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医学评论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中医申遗和中医逊位是两回事》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只有中国有两个医学》
·《说的太好了反倒不真实》
·把科学和伪科学的论战推向新高潮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两会委员谈中医中药
·新闻回放:7类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 中药标准化问题显现
·委员周超凡:中药注射剂经典名方再评价
·2006中国十大新闻事件回眸点评,中医存废之争第7名
·2006年终盘点:中国十大话题, 中医存废之争第三名
·2006年中医药十大新闻揭晓 , 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盤點2006年十大健康事件就醫網,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科技日报:2006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评选揭晓 ,中医存废第8名
·中医存废之争,博客跟着出名。2006年十大具有影响力的医药搏客
·中医存废之争进入2006十大医药产业事件,第三名
·评述2006年八大文化现象, 中医存废之争与科学精神, 第三名
·2005 两会代表提出:医疗改革中西医统筹考虑
·评论:何祚庥 你没有资格批中医
·每100条中医医疗广告中,竟只有0.87条符合广告法要求
·“中西医合作”运动的兴起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政协委员:中医药事业陷入困境需国家支持
·美国医药新闻:梦中驾车?安眠药惹的祸!
·中国应该停止大规模药物和中草药研究
·在日本和韩国以及全部外国中药都不是药,是保健品
·一个36岁的海归青年葬送于一个草菅人命的上海医院
·中医在加拿大被“变相取缔”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先原文抄录纽约华文报纸《世界日报》2006年11月7日的一篇报道。
   
   中美专家UCLA学术交流。陈可翼(王澄注:可能是陈可冀)谈中西医结合医学进展。
   
   [本报记者马云 阿罕布拉市报导] 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东西医学中心于5日下午举行第11届[东西结合医学中美专家学术交流年会]。中国著名中西结合专家陈可翼教授做了主题为[中西医结合医学进展-50年回顾]学术报告。他表示50年来,中西结合疗法在中外都已经有很多突破,也得到世界医疗界的认可。中心主任兼大会主席许家杰教授和中心医师李捷珈都表示,虽然目前有人怀疑中医的疗效,但是事实证明,中医在很多疑难杂症的治疗方面都有突出成效,华人在美国从事的中医治疗在疾病疗效,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方面都有很好成绩。目前该中心正在筹办乳腺癌早期诊断的中医研究小组。陈可翼教授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著名中西结合医学先驱,中国中西结合医学会会长,同时,也是洛杉矶加大东西医学中心在接受Wallis Annenberg捐款后第一个中国访问学者。陈可翼详细阐述了他毕生从事中西结合医学研究的经历,以及中国在此方面的成就和教训。

   
   王澄的讨论:
   
   我18年前来到美国,发现三件事只有中国有,美国没有。一是听不懂的方言,二是土特产,三是“疑难杂症”。因为美国的交通极为发达,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频繁。美国人一生平均要搬7-11次家。所以即使有人有(英语)南方口音,夏威夷口音,但是别人完全能听懂。所以中国的那种彼此之间听不懂的方言是地域隔离造成的,是交通不发达的结果。也是因为美国的交通发达,一地若有好的“特产”,其它地方马上学去。所以没有必要去“特产地”购买。
   
   在美国没有“疑难杂症”一词是我在美国做了临床医生才发现的。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为什么在美国没有“疑难杂症”。
   
   按照美国培养专科医生的标准,一个专科医生应当学会这一个专科里所有的疾病。中国的中医从生到死也听不懂我说的“这一个专科里所有的疾病”是什么意思。这是指前人见过的人类疾病,被准确地客观地细致地描写在文献里。所以,一个美国专科医生毕业的时候,要把前人写在文献里的所有疾病的描述背的滚瓜烂熟。(当然有主次之分。)这就需要化很长很长时间来学习。比如,美国的一个神经内科医生的培养,4年普通大学,4年医学院,1年“第一年住院医”(有个专门的名字叫intern),3年神经内科专科学习(resident)。加在一起共12年。
   
   美国国家为了培养一个住院医生,给培养的医院每个住院医生名下每年10万美元。4万给了住院医生作工资,6万给了医院做培养费。克林顿当总统的时候就不服,他说国家为什么不给律师相当于“住院医生”的培养费,而只给医生,他嘴上还说要裁掉这笔钱。医学界的人笑话这个总统说外行话。
   
