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後 跋]
半空堂
·半空堂歌
·“老滑头”陈力萍
·“老克拉”孙树棻
·“中华”的出典
· 半碗鸡油
·笔冢往事
·悼亡友计遂生
·“倔老头”叶浅予
·告示和标语
·给孩子买张写字台
·挤公交车的教训
·纪念那只小狗
·家 和 男 人
·可憐金陵紫氣盡
·跨出一小步 人生一大步
·两 件 小 事
·龙嬉砚海说丹青
·墨 荷 泣 诉
·倪绍勇其人其画
·拍苍蝇的联想
·朋友有通财之谊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後 跋

   
   
   陽曆一月,正是中國早春前的寒冷時節,我坐在炎熱的南半球悉尼的“丙丁居”書齋裏,為此書按上最後一個鍵號。
   這時我突發聯想,明明是一個地球,因為空間的不同而如此寒熱;明明是一段歷史,因為價值觀的差異而有眾多的解釋。二十年前,我寫《張大千演義》第一版時,由於“文革哈雷彗星”的尾巴還在中國上空遊蕩,被採訪的許多張大千的故舊門生,為了怕惹上政治麻煩,他們刻意回避了他和國民黨高層的友情;為了迎合當時的閉塞風尚,刻意掩飾了他風流倜儻的個性;為了強化僵化的治國綱領,刻意淡化了他的儒家人格。一些無聊文人,甚至塗改已有定論的“敦煌壁畫事件”,落井下石,大潑髒水;顯然那個時代我筆下的“張大千”是臉譜化的,乾癟的,缺少真實的汁水的。
   隨著一代強人的逝去,大自然以無可抗拒的力量,淨化了附在歷史機體上的恩怨,回復了原有的光澤。

   中華民族回歸良知,回歸傳統文化的潛流湧動,是我再塑“張大千”的動機。
   我在第一版小說的後記中,曾經引用日本電影《砂器》中的三句對白:
   
   佐知子(女兒):爸爸,藝術家和政治家可不一樣。
   田所(父親、大藏大臣):不,都不是人嘛,沒多大區別。
   和賀英良(音樂家):只有一點不相同,那就是藝術家靠作品決定成敗。
   
   二十年過去了,“古今將相今何在,荒塚一堆草沒了。”那些和他同時代,曾經叱吒風雲,不可一世的政客們早已骨枯名朽,聲名狼藉,唯有“藝術家靠作品決定成敗”。張大千的作品傳世人間,身價日隆,一紙難求。
   “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二十年前我曾經採訪過謝稚柳、葉淺予、慕淩飛、章述亭、劉力上、曹逸如、伏文彥、俞致貞、潘貞則、糜耕耘、晏偉聰、張嘉德等張大千的生前故舊,無情的時光更迭,除劉力上、伏文彥和晏偉聰、張嘉德四位外,其餘均已作故,特別是謝稚柳先生,曾經為我的第一版小說題寫書名,在此我酹地一樽,以示懷念。
   感謝張心慶女士為本文寫序。她是張大千的女兒,是一個有幾十年教齡的教師。她秉承父風,與世無爭,無怨無悔,甘於淡泊,如今已息影林泉,在上海撰寫回憶錄,她的序言為本文增色不少。
   我的姨表兄張之先,是張大千先生的侄孫。他為本文撰寫的《俏皮話兼作後跋》一文,詞鋒犀利,才氣橫溢,儘管口氣上有上海人說的“老亂”之嫌,但不失為精彩之作,感謝他在文章中鞭策我勇往直前。
   張之先的祖父張麗誠是張大千的三哥,張家老輩的經濟掌門人,張大千的成功,知識上靠的是二哥張善子,經濟上靠的是三哥張麗誠。張大千是一個尊奉“孝悌”的人,他把幾位兄長的照片一直掛在“摩耶精舍”的畫室裏,直到如今。
   在這裏還必須提到的是,張家的“三妳”——張大千的三嫂羅正明。她比張大千年長十五歲,在張家發跡前,嫁給張麗誠做童養媳。在張家貧寒的歲月裏,是她背著年幼的張大千,慪著腰,在別家攏過的紅苕田裏,翻找遺留的小紅苕,嚼碎了喂飼,以致大千晚年,每每向人提及此事,就哽咽不已。當台海兩岸政治氣氛略有鬆動時,張大千就托香港名流張應流先生回大陸探望三妳,並再三叮囑,要代行三跪之禮。
   游三輝兄是大風堂第三代中的後起之秀,他臨摹張大千的字跡和後期的大潑彩作品,達到幾可亂真的地步。感謝他為本書題寫回目和精彩插圖,讓我們依稀見到大千先生的瀟灑風采。
   沈舜安兄是大風堂第二代弟子伏文彥先生的高足,他是搞印刷的,為此書的出版,贊助了製版費,對他的熱心表示感謝。
    臺灣博物館的老館長何浩天先生抱恙為本書題寫的書名,是對我莫大的鞭策和鼓勵,他是張大千先生生前的好友,我的長輩,在此我除了由衷的感謝之外,深深祝福他健康長壽。
   本書在修改時得到張心端、朱震宇、謝小珮、董之一、範汝愚、張應流、郁文華、楊詩雲、倪紹勇、宣昌發、汪毅、歸錦忠、昭覺寺的演法大方丈、斯孝坤、李順華等親友的支持,在此表深謝悃。
   張大千是中國歷史上五百年出一個的奇才,他的故事浩如煙海,正如何浩天先生所說,你就是再寫上五百個章回,也寫不完“張大千”三個字的一撇。鑒於大家明白的原因,我暫且將故事寫到他離開大陸時的一九四九年,簡稱“大陸篇”,稍後我將去巴西、美國和臺灣等地採訪,續寫“海外篇”,第三部寫他葉落歸根,終老臺灣的“歸根篇”。
   在中華民族呼喚儒家文明回歸的今天,盡可能寫出一個以儒家傳統終其一生的張大千來,這是歷史給我的使命,也是我多年的願望,更是廣大讀者多年的期待。
   運筆至此,我又思索起孔子的“禮失,求諸於野……”的話題來。
   
   
   作 者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六日於悉尼半空堂寓所
   
   
   
   
   
   
   
   
   
   
(2010/02/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