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揭穿李连达的谎言和谬论:一。鱼腥草注射液能和氯霉素相提并论吗?]
医学评论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中医申遗和中医逊位是两回事》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只有中国有两个医学》
·《说的太好了反倒不真实》
·把科学和伪科学的论战推向新高潮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两会委员谈中医中药
·新闻回放:7类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 中药标准化问题显现
·委员周超凡:中药注射剂经典名方再评价
·2006中国十大新闻事件回眸点评,中医存废之争第7名
·2006年终盘点:中国十大话题, 中医存废之争第三名
·2006年中医药十大新闻揭晓 , 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盤點2006年十大健康事件就醫網,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科技日报:2006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评选揭晓 ,中医存废第8名
·中医存废之争,博客跟着出名。2006年十大具有影响力的医药搏客
·中医存废之争进入2006十大医药产业事件,第三名
·评述2006年八大文化现象, 中医存废之争与科学精神, 第三名
·2005 两会代表提出:医疗改革中西医统筹考虑
·评论:何祚庥 你没有资格批中医
·每100条中医医疗广告中,竟只有0.87条符合广告法要求
·“中西医合作”运动的兴起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政协委员:中医药事业陷入困境需国家支持
·美国医药新闻:梦中驾车?安眠药惹的祸!
·中国应该停止大规模药物和中草药研究
·在日本和韩国以及全部外国中药都不是药,是保健品
·一个36岁的海归青年葬送于一个草菅人命的上海医院
·中医在加拿大被“变相取缔”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和方舟子商榷:中医问题也有医疗体制问题。
·谁写的《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美国医学新闻:血液可变型,血荒有解
·医学新闻:男比女短命5到10年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1
·美国医学新闻:确诊肾癌 成功率100%
·明白地死vs糊涂地活 中西医优劣的绝妙比喻
·马友友说,保持文化纯粹是死路一条
·美国的枪支管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英文笑话
·和谐社会就是让城里人吃药,农民吃草?
·全国500名中医药界人士发表宣言反对废弃中医
·2006,震动中国医药行业的五位名人
·英国修订医药法 中药出口欧盟面临挑战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2
·中国医学发展方向的选择
·中西医如何结合才更好
·医疗体系需创新
·“十一五”将全面推进中医药现代化
·无良中医又添命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穿李连达的谎言和谬论:一。鱼腥草注射液能和氯霉素相提并论吗?

揭穿李连达的谎言和谬论:一。鱼腥草注射液能和氯霉素相提并论吗?“西学中”的中西医结合可以休矣。
   王澄医生 2007-5-28
   
   2006年,张功耀和方舟子等人对中医的讨伐引起了全国人民的震惊和反思。这期间,处境最尴尬的几个人中,有两个是赫赫有名的“西学中”的中西医结合鼓吹者,陈可冀和李连达。他们的尴尬来自几个方面:1。从阵营上看,他们两人已经被现代医学界抛弃了,他们是现代医学界的叛徒。2。从“成就”上看,他们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原谅的大错:即从1971年到1976年四人帮时代发明了冠心2号方(由丹参,川芎,红花,赤芍,降香组成)。1976年极其草率地将本方制成中药静脉注射剂。从此开创了中国中药静脉注射的先河。请大家特别注意,中药注射剂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荒唐。事实是,和国际现代医学的标准治疗方法比,所有的中药静脉注射剂都是无效药或劣药,缺乏临床应用之前的认真的科学研究。而李连达之流却在中国随意扩大适应症,害死,致残了很多中国人。3。从中西医结合的队伍上看,像陈可冀和李连达这样“西学中”,“卖(西)医求荣”的人越来越少。后继无人。4。从风向上看,有个中医先声明了,中药静脉注射剂与中医无关,是西医自己编出来的不该发生的故事。5。从个人品德上看,陈可冀自2006年10月以后就不再发表言论了,"今后我会为年轻人铺路"。因为他知道很快就要轮到批判“西学中”的中西医结合了, 他这个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会长样样错误都脱不了干系,特别是中药注射剂。
   

   陈可冀在2006年9月14日发表了《事关人命,要把好中药注射剂的关》的文章。读了让人很感动,说明陈可冀仍然是有科学家良知和勇气的人。文中说到:“我国现在已列入国家标准的中药注射剂有109种,其中属于复方中药注射制剂的约有50种,这些中药注射剂其所含原料药通常有3~7种,甚至可多达12种。由于不少处方的不甚合理,成分过于繁杂,稳定而可控的质量标准很难确定,严重影响了疗效和安全性。现有的中药注射剂研发标准规定,其注射剂所含有效物质不低于总固体的70%(静脉内使用的不低于80%)即可达到审批标准;这与国际上(包括我国)生物制剂的注射剂要求有效纯度必须达98%,且另有2%非有效成分或杂质也须弄明白是何成分相比,其标准显然相去甚远。直接将中药原料药经比较简单的工艺提取分离制成的中药注射剂,静脉注入或滴注入人体静脉血管内,显然存在一定或相当大的风险,可以说为世界各国所未曾见。”
   
