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的兄弟姐妹]
槟郎文集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金陵旅游诗人
·自由的追求
·赏析《济州岛记游》
·秦淮河畔有槟郎
·纪念端午节
·牛首山礼佛
·秦淮河边的孔子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我的第二次高考
·仙女下凡
·夏至节的回忆
·空中的绳子
·状元祠的疯子
·推搡之战
·槐安国里的哀悼
·洞朗情歌
·资本是一条毒蛇
·基巴国的毁灭
·关于狼的事
·槟郎老师简介
·兵者随想
·家国随想
·葡萄园情歌
·秋雨即景
·故乡的小镇
·双鱼玉佩
·七夕的女儿
·我的第一次开学
·漂远的河灯
·圣姥庙的尼姑
·致槟郞
·在午门城楼上
·纪念孔诞节
·五十个月亮
·游南唐二陵
·岠嶂山桂花林
·你总是太任性
·重阳节的颜色
·情系青龙尖
·大学时的暗恋
·高贵的天鹅
·乡村女教师
·无人的敲门声
·赞美牛背鹭
·这种你我他
·哀悼空心房
·寒衣节的女主人
·村庄的毁灭
·寒衣节的幸福
·老虎的逻辑
·多元男神槟郎
·写诗教诗的槟郎
·崇尚旅游的槟郎
·巢湖水鸟
·猴子破案
·诗人槟郎的孤独
·大学的一门诗歌课
·有情有义的槟郎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兄弟姐妹

   我的兄弟姐妹
     槟郎
     
     地里的藤蔓开满花
     兄弟姐妹是一根藤上的瓜

     一棵大树枝叶茂
     兄弟姐妹是树上栖息的鸟
     而今我浮萍般飘落外省
     沉湎于兄弟姐妹的手足情
     
     家族大树五千年杈分杈
     巢湖边山村是我嫡亲的家
     不说李是中国的第一大姓
     不说祖上的叱咤风云化烟尘
     祖父母过世留下六个儿女
     分散江淮大地务农为生
     
     父亲小学毕业在乡务农
     被派到相邻大队搞土改四清
     他管理设在圩村的工作队食堂
     一户穷人家的女儿雇来帮忙
     他们如新绿的庄稼一样相爱了
     我们兄弟姐妹相继来到世上
     
     父亲回到祖传的山村
     又被派到区上学习医诊
      20多岁的父亲从此救死扶伤
     当了一辈子大队赤脚医生
     母亲一直在本村种田务农
     下一代半已夭折半得生存
     
     最长的大哥生于1963年
     在与我相隔的五六年间
     曾有我的三个姐姐美丽如花
     不幸少小夭亡在贫病的苦难
     我后面生下的仍是弟弟
     又从姑家抱养了我的幺妹
     
     我自己只有一个儿子了
     但他还有堂表兄弟姐妹
     上一代的我的亲兄弟姐妹多
     一哥三姐一弟一妹加上我
     我思念我三个无面影的姐姐
     祝愿故乡的兄弟妹平安幸福
     
     家传红条带我印象最深
     大哥用它驮着我干活走动
     我用它系弟弟在我背上
     弟弟也这样驮着妹妹的光阴
     弟弟一次背妹妹摔倒被责罚
     我们间共同的故事数不清
     
     我们少小时除了读书
     农活家务既同做又分工
     出了事则三兄弟一道受罚
     父母为我们操了一辈子心
     不到六十岁就相继过世
     没有晚年享受儿女们的孝敬
     
     贫穷落后的山村多艰辛
     除了三个姐姐都幸运成人
     但这样的环境能成什么人才
     全村60年代后就没出大学生
     直到1986年我第一个跳出农门
     父亲忙带我叩谢他父母的坟
     
     大哥高中毕业后跟父亲学医
     乡办企业兴起后改为务工
     弟弟初中毕业后子承父业
     分田到户不能没有人耕种
     父亲让读初一的幺妹辍学务农
      90年代成为日资企业的农民工
     
     兄弟姐妹是一根藤上的瓜
     兄弟姐妹是一棵树上的鸟
     而今我浮萍般飘落外省
     沉湎于兄弟姐妹的手足情
     近几年我忙着谋生未能回乡
     明年清明定会团聚父母的坟场
      2010-2-3
     
(2010/02/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