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十八回 郭有守親切喊表哥 羅浮宮熱鬧誇敦煌]
半空堂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第十四回 吃榴槤其味無窮 逗猿猴妙趣橫生
·第十五回 搜盡奇葩綴名園 賠光血本枉經商
·第十六回 諏⒋箫L堂作中藥鋪 錯把
·第十七回 日本開畫展 羅馬遊古跡
·第十八回 郭有守親切喊表哥 羅浮宮熱鬧誇敦煌
·第十九回 和青年俊彥談中華文化 與油畫大師論
·第二十回 張大千和畢卡索是藝術頑童 趙無極與潘玉良為後起之秀
·第二十一回 寫家書情同手足 得佳廚義若父子
·第二十二回 昏天黑地找眼醫 說古道今論茶藝
·第二十三回 得是眼複明 失為國寶丟
·第二十四回 王之一辦僑報歎難 大風堂設壽宴談吃
·第二十五回 董浩雲遊覽八德園 張禹九籖說驚世言
·第二十六回 中秋賞月翠華輪 夤夜看戲白蛇傳
·第二十七回 賣畫賑濟故鄉人 新春閒談蘭亭序
·第二十八回 老嫂陳情家中事 長詩追憶舊老情
·第二十九回 王之一獻圖說荒唐 張大千狂塗辨清濁
·第三十回 香港聚會說緣分
·三十一回 哀老妻長別節寒食 畫巨荷閒聊鑒古墨
·第三十二回 楊浣清一屙升天 孫家勤千里投師
·第三十三回 鐵幕難阻師生情
·第三十四回 循循善誘教子女 振振有詞說忠義
·第三十五回 馬連良說話身不由己 孟小冬畫像綽約多姿
·第三十六回 心慶稟告家中事 大千拒賣俗客畫
·第三十七回 含飴弄孫享天倫 世事滄桑歎流光
·第三十八回 九牛一毛上等好筆 四維八德絕代名園
·第三十九回 林語堂問傅增湘軼事 張大千說琉璃廠淘寶
·第四十回 提張學良那段舊事 看萊茵河這片風光
·第四十一回 大千因緣識“天才” 少帥慷慨贈“紅梅”
·第四十二回 老友訣別一掬英雄淚 結伴雲遊幾
·第四十三回 吉人天相免手術劫難 晴天霹靂聞驚世厄音
·第四十四回 世情變幻多奇譎 人間正道是桑滄
·第四十五回 說字畫裝裱學問不淺 惜老友仙逝完璧歸趙
·第四十六回 痛惜寶物淪倭邦 怒斥蟊賊諊
·第四十七回 孫家勤灑淚別恩師 張大千妙筆繪長江
·第四十八回 拄杖告別八德園 屈身暫寄可以居
·第四十九回 移松再造環蓽庵 沾襟欲濕杏花雨
·第五十回 梅香十裏蕊苦寒 樹高千丈葉思根
·後 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八回 郭有守親切喊表哥 羅浮宮熱鬧誇敦煌


    卻說那人搶先拉住大千的手,叫了一聲表哥道:“我叫郭有守,你還記得我嗎?”
    大千立即反映道:“哈哈,怎會不認識噻,子傑嘛。”回頭對雯波道,“這是我們張家在資中的的一門親戚。”
    “這位是嫂子吧?失敬,失敬!”郭有守對雯波欠欠身道。
    謝壽康詫異道:“你們認識?”