   有良知的中国人早就等着看“西学中”的中西医结合的笑话。精明的人都远离它。今天,在广州会议上还敢上来叫阵的就剩下这位李连达院士。很明显,这位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基础委员会副主任实在是被逼得没有退路了,因为在过去的30多年他领头做了“国家水平”的三件事。今天这三件事都没有办法向全中国人民交代:
   1。在30年之间,编造出残害中国人民的109种中药(静脉)注射剂。
   2。“首次建立我国中药药效学评价标准及技术规范,得到学术界公认及官方认可,并在全国推广应用。建立一些新的动物模型和试验方法,成为全国应用的标准方法,使中药研究与新药审评走上标准化、规范化及现代化新的发展阶段。”(附录1)
   
   今天中国要和国际医学接轨了,才发现李连达花国家的钱建立起来的中药药效学评价标准及技术规范全都是“土匪语言”,国际根本不认可。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认为中药是“药”。不承认中药是“药”的原因是李连达建的那套标准比现代医药学的“药”的标准落后了十万八千里。李连达用纳税人的钱演了一场“八路军骗共产党”的把戏。
   
   3.扩大中药适应症,研制成功70种新中药的事都与李连达有关。他的“科学研究”带动了中国巨大的商业利益和冲动。今天已经不是李连达这个“火车头”在拉动中药生产的商业利益这些“车厢”,而是这些“车厢”用自己的动力在推动李连达这个“火车头”往前跑。李连达现在正在品尝自己30年来编造出的“中药科学成果”的种种谎言的苦果,十分被动。谁都知道中医中药这些烂事,关上国门是真理,打开国门是谎言。
   
   李连达,无论你用什么样的语言为自己和中医辩解,都无法掩盖今天全体中国人民必须面对的一个残酷的现实:为什么全世界所有的其他的人种都说它是草,只有中国人这个人种说它是药?
   
   最近,李连达不得不公开给中医和自己打气,他的话全是谎话和谬论。由于他的话集中地反映了中医和“西学中”对自己的问题到了2007年5月的最新综合性思考,所以,我正在连续写几篇文章对李连达的全部谎话和谬论逐一驳斥。现在发表的是第一篇。
   
   题目:鱼腥草注射液能和氯霉素相提并论吗?
   网文摘录:及此前鱼腥草注射液出现不良反应导致我国109种中药注射液处境艰难时,李连达表示,“西药的不良反应远远高于中药,美国上个世纪50年代氯霉素造成1000多人死亡,上个世纪60年代反应停造成1万多名婴儿畸形等等,西药有更多的不良反应但是从来没有人说要取消西药,盲目地说取消中药是不科学的。但是,鱼腥草注射液事件也要引起我们的重视,不能等死人了才重视,这样不仅会妨碍中药的发展同时也违背了职业道德。”
   
   网文摘录:相比西药,中药安全,但不是无毒。李连达举例说,美国在上世纪50年代,氯霉素造成1000多人死亡,60年代,反应停造成1万多婴儿畸形,80年代,氟卡尼、恩卡尼,造成数万人死亡。而鱼腥草注射剂,2006年1—6月,用药者1.4亿人次,死亡者20人,发生率700万分之一。但这一事件却造成109种中药处境艰难。
   
   王澄的批判:
   说到氯霉素chloramphenicol就必须先讲班疹伤寒(epidemic louse-borne typhus)和肠伤寒(typhoid fever)。(附录2-5)引起班疹伤寒病的是立克次体,它是虱子身上的一种寄生物。体虱是人类班疹伤寒病的传播物。Charles Nicolle (1866–1936) 首次用实验的方法发现了体虱传播伤寒病的事实,因此而获得了1928年的诺贝尔奖。 肠伤寒的病原菌是沙门氏菌属的肠伤寒杆菌。
   
   公元前430年,古希腊的雅典发生了一次大瘟疫 (Plague of Athens), 以后公元前429年和427-426年,又发生过两次大瘟疫。今天的医学家们认为那很可能就是班疹伤寒。
   
   1489年,西班牙在Moorish Granada的战争中,3千个士兵死于和敌军作战,而1万7千个士兵死于班疹伤寒病。有医学文献记载的班疹伤寒蹂躏欧洲达400年之久,人人谈虎色变。在那几个世纪里,从西班牙独立战争到拿破仑兵败俄国,每一场战争中,班疹伤寒都大大削弱了军队的战斗力。
   
