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利益集团最后的晚餐,主菜:中国人性命]
医学评论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专业领域的第三批呼声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中医要“科普”,还要害几代人
·彻底批判“中医药发展的新观点新学说”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把中医师安排在医院之外,想赖在社区卫生机构
·他们一亿人生活过好了,剩下的12亿人就不管了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错误判断
·武汉只有一成市民首选中医
·坚决反对政府包养中医
·针麻假话说一百遍还是假话
·参加阅兵的不吃中药预防甲流感是怕拉稀
·美国一篇甲流感报道对我们的启发
·对我的《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一文的补充
·谋杀人民的国家,无耻的辩解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拯救“胆熊”:活着的意义只是被用来取胆汁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是太监的独生子女,生下来就会给皇上抬轿子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中医骗子实录:中医药预防“甲流”方案修订版印发
·把中医师赶出医院临床科室,绝不能手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中医申遗和中医逊位是两回事》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只有中国有两个医学》
·《说的太好了反倒不真实》
·把科学和伪科学的论战推向新高潮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利益集团最后的晚餐,主菜:中国人性命

利益集团最后的晚餐,主菜:中国人性命
   王澄医生 2007年7月16日
   
   2007年6月28日,在成都天府丽都喜来登饭店,由《健康报》、《健康文摘报》、《中国卫生》杂志和《大众健康》杂志,以及健康报网共同举办了第三届百姓安全用药研讨会暨中药注射剂调查结果发布会。有近百人参加。健康报网7月10日刊登了一系列短文报道这个会议 (见附录3-21)。
   

   我们和中西医结合,中医之间的中药注射剂之争,之战,是反中医运动的一个重大战役。相当于解放战争中的“百万雄师过长江”。这一战役结束的时候,那些西学中的中西医结合的“总统府”就被攻陷了。而中医的治疗手段也将从医院水平撤回到民间诊室水平。
   
   在四人帮时代草菅人命地发明的鸡血疗法,自血疗法,埋线疗法,针麻,针灸治疗聋哑人,等等极为荒唐的糟践中国人民的事,都已经被停止了。然而,四人帮时代蓬勃发展的中药注射剂却因为涉及到药厂的经济利益而迟迟不能被中国政府明令禁止。健康报作为国家民族主义思潮的喉舌,一直在前台跳。健康报一说到中医就不健康,拼命误导普通中国人。
   
   以下就是我对这次会议报道内容的批判。
   目录
   一. 什么人有资格评估中药注射剂?
   二. 中药注射剂错就错在没有正作用,中药注射剂没有任何治疗作用。
   三.“中国制造”外国人死了出现国际信誉危机,中国人死了呢?
   四.对于各种谬论的批评。
   五.改编:中国人民幸福的一天。
   
   
   一. 什么人有资格评估中药注射剂?
   
   第一要公平,第二要有专门的科学训练。什么人才会公平?与此事无关的人才会公平。制药的人都是与自己的切身利益有关的,而评估药物的人一定是与自己的利益无关的,这是文明社会的基本公平法则。我举个例子。我在美国当过一次陪审员。我们14个人(正式12人,还有2人是备用)是从约50人中挑选出来的。(在美国作陪审员,大多数人都嫌麻烦,没有几个人很情愿)。挑选的时候,先剔除因为有病而不能坐着开一整天会的人,比如急性腰扭伤,尿失禁,心衰。再剔除不懂英语的人。剩下的就开始甄别每一个人有没有不公平地对待被告的可能。英文叫bias. 任何人和此案涉及到的人和事有一定关联就先被剔除。比如,你是案中某人的亲属,或你以前就认识嫌犯。你就不能做这个案子的陪审员。
   
   技术上最难的就是剩下的人中对这个案件能不能持有公平心的问题。假如说,这个案子是嫌犯枪杀了警察,那么如果陪审员候选人中有别的警察的妻子,兄弟,他们若当了陪审员可能在审判中就想把嫌犯置于死地。就可能有不公平的倾向。因此,嫌犯的律师就会要求把他们剔除。
   
