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第四十七回 摯友上門訴貧寒 師生相逢說當今]
半空堂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第十四回 吃榴槤其味無窮 逗猿猴妙趣橫生
·第十五回 搜盡奇葩綴名園 賠光血本枉經商
·第十六回 諏⒋箫L堂作中藥鋪 錯把
·第十七回 日本開畫展 羅馬遊古跡
·第十八回 郭有守親切喊表哥 羅浮宮熱鬧誇敦煌
·第十九回 和青年俊彥談中華文化 與油畫大師論
·第二十回 張大千和畢卡索是藝術頑童 趙無極與潘玉良為後起之秀
·第二十一回 寫家書情同手足 得佳廚義若父子
·第二十二回 昏天黑地找眼醫 說古道今論茶藝
·第二十三回 得是眼複明 失為國寶丟
·第二十四回 王之一辦僑報歎難 大風堂設壽宴談吃
·第二十五回 董浩雲遊覽八德園 張禹九籖說驚世言
·第二十六回 中秋賞月翠華輪 夤夜看戲白蛇傳
·第二十七回 賣畫賑濟故鄉人 新春閒談蘭亭序
·第二十八回 老嫂陳情家中事 長詩追憶舊老情
·第二十九回 王之一獻圖說荒唐 張大千狂塗辨清濁
·第三十回 香港聚會說緣分
·三十一回 哀老妻長別節寒食 畫巨荷閒聊鑒古墨
·第三十二回 楊浣清一屙升天 孫家勤千里投師
·第三十三回 鐵幕難阻師生情
·第三十四回 循循善誘教子女 振振有詞說忠義
·第三十五回 馬連良說話身不由己 孟小冬畫像綽約多姿
·第三十六回 心慶稟告家中事 大千拒賣俗客畫
·第三十七回 含飴弄孫享天倫 世事滄桑歎流光
·第三十八回 九牛一毛上等好筆 四維八德絕代名園
·第三十九回 林語堂問傅增湘軼事 張大千說琉璃廠淘寶
·第四十回 提張學良那段舊事 看萊茵河這片風光
·第四十一回 大千因緣識“天才” 少帥慷慨贈“紅梅”
·第四十二回 老友訣別一掬英雄淚 結伴雲遊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十七回 摯友上門訴貧寒 師生相逢說當今


   
   大千迎出來問:“誰呀?”話音未落,一位婦女來到闖進客廳,吐著一口京白道:“哦,張先生,您不是今天叫我來取定金嗎?”
   “唔……”大千突然想起昨天許的諾,搔頭道:“你不是西外大街的女房東嗎?請坐!請坐!”
   女房東坐下道:“張先生,你昨日說今天上午來我家交定金。我等了一上午,你怎麼不來?“

   大千尷尬道:“說來真抱歉,你那房子我看了實在滿意,不過……”
   女房東乾脆道:“不過嫌價錢太貴是嗎?這個可以商量,只要你有誠意買,我再便宜些也無妨。”
   大千連忙道:“不,不,房子我誠心要,但沒有錢。”
   女房東聽了,生氣道:“你既沒有錢,為什麼和我來開玩笑,還說誠心要,真是……”
   大千辯解道:“我昨日上午是有錢的,但一個晚上都花完了。”
   女房東更生氣了:“你這大鬍子,說話前言不搭後語。昨天你答應四十大根條買我的房子,才一天就說把錢花完了,就是上八大胡同,一夜也花不了四十根大條呀!”說罷,嘟嘟嚷嚷就走。
   望著女房東的背影,大千有點內疚,正準備回畫室去,迎面看見於非闇推門進來。
   大千迎上前道:“哎呀,我一到北平就給你寫信,怎麼到今天才來。”
   於非闇跟著他進書房道:“確實半個月前就接到老兄的信了,但我生病,躺了幾天,今天才好些。”
   大千見他滿臉皺紋,神色憔悴,便道:“這些年來,你在北平生活夠苦了。”
   “可不,放在寶古齋的畫,幾年賣不出去,今天倒好,一早楊大沂就派人送錢來,說我的畫被一個客人全部包了,你看,日本鬼子滾蛋,形勢就好了。”
   大千笑笑沒有搭理。
   於非闇道:“告訴你個別好消息,我從悲鴻處來,他把失落多年的《八十七神仙卷》贖回來了。”
   大千也高興道:“《八十七神仙卷》找到了?啊呀,為了丟失這畫,悲鴻急得差點發瘋。我在他家中見過此圖,是件神品,堪稱國寶,難怪他在畫上鈐了一方‘悲鴻生命’的閒章。”
   “我還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悲鴻籌辦的北平藝專,也已落實,因東總布胡同的校舍太狹,北平行轅主任李宗仁先生批了一所寬大的院落作校舍,不久將搬遷。”
   “哦,悲鴻兄雙喜臨門了。”大千高興道。
   非闇道:“所以他要我和稚柳作陪,一則為喜事慶賀,二則為你接風,地點在東總布胡同藝專的宿舍裏。”
   大千驚詫道:“為什麼不安排在悲鴻兄的家裏,要放在學校的宿舍?”
