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医学评论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中医申遗和中医逊位是两回事》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只有中国有两个医学》
·《说的太好了反倒不真实》
·把科学和伪科学的论战推向新高潮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两会委员谈中医中药
·新闻回放:7类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 中药标准化问题显现
·委员周超凡:中药注射剂经典名方再评价
·2006中国十大新闻事件回眸点评,中医存废之争第7名
·2006年终盘点:中国十大话题, 中医存废之争第三名
·2006年中医药十大新闻揭晓 , 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盤點2006年十大健康事件就醫網,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科技日报:2006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评选揭晓 ,中医存废第8名
·中医存废之争,博客跟着出名。2006年十大具有影响力的医药搏客
·中医存废之争进入2006十大医药产业事件,第三名
·评述2006年八大文化现象, 中医存废之争与科学精神, 第三名
·2005 两会代表提出:医疗改革中西医统筹考虑
·评论:何祚庥 你没有资格批中医
·每100条中医医疗广告中,竟只有0.87条符合广告法要求
·“中西医合作”运动的兴起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政协委员:中医药事业陷入困境需国家支持
·美国医药新闻:梦中驾车?安眠药惹的祸!
·中国应该停止大规模药物和中草药研究
·在日本和韩国以及全部外国中药都不是药,是保健品
·一个36岁的海归青年葬送于一个草菅人命的上海医院
·中医在加拿大被“变相取缔”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和方舟子商榷:中医问题也有医疗体制问题。
·谁写的《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美国医学新闻:血液可变型,血荒有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王澄医生 2007-6-21
   
   中国中医药报2007年6月15日刊登了何裕民的文章《对中西医世纪论争的反思》(见附录)。读了何裕民的文章,联想起高强,佘靖和王国强等人的谈话,我感到中医领导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一年多来,反对中医的人和文章很多,有不同的几种既定目标。我们给发改委建议的事过去了8个月,回头看,还是张功耀等人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目标最为准确。不是取消,是退出;不是废除,是保留在民间;不是打压,是由它自己发展。就像一个人考大学没考上,也可以做比大学生低的工作,让他失业对谁都不利。《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提法,兼顾到中国的历史背景,人文素质,时代进步的速度,中医师的饭碗,中医药避免被现代科学检验,等等诸多方面。在中华民族的进化过程中,它像一叶书签。所以,有一点可以和大家打赌,《中医退出国家体制》这八个字将在中国今后的10年到20年间成为中国医疗体制中“苦黄瓜老婆”的那张脸,不想看也得看。
   

   由于《中医退出国家体制》提法内含准确解决问题的方式,正确的现实意义,深远的历史意义,惠及中国医疗体制的长治久安。我观察到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已经开始朝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游走。
   1. 高强,佘靖和王国强说,“中医院要姓中。”我们如果真的把中医院里占85%以上的现代医学的设备,操作部分,西药等去除了,剩下的就是一个小小的中医坐堂诊所。
   2. 王国强说,“中医要有所做为,有所不为。”佘靖说,“巩固和提高中医药在一些疾病或一些关键环节等方面的特色优势。在病房要选择一些中医药治疗具有优势的病种。”何裕民说,“在对待中西医的态度问题上,有些观念需要扭转。比如有人认为西医能治百病,中医只擅长治疗疑难杂症。其实,在急诊抢救方面西医固然是强项,但在很多小毛小病以及一些常见病的治疗方面,中医还是很有优势的。”何裕民还说,“并不是‘大’医院才是好医院。”中医的“有所不为”当然指的是正规大医院的大内科,大外科,妇产科,儿科,精神科,病理科,X光科,化验科等。中医“有所为”就是管“小毛小病”的坐堂诊所。
   3. 何裕民说,“在培养中医传人方面,我们现在多学校课堂教育,缺少传统的师徒帮带。”说的也是诊所的事。
   4. 何裕民说,“中西医是以‘不同的术语,揭示着生物不同阶层系统的不同特征’。” 《论语•卫灵公》:“道不同,不相为谋。”看来中西医结合是胡扯,中医和西医各管各家是最终结果了。
   5. 何裕民说,“我认为目前的当务之急并不是要给中医立标准,而关键是要为中医的发展提供一个宽松的氛围。”那个没有上过一天医学院的中医药专家贾谦为中药现代化忙了10多年,他总结说,“中药现代化是死路一条。”其他中医界人士说,中医现代化是找死,中医不现代化是等死。所以,在中国现代化的汪洋大海中人为地给中医划出一块“租界地”,也叫“原始部落保留区”,就是民间中医诊所,就可以避免现代化标准的检查。
   6. 王国强在深圳调研时,当地卫生部门负责人向王国强透露,针对目前中医药发展的制度性障碍,深圳市正在加快地方立法。例如,学习借鉴香港经验,使中药店中医坐堂合法化。目前《深圳经济特区中医药条例》送审稿已经六易其稿。王国强盛赞深圳的中医药立法走在全国前列。(注:王国强没有具体地说,他同意中药店中医坐堂。)
   
