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二十五回 董浩雲遊覽八德園 張禹九籖說驚世言]
半空堂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第十四回 吃榴槤其味無窮 逗猿猴妙趣橫生
·第十五回 搜盡奇葩綴名園 賠光血本枉經商
·第十六回 諏⒋箫L堂作中藥鋪 錯把
·第十七回 日本開畫展 羅馬遊古跡
·第十八回 郭有守親切喊表哥 羅浮宮熱鬧誇敦煌
·第十九回 和青年俊彥談中華文化 與油畫大師論
·第二十回 張大千和畢卡索是藝術頑童 趙無極與潘玉良為後起之秀
·第二十一回 寫家書情同手足 得佳廚義若父子
·第二十二回 昏天黑地找眼醫 說古道今論茶藝
·第二十三回 得是眼複明 失為國寶丟
·第二十四回 王之一辦僑報歎難 大風堂設壽宴談吃
·第二十五回 董浩雲遊覽八德園 張禹九籖說驚世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十五回 董浩雲遊覽八德園 張禹九籖說驚世言


   
    卻說在眾人羡慕的目光中,裱畫師黃弘恂揮動著手裏的紙條,高呼:“啊哈,我中了!我中了!”在掌聲中,他從葆羅手中接過畫,對大千深深鞠躬道:“謝謝老壽星賞賜!”
    “呵呵,別謝,別謝。”大千招手道。
    大千的六十歲壽辰,在八德園裏熱鬧了幾天,總算歸趨平靜。

    八德園雖然已經初具規模,但大千是個唯美主義者,總嫌不足,還要不斷添建,猶如他的山水畫一樣,一遍遍地烘染。
    自從做過六十生辰後,大千的視力一天好過一天,心情也比以前活潑多了。他常對雯波道:“趁現在眼睛還勉強可用,要與時間奪畫。”
   雯波理解大千的意思,所以一般不重要的訪客,都被她擋架了,只有少數的幾個老友,可以來畫室擺龍門陣,以致他經常一個人孤零零地作畫。
    那天晌午,遠處傳來建築工地的打夯聲,和畫室裏幾隻蒼蠅撞擊玻璃的嗡嗡聲相交織,構成了一曲奇妙的背景音樂。大千凝神屏氣,正在為一幅《提籃仕女圖》開面,突然隔壁房間電話鈴響,糟糕,這時候來電話,最使他生氣。他曾經跟人說,我在給仕女開相的時候誰來電話,我恨不得打他一拳。幸虧雯波知道他的習慣,回絕對方說:“老爺子正在為仕女開面,不能接電話,過半個小時再打來。”
    大千畫完《提籃仕女圖》,脫下眼鏡,喝了杯茶,準備去園裏去散步,正巧沈武侯進來,告道:“美國駐聖保羅總領事安德魯來電,要拜見先生,請賜告時間。”
    大千查閱日曆道:“下個星期,選個陽光明媚的時間都行,你安排吧。”
    打發走了沈武侯,大千換好衣服,從雯波手裏接過拐杖,準備出門,突然電話鈴又響,他順手提起,是女人的聲音:“喂,張老師在嗎?”
    “我是,你是哪個?”
    “我是潘玉良啊,不好意思,剛才給你打電話,你在為仕女開面,打攪您啦!”
    “哈哈,我說過,我為仕女開相時,誰來幹擾,我恨不得打他一拳。你在哪里喲?”
    “我在巴黎。”
    “啊哈,那就打不著囉。”
    潘玉良在那頭笑了:“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哈哈,有啥子好消息,老夫洗耳恭聽。”
    “我為你塑的銅像經過長期修改,被法國國立現代美術館購藏了。西方的許多報紙和藝術刊物,都爭相評論哦。”
    “哈哈,恭喜恭喜!”
