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曾节明文集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刘备为什么成不了刘邦第二?兼论习近平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 习近平红卫兵治港、制台双惨败,武统台湾浮出水面
·香港区议会选举证伪了胡平,下一步中共会对香港下什么毒?
·普选是硬道理——港人的五项诉求可凝缩为一项诉求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中共对弹劾指控的反应,照出了川痞通共的鬼脸
·大陆川粉的文化基因缺陷:漠视程序正义
·川普的逍遥法外暴露出美国的体制缺陷
·也谈中共武统台湾时间节点、及兵力使用分析 ——兼与姚诚先生商榷
·川普的经济成就与中共一样是短期行为:在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中文语境不是中国人不正常的原因,汉语之先进远超世人想象
·川痞以经保政短期行为与中共酷似,对世界前景的另类预测
·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反资本主义一样偏缪
·中国没有左祸、右祸,只有专制独裁之祸
·什么是左派、右派?中国存在未来极右派专政的高危
·伪民族主义和反“白左”:中共保专制、防清算的两剂毒药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高唱“四大自由”的富兰克林. 罗斯福其实是一个法西斯分子
·儿子大事不糊涂
· 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用意及后果
·川普刺杀伊朗高官,令美国重返亚太流产,中共成最大得利者
·中共特务的特征之一:始终为中共战略利益而欢呼
·台军坠机事件为中共制造,意在打击蔡英文选情
·川普袭杀苏莱曼尼的性质及重大影响
·立此存照:周一台湾大选,蔡英文必胜韩国瑜
·共产党政权灭亡前有哪些征兆?
·美国是正义化身吗?——双重标准背后的利益考量及其他
·特朗普愚蠢卑鄙的中东政策,让中共获得了战略优势
·骗子治国结硕果,特疯子对华贸易战以失败告终,中美关系前瞻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危机
·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中共败坏社会道德的具体手法:不断地制造对特定社会群体的歧视
·中共煽动仇恨武汉人以转移视线,武汉人当如何自救?
·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倒退,不断加重疫情,必激发倒逼浪潮
·封城防疫为何大错?欲对武汉断网,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必引发倒逼革命
·七律. 江夏感怀
·满清亡于武昌起义,后清亡于武昌起疫
· 中共最怕冠状病毒,号召所有的感染者上街要民主、要生存!
·应对瘟疫,为什么封城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武昌起疫后红朝数尽标志:救招解招反自捅肺管子
·中共急建火神山、雷神山两医院的玄学预兆
·预言2020年新冠状疫病危机下的中国前景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共产党极权的克星是瘟疫
·极权大系统为何防治不了瘟疫?中共政权必因瘟疫步满清后尘
·中共垮台之异象,武汉龙门竟被大风吹倒
·从玄学解读:广州SARS=1911年广州起义;武昌起疫=武昌起义
·面对疫情恶化,习近平的甩锅、卸责、抓权、强专制伎俩注定救不了局
·中共的极权大系统为何在瘟疫面前一败涂地?
·钟南山其实是中共特级舆论引导员
·四月疫情消失是弥天大谎
·习近平在利用瘟疫复辟文革式的极权,必很快失败
·陈秋实被被当作新冠状病毒感染者隔离,警惕中共以瘟疫大规模谋杀异议人士
·中共高层或逃离北京:新冠状瘟疫已危及中共政权
·七常委作逃跑准备:新冠状病毒已危及中共政权
·美国电影《中途岛之战》:美国的实用和日本的凄美
·新冠状病毒冲击下,中共政权危机全面加深的信号
·新冠状惊人规律:越挺共越染病,新冠状病毒是上天派来结束中共的
·排华,就象瘟疫一样滋长:我的亲身经历
·旅途艳遇
·新冠状病毒是大规模灭绝中国老年人口的生化武器
·中国的新冠状疫情今夏不会消失,秋冬会更猛烈反弹
·给予外国人超国民待遇:中共的满清、蒙元意识
·海外华人的抢购潮,是否证明了中国人天生劣等?
·新冠状病毒能否刺激美国对抗中共?
·2020年美国大选没有任何指望
·文革中周恩来涉及三大谋杀案 ——兼论周是中共的长生丹和最后的道德牌坊
·中共政权的满清、蒙元意识
·武汉抗疫的“胜利”,是应政治需要而伪造的假胜利:两会才是疫情风向标
·疫病危机果然引爆中共内斗:习近平与王岐山翻脸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不自觉”?
·新冠状病毒是厌共厌习病毒,习近平、特朗普、文在寅败局已定
·新冠状瘟疫,中共甩锅美国纯为对内维稳需要
·疫情“清零”,是习共复工和造假政绩的需要,后果是灾难性的
·李跃华事件反映出主流医疗界的僵化与无可救药
·对李跃华的否定和打压,背后附着中世纪教会打压异端的阴魂
·他对英国实行极权统治,却被英国人评为伟人
·大外宣制造海归避疫潮,归国华人反沦为中共甩锅、煽仇的牺牲品
·中共被迫停止甩锅美国,改为甩锅粉红
·由习共甩锅煽仇海归,看中共如何败坏社会道德
·对李跃华的打压,其实是对民间探索和创新的打压
·透视李跃华现象:为什么主流医疗界会打压民间探索与创新不遗余力?
·特朗普抛出“中国病毒”一名,帮了中共的大忙
·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伤害华人,成全中共
·以退为进保专制的“李文亮事件调查报告”
·就怒骂小粉红一事与陈立群大姐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23/2010
   