   高强,佘靖,王国强,何裕民,和贾谦都不是一般的人,是“知彼知己”的人,心里很清楚中国的将来是个什么样子。也就是说,他们的想法并不是随意乱说,是经过自己深思熟虑的结论,也必将成为现实。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
   
   
   
   
   
   附录:
   何裕民:对中西医世纪论争的反思
     ●作者小传
     何裕民,1952年生,浙江义乌人。1978年上海中医学院毕业留校任教,1980年被录取为该校研究生,现为中华医学会心身学会会长、上海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世界癌症心身康复组织中国总干事、科技部“十一五”国家重点科技支撑项目“亚健康”课题组第一负责人,长期从事中医肿瘤临床工作。
       
   这次争论与“五四”时期不可同日而语
     感情上肯定是不认同,但理性上我觉得学术应鼓励百家争鸣。后来的“签名”风波实际上已突破学术论争的范畴。
       《医学与哲学》是医学综合类的核心期刊,刊发什么样的文章应该是相当慎重而又严肃的。当时我看到张功耀投来的《告别中医中药》,从心底里讲,并不以为然,我和杂志的主编赵明杰商量后,决定全文发表,不做增删,也没料到这篇文章会引发一场社会层面的关于中医生死问题的争辩。当时的初衷是希望在中医界内部引起一些讨论,构成对中医现状的反思。
     慎重起见,我们还配发了另外几篇意见相左的文章明确刊物立场,我自己则写了一篇《跳出中西医之争看医学》作为这组文章的开头。我虽然是中医,但作为杂志副主编,立场是中立的。感情上肯定是不认同,但理性上我觉得学术应鼓励百家争鸣,百家齐放,应该有一个宽松的环境。引起争论并不是一件坏事情,至于后来发生的“签名”风波,实际上已经突破了学术论争的范畴。
     事件的当事人把自己的行动和“五四”时期思想界对中医的批判相提并论,其实,无论是在深度还是时代意义上,这都与五四时期不可同日而语。“五四”是一场思想启蒙运动,今天就不一样了。中国的整体国力提高了,中国整体话语权提高了,我们的文化走向了世界,在这种背景下重新来讨论中医学科学不科学的问题,是一种偏见,而不是什么思想解放。我们今天最缺乏的是人文精神、宽容精神以及平和地对待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精神。
   
