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张成觉文集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張中行與楊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无论世界文学或中国文学,颇有若干作家从未受过专门的写作训练,甚至没有接受过多少正规教育。但由于他们的天赋与勤奋,尤其是独特的底层生活经历,使其作品别具一格,广受欢迎,在文学史上焕发异彩。例如苏俄的高尔基,美国的马克.吐温便是如此。现居美国的香港作家李国参,无疑也属于此一类别,尽管由于种种原因,目前他尚未广为人知。
   
   

   现年69岁的李国参,原籍广东宝安县,客家人。年轻时在港曾当海员,70年代中“跳船”美国,生活彼邦,掌厨数十年,现已退休。曾出版小说集《被遗忘的一个香港故事》,散文集《都是回忆的滋味》和《乡土情怀》。近年继续笔耕不辍,在美东文坛上不断有新作发表,颇受好评。
   
   
   也许因为早年飘洋过海的经历,李国参对于桑梓故土情有独钟,连带着对于合法或非法移民花旗之国的同胞格外关切。其《乡土情怀》令人想起沈从文笔下的湘西,只不过地点变成粤东。他数十篇以旅美华侨为主人公的小说,则勾勒出一个个比较鲜为人知的场景。尽管台湾导演李安的《推手》和《喜福会》,也是同一题材,可是,相对于上百万美籍华人和华侨五味杂陈的际遇,显然还有许多待挖掘的空间。
   
   
   《乡土情怀》内分《七十年代散记》、《八五年返乡散记》、《九五返乡散记》、《二OO二年返乡散记》等辑,另附随笔四则。作者在《序》中特别推崇沈从文的作品。他写道:
   
   
   我觉得非常幸运,被沈老细腻的湘西山水画,引领去嗅触和爱抚乡土,和引领我聆听美妙的《高山流水》曲,那是多么激动我的乡土爱情,亲切的感受性令我感觉了文学的淳朴,但高贵。(《乡土情怀》,科华图书出版公司,2006年,7页)
   
   
   正是基于此种浓郁的乡情,故土的每个角落,点点滴滴,在作者笔下都是那么美不胜收。请看:
   
   
   由小盆地流来的大小河溪,到了拱福桥的山嘴汇流,变成一股大洪流,飞腾成瀑布,由峭壁跃进深不见底的望江潭。洪流暴龙似钻入潭里,再冒出时整个山谷如烟如雾,在山谷万绿丛中弥漫。这时,会听到山谷震荡如雷轰隆,山谷如万马奔腾,连绵不绝。我想象,蛟龙窜进望江潭後再没出来,出来的如水波不兴如美女,婷婷袅袅徜徉而下,柔柔顺顺直下鲨鱼涌。(同上,17页)
   
   
   另一处描写垂吊山崖的一派清泉:
   
   
   吊泉被阳光映照清澈透明,崖底荡动清脆的泉音,犹如一座石筝乐盘银弦置潭底,弄拨出阵阵嘈嘈切切的天然古琴声,令聆听者荡气回肠。由亭子间拾级下石潭,足下方圆潭面,水波清澈里透着翡翠水色,绿波轻悄悄四散潭脚。这时,凝视清波底下光灿的石卵,可见三五花背的新娘鱼游荡水空;潭光树影花影,都一齐拢在碧波里,随荡漾的水波摇曳动颤。(同上,29页)
   
   
   类似的文字让人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知情者称北大燕园内的“荷塘”,实际上十分狭小而平平无奇。但在朱自清笔下却成了引人遐思的美景。或者这正说明了“美就是生活”,作家热爱生活,一泓水塘,一片荷叶无不蕴藏某种风情。读者从中领略其内涵,体会未必与作家相同,但由此激发出美的感受则一。
   
   
   写出“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无”,是李国参散文一大特色。例如旧中国墟镇“走江湖卖膏药”的场面,许多年长的读者均曾目睹。但能忆述出来的恐怕百中无一。因此,以下这段就兴味盎然:
   
   
   压轴好戏表演,就是麦教头双手抹烧红铁链的硬气功。开场。小姑娘给父亲一方毛巾。教头深呼吸一回,然后双足啪啪两声打地,在地上来回打几个转(后来才知是运功运气),再扎了个马步,把毛巾由前而后缚住嘴巴。大势初定了。他双足又啪啪两声打地,突然似一头猛虎,扑到火炉前。也是说时迟那时快的光景,但见他揉搓双手,在刹那间横臂伸掌,已抓起数尺长的通红铁链,不断的揉搓撚抹,直到铁链由红转黑。功夫表演宣告完毕。我心里感觉呢,看他双手揉搓铁链之时,竟像玩一条火蛇过山龙(蛇名,通身火红,据云过处烙草)。教头双目青光闪烁,约盏茶光景,他放下铁链,双手解开缚口毛巾,气定神闲了,朝密匝匝的围观者举起双掌,再竖起两只大拇指,满脸笑容。自然大家最关心教头的手掌怎样?但见他摊开的双掌原本原样,没有丝毫损伤。(同上,101页)
   