   与四年前的踌躇满志鲜明对照的,今日谷歌已沦落于退出中国的边缘,当然有中共当局变本加厉侵害言论自由的原因,但这并非唯一原因,否则就无以解释四年前谷歌公司向中共的屈服。谷歌之面临退出,除开中共大规模黑客攻击的反自由挑衅,还有一个未说出口的原因是:谷歌公司在中共国经济获益的微小和无望。
   
   据悉,谷歌在中国市场的收益,去年(2009年)为22.7亿元人民币,而谷歌去年的全球收益超过两百亿美元——一个富于创新能力、在全球极具竞争力的IT公司,在中共国这个全球第一大互联网市场中的获益,竟然只占其收益的很小部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共国IT产业的强大?事实上,中国两大搜索巨头百度、搜狐实力根本无法与谷歌比拟...显而易见,谷歌在中共国的发展受到了人为压制,中共当局挥舞行政命令的铁钳,招招压制、又广伸黑手处处使坏,窃取谷歌科技,营造不公平竞争、甚至在中国员工内发展攻击谷歌的黑客...总之就是不让谷歌在中国健康、充分地成长,这导致几年来谷歌空有一身武艺,而在中国难有用武之地;几年前为进入中国市场,谷歌一度向中共言论专制屈膝,自我屏蔽“敏感”搜索结果,但四年下来除了一身骂名外一无所获,远没有分到中国大市场的蛋糕。
   
   经济效益既已成空,中共当局发动的大规模黑客攻击行动,又发出进一步“紧套”的信号,这就逾越了西方国家投资者的底线。这个底线来自于“改革开放”中,西方资本家与中共当局达成的一个默契:你让我赚钱,我不触犯你的专制统治。事实也表明,如果有利可图,绝大多数西方投资者是甘愿放弃普世价值原则的,因为牟利是资本家的天性。但如果牺牲了尊严却获取不了所期望的经济利益的话,他们是绝对会举起道义的旗帜、奋而退出这不公平的游戏的,因为不像腾讯、百度、搜狐等,西方公司既没有贾桂的命、更没有“奴才站惯了”的心理。谷歌四年前牺牲尊严,却始终得不到它想要蛋糕,反而处处受压,它当然会拍案而起、拂袖而去。
   
   可以断言的是:即使谷歌没有借此次黑客事件退出中国,它退出中国也是早晚的事,如果中国的政治环境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谷歌的退出不会等太久,就像某中宣部官员预言的那样:谷歌早晚得退出中国。
   
   毫无疑问,谷歌一旦退出,不利于中国互联网的进步。中共当局再愚蠢,也不会看不到外国公司有“退局”的自由,更不会看不到谷歌的退出对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损害。但它就是要这样做,显然,中共就是要把谷歌这样的企业赶走。
   