    郭有守道:“我們不但認識,追溯上代,郭、張兩家是沾親帶故的。”
    “對,我是內江人,你是資中人,兩地相距幾十裏,其間男女婚嫁,盤根錯節,論起關係來,總能扯上一些。”大千一時想不起張家和郭家到底是哪一門子親戚,只得搪塞道。
    謝壽康道:“一表三千里,你們以中表兄相稱,總不會錯。”
    大千道:“謝先生說得沒錯,按照古時習慣,父系之表,如姑母之子為外兄弟;母系之表,如舅父、姨母之子,為內兄弟,合稱‘中表弟兄’,你以後就喊我八哥吧,兄弟夥都是這樣叫我的。”
    郭有守道:“如果沒有記錯,您應該是光緒己亥年出生,屬豬;我是庚子年出生,屬鼠,比你小一歲。叫你八哥,當之無愧。”
    “哈哈,”大千捋須大笑道,“三生有緣,到了海外,拾到一個表弟。”
    謝壽康道:“今晚我作當,為你們中表兄弟相聚設宴。”
    郭有守道:“我常往來於法國和義大利之間,也算得上是這裏的地主,表哥遠道而來,這東主怎能讓你當。我已經在附近的義大利飯店定下座位,現在過去,有什麼話,邊吃邊聊。”
    郭有守把大家帶到一進裝修豪華的義大利餐館,一進門,大堂經理就上前親切招呼,把他們引進一間寬敞的包廂裏,看得出,他是這裏的常客。
    大千被安排在主座。他放下拐杖,梳理鬍鬚道:“我穿著這身中國衣衫,來吃西餐,實在是不中不西,不倫不類。”
    謝壽康打趣道:“這才叫對,合了張之桐先生‘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道理。”
    郭有守和大千套近乎道:“記得上次和表哥見面是在成都,為《水月觀音》的事。”
    “呵呵,那是民國三十四年十月,成都畫展過後,我的那幅《水月觀音》因競購者甚多,引發的事。”大千回憶道。
    郭有守道:“爭購者都是當時的名流,達官貴人,相持不下。嶽公當時是
   四川省省長,我任教育廳廳長,他親自來教育廳,說此畫是大千作品中最優秀者, 不准出川,要教育廳出錢買下,那時抗戰剛勝利,百廢俱興,我表示教育廳是個窮單位,沒有錢負擔得起,最後嶽公發話,要新都縣出錢買下,放置寶光寺作永遠保存。新都縣是個窮縣,也拿不出錢,縣長只好叫縣裏的善男信女,紛紛解囊,出錢集資,總算把這件事解決了。”
    大千道:“記得後來是新都的書法家姚石倩,在上面寫了一篇題跋,詳細記載該事,好像還有你的名字呢。”
    郭有守笑道:“不足言哉,我借了八哥的畫名,流芳百世,慚愧,慚愧。”
    大千道:“我們內江資陽一帶,人傑地靈,自光緒年間資中出了駱成驤狀元後,一直文風鼎盛,人才輩出,記得我小時候常跟二家兄去那裏,拜訪一位叫楊春梯的老前輩。他畫畫得很好,是二家兄的老師。我常跟在二家兄去聽他講國畫的用筆,用墨,著色,題款,鈐印,稱謂等知識,得益不淺。”
   郭有守道:“楊春梯自號‘珠江釣叟’,是我的啟蒙老師,我讀《爾雅》就是由他開蒙的。楊老不光畫畫得好,武藝也十分高強,資中的不少武林高手都出自他的門下。”
    大千道:“他不光文武雙全,做的菜也十分好吃,記得有一年夏天,他帶我和二家兄一去沱江邊釣魚,他將釣得的魚用指甲劃破肚皮,去掉內臟,放入豆瓣、酸菜等佐料,然後埋入沙灘中,只抽支葉子煙的功夫,魚兒就烤熟了,吃起來特別鮮嫩可口。後來我去敦煌,在戈壁灘上,就是用這種方法烘烤牛羊肉吃的。”
    郭有守道:“我曾經收藏過一張他畫的《風雨夜沽圖》,畫上一位白髮老翁,戴笠披蓑,攜燈提壺,在風雨中趑趄而行。畫上還題了首打油詩,十分風趣:‘風大雨聲吼,提把壺兒去沽酒。半條豬腿骨,回家逗老狗,燈被風吹熄,只好摸起走。喜我年紀輕,才滿九十九。’
    謝壽康連聲呼叫:“有趣,有趣!”