   1577年英国牛津爆发流行性班疹伤寒,造成300人死亡。1557年到1559年,短短的三年时间,班疹伤寒病杀死了10%的英格兰人。英国Newgate Gaol监狱的犯人患了班疹伤寒,他们去法庭应审时把班疹伤寒从法庭传播到伦敦市内。 除了市民死亡外,还死了一位伦敦市市长。1759年当时的英国专家估计每年有四分之一的监狱犯人死于班疹伤寒。
   
   1812年,拿破仑的军队从莫斯科撤退的时候,死于班疹伤寒的法国士兵比被俄国人打死的还多。拿破仑从厄尔巴岛逃出(复辟)后,他招募的军队一半也死于班疹伤寒。
   
   1816年到1819年,从爱尔兰爆发的班疹伤寒流行到英格兰。以后1846年到1849年饥荒年间又爆发了两次,死了很多农民。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班疹伤寒害死了300万俄国人,以及更多的波兰人和罗马尼亚人。那时在西部前线设立了士兵灭虱站,而班疹伤寒肆虐东部前线,仅仅在塞尔维亚就死了150万士兵。在那个时代,病人中容易死的都是班疹伤寒病人。
   
   1941年,班疹伤寒在德国军队中爆发。班疹伤寒也害死了纳粹集中营的很多犯人。俄国的布尔什维克革命战争胜利后,红军和白军的内战过程中,班疹伤寒害死了3百万人。
   
   由于它的历史“功绩”,有人建议班疹伤寒可用作细菌武器的范例。
   
   斑疹伤寒常常发生在军队,囚犯,难民,流浪者和穷人。而肠伤寒却没有“阶级性”。1861年前后,英格兰每年有5万人患肠伤寒。Albert王子和 Consort王子都死于肠伤寒。
   
   最初对肠伤寒的临床治疗是放血,催吐和导泻。而导泻常造成肠出血和肠穿孔。1912年以前的治疗只能是对病人体能的保护,卧床休息,加强护理,发烧时用冷水降温等。1896年,把用热杀死的肠伤寒病原微生物注射入皮下作为免疫方法。1914年到1918年的战争中,给士兵注射疫苗预防肠伤寒获得了成功。发明了DDT杀虱子后,班疹伤寒在军队里的传播就被有效地阻止了。
   
   1947年以前,全世界班疹伤寒病人和肠伤寒病人的死亡率在10%到40% 之间。
   
   1947年,氯霉素被第一次实验性地用于玻利维亚和马来西亚的斑疹伤寒的治疗并取得成功。1948年,Woodward等首次报告用氯霉素治疗肠伤寒,这个药把肠伤寒病人的发烧期从35天减少到3.5天。肠伤寒的死亡率大大降低。人类终于到了能够治愈斑疹伤寒和肠伤寒的一天。在氯霉素出现以前,人类对这两个病几乎是束手无策。
   
   氯霉素Chloromycetin 最初从霉菌中提取, 很快就人工合成了 chloramphenicol。 合成的氯霉素和霉菌中提取的效果完全一样。
   
   从1948年到今天,氯霉素治疗班疹伤寒和肠伤寒近60年了,至今它还是主要药物之一。特别是在不发达国家使用得更广泛,因为它很便宜。今天的美国内科书上的具体建议是:治斑疹伤寒可用四环素或者用氯霉素。Treatment consists of either tetracycline (25 mg/kg/d in four divided doses) or chloramphenicol (50-100 mg/kg/d in four divided doses) for 4-10 days. 治肠伤寒用Ampicillin, 氯霉素, 或者 trimethoprim-sulfamethoxazole。
   
   和其它抗生素相比,氯霉素的毒付作用较大。最严重的可致死性的毒付作用是骨髓抑制造成全部血球减少pancytopenia,最后有可能形成再生障碍性贫血aplastic anemia. 还可以造成白血病。 1993年的美国药理书称,氯霉素造成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发生率是3万分之1。但是这种再生障碍性贫血的死亡率很高。所以,尽管氯霉素对很多革兰氏阴性细菌,厌氧菌和立克次体有治疗作用,氯霉素都不宜作为第一线药。只有当其它抗生素因为细菌抗药而治疗无效的时候,才考虑使用氯霉素。氯霉素目前主要是用在严重感染病人。包括斑疹伤寒,肠伤寒,脑膜炎,布氏杆菌病等。氯霉素也可用于滴耳和滴眼药。(附录6)
   
   Today, the use of chloramphenicol is limited in developed countries, where more expensive but safer drugs are availabl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however, it is still widely used because it is so inexpensive to produce. It is used mainly to treat typhus, typhoid fever, meningitis, and brucellosis, but it can also be used for other infections. You may have used it yourself-in ear drops or eye drops.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