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我的姨妈施雪英]
半空堂
·挤公交车的教训
·纪念那只小狗
·家 和 男 人
·可憐金陵紫氣盡
·跨出一小步 人生一大步
·两 件 小 事
·龙嬉砚海说丹青
·墨 荷 泣 诉
·倪绍勇其人其画
·拍苍蝇的联想
·朋友有通财之谊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姨妈施雪英

   我的姨妈施雪英
    ——王亚法
   
   施雪英是我妈妈的姑表姐,从小在一起长大,她俩的感情非常好。
   我从小就经常听母亲讲,施姨妈人长得漂亮,书读得多,字写得好,有才干,可惜没有子嗣,在关键时刻又走错一步棋,以致落得悲惨的境地。

    施家是无锡的大地主,所以姨妈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写得一手好字,记得我上学时练写字,母亲拿出施姨妈的的信,来给我当字帖。
    施姨妈读过洋学堂,后来到上海认识了张善琨,进明星公司拍电影。抗战开始,她一腔热血,参加了军统。一次奉命在江苏浒墅关炸日本人的军用列车,不幸被捕,受尽酷刑。抗战胜利后受到表彰,被军统接往重庆,仍留军统工作,不久与军统的军官陶某结婚。
    一九四九年共军即将进入重庆,国府作全面溃退,军统方面派船只去朝天门码头,将人员接往台湾,那时施姨妈已经上船,可是在这关键时刻,鬼使神差,突然一个念头,她又提着行李下了船。
    这次致命性的错误,使她四九年后屡次坐牢,受尽折磨,这“错误的一举”,成了她历次政治运动中永远交待不清的问题。
    八十年代初,我因公去重庆出差。我妈关照我一定要去探望他几十年不见的表姐。
    到重庆后,我先找到我的表哥张之先。他是张大千的侄孙。因为这层关系,他的反革命的帽子还刚刚脱掉。他的妈妈和我妈妈是亲姐妹,与施姨妈是同样的亲戚关系,因为他们彼此都是反革命,虽然住在一个地方也长期不敢联系,这几年由于政治气候松动,才敢有些来往,我和他说起施姨妈的事。他告诉我,施姨妈是历史反革命,已经几进几出监狱,吃尽了苦头,现在没有职业,和一个国民党军官生活在一起,两个都是反革命,生活非常贫困,生活来源主要靠施姨妈帮人家洗衣服和照顾小孩,姨父和前妻有个儿子,时有一点津贴。姨父的儿子在伐木场工作,前不久因在山坡上和人扛原木,不慎失足摔到,原木从头上压过,出工伤死了。就此两位老人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八十年代初的重庆又破又旧,我跟着他在贫民窟七转八弯,上坡下坝,走了好一阵,才来到一座吊脚楼里,穿过堆放脚盆、马桶、杂物的走廊,我终于来到施姨妈的家。
    那时施姨妈已经六十多岁了,那位反革命姑爹大约七十多岁。
   一番寒暄后,我问她,当年为什么突然下船不去台湾了?她叹了口气说:“那时心情不好,和姓陶的斗了几声嘴,就下船了。”
   “你当时没有考虑到后果吗?”我问。
   “陶当时也叫我考虑后果,不要下船。但我想,我参加军统是为了抗日,我没有和共产党作过对,也没有作过对不起人民的事情。”说罢,又叹了口气,补充道,“听信一位地下党的朋友的话,只要手上没有人民的血汗,新政权是不会难为我们这样的人的。”
   我们在说话,姨父出门买菜去了。
   我环视她的家,除了日常用具外,几乎找不出一件像样的家具。
   说到家里的亲人,施姨妈哭了,哭得很伤心,她说:“自来重庆后,当了几十年的下江人,没有回过一次老家,很想回去看看亲人,上次坟。可回去一次要花一百多元钱……今生恐怕去不成了。”
   施姨妈告诉我,他已经记不清抄了多少次家,原先的房子给一位老干部住了,她的储蓄和金银首饰都给政府充公了。
   由于我那时已经在出版社工作,听说胡耀邦正在平凡冤假错案。我说你把受审查的经过和政历问题写份材料,我帮你写信给胡耀邦,要求落实政策。
   她小心翼翼地从箱子里翻出一叠档案,上面记录着她的简历和被充公的房产和细软。
   吃饭时,他做了一碗回锅肉,里边的肉片尽是肉皮和肉筋。直到一年多后,她回故乡,与我母亲见面后,母亲才告诉我,那次姨父见有客人来,去肉摊上买肉,因为钱不够,用肉票向摊主换来剔下的肉边料请客,致使他俩心理一直不安。
   回家的路上,我掏出五十元钱,交给之先表哥,请他转交给施姨妈,作为回乡的川资,后来表哥告诉我,他也赞助了五十元。
   我俩的赞助,促成了施姨妈最后一次返乡探亲,也是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回老家和亲人团聚。
   回到家里,我把施姨妈给我的材料写了封信,寄给吴耀邦,但没有音信,后来我知道,耀邦同志拨乱反正,党内的事情一团麻,忙不过来,哪有时间管军统的历史悬案。
   前几天我在看电视剧《潜伏》,突然想到施姨妈,打电话问表哥,他说施姨妈已经过世好多年了。
   《潜伏》告诉我,共产党是用这些“政策和策略”取得天下的,我除了由衷感叹伟大之外,禁不住为我们民族哭泣,感触之余写下这篇小文,同时纪念我的施姨妈。
   
   
   二〇一〇年二月二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