    “不好意思,我拿你的形象去變錢啦。”
    “哈哈,謝謝你捧場,老臉能換錢,我老臉有光了。”
    “趙無極和趙綴麟、林藹等朋友都問你好,問您和太太什麼時候再來法國,我們陪你去海灘做燒烤。”
    “我也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的八德園,已經初具規模了,歡迎你們隨時來作客哦。”
   “謝謝,我一定轉告他們……”
    大千和潘玉良通完電話,從籠子裏牽出他最喜歡的長臂猿白寶寶,沿著湖邊,朝“翼然亭”走去。“翼然亭”緊挨荷塘,旁邊是“聊可亭”,這兩處是賞荷的最佳點。
    大千在亭子裏坐下,悠閒地遙望荷塘中盛開的荷花,翠葉如蓋,紅白相間,一陣湖風吹過,枝葉搖曳,猶如大家閨秀的嬌姿,嫵而不媚,羞澀有度;偶爾蹦起的遊魚,激起陣陣漣漪,靜中有動,空靈得當。白寶寶頑皮地在亭子裏跳躍轉悠,間或到雯波手裏掏東西吃。孫雲生看見老師往“翼然亭”去觀荷,趕緊跟去侍侯,他知道這時候是向老師討教畫藝的好機會。
    “雲生,你來得正好。”大千手拄拐杖,面對荷塘,神情悠閒道:“我要寫詩了,你幫我記錄。”說罷,念道,“不施脂粉不濃妝,水殿風微有暗香,要識江妃真顏色,晚涼新浴出蘭湯。”
    孫雲生照實記錄。
    大千略一停頓,又吟道:“另一首,老眼看荷全是花,雲裏霧裏倍思家,晚霞最惹思鄉淚,何日歸田種桑麻。”
    孫雲生正要開口,大千道:“第二句中的‘倍思家’改成‘尋舊家’。”
    大千吟完,眼光繼續朝著荷塘,似乎還浸潤在靈感之中。
    突然園門口傳來汽車的聲音,雯波道:“老爺子,有客人來了!”
    大千回過神來,納罕道:“沈先生沒說今天安排訪客呀。”
    “會不會是安德魯總領事?”雯波問。
    “不可能,美國人最守時,說好後天就是後天,不會擅自改動時間的。”
    倆人正在猜測,只見葆羅穿越小路過來,喊:“爸爸,董浩雲先生在客廳裏等您!”
    “哎呀,董先生來了。”大千由雯波攙著拽杖走在前頭,孫雲生攙著白寶寶跟在後面。
    客廳裏,董浩雲夫婦正在和沈武侯在聊天。
    大千一進門,董浩雲夫婦幾乎同時站起來喊道:“張先生!”
    “董先生,董太太,你們好哇!”大千把拐杖掛在手臂上,抱拳道。
    “好,好……”董太太激動道。
    “哈哈,一別幾十年,人間滄桑,造化弄人,我老囉。”大千感歎道。
    “上次我們同船回滬,是……”董浩雲扳著手指算時間。
    董太太提醒道:“民國二十六年。”
    “對,那時你們年輕漂亮,董先生身材精幹,西裝革履,斜紋領帶,董太太呢,緊身旗袍,每日更換,顏色不同。”大千道。
    “哈哈,張先生記性真好,可惜我們現在都發胖了,旗袍也不敢穿了。”董太太道。
    “歲月不饒人。”董浩雲搖頭道。
    董太太端詳著大千道:“那時張先生目光炯炯,鬍子漆黑,畫起圖來一陣風。你給我們畫的《琴瑟和諧圖》,我們還放在銀行保險櫃裏呢,董先生是把它當作寶貝,只有我們結婚紀念日,才肯拿回家掛,上次大兒子建華,向他借去看看都不肯。”
    大千感傷道:“自從去年得了眼疾,精細工筆劃已經畫不出囉。”
    “所以我說這是傳世絕品,一定要小心供奉吧。”董浩雲對太太道。
    “這次是什麼風把你倆刮到南半球來的?”大千問。
    董浩雲致歉道:“實不想瞞,今天是不告而來,唐突了。”
    董太太道:“這幾年人心稍定,臺灣經濟略有好轉,我們公司業務也蒸蒸日上,增添了好幾條船,這次從丹麥又訂制了一艘萬噸級的巨輪,取名‘翠華號’,新船要來巴西裝貨,我倆正好有空,就隨船一起來了。”
    “說實在,這幾年疏於聯繫,只聽說您卜居巴西築了個花園,也沒留意,到了聖保羅港才聽人說,你的八德園就在附近,但打聽不到你的電話,於是我們只好招呼也不打,雇了輛TAXI就來了。”
    董太太笑道:“我們不會說葡萄牙語,上車後沒法和司機交流,浩雲把手放在胸前裝作大鬍子,說CHINES GARDEN, GARDEN。司機就把我們送到這裏來了。”
    “哈哈——哈哈——”聽完董太太的敍述,客廳裏笑聲哄然。
    大千道:“既來之,則安之,現在已過晌午,今天你們就住在這裏。”回頭對沈武侯道,“你去叫馬姐把靠近湖邊的房舍清理出來,供董先生夫婦下榻,同時去把海雲叫來。”
    沈武侯出去。不一會婁海雲進來問:“老太爺,有何吩咐?”
    大千道:“有現成的燕窩和魚翅沒有?”