   其实医学是一门人学,是一种生活方式
     生命科学领域,远未达到可以肆谈统一或唯一的境界,我们完全应该宽容地珍惜传统精华,加以弘扬。
     现在对中医持反对或者告别态度的大致有三类人:第一类人主张惟科学主义逻辑,以西方科学标准衡量一切。在他们看来,但凡从结构上找不出严密的依据又没法用逻辑关系进行说理的,就不是科学。这是学术观点之争。第二类人因为对中国传统文化了解不深,有迷恋西方的倾向,因此持反对态度,这是对西方的盲从。第三类人则有借此哗众取宠“作秀”的嫌疑。对于这类杂音,不必太在意。
     回顾历史,关于对中医是“扬”还是“弃”的存废之争,已是自北洋政府拟“取消中医”以来的第四次。事实上,在国外也曾经有过废止中医之说,但均以失败告终。日本也曾有过这样的争论。然而,到了上世纪50年代末,日本医学界开始出现“复兴汉医”的声音,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达到巅峰。
     中医是以哲学为基础的,擅长从宏观上捕捉现象,而不仅仅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机械模式。
     这次有人提出要“废除中医”,原因是“中医不科学”。而科学的含义是什么?医学的含义又是什么呢?
     其实科学的含义是多样的。科学作为一种知识形态,我们讲“科学的”,往往是相对于迷信而言的。
     就知识形态而言,我认为中医是带有历史烙印的传统科学形态。至于中医科学不科学,那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中医相对于迷信来说是科学的。这就引申出一个更大的问题:怎么来看医学?
     就“狭义的科学”来说,历史上或者目前所遵循的主要是指物理科学,物理科学是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它是用还原方法,进行定量分析,然后用数字化表达。从这个含义上来说,我说一句可能很多人都会吃惊的话,“现代西方医学都不是科学。”
     这是一个非常著名的科学哲学家说的,他叫库恩,美国人,这是他在50年前就发表的一种议论。他认为医学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基础,是生物科学,他认为生物科学尚够得上科学标准;医学的另一块,更为重要的,也是医学的主体———临床医学,却远远够不上科学的标准。
     我们讲两个例子:一般人看病都喜欢找老医生,不管找老中医还是老西医,因为经验丰富。经验的东西就不是定量化可以表达的,充满着技艺之类的成分,不是科学问题。因为科学是严格遵循还原方法论的,且不断更新,医学却恰恰相反。
     第二个证据,近十几年来医学领域兴起了一门新学科:循证医学。就是充分寻求可信的临床证据,因为我们光靠实验室得出来的这些证据,还不足以说明很多问题。循证医学的出现也表明医学主体目前还够不上一门严格意义的科学。
     再如,揭示规律是科学理论的重要特征,物理科学认为规律是唯一的,无例外的。但生物科学领域并无严格意义上的规律,用著名现代生物科学哲学家迈尔的话来说:“生物学中只有一条定律,那就是所有概括都有例外。”
     所有的物理科学,最后表达都是数字公式,比如自由落体定律,可以表达为H等于1/2gt2。但生命科学讲的都是概率、百分比,大概是多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即使生物科学也够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科学。生物科学可以充分借助物理科学的方法、手段,但还必须形成自己的方法体系。
     再讲第三个含义,医学还是一门人学,还是一种生活方式。有个离休干部,他患高血压、糖尿病,每次都开同样两种药物。医院有三种号5块钱、15块钱、50块钱,他每次就挂50块钱,同样拿两种药。他说:“5块钱的号,医生不听我说、不让我说;15块钱的号,让我说、不听我说;50块钱则既让我说也听我说,也和我交流。”你说这是科学问题,还是人学问题?所以我个人认为,你想把医学严格定义为科学,那么这门医学肯定是没有人性的。
     医学本身是科学的一个部分,医学本身带有一定的人文特征,如果我们带有这种观点来看的话,我觉得中医学的存在,对世界是一件幸事。
     有人说真理是唯一的,医学真理西方已揭示了,中医学就没有存在必要了。这句话很不妥,实际上是上世纪占主导地位的科学主义的核心观点。
     我只举一个例子,心理学研究的也是人的问题,心理活动也有物质基础,心理学却是存在着众多的学派与学说,从精神动力学、行为主义、格式塔、心理生理学到人本主义等等,就心身医学而言,日本也有自己的“森田疗法”。生命科学领域,远未达到可以肆谈统一或唯一的境界,我们完全应该宽容地珍惜传统精华,加以弘扬。
     用我的话来归纳,可以这么说,中西医是以“不同的术语,揭示着生物不同阶层系统的不同特征”。尽管中医用的术语粗疏得多,但你无法否定他的理论价值所在,就像整体层次的“经络”现象,就像是“气”所揭示的整体生命现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