   为什么中共当局不惜损害“经济发展”,也容不得谷歌在中国发展?因为中共当局已经看出:任随互联网在中国这样发展下去,中共的专制统治必将瓦解。十多年来,中共苦心营建封网长城,在层出不穷、日趋便利的反封网技术冲击下千疮百孔、越来越失去效果;情急之下,中共于去年强制推广“绿坝”软件,企图把专制控制之手,直接伸进个人电脑的硬盘当中,但因为技术上行不通,很快以惨败收场…经过这么多年的较量,中共统治者必然会认识到:光靠技术手段,互联网是封不住的。
   
   因此,接下来,中共当局一定会采取行政手段对付互联网,变当前以技术过滤性的封网,为以行政手段封堵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空间,在与互联网较量上,中共国会迅速地向朝鲜看齐。
   
   不要以为中共当局不敢做得这么绝:且不说中共政权现在的掌门人,是一个不识文明为何物的毛共辅导员,如今中共国的高层权贵集团,大多数人都罪行累累,胡锦涛、李鹏更是对抗议民众实施过大屠杀的杀人犯,这些人逃避清算、维护既得利益,拼了老命也要死保中共政权;因为对这些人来说,其他一切都无关紧要,党专制的政权是才是命根子——有权才有他们的共产主义天堂,“失去了权力则失去了一切”。
   
   不要以为他们那样看重“经济发展”。其实,“发展经济”不过是他们稳定党专制政权的手段之一而已,一旦经济发展无助于稳定政权、或者有害于政权的稳定,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牺牲经济发展。比如,胡锦涛上台以来,一再提高公务员待遇,扩张党政机关、大力整军备战、疯狂扩编政治警察队伍…这些措施,重新强化着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但这些难道对经济发展有利?胡锦涛竭力劳民伤财瞎折腾,接连搞出“军管奥运”、“军管国庆”,这难道对经济发展有利?… 对中共权贵集团寡头来说,政权在,他们才能横行霸道、肆意妄为、尽情享受权力快感…他们的家族才能放胆贪腐、安心掠夺。有政权,才有他们的一切,政权没了,他们紧逃鼠窜惟恐不及,经济发展于他们何干?因此,相比于保政权的需要,中共统治者摇唇鼓舌一再强调的“经济发展”,在其心底其实“算个屁”;对现今统治集团来说:宁可亡国,也不能亡党,在党的生存需要面前,区区“经济发展”有什么不能牺牲?
   
   不要以为损害了经济发展,就会立刻给中共当权者带来损害。毛时代饿死四千万人、朝鲜饿死两百万人,当年毛泽东一伙,和金正日集团不是照样过穷奢极侈的生活?
   
   当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从长远来看,衰败的经济必然会导致专制政权的瓦解,但不要以为一两次经济危机就可以令中共垮台,由于现今中共国的经济命脉都为国企垄断,金融、土地、矿藏也完全为国家掌控,因此,中共政权有着很强的抗经济危机的能力,因此单纯经济危机并不能够摧垮中共。但是,政治危机就不同了,前苏联和东欧“变天”的历史表明:政治危机能够一夜之间令红旗落地。
   
   而互联网,却因其突破信息检查的强劲天性,动摇着极权国家的精神支柱——意识形态或其替代品(如民族主义虚热),催生着极权国家的政治危机。
   
   因此,中共当局一定要与互联网为敌,并终将象朝鲜那样,以行政手段限制互联网的发展。
   
   逼迫谷歌,就揭开了以行政手段限制互联网的发展新封网序幕。中共当局对谷歌为什么要逐之而后快?因为谷歌的搜索引擎太先进、太强大,只需指头轻点,就可以把中共的老底搜个干干净净、清清楚楚...它强大得中共的防火长城根本遮挡不住,必须要其自律,才能实现言论检查...有这样强大通讯工具在中国存在,一心构建朝鲜式“和谐社会”的胡锦涛等人,怎么睡得好觉?
   
