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郭知熠 .. are you 中国总理 ?]
李芳敏144000
·黃德:“ 如果愛國家是錯,那我寧願不要對 ”。 Wong Tack: “Jika cinta N
·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
·启示录的14万4千人 2/5【奇妙真相 道格牧师】
·親愛的,不要每個靈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否出於神,因為有許多假先知已經
·凡是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那靈就不是出於神,而是敵基督者的靈;
·我們是屬於神的,認識神的就聽從我們,不屬於神的就不聽從我們。這樣,我們
·李清云高寿256岁全靠素食及红豆枸杞当茶饮 zt
·長壽的秘訣: “保持一種平靜的心態,坐如龜,行如雀,睡如狗”。
·愛裡沒有懼怕,完全的愛可以把懼怕驅除,因為懼怕含有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
·他們或聽或不聽(他們原是叛逆的民族),也必知道在他們中間有一位先知。
·他們或聽或不聽,你只要把我的話告訴他們,他們原是叛逆的。
·“人子啊!至於你,你要聽我對你講的話。不要叛逆我,像那叛逆的民族一樣。
·你們要分別為聖,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神是聖潔的。
·你們不可轉向偶像,也不可為自己鑄造神像;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
·~你的沉默等于默许暴政 zt
·你還在冷眼旁觀嗎? zt
·如果你們獻平安祭給耶和華,要使你們所獻的蒙悅納。
·阿扁民間醫療小組 新聞稿( 02/28/2013) zt
·沙巴非法移民與幽靈選民 zt
·你們收割莊稼的時候,不可把角落的穀物都割盡,也不可拾取收割時遺下的。
·土地,從來不屬於你,不屬於我,不屬於任何人, 只是暫時借用供養生命所需
·人間異語:無感官員, 視民如糞土 zt
·“你們不可偷竊,不可欺騙,不可彼此說謊。不可奉我的名起假誓,褻瀆你神的
·马来西亚华裔警员出现严重短缺, 乡区影响最大 zt
·“不可欺壓你的鄰舍,也不可搶奪他的
·“你們審判的時候,不可行不義;不可偏袒窮人,也不可偏幫有權勢的人;只要
·「在雲林難忘的一夜」 zt
·17 “你不可心裡恨你的兄弟;應坦誠責備你的鄰舍,免得你因他擔當罪過。
·圣经预言中的末世重大事件 zt
· 末世已经到了!!预备耶稣的来临!!!
·啟示錄666獸印:電腦生物晶片 zt
·千古預言-梅花詩 (北宋1011年-1999年7月20日) zt
·你不可在你的族人中,到處搬弄是非,也不可危害你的鄰舍;我是耶和華。
·国际、国内舆论普遍谴责“马来西亚计划”是新殖民主 义的产物 zt
·我的一切救恩、一切願望,他不都成全嗎?
·蘇祿軍潛入沙巴,蘇祿蘇丹要求美國介入 zt
·武則天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女皇,但是中國第一個女皇帝不是她。zt
·残酷无情:女皇武则天为何杀死十位至亲 zt
·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
·主禱文禱告 , 願你國度降臨
·耶穌 只警告基督徒_小心地獄! 反不警告罪人?
·這是繼承產業的;來,我們殺了他,佔有他的產業吧!
·耶穌 只警告門徒_小心地獄! 反不警告罪人? zt
·他會毫不留情地除掉那些惡人,把葡萄園租給按時繳納果子的佃戶。
·人的仇敵就是自己的家人。
·馬來西亞沙巴州民眾,逃離家園,躲避戰火
·有網路的言論的自由,才能反制媒體的壟斷。 zt
·如果這家不配得,你們的平安仍歸你們。
·保護.爭戰.醫治
·因為說話的不是你們,而是你們的父的靈,是他在你們裡面說話。
·老者指着她的鼻子,说:「你根本就不是人!」
· 親愛的同學,最佳的領袖,是擁有憐恤之心的人。「主啊,我已經做了,我該
·墳場變天堂/受苦者的關懷與改革/為窮人發聲