   尽管判案和“判药”是两个不同领域里的事,但是事关人命的严肃性二者是相同的,药物更关乎到上百上千条人命。追求评估的客观和公正的绝对必要性二者是相同的。
   
   用“与己无关”这样一个文明社会的常识来审视这个由健康报领衔主演的中药注射剂调查结果发布会,开会的近100人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对中药注射剂进行评议。因为全是圈内的人。这完完全全是一次“强盗审判小偷”的假戏。
   
   北京大学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屠鹏飞
   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国家教育部制药工程中心制药系教授杜守颖
   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黄莺
   健康报社社长兼总编辑王硕 ,中医鼓吹者发给她工资
   神威药业有限公司集团副总裁杨庆平,专卖清开灵、舒血宁注射剂等
   哈药二厂副厂长、总工程师王英新,专卖中药粉针剂等
   凯宝药业,华西区经理生秀泽,专卖痰热清注射液等
   步长集团董事长赵步长,专卖脑心通胶囊,步长倍通丹红注射液等
   正大青春宝,市场总监沈培强,专卖参麦注射液等
   苏中药业公司产品经理葛威,专卖黄葵、云芝胶囊、生脉注射液等
   红日药业副总经理赵郑,专卖血必净注射液等
   友搏药业董事长李振国,专卖疏血通动物类中药注射剂,主要原料是水蛭和地龙等。
   四川川大华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营销副总经理贾颖
   雅安三九,副总经理周勇,专卖鱼腥草注射液等
   新谊医药集团上海凯宝药业,专卖痰热清注射液等(7月11日新闻)
   (少了一个)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专卖康莱特治疗癌症中药注射液。
   
   大家看看这个名单,有一个会说真话的吗?
   
   健康报社社长兼总编辑王硕说:“记得在前两届百姓放心药活动的结果颁布时我就说过,我们的调查结果,不是权威专家或行业协会评选的,而是老百姓一票一票投出来的。本届评选工作是工作在临床一线的医务人员根据自己用药的切身感受,给企业和企业的品牌中药注射剂投的票”。
   
   人类已经到2007年了,中国北京还有像王硕这样近乎于“药学文盲”的“总编辑”。请问王硕,评估一个药能不能使用是“老百姓一票一票投出来的”吗?你以为这是在评电影百花奖,金鸡奖?如果老百姓和医生根据自己用药的感受就能评估中药注射剂是否有用,那还要药学系干什么?还要药监局干什么?还要科研科学家干什么?还要国际公认的新药评估程序,从实验室试管实验,小动物实验,大动物实验,到临床1,2,3 期实验干什么?老百姓和医生只知道药注射进去能不能马上死,医生只知道有没有过敏。老百姓和临床医生又怎么能排除30%以上的安慰剂作用?我前面说过,做药物临床实验的人必须受过专门的科学训练。不是每个医生都懂如何评估药物疗效的。而王硕和中医期待的药物有效就是问病人“你好点儿了吗”?病人说:“我好多了”。你们的问卷调查方式设计的时候不就是这种清朝水平吗?今天的中国连唱歌比赛都有公证人,可你们对待老百姓用药的天大的事比唱歌比赛还要随心所欲。我怀疑你们都受过高等教育吗?
   
   请问5万个医生问卷调查是属于哪种动物实验?是哪期临床实验?为什么这5万个医生答卷时一定要有真实姓名和工作单位?这难道不是政治迫害科学吗?中国有中医四人帮(崔月犁,吴仪,佘靖,王国强)的淫威在,谁人敢说真话?
   
   谁给你们的权力去告诉这个国家哪个中药注射剂可以用,哪个不可以用?中国政府把关乎到13亿人人命的药物评估当作儿戏,这样的国家怎么会有公信力?
   
   一个 社会, 一个医药业,一个与人民生命息息相关的中药注射液行业,居然全都不知道评估药物的前提“客观公平”四个字怎么写。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因为它完全脱离了人类文明社会衡量是非曲直的基本准则。任何人活在这样一个愚昧落后的社会形态中,会有安全感吗?
   