    大千問:“那張圖呢?”
    郭有守道:“留在大陸沒有帶出來。”
    大千道:“否則我來題段跋語,倒也足資回味。”
    郭有守道:“一九四六年,我在四川省教育廳長任上,國府派我去巴黎工作,就此去國萬裏,只能夢遊家鄉了。”
    大千回憶道:“資中的山水給我的印象極深,記得是辛亥革命那年,四家兄文修,在資中富商張孟筠家中當西賓,帶著我去念《孟子》,在那裏住了幾個月,課餘時跟成人一起去遊山玩水,到現在還一闔眼,能記得當時的情景。等有一天心情好的時候,我把它畫下來送你,也算是留下一段記憶。”
    郭有守利用鄉情和大千套近乎,越說越投機,謝壽康好不容易才插進一句話:“張先生打算在羅馬住幾天,要我幫你些什麼忙?”
    “羅馬我以前來過,但有看不完的文化遺跡,每次只能走馬看花,浮光掠影一番。我想早日到巴黎,會見那裏的朋友,如有緣分,去拜訪一下畢卡索,聽聽他對中國畫的見解。”
    “八哥不必為這些小事操心,我在巴黎十幾年了,法華兩界的頭面人物我都熟悉。你在巴黎的吃、住,訪友等一切雜事,皆有我來操辦。”郭有守趁著葡萄酒的酒興,拍胸道。
    “由子傑弟安排,我自然放心。我只希望在巴黎的住所離你那頭近些,我們可以經常往來,擺龍門陣。”大千道。
    “八哥何用住在外頭,我在巴黎郊區有一幢別墅,夠你和表嫂住的,至於畫室,我早就叫人佈置好了,只怕你不中意呢。”郭有守似乎對接待大千的事早就胸有成竹。
    郭有守在巴黎郊區的住宅,是一幢二層樓的別墅,屋前綠樹如蔭,芳草萋萋,屋後小溪環繞,流水潺潺,大千見了很是滿意。
    郭有守精心安排,將整個二樓給大千居住,畫室放在朝南的大房間裏,看得出,為了安放那張大畫案,還打通了一堵牆壁,南北通風。人在畫室裏,既可以看到南面的大草坪,又可以聽到北面的流水聲。
    郭有守為了接待大千,花錢闊綽,極盡大方。為了讓大千天天吃到中國菜,他還特地到唐人街的中國館子,挖來一位廣東廚師。
    離羅浮宮博物館的畫展還有兩個多月時間,大千打算等畫展過後,在法國有了一定知名度,再開展外交攻勢,約見畢卡索,所以這一段時間,住在郭有守的家中,每日作畫自娛,心態極其恬靜。郭有守一有時間,就去大千的畫室擺龍門陣,擺談的內容,也不外乎是家鄉的人文舊事。
    那天晚飯後,郭有來到大千畫室,大千站起來,笑嘻嘻道:“子傑,也許和你家鄉的故事擺談得多了,這些日子,我的思緒一直在那裏盤桓,今日我畫了一本冊頁,憑舊時的記憶,把資中的山水都畫了下來,還配了文字。我把她送給你,以慰思鄉之苦。”說著從櫃子裏取出一本冊頁,封面的簽條上,寫著《資中八勝圖》。
    郭有守接過冊頁,匆匆翻閱,見有《重龍曉靄》、《古渡長波》、《倒掛琵琶》、《滴水彈琴》、《麥田雲浪》等八幅。第一頁上寫道:“丙申五月,重來法國巴黎,,住子傑中表家,每話故山之勝,輒為唏噓,為寫資中八景,以為羈情。” 在《倒掛琵琶》的畫面旁寫道:“珠江西南岸,有石高數丈,上豐下銳,狀如琵琶倒掛,因名。辛亥之春,家四兄文修,授業資中張孟筠,予亦就讀其家數月,課餘嘗侍四兄眺郡諸勝,忽忽已是四十餘年前事,真如隔世矣!既為子傑中表寫之,裝成漫複題記。”在《麥田雲浪》一圖題道:“郡東十裏,阡陌交錯,麥浪如雲,每誦陶靖節‘平疇交遠風’之句,便有欲歸不得之憾!”