·落羽松的知音/在落羽松看到大自然的旋律/樹木淨化水
·“學生不能勝過老師,奴僕也不能勝過主人。學生若能像老師一樣,奴僕若能像
·你們要小心,因為有人要把你們送交公議會,並要在會堂裡鞭打你們
·所以不要怕他們。沒有甚麼掩蓋的事不被揭露,也沒有甚麼祕密是人不知道的。
·超級吸金集團真相.. 慈濟的真相 文/傅明雄 zt
·如果有人在這城迫害你們,就逃到別的城去。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還沒有走遍
·姐姐妹妹站起来
·對面的女孩看過來
·輕輕聽
·凡在人面前承認我的,我在我天父面前也要承認他
·那些殺身體卻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倒要怕那位能把靈魂和身體都投入地
·因先知的名接待先知的,必得先知所得的賞賜;因義人的名接待義人的,必得義
·耶穌叫了十二門徒來,賜給他們勝過污靈的權柄,可以趕出污靈和醫治各種疾病
·宣教的中國 : 有一種愛 像那夏蟲永長鳴, 春蠶吐絲吐不盡; 有一個聲音 ,催促
·要醫治有病的,叫死人復活,潔淨患痲風的,趕出污鬼。你們白白地得來,也應
·路上不要帶行囊,也不要帶兩件衣裳,不要帶鞋或手杖,因為作工的理當得到供
·這是我們中華人的特性【看戲】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踴
·殖民、宗教、国家与良知--苏禄王朝歷史脉络的反思 zt
·沙巴主权最终靠什么解决?——苏禄王朝歷史脉络的反思 zt
·愛有時,恨有時;戰爭有時,和平有時。
·作工的人在自己的勞碌上得到甚麼益處呢?What do workers gain from their
·“除非我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的手探入他的
·一個宣教士的故事。。zt
·“把你的指頭放在這裡,看看我的手吧!伸出你的手來,探探我的肋旁!不要疑惑,
·耶穌在門徒面前還行了許多別的神蹟,沒有記在這書上。
·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怎樣差遣你們。”
·在那些日子,我也要把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
·我要在天上顯出奇事,在地上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他照著神的定旨和預知被交了出去,你們就藉不法之徒的手,把他釘死了。
·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脫離惡人的手,脫離邪惡和殘暴的人的掌握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求
·神啊!你的公義達到高天,你曾經行過大事,神啊!有誰像你呢?
·神啊!求你搭救我;耶和華啊!求你快來幫助我。
·别把民主挂嘴边,却用粗鄙碍自由 zt
·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神啊!求你快快到我這裡來;你是我的幫助,我的拯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
·因為你是我的盼望;主耶和華啊!你是我自幼以來所倚靠的。
·眾人都以我為怪,但你是我堅固的避難所。我要滿口讚美你,我終日頌揚你的榮
·願那些控告我的,都羞愧滅亡;願那些謀求害我的,都蒙羞受辱。
·我要來述說主耶和華大能的事;我要提說你獨有的公義。
·神啊!到我年老髮白的時候,求你仍不要離棄我,等我把你的能力向下一代傳揚
·現在有的,先前就有;將來有的,早已有了;因為神使已過的事重新出現
·我在日光之下又看見:審判的地方有奸惡,維護公義的地方也有奸惡。
·因為世人所遭遇的與牲畜所遭遇的,都是一樣:這個怎樣死,那個也怎樣死,兩
·因此我看人最好是在自己所作的事上自得其樂,因為這也是他的分;誰能使他看
·耶和華啊,你看見了我的冤屈,求你為我主持公道。
·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知熠 .. are you 中国总理 ?