   
   二. 中药注射剂错就错在没有正作用,中药注射剂没有任何治疗作用。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受过完整现代医学教育的医生会认同中药注射剂,除了身在中国境内的医生。中药注射剂没有做过国际公认的严格的动物实验和临床实验,把煮草水往人体里注射,基本逻辑就说不通。
   
   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的康莱特在中国已经注射了60万人,才想起来要作能让中国人信服的(美国)临床实验。已经本末倒置了。到了美国作临床一期实验批准了18人完成了16个人。美国批准了临床二期实验,可是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吓跑了。(附录1和附录2。我有另文讨论李大鹏的康莱特)。为什么?因为临床一期实验主要目的是摸索剂量,建议康莱特的用量可以到每天5万毫克。临床二期实验是看康莱特能不能把实体恶性肿瘤“变小”。比如,测量用X光片记录下来的肺癌大小。
   
   中药注射剂和中药一样,只有滥竽充数的本事,根本没有确切的治疗作用,一到真格的就吓跑了。要照X光片,要拿尺子量,一遇到这种客观标准的检验,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就跑了。如果要问病人“主观感觉”怎样,中药和中药注射液就全部有效。所以这次会议总结说:“中药注射剂应该治疗急重症,疑难杂症,心脑血管疾病,肿瘤,脓毒症,多脏器衰竭”。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也说过,康莱特适合中晚期癌症病人。傻子都看明白了,中药注射剂要趁着抢救的慌乱之中,和垂死挣扎之中打入病人身体。病人死了赖疾病,病人活了吹中药。
   
   今后请中药注射剂不要再卖弄你们的制作会多么纯,多么精;你们要保证毒副作用减小到多少多少。这些全都没有用。中药注射剂今天第一个要回答的问题是,用现代医学药学的实验要求,能不能证实它有治疗效果。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在美国的临床一期实验完成了,证明康莱特没有剧毒,康莱特在一天5万毫克以内没有毒死病人。这是什么水平?这是窝窝头水平。窝窝头吃了也不会死人,可是窝窝头不能治病。临床一期不是主要的医学实验目的,主要的医学实验目的是要看康莱特能不能“专门杀死癌细胞”。抗癌药物的临床一期实验是临床二期实验的“前戏”。如果能证明毒副作用小不伤害病人,才能试下去。前戏完了以后该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挺的时候,李大鹏软了。
   
   
   三.“中国制造”外国人死了出现国际信誉危机,中国人死了呢?
   
   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的康莱特中药注射液在国内打了60万人,鱼腥草注射液2006年1-6月打了1.4亿人,疏血通打了700多万人次。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打昏了头,以为他的那个“窝窝头”康莱特没有啥毒副作用,一定能禁得起国际标准的检验。在美国做了16个人就吓跑了。60万人和16个人,数字上该有多大的差距呵。中国人人命不值钱,李大鹏想怎么试就怎么试。
   
   毒牙膏中国人也在用,一定要到外国人死了中国才认错。上亿人打了中药注射液完全没有用,中医鼓吹者就是不承认。一定要有一天把中药注射液出口到外国,等到打死外国人的时候,才会承认无效。为了推行国家民族主义,中医鼓吹者的本事就是迫害中国人,拿中国平民不当人。鱼腥草注射液不是因为打死了一个名艺术家才引起注意的吗?如果不是打死了一个名艺术家,打死一千个平民也不会有人过问。真金不怕火炼,有本事把中药注射剂拿到先进国家验一验。不要像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那样试完了剂量就跑。
   
   当前中国国家面临的困难就是“中国制造”的信誉危机。要解决这个危机,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严格按照国际标准和要求去作。你们的中药注射剂的国际标准和要求是什么?都没有人听说过。因为太离谱了。这样的中药注射剂还想走向国际,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四.对于各种谬论的批评
   
   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黄莺说:“中西药配伍合用是中西医结合的重要组成部分”。王澄评论:这是明明白白用西药来掩盖中药的无能。
   
   黄莺又说:“联用合理,往往会收到很好的甚至意想不到的治疗效果”。王澄评论:一个新药通过了现代医药学设计的实验后,从来就没有“意想不到”的治疗效果。所有的药效都是反复测试过的。只有上市后3-5年内新发现的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因为再大的样本也不能代替全体population 。中医到现在还不知道一个新药上市之前要对它了解到多么细致的程度。我告诉你们,要10-15年的时间,要花10亿美元。黄莺这个对药物实验毫无常识的人也配替中药注射剂背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