    “葆羅兄說,後天美國領事要來吃飯,我已提前將燕翅發好了。”婁海雲道。
    “我今天有貴客來,已經發好的燕翅供今晚用,來不及就明天中午用,另外再補發一些,招待後天美國領事來。”大千吩咐道。
    “是。”婁海雲轉身出去。
    “慢著。”大千喊住道:“家裏的百年老陳皮還有多少?”
    婁海雲返身道:“您說這東西比金子還貴,我哪敢亂用,都在石灰甕裏呢。”
    “你去把它拿來。”
    大千打發走了婁海雲,回頭對客人道,“那次在船上說燒陳皮老鴨,缺少百年老陳皮,沒有吃成,今天有機會了。”
    “張先生的記性真好,二十多年前的舊事還記得那麼清晰。”董太太讚歎道。
    大千道:“過一會我陪你們去遊園,看倦鳥歸林,賞新荷初展,沐浴落日餘暉,體味黃昏溫馨,然後品嘗我大風堂的名菜,如何?”
    董浩雲道:“常聽人說,來大風堂作客,有三福,眼福看景;口福嘗鮮;耳福聽你擺龍門陣。”
    “哈哈,別聽他們講,這些都是寫文章的人編出來的。”大千笑道。
    正說著,婁海雲拿了一包東西進來。大千解開紙包,取出幾塊發黑的陳皮,遞給董太太道:“這就是我用一張四尺《梅花》,跟同仁堂藥鋪的掌櫃換來的百年老陳皮。”
    董太太接過,在鼻子前嗅道:“怎麼一點香味也沒有?”
    大千道:“這就叫大香不香,如果有點臭還要好,這叫大香若臭。麝香和龍涎香,近嗅都是臭的,稀釋後就變香了。”
    董浩雲道:“天底下的道理是一樣的,失度了就變質,香臭也不例外。”
    大千對婁海雲道:“快去叫馬姐浸泡,晚上的陳皮老鴨由我親自調料。”說罷,站起來道,“我們遊園去吧,再過一會太陽要下山了。”
    大千陪著董浩雲,雯波陪著董太太,葆羅和孫雲生跟在後面,一行人浩浩蕩蕩,先是參觀長臂猿,然後沿著道路,穿過盆景弄,來到靈池旁,圍著池塘轉了一圈,雯波對大千道:“這幾天靈池裏的水快要乾涸了。”
    董浩雲道:“河裏碧波流淌,何以不往池裏流去,倒也奇怪。”
    葆羅和孫雲生似乎另有隱情,望望大千。
    大千若無其事,隨口做打油詩道:“池漲池落本尋常,太太莫要太慌張,只要大千雙手在,不愁靈池缺蘭湯。”
    董浩雲夫婦只顧賞景,不理會大千的詩中另有玄機。
    看罷靈池,大千領著眾人來到五亭湖前,經過‘潮音埗’巨石,直上‘分寒亭’。
    ‘分寒亭’是全園的制高點,從這裏可以看到五亭湖和荷塘的全部景色,晚霞投在湖面上,波光粼粼,浮光耀金,一群白鵝悠閒地在水中遊弋,不遠處的荷塘,枝幹扶疏,翠葉如蓋,幾對鴛鴦,穿越其中,董浩雲瞭望四周,感喟道:“老兄啊,這裏真是仙境,是福人所居之地,我董某人縱有千萬家產,也買不到你的清閒啊!”
    董太太道:“我們也嚮往過這種日子,可有了這份家產就騎虎難下了。”
    雯波道:“但你們幹的是實事,對國計民生有貢獻。”
    董浩雲歎道:“人生在世,無非為名、為利、為安逸,我們商人雖有名利,但比不上你們文人有安逸啊。”
    大千道:“凡事皆由命,身不由己,老天叫你走上哪條路,你得好好忍著,有啥法子。”
    幾個人一路賞景生情,大發感歎,從原路折回,經過盆景弄時,葆羅和孫雲生打理盆景去了。
    一路走來,大千道:“到我畫室坐坐如何?”
    董浩雲道:“好啊,欣賞你的近作是一飽眼福的事。”
    四個人一起來到畫室,一進門,董太太驚歎道:“好大喲,這是我和董先生看到的最大畫室了。”
    畫案上攤著一張《清荷雨露圖》,是準備晾乾後為荷花鉤勒金線的。
    董浩雲道:“這張畫若沒有訂出,就歸我所有了。”
    大千道:“這是我準備畫給美國的一位老朋友張孟休的,我的題詩也已經題好了,你看:露濕波澄夜寂寥,冰肌祛暑未全消,空明水閣冷冷月,翠扇殷勤手自搖。”
   “好詩,好詩,古人說君子不奪人之所愛,今天我要做一次小人了。張孟休是我老友,我奪走他這張畫,以後見面,向他謝罪,你再重畫一張如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