anneleefm :
   
   郭知熠 .. are you 中国总理?
   if you are not中国总理温家宝 ..
   why you show you are very interest to know liar government talk what ..

   why you not think for what he is trying to cheat you again?
   Liar government talk what also rubbish word already!
   Understand!
   You still try to waste time in liar government ? Stupid!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不是“專制王朝”,而是“極權黨朝”(图) ZT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7日 转载)
    中共不是“專制王朝”,而是“極權黨朝”
    邊緣人有一個共同特徵,即不能安分守己於任何一種“正業”。一言以蔽之,在社會處於動盪的狀態下,他們往往成為變亂的源頭。邊緣人利用農民“打天下”是中國史上的一種傳統。毛和他的黨也確實在很大的程度上繼承了這一傳統,不過他們打下天下後所建立起來的不是傳統的“專制王朝”,而是現代的“極權黨朝”而已。
   
    余英時
   
    謝幼田先生這部《鄉村社會的毀滅》是長期耕耘的一大收獲。二00二-二00五年他在美國斯坦福大學的胡佛研究所辛勤地進行了三年的研究,寫成書的初稿;後來又不斷修訂增補,終於達到了可以刊佈於世的階段。承作者給我預讀定稿的榮幸,茲略述所感,以答雅意。
   
    本書前三章提供了歷史背景:一方面對中國傳統的社會性質,特別是明、清以來的農村社會,作了一個整體性的描述;另一方面又將毛澤東所繼承的暴民政治的根源加以疏理。這三章涉及近代以前中國史的全部,其複雜的情況實在難以想像。但作者借助於現代史學家、哲學家、社會學家等的討論,整理出一個化繁為簡的綱領,為讀者提供了理解的方便。
   
    在第四、第五、第六三章中,作者則運用極其豐富的資料,展示了毛澤東和他的黨怎樣憑藉暴力,首先在全國鄉村中挑起“階級鬥爭”,大規模地屠殺所謂“地、富、反、壞…”等“份子”,接著將中國農民全部農奴化,最後相當徹底地完成了鄉村社會的毀滅。第四章第三節(“毛澤東暴力革命之路”)、第五章第三節(“殺人比賽 ”)和第六章第二節(“新式農奴”)是特別值得細讀的。
   
    傷害了幾乎所有的農民
   
    在這篇短序中,我只能稍稍澄清一下毛澤東所領導的“革命”與農民的關係。毛的“革命”戰略以“鄉村包圍城市”著稱,中共的軍隊也確以農民為主體,而且不可否認的,“土地改革”對於農民是有一定程度的號召力的。由於這些原因,一般人曾相信:中共的“革命”代表了農民的利益。在二戰期間中共也特別刻意地向西方製造這一公共形象,所以美國人,至少“中國通”,都說中共只是一個“農業改革者”的黨。但祗要稍稍考察一下歷史事實,我們便立刻看出:毛和他的黨徒從來沒有把農民的利益放在心上過。對於農民,中共先用一些甜頭誘他們入夥,因“革命”必須有基本群眾。所以毛試圖以“分田分地”的土改,把農民爭取過來,為他賣命打仗;等到農民上了賊船以後,便只好一切任人擺佈了。本書作者曾引劉少奇一句話,是在一九四七年全國土地會議上說的:“搞土地改革,就是為了打勝仗,打倒蔣介石。”這句話充分暴露出,在中共的心中,農民只有工具價值,即奪取政權的手段。這和孫中山的“耕者有其田”完全不相同,孫的主張才真正符合農民的利益。馬列主義既以消滅私有財產為建立社會主義新社會的先決條件,則農民最後必成為“革命”的對象。俄國共產黨的革命史首先在這一方面樹立了典範。列寧承繼了恩格斯的觀點,相信農村中失去土地的無產者,在一定的條件下,可以和城市中的產業工人結成聯盟。因此他在一九一七年曾鼓動農民分田分地。但這完全是奪權的一種策略。一九一八年八月以後,他已決定過河拆橋,展開了對鄉村的階級鬥爭。鬥爭的對象在表面上是地主、富農、中農,然而在實行中任意擴大鬥爭面,傷害了幾乎所有的農民。
    中共不是“專制王朝”,而是“極權黨朝”
    毛和他的黨效法列寧(及斯大林),亦步亦趨,土改(一九四九-五ο)剛剛結束,便迫不及待地,在一九五一年底公佈了關於農業合作的“決議”,凖備消滅農民的土地私有權了。一九五二年這一官方導演的“合作”運動即已頗具規模,到了“大躍進”時期,“人民公社”成立,中國的農民便普遍淪為作者所謂“新式農奴” 了。由此可見毛和他的黨從一開始便對農民沒有任何善意,在利用了他們的人力打下天下之後,立即棄之如敝屣。毛的心中對此是十分清楚的,所以梁潄溟戮穿他的欺世盜名,當眾指出農民的生活“在九地之下”,他猝不及防,惱羞成怒,至於失態到不堪入目的地步。
   