   在美国,一个高中毕业生,要想成为一名神经内科医生,就要准备再吃12年苦才行。这12年对于医学生和住院医生来说,没有一天轻松过。有极个别住院医生因为承受不了这种巨大的工作压力加上本身的精神问题而自杀。很多美国人不原意让子女做医生就是因为学习过程太长太苦了。美国就是因为花了这一番努力,像神经科医生那样在12年中黑天白夜的读书,管病人,讨论,参加研究,就是这些辛辛苦苦的积累,才有了美国今天在临床医学上遥遥领先的地位。
   
   我们大家用平常心想一想,难道世上会有人认为美国人的这一番辛苦是没有必要的,是浪费时间浪费钱?中国只要像中医鼓吹者说的那样回到“私学”就够了?
   
   我曾去加州的斯坦福大学Stanford医学中心学习,看到当地的一张小报拍了一张手术室里正在做手术的照片。照片上照的是一个正在帮忙“拉钩”的女外科住院医生在手术台上打瞌睡。小报评论说,让住院医生超时工作,不能得到充分休息,这样下来我地区的医疗质量怎么能得到保障?我把小报拿给斯坦福的其他住院医生看,他们笑了笑说,哪个住院医生嫌累不想干了,后面还有一千个人在等这个住院医生的位置呢。因为学校有名气,在这里学出来有前途,大家都争着来。
   
   这样培养出来的美国医生,如果有一天他遇到一个疾病书上从未提到过,他是第一个发现的,他会高兴的跳起来,因为他写出第一份报告,就有可能后人以他的名字命名这个疾病。可惜的是千千万万个美国医生看到的病都是前人看过的,书上早都有的,没有一个是自己发现的。(我并不排除会有新的疾病出现。)今天我们遇到的所有的病都写在英文的文献中,中国医生不会看,并不能说它不存在。中国的中医,连包括(主要是)英文在内的人类的医学文献中的10% 的知识都没学到,却张牙舞爪的说要攻克世界难题,要创新。这样不了解自己在当今世界的地位的人,当属于小丑之类。任何一个人要想做好自己这个领域里的工作,第一件事是了解其他人在这个领域里已经做过什么事,这个“其他人” 指全人类。这难道不是一个智力正常人的逻辑吗?我们要求世界上所有的医生包括中国的中医在内把包括英文在内的本专业文献读熟读透,这个要求过分吗?中医自己做不到就说这个要求没必要吗?
   
   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的医疗体系多年来一直是一种递减型的体系。医生的水平从城市到农村,从大医院到小医院递减。从上往下,医生水平越来越差。现在,除了大城市的重点医院的医生以外,在中等水平医院和基层医院工作的医生和专科医生很少有人能熟读本专科的英文文献,基本做不到对本专科的100%的疾病及有关知识的了解。这就让中医钻了一个很大的空子。中医凡是看到西医说不清楚的时候,中医的瞌睡一下子就没有了,马上跳起来说,那是疑难杂症,我专门看疑难杂症。
   
   美国的英文中没有“疑难杂症”这个词。如果遇到复杂的病例,美国医生说,It is a complicated case。(复杂的或困难的病例)。这是我能找出来的比较接近的一个词。这句英文的意思和中医说的疑难杂症之间的区别是:美国医生用这句话通常有两种可能:1。美国医生能诊断出来,是因为书上写着。作为人类,这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是目前(对于这么严重的情况)还没有好的治疗办法。2。或是一个人得了几个病,治疗方案相互矛盾。这个英文的“复杂”一词,多数时候是用在“治疗”的困难,而不是“诊断”方面。
   