   不能不说,没有革命狂热的极左党棍胡锦涛,非常适合中共高层权贵集团保政权的集体需要。
   
   胡锦涛早在上台之初就提出:“朝鲜和古巴在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他们的经济困难是暂时的,而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我们在政治上应该向朝鲜和古巴学习…” (2004年九月十九日,十六届四中全会上讲话)。在去年六十大庆上,胡锦涛“钦点”加入毛泽东思想方阵和自己的巨幅画像,这样赤裸裸倒退和大搞个人崇拜的举措,甚至连江泽民都没有过,这集中表露了胡锦涛及其支持者要走新极权之路。
   
   八年来,在胡锦涛批示下,中共当局对互联网不断升级的、程度空前的钳制,充分地反映出胡锦涛及其支持者对当年江泽民、朱镕基引进互联网的刻骨悔恨。
   
   可以预见,在这样一个毛共辅导员+工程师的领导和其新极权势力的影响下,中国互联网的学朝鲜阶段会提前到来:
   
   下一步,中共当局必然会将其他的外资IT公司全部赶出中国,并“扫黄”为名,继续大规模地关停网站;
   
   继而,当局会禁止活跃的异议人士及其家属使用互联网服务,并且禁止有过“不良纪录”(如异议、维权)的人申请互联网服务,同时对使用翻墙软件的人进行“断网”处罚。
   
   为了防止“群体性事件”造成连锁反应,当局会越来越多地使用“断网”手段,决不会顾及经济的负面影响。
   
   对付互联网,中共最终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比朝鲜“光明网”更先进、更完善的内网,而把现行普及的国际互联网,压缩到少数人(及高级官僚和部分外国人)使用的范围,一如朝鲜当局所做的那样…这样,不仅一举重回铁幕社会,打造“金盾工程”的天文数字金钱也省却了。
   
   不要以为这样的事不可能发生,为了保政权,中共什么都做得出来。事实上,胡锦涛上台八年来,“温水煮青蛙”式的极权倒退一直在进行着,试问,当初谁想得到当局会有瞒报四川地震、打压毒奶粉受害者父母、“新疆断网”、“绿坝”、“军管国庆”、重判刘晓波、蒸发高智晟等等出离的卑鄙下流手段,可它就是用了,一直要用到你习惯… 翻墙软件怎么先进,也奈何不了断网;一旦行政对付互联网的日子到来,中国社会只剩下火山迸发一种渠道了。
   
   在现今中共当权派无比狡诈恶毒的统治下,中国和平演变的的希望已彻底断绝,中国广袤的空气中,布满层层叠叠、若隐若现的刀光血影。
   
   曾节明 成稿于2010年元月十九日中午于泰国家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与四年前的踌躇满志鲜明对照的,今日谷歌已沦落于退出中国的边缘,当然有中共当局变本加厉侵害言论自由的原因,但这并非唯一原因,否则就无以解释四年前谷歌公司向中共的屈服。谷歌之面临退出,除开中共大规模黑客攻击的反自由挑衅,还有一个未说出口的原因是:谷歌公司在中共国经济获益的微小和无望。
   
   据悉,谷歌在中国市场的收益,去年(2009年)为22.7亿元人民币,而谷歌去年的全球收益超过两百亿美元——一个富于创新能力、在全球极具竞争力的IT公司,在中共国这个全球第一大互联网市场中的获益,竟然只占其收益的很小部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共国IT产业的强大?事实上,中国两大搜索巨头百度、搜狐实力根本无法与谷歌比拟...显而易见,谷歌在中共国的发展受到了人为压制,中共当局挥舞行政命令的铁钳,招招压制、又广伸黑手处处使坏,窃取谷歌科技,营造不公平竞争、甚至在中国员工内发展攻击谷歌的黑客...总之就是不让谷歌在中国健康、充分地成长,这导致几年来谷歌空有一身武艺,而在中国难有用武之地;几年前为进入中国市场,谷歌一度向中共言论专制屈膝,自我屏蔽“敏感”搜索结果,但四年下来除了一身骂名外一无所获,远没有分到中国大市场的蛋糕。
   
   经济效益既已成空,中共当局发动的大规模黑客攻击行动,又发出进一步“紧套”的信号,这就逾越了西方国家投资者的底线。这个底线来自于“改革开放”中,西方资本家与中共当局达成的一个默契:你让我赚钱,我不触犯你的专制统治。事实也表明,如果有利可图,绝大多数西方投资者是甘愿放弃普世价值原则的,因为牟利是资本家的天性。但如果牺牲了尊严却获取不了所期望的经济利益的话,他们是绝对会举起道义的旗帜、奋而退出这不公平的游戏的,因为不像腾讯、百度、搜狐等,西方公司既没有贾桂的命、更没有“奴才站惯了”的心理。谷歌四年前牺牲尊严,却始终得不到它想要蛋糕,反而处处受压,它当然会拍案而起、拂袖而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