    《鄉村社會的毀滅》:毛澤東暴民政治代價。
   
    毛和他所領導的“革命”自始便不為安分守己的中國農民所認同,當年井崗山上的情況便是最好的說明。伊羅生(Harold R.Isaacs)是一位國際共產黨人,曾在中國參加過共產“革命”多年,後來寫了《中國革命的悲劇》一書,這部書中資料是由中共黨人劉仁靜協助取得的,又採訪了共產國際領袖如托洛斯基、馬林等人,所以早已成為這一領域中的經典文本。伊羅生告訴讀者:井崗山上的“紅軍”並不是從大規模而自發的農民運動中產生的。相反的,這支“ 紅軍”根本孤立於農民之外,其中農民出身者則不斷逃散。而且在江西蘇維埃時期,農村中人不但不支持“紅軍”,還把它當作“土匪”來攻擊。伊羅生的結論又得到《龔楚將軍回憶錄》的進一步證實。龔楚恰好是追隨毛澤東上井崗山的紅七軍軍長。他親自策動並組織所謂“蘇維埃運動”。但從他的體驗,一般工人和農民都對暴力革命不感興趣,袛有遊手好閒的流氓、地痞之流才響應“打土豪、分田地”的號召,妄想藉此發財。這一情況和蘇聯的革命經驗大致相合。在一九一七年的二月革命期間,俄國鄉村公田(communal lands)的農民,因為耕地重新分配的關係,曾稍稍參與革命活動。但公田重分之後(俄國公田照例每十幾年重分一次,因各戶人口經常在變化中),他們便遠離革命,依舊擁護君主制。至列寧領導的十月政變,農民則認為是城市中人的事,因此毫不關心。
   
    農民並不擁護暴力革命
   
    農民並不擁護中共的暴力革命,從上述的事實中我們已看得清清楚楚。但是中共打天下成功,其兵源確是來自農民,這一現象又將如何解釋呢?我過去寫過一篇《打天下的光棍——毛澤東一生的三部曲》(收在《歷史人物與文化危機》,台北,東大,一九九五年),主要便是分析這個問題。扼要地說,中共最初領頭搞“革命”暴動的主要都是一些不務正業的人,上引龔楚稱之為“地痞、流氓”,古人稱之為“江湖上人”或“光棍”,此外還有其他名目,不必備舉。我則改用一個價值中立的社會學名詞,即“社會邊緣人”。中共這個黨大致是由農村社會邊緣人和城市社會邊緣人兩大集團構成的。邊緣人是在“務正業”的士、農、工、商以外的人群。以傳統社會言,如“不第秀才”即是“士” 的邊緣人,“地痞流氓”則是“農”的邊緣人…。二十世紀中國的社會比過去複雜多了,邊緣人的類型也跟著越來越多樣化。不過無論繁衍到多少類型,邊緣人有一個共同特徵,即不能安分守己於任何一種“正業”。一言以蔽之,在社會處於動盪的狀態下,他們往往成為變亂的源頭。中共黨內集現代各種邊緣人的大成,他們善於利用機緣,並通過黨外的邊緣人,把一般群眾煽動起來,加以組織;共產黨在各地發動的暴力革命大體上都依照這一方式,伊羅生和龔楚所留下的紀錄是可信的。
   