   中医说的“疑难杂症”,通常是指在他行医的那个方圆几十里,没人能诊断出来,没有人能说出道道。那里的西医说不出道道来,中医本人也说不出道道来。但是中医敢蒙人说“我知道”,中医还敢接着拿病人试着治。所以,全中国的中医他们生来就有一个“先天性疾病”,以为“中医在很多疑难杂症的治疗方面都有突出成效”。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中医连诊断都不知道,瞎蒙瞎治,拿病人作实验。中医的把戏就是瞎猫去找死老鼠的把戏,怎么可能会有“突出成效”。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方,比如中国台湾地区,所有的病都先在西医那里得到了诊断,但是很多病西医没法治,病人拿着西医的确切诊断去找中医治疗,死马当活马医。而在中国大陆,中层和基层医院的西医医生没有能力给病人一个正确的诊断,就把病人整个送给了中医,以致于中医多年来拿能治“疑难杂症”当吆喝,还敢和西医打擂台。
   
   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就会恍然大悟。我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国的各级领导人从来就不得“疑难杂症”。所有的领导人得的病都是有名有姓的病,领导人死也死得很明白。卟告上从来都说“死于心脏病不治”或“死于癌症不治”,为什么没有说领导人“死于疑难杂症不治”。道理很简单,就是给国家领导人看病的医生都是中国最好的医生。他们的英文烂熟,国际上的英文医学文献更是捻熟得很。在他们面前,怎么会有“疑难杂症”。
   
   讲一个大家喜欢听的故事。1974年,毛泽东得了一种病,吞咽无力,两手两腿无力,右侧较严重,手掌的肌肉和小腿的肌肉明显萎缩。大家从电影上看到毛泽东流口水,(不能及时吞咽),以为他得了帕金森氏症,或者是有过小中风。当时,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内科主任黄克维和北京医院内科主任王新德在给毛检查以后,诊断为罕见的运动神经元性肌肉萎缩病ALS(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病理过程是在大脑,脑干和脊髓内主管运动(肌肉)的神经细胞逐渐死亡。(这种病人的神经细胞为什么死亡现在也不清楚。)所以,这些神经支配的肌肉包括咽喉和肢体的肌肉,也就萎缩了。上海第一医学院的脑神经内科主任张沅昌当时也被请来会诊。张说,在中国人中,得这种病的人极少,张沅昌的临床经验那个时候已经有30年,只见过两个这种病人。当问到这个病的预后,张说,他自己对这个病的经验有限,据国外文献报道,这种病如已侵犯到喉,咽,舌,最多能活两年。毛泽东于1976年9月逝世。毛泽东身边的人说,毛泽东是个伟人,也是个怪人,居然得了与众不同的“怪病”。
   
   我随手翻开1997年版的美国著名的《神经内科学》(Principles of Neurology, sixth edition. Raymond D. Adams, Maurice Victor, Allan H. Ropper. McGraw-Hill) 第1090页。第一句话说:(ALS)这是一个普通疾病,每年新发现的病人数是每10万人中有0.4到1.76人。 (This is a common disease, with an annual incidence rate of 0.4 to 1.76 per 100,000 population.)尽管美国的这本1997年的权威性著作和1974年有时间差,(20多年后人们对这个病就更加了解),但是,很明显,明白的人说是“普通疾病”,不明白的人说是“怪病”,(中医说的疑难杂症)。
   
   所以,如果中国的全体医生现在开始按美国的专科医生标准培养,那么30年到40年以后,用“疑难杂症”这个词的人就会越来越少。就是今天,只要把所有的中医看过的“疑难杂症”转诊给能给毛泽东看病的那样高水平的医生去看,这些医生绝对不会采信疑难杂症之说。
   
   中医认为毛泽东支持中医是伟人的“英明决策”,可是毛泽东在1955年4月对自己的医生说:“我提倡中医,可是我自己不信中医,不吃中药,你看怪不怪?”很明显,在那个时代,毛泽东是在利用中医。
   
   
   维江林 于 2007-06-28 22:11
   中医把西医认为的普通的疾病,有名有姓的疾病当成疑难杂症是中医极端无知的表现。无知也就罢了,还不好好学,还在吹嘘中医很厉害,专治疑难杂症。什么是疑难杂症?这个连他自己也说不清的病,中医能治吗?怎么治啊?用一把杂草想当然就能治病?
   中医是有意无意的骗子,一点不错。中医骗害中国人几千年了,难道还要让它存在下去继续骗人吗?以前科学技术水平低无法揭示中医的坑人之处,但现在的科学越来越明确的证实中医是歪理邪说。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难道不应该为废除伪科学和邪恶做些工作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