   “老兄不知,”非闇小聲道:“悲鴻和夫人分道揚轆了,現在和他的學生廖小姐一起生活。你見了千萬別提這事。”
   大千黯然道:“古人曰:‘不如意者常八九’。悲鴻也是才子多蹇乖,男子娶妻不慎,中年離異,是件很傷心的事。
   非闇調侃道:“我們的命運都不能和你比,你這房不好,還有那房,那房再不好,還有三房,享盡齊人之福。”
   大千歎息道:“飽漢不知餓漢饑,餓漢哪知飽漢撐,我是三個和尚沒水喝,個中苦惱惟有自知。你說我是齊人,倒不如說我是氣人,受氣之人才對。”
   “好了,不要侃了,悲鴻他們還等著,你快換了衣服走吧。”非闇道。
   大千和非闇來到徐悲鴻的宿舍裏。這是一間由三十來平方米的辦公室改建的臨時臥室兼客廳。牆上掛著悲鴻自己撰的對聯:“獨執偏見,一意孤行。”牆角邊斜倚著一隻畫架,上面有一幅人體素描,看來這是女主人的作品了。屋中央用課桌拼成一張臨時餐桌。餐桌的東側是悲鴻的畫案。畫案後面是張單人床,床沿的被單下露出一蓬零亂的稻草。大千看了這屋裏的陳設,思忖悲鴻這環境實在不能和他在南京、重慶的時候相比,心中不由泛起悽楚之情。
   悲鴻看見非闇和大千一起進來,迎上前拉住大千的手,上下打量道:“尹默的詩沒有寫錯,‘萬里歸來須滿霜’,真的八年不見,兩鬢掛霜了。”接著把在火油爐邊炒菜的少婦喊過來道:“靜文,這位就是我經常說起的‘五百年來第一人’的張大千先生。”回頭又對大千道:“這是我的新夫人廖靜文。”
   廖靜文用手在圍裙上擦著,含笑向大千鞠了一躬,招呼大家坐了。
   悲鴻面對窗口,看著手錶道:“稚柳怎麼還不來?”
   非闇道:“稚柳有君子古風,不會失信於人的。”
   悲鴻從床底下拉出一隻木箱,從中拿出一隻長軸,放在畫案上慢慢展開道:“大千,你還記得我被人盜去的《八十七神仙卷》嗎?”
   “怎會不記得,剛才非闇跟我說了,老兄是雙喜臨門,一是北平藝專創辦就緒;二是《八十七神仙卷》劫後餘生,對嗎?”
   悲鴻展盡畫軸道:“大千,我丟失的是這幅畫軸嗎?”
   大千仔細流覽,發現那方“悲鴻生命”的印鑒不見了,納罕道:“畫倒不錯,是我當年看到的那幅。這次我去敦煌,飽覽了魏、晉、唐、宋壁畫,仔細推敲,更堅信此畫是晚唐高手所為。但那方”悲鴻生命“的小鈐何以不見了?”
   悲鴻歎口氣,搖搖頭道:“竊畫的宵小怕被人認出這畫是我搜藏的,故意把它挖掉了。原有的幾段題跋也被裁掉。我這次派人去成都用重金贖回,重新裝裱了一番,這後半截空白的地方,打算請你和稚柳作些題跋。”悲鴻說罷,把畫在畫案上攤平了,從筆架上選了枝筆遞給大千。大千接過了,在硯池中略為了蘸了些墨,又用手在空白處量了量,沉思一會,寫道:
   悲鴻道兄所藏《八十七神仙卷》,十二年前,余獲觀于白門,當時
   咨嗟歎賞,以為非唐人不能為, 悲鴻何幸得此至寶。抗戰既起,予自
   故都避難還蜀,因為敦煌之行,揣摩石室六朝隋唐之筆, 則悲鴻所收
   畫卷,乃與晚唐壁畫同風,予昔所言,益足征信。曩歲,予又收得顧
   閎中《韓熙載夜宴圖》,雍容華貴,粉筆紛披。悲鴻所以藏者為白描,
   事出道教。所謂朝元仙杖者,北宋武宗元之作實濫殤於此。 蓋並世所
   見唐畫人物,唯此兩卷,各盡奇妙,悲鴻與予得寶其跡,天壤之間,
   欣快之事,甯有逾於此者耶。
   大千寫罷,長吐一氣,放下筆正要說話,驀地敲門聲響,廖夫人將稚柳迎了進來。
   悲鴻大聲道:“來得好不如來的巧,我打算請大千和你為《八十七神仙卷》題跋,此刻大千剛收筆,正輪到你呢!”
   稚柳向三位請過安,來到畫案前讀了大千的跋語,靜吸了口氣,拿起筆,也在後面有題了一段長長的跋語。
   稚柳題罷。廖夫人告道:“酒菜全準備好了,請諸位吃飯。”
   悲鴻連忙收起畫軸道:“請大家隨便坐吧!”