    以農村的情形而言,上面已說過,從龔楚的報告,中共發動江西“蘇維埃”,務正業的農民都避之唯恐不及。三十年代在江西主持剿共的熊式輝,晚年寫過一部回憶錄——《海桑集──熊式輝回憶錄(1907-1949)》。據他一九三五年二月五日的一次演講,江西有些地區的農民對於中共分給他們的土地抱著十分保留的態度。例如黎川農民分得土地後,竟仍然向逃亡在外的原來地主納租,而廣昌農民在土地重新分配之後,則只耕他們原有的田,不耕新得的田。龔楚和熊式輝當時在江西處於敵對的立場,但所見到的實際情形則恰好可以互相印證。不但如此,從江西流竄到四川的徐向前部隊也同樣遭到當地農民的抵抗和攻擊。(見李璜《學鈍室回憶錄》)所以我們祗要稍稍檢查一下歷史事實,農民擁護共產黨的謊言便立刻不攻自破了。
   
    至於中共軍隊以農民為主體,這是因為中共佔據了農村之後,將他們“裹脅”進來,並不必然出於自動自願。這裡所謂“裹脅”是中國史上“流寇”或“造反”集團行之已久的策略,毛澤東熟讀這一方面的歷史,當然出色當行。“裹脅”指邊緣人領頭造反之後,所至之處,通過搶大戶或官府糧倉的違法活動,將一般農民捲了進來。一旦農民參加了這一類的活動,由於怕“秋後算帳”,便衹好跟著邊緣人的領導走上不歸路了。中共是共產國際的一個分支,奉行列寧、斯大林一套嚴密的組織方法,對中國傳統的“裹脅”策略的運用,更為靈活而多樣化,所產生的效果自然也遠非張獻忠、李自成一流人所能比擬的了。
   
    最後讓我澄清一下所謂“農民起義”或“農民革命”的概念,以結束這篇序文。本書作者在第二章的結尾處指出:明末張獻忠率領的流民,雖來自農村,也曾經是農民,但他們打家劫舍既久,已成為職業的土匪、暴民之類;他們和真心耕田農民的利益是衝突的。作者又根據史學家李光濤的研究,證實明末流民軍隊中有大批的“ 邊兵”、
    “逃丁”、“礦徒”、“驛卒”、“白蓮教”…等。這些人才是造反的主動力量,而農民則是被動的。我認為作者這一論點十分重要,和前面提到的“社會邊緣人”之說是完全可以互相印證的。我也贊同李光濤的見解,“農民起義”(或 “農民革命”)是一個誤導讀者的名詞。但是我還要進一步強調:這種情況不限於明末張獻忠、李自成的造反,而適用於中國史上所有大規模的造反運動,從秦末陳勝、吳廣開始。陳勝早年為人“傭耕”時便不肯作安分的農民,所以才會說“苟富貴、毋相忘”的話。後來陳、吳同為“戌卒”,謀造反,又搞出種種“鬼”的把戲,以“篝火”“狐鳴”來激怒群眾。他們是不務正業的“邊緣人”,已昭然若揭。又如唐末黃巢造反,即起於私販鹽、酒的武裝集團。黃巢勢力最盛時有兵六十萬以上,其中農民自然佔多數,但組織者與領導者都是所謂“江湖上人”。販私鹽、私酒的“江湖上人”早就自我武裝起來,在各地流竄,一旦遇到水、旱等天災便自然乘機把饑民煽動起來,跟著他們打天下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