   
   如果说开掘随处可见的生活中之美诚属难得,那么道出普通人无缘亲炙的异国风情就更属难能。比如在菲律宾牙拉瓜小岛乘独木舟的经验,便是如此:
   
   
   独木舟每舟一人。舟子有丈把两丈长,通身赭色,舟边描黄绿色彩线条。舟子头尖削,朝空仰仗一只怪兽也似的东西。猜想是图腾之类的标志,也像舟子的把手之类。……
   
   
   新奇之感,应该由眼前这个五短身材、黧黑淡黄的舟主开始。他双臂举一柄短桨,短桨柄圆,下端阔薄,随他赭色的膊头上下劈水,胳膊起伏活动有致。就在尖尖舟锋上,那只怪兽图腾仿佛永恒的虎视眈眈,也守望舟主的生命图腾。但见桨柄由小舟左边飞跃到右边,胳膊起落之,舟主身板跃动如抽筋,有致如韵律旋转。他拍打的姿态,在艳阳映照下令我晕眩。我开始细致观察他的肤色、动作。眼前,赤裸腰板左右摆动,阳光也在赤腰上闪耀。赤腰肉膀涂了层层薄油光,映照绵绵密密的汗珠子;珠子滑溜溜淌下腰膊,流泻一串汗珠,直泻进巴掌大的屁股眼里。这一串串绵密汗珠细流呢,又随蠢动的腰眼爆散吧?在舟主击劈又旋动的起伏之间,我看他连呼吸也不动声色,或者呼吸随生命力消融了。我才注意他屁股撑合又伸开的双腿,怎样被出奇的奇妙律动操纵,作着韵味性的沉醉,像沉醉于自我生命的快感。我双眸随他双腿也旋动,才看清他双趾如兽爪,紧扣脚板交叉处一根圆圆桁木。在桁木下端,脚跟贴住一眼浅浅凹槽。我的发觉似心有灵犀一点通,猜想桁木是为平衡身腰设计的,下面的凹槽是天长地久留痕。“任随风吹浪打,我自巍然屹立”,大概就是这个气派,我想。(《都是回忆的滋味》,科华图书出版公司,2004年,79-80页)
   
   
   上述散文集和《乡土情怀》珠联璧合,记述作者在五洲四海的见闻。它分为《香港生活札记》、《漂泊者札记》和《美国生活札记》三辑。其中涉及苏联那柯德科港和堪察加半岛、南韩清津、越南西贡、汶莱、新加坡、日本函馆和长崎、斯里兰卡科伦坡、苏丹、坦桑尼亚、莫三鼻给、印度孟买、刚果、吉布提、加拿大、巴拿马、墨西哥、智利纳塔英斯港等国家或港口。地理上分属寒带、温带和热带,人种呈白、黄、黑、棕及混血儿之别,社会制度则既有资本主义,也有社会主义,可谓大千世界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不一而足。作者娓娓道来,情趣跃然纸上,格外扣人心弦。
   
   
   至于其短篇小说集,虽名曰《被遗忘的一个香港故事》(科华图书出版公司,2001年),却有着广阔的地域与文化背景。列于篇首的《北野町投宿者》,一望而知故事发生在东瀛。次篇《新刻历史牌坊》,其中一位主人公伊凡诺夫,则是苏联那柯德科市一名华裔俄国老人,中国名字叫孙焕亮。第三篇《伽耶琴演奏者》,女主人公朴漱顺,服务于南韩一处乡间“最地道的旅社”。而其余八篇,呈现的是从中国姑苏寒山寺到非洲大沙漠,以及从香港到美东某偏僻城镇的众生相。其间,中西文化相融和,历史与现实相交织,若干情节引人入胜,个中意境耐人寻味。堪称独具韵味。
   
   
   最后必须提到科华图书出版公司的负责人郑宜迅先生。李国参的散文、小说得以结集问世,全赖这位伯乐。作为李的多年好友,郑先生非但古道热肠,而且慧眼识人。他本人便是香港知名作家,尤以推理小说见长,曾荣获2000年“全国第二届侦探小说大赛”最佳中篇小说奖,2002年香港中文文学创作奖小说组优异奖。但因资源有限,尽管李国参的“呒吟斋存稿”还有数十篇佳构,科华无力继续为之出版。
   
   
   不过,西谚云:“金子总要闪光”。我们希望,假以时日,李的其余作品终可陆续付梓,为美东文学进一步填色增辉。
   
   
   (10-1-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