   大家喝了幾杯,悲鴻對大千道:“等我藝專開了學,我還要聘你來當教授,到時你把畫帶來,讓學生們開開眼界,再結合你的敦煌考察所得,給他們上一堂‘中國歷代人物畫嬗變’,好嗎?”
   大千提著筷子,連連搖手道:“還是老樣子,有空我來擺龍門陣,當教授不敢當。我喜歡野鶴閑雲,你要讓我來去自由。”
   非闇在一旁道:“難道大千又要上遠處去了?”
   大千道:“不瞞諸位說,我自敦煌回來後,心情一直難以平靜。我已經看到了最早的佛教畫,我還想去印度大吉嶺,看更早的佛教畫,把那裏的藝術風格與敦煌藝術作個比較。”
   悲鴻聽了,頻頻點頭道:“老兄此意甚好,我決不強人所難,但你得把稚柳留下,可好?”
   稚柳連忙介面道:“此事大千兄未曾與我說過,故不存在留與不留的問題。不過我亦意志彌堅,擬在這裏留下當教書匠了。”
   悲鴻舉起酒杯,高興道:“好極了。諸位飲了這一杯!”說罷,一飲而盡。又與大千道:“這次北平辦藝專,在房舍問題上鬧了好長時間。因為這東總布胡同的房子實在太狹窄,太破舊了,想請政府另拔一處。這事我去找了北平行轅主任李宗仁先生。李先生聽了我的要求滿口答應,並已於前幾天下了批文。為了感謝李先生的誠意,我今日邀諸位來,請大家每人作幅畫,送李先生略表謝意……”
   沒等悲鴻說完,大千道:“這個應該,你什麼時候要。”
   悲鴻趁熱打鐵道:“我想現在就要,如何?”
   大千雖不喝酒,但酒興比稚柳和非闇還濃,放下杯筷道:“可以!”說罷來到畫案前,鋪開宣紙,又從筆架上選了幾枝筆,用指甲梳順筆毫道:“悲鴻,畫什麼你說?”
   “畫荷花。”悲鴻話音剛落。大千就在紙上塗抹起來,只一枝香的工夫,一幅筆墨淋漓的荷圖脫穎而出。大千握著筆,抹著額上的汗珠道:“悲鴻,你看成不成?不成我再畫。”
   悲鴻連連稱讚道:“很好!很好!”
   在一旁整理杯盤的廖夫人,含笑道:“張先生,給我畫一幅好嗎?”
   “夫人也喜歡我的畫嘛。拿紙來,我這就畫。”大千說罷,又畫了一幅墨荷,題了上款,送給廖夫人。
   卻說大千住進養雲軒倏然已有一年。四川的家眷也全來這裏住了,就連郫縣的鴻嬪小姐也以學生的名義也來這裏,日日伴隨。
   有了佳人陪伴,大千的靈感也分外出奇,他安心作畫,效率極高,一年時間就開了幾次畫展,日子過得輕鬆自如。
   光陰荏苒,不覺時近年關,北平的冬天在春節前後特別冷。大千圍著火爐作了一會畫,踱到窗前,哈融了玻璃上的冰屑,欣賞雪景,那院裏的幾株臘梅開得正盛,鵝毛般的雪片,輕輕飄拉,在蒼老的枝幹上壘起了厚厚的一層。他正沉思,聽得德貴在背後報導:“八爺,有位姓李的先生來看你。”
   “哦。請他來書房坐吧,這裏暖和些。”大千回過身道。
   一個衣衫單薄,面色憔悴的人跨進門來。
   “啊,是你,李茲兄,你什麼時候來北平啦?”大千見了來人,大吃一驚,昔日瀟灑、富貴的公子哥兒,多年不見,已經變成了另一個人。
   李茲向大千打個拱手,有些局促不安。
   大千又道:“十餘年不得老兄音信,不知別來可好?”
   “好……好……”李茲苦笑道。
   大千和他聊了一會,李茲憋不住道:“不瞞您說,自抗戰開始,官僚資本大量內移,嚴重衝擊了內地工業,家父的小桐油廠經不起他們衝擊,不久便被鯨吞了。不多久,日寇飛機進重慶轟炸,把家裏的一座宅院,炸個粉碎,還炸死幾個人,真是禍不單行。”
   大千同情道:“那你現在靠什麼收入過日子呀!”
   李茲吞吞吐吐道:“無可奈何,我只得把全家遷來北平,求一位曾在家父廠裏當過經理的世交幫助,家父在世時曾給過他恩典。不料世態炎涼,人情淡薄,那位世交聽了我的敍述,給了我一筆路費勸我回四川去。你說,而今外患方除,內戰又起,市場物價飛漲,百姓度日艱難,我回四川還不是這樣的日子。後來聽說您在北平混得不錯。為了解決一家人的糊口,我不得不厚著臉皮來求您幫忙找個工作。”
   大千語氣沉重道:“沒想到老兄艱難到這步田地。為解燃眉之急,我先給你作幅畫,你把它賣了,給自己和家人添些衣服。”說罷,攤開紙,神情專注地作起畫來,一邊畫,嘴裏還不住地念念有詞:“……添油加醋……添油加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