    “哦,八哥好記性,上次在義大利飯店擺談的故鄉山水,真的纖毫不差,全畫出來了。”郭有守讚歎完,從自己書房拿來一本書道,“八哥,你還記得,你從敦煌回來在成都提督街開畫展的那本紀念冊嗎?”
   大千接過書,這是一本當時由於右任、張群、謝無量、徐悲鴻、沈尹默……文化名流寫的關於這次畫展的一本線裝書。他翻開一頁道,“子傑,記得其中還有一篇你的文章呢。”
   “可不是,當初我就預見你是‘二十世紀全世界人類的張大千’呢。”郭有守得意道,“八哥,不影響你的時間,你儘管作畫。我把文章再念給你聽一遍”
   大千道:“溫故而知新,也好。”
   郭有守念道:“四川美術學會,在大時代文化建設運動中,愧無多大貢獻。但在介紹作家與作品,以提高民眾對於藝術興趣和加濃藝術氣氛,也盡了些微的力,主辦的展覽會如八大畫家油畫聯合展覽,徐悲鴻畫展,及陪都書畫家聯合展覽等,遂使成都連年皆有‘美術年’之稱。但是這一次主辦的‘張大千臨摹敦煌壁畫展覽’真算藝術上一件大事。敦煌在人類文化上是奇跡,外國學者先我們而發現研究與傳播,我們則遲至近年,才開始重視。如果能夠把窟中寶貝,都一一介紹于世人,必然啟發外國人,對中國的瞭解與尊重,去雅典看西方文明的人,也必須來體認東方文明。行見審美觀眾不遠數千萬裏來游敦煌,基督徒之朝耶路撒冷的聖地一樣。即以壁畫一端而言,與現時主張生活有關為宜,諸種理論,全相符合。觀眾于展覽場中自會領略。大千告訴我們,他所臨摹者不過壁畫千分之一而已,由此可以想像莫高窟之偉觀,全世界實無可與比擬者,其在藝術史上所占地位的重要,無待多言。敦煌壁畫表現中華民族在中古時代藝術史上的成就,使後人看見先民優越的藝術天才,油然起敬,加強自信,力求自身美術激勵追縱古人,發揚最大人類生活中,感情與意志實占重要位置,二者的陶養,胥賴繪畫,雕刻,音樂,美術,使感情更豐富,熱烈,活潑,深永……使意志更寧定,堅決,勇銳,由美術得著安慰,以達到內心諧和的境地,此則世界無處不是美的,同時也是真的善的。張大千是四川內江縣人,生於民國紀元前十二年(西曆一八九九年),十四歲離川,以畫知名於世。抗戰前論山水畫者,有北溥南張之稱,其實他是偏於西方的人,他有優越的藝術天才,極豐富熱烈的感情,最堅決自信的意志,全都用在他的藝術上,三者的諧和,使他對於藝術發生的‘愛’,比自己生命還看得重要,所以他肯犧牲,不辭八千里路程跋涉,以二年半的時間,臨摹了敦煌代表作品。以私人作了一件應該由政府作的事,這是值得格外稱頌。成都舊有小巴黎之稱,如果將來大千能把他的作品留在成都,至少在美術方面,成都以比巴黎無愧色,以一代畫師臨摹前幾代的傑作,兩皆不杇,凡是來參觀的人,必會感覺愉快與光榮,因為張大千早已不僅是中國的張大千,他是二十世紀全世界人類的張大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