書信也是這麼說。”
   雯波叫來侍應,幫心慶母女把東西搬往隔壁房裏,悄悄詢問心健的消息。
   大千獨坐房中,悶思了一會,鋪開紙筆寫道:
   
    三哥三嫂:
    日前得複示,謹悉 哥嫂不願再為申請來港與弟相晤,痛心萬分,此生 此世無複見面之也,望 哥嫂保重,弟但有一分力量,仍當月匯少許,略 助生活之不足……八弟,爰叩頭。明日為老父陰壽,後日為弟生日,一家 不能團聚可歎可恨。
   
   大千心情沉重,寫完信不由長歎一聲。
   卻說心慶來到父親身邊,每日陪伴在側,敍述別後之情,朋友們聽說大千的女兒來探親,便爭相邀請,大宴小宴,每日有之,酒店的茶房更是殷勤有加,其中有位叫阿梁的廣東人,話雖不多,但做事勤懇,一有空就來到大千房裏打掃擦洗,甚至幫忙端水磨墨,給大千的印象很好。
   那天他來大千房裏,恰巧大千送客人出去,心慶和女兒在翻閱畫稿。阿梁鼓足勇氣,謙卑道:“張小姐,你爸爸的圖畫得好極了,但我是一名清潔工,沒有銭,買不起,我真想跟他討一張,但不好意思開口。”
   心慶道:“阿梁師傅,你也喜歡圖畫?”
   阿梁歎了口氣道:“我從小就學畫,讀四年級的時候,父親得疾病死了,家中斷了糧(廣東話把‘工資’叫‘糧’),叔叔就送我來酒店學徒。一晃已經二十多年啦。”
   心慶道:“你既然喜歡我爸爸的畫,你就向他討,他一定會答應的。”
   阿梁為難道:“我是一個茶房 ,他會答應嗎?”
   說話間大千進房,心慶對阿梁施了個臉色。阿梁上前給大千的茶杯倒了水,用抹布擦抹筆洗道:“張先生……”剛要說話,欲言又止。
   大千道:“阿梁師傅,有什麼事嗎?”
   阿梁停住手中的活,剛要開口,看見大千,又咽了下去。
   心慶插嘴道:“爸爸,阿梁師傅說他很喜歡你的畫,但不好意思跟你要。”
   阿梁嚅囁道:“我看您太忙了,不好意思開口。”
   大千道:“好啊,懂得欣賞畫是好事,你喜歡,我就給你畫,你要畫什麼呢?”
   阿梁沒想到大千回答得那麼乾脆,一時詫異,嘴裏冒出了“荷花”二字。
   “哎,這些日子你辛勤服侍我們一家,我是要畫一幅荷花謝謝你呢。”大千爽朗道。
   阿梁感到意外,激動得連連鞠躬。
   到了晚上,大千完成了一天的作畫計畫,正想休息,突然想起白天答應給阿梁畫的荷花。他又裁開一張紙,畫了一幅翠綠欲滴的粉荷,畫完,已是半夜。他覺得今天的精神很好,拿起電話,把心慶叫過來。
   “爸爸,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吩咐嗎?”心慶推門進來問。
   “十一啊,爸爸今晚畫完畫有點興奮,想叫你來擺擺家裏的事。”
   心慶給爸爸換上一壺茶,靜靜地坐在對面,像小時候規規矩矩坐在畫案前,聽爸爸擺龍門陣一樣
   大千飲了幾口茶,關切道:“ 我知道三老子和三袮不願再申請探親的事,心裏非常難過,前幾天我已經給他們寫信了,恐怕他們也不會在回信中說明隱情。現在他們的生活怎麼樣?”
   心慶猶豫道:“許多事我不願講,講了生怕爸爸擔憂。”
   “唉,我知道大家都在騙我,不跟我講實話,當然那份心意我是理解的,但是我得知道真相啊。十一啊,你是爸爸最疼愛的女兒,你要給爸爸講真話呀!”
   心慶道:“自從心義九哥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後,停職降薪,沒法養活家裏,九嫂無奈只得把最喜歡的小女兒小慧送了人。三彌知道後,與三老子商量,將重慶的老房子賣了,搬到洛帶鎮和九哥一起住。三老子說前兩年大饑荒,幸虧你的補貼讓他們逃過了難關。”
   “三老子搬到洛帶鎮去住了,三哥心銘那裏怎麼辦?”大千問。
   “三老子把老房子賣了,三哥只能帶著獨子之先住到單位去,大女兒敏敏去川西的大涼山師範學校住讀。但三嫂火了,老屋賣了,她那一大家子住到什麼地方去,於是和三哥整天不快。”
   “唉——”大千長歎一聲道,“你那三嫂是張家下一輩媳婦中最能幹的一位,我住頤和園時,由她當家,家裏事無巨細都安排得井井有條。她就是脾氣不好,太躁,背地裏大家叫他‘鳳辣子’。但是她講道理,你說一個主婦,房子沒了,叫她和孩子住到什麼地方去。”
   “一氣之下,三嫂準備帶著兩個女兒回無錫老家去住……”說到這裏,心慶發現大千在飲泣。她一陣緊張,跪下道:“爸爸,女兒惹您傷心了。”
   大千擦幹眼淚,叫心慶站起來道:“張家連自己的媳婦都養不活,讓她帶著張家的骨肉回娘家去住,我張大千沒有臉面啊!”
   心慶道:“三老子也怕丟了張家得臉面,最後想到他在貴州安順還有一所老屋,就把三嫂和兩個孩子安排去那裏落戶了。”
   大千道:“安順鄉下的那所房子,是當初你三老子開香煙廠時,收購煙葉的倉庫,我去看過,條件很差啊!你回去帶些銭給他們,叫他們把房子整修一下,添些傢俱。”
   “我會把爸爸的意思都帶回去的。”心慶點頭道。
   大千又問:“你媽媽臨終前留下什麼話沒有?”
   心慶遲疑一下道:“媽媽拉著我的手說,你們的婚姻是奶奶作的主,你和他都是封建婚姻的受害者。她婚後沒有給你帶來幸福,覺得很對不住你,她對我說……”她擦了下眼淚道,“她死後要我爬也要爬到你身邊去,做一個孝順女,好好侍侯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