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和谐社会就是让城里人吃药,农民吃草?]
医学评论
·拯救“胆熊”:活着的意义只是被用来取胆汁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是太监的独生子女,生下来就会给皇上抬轿子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中医骗子实录:中医药预防“甲流”方案修订版印发
·把中医师赶出医院临床科室,绝不能手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中医申遗和中医逊位是两回事》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只有中国有两个医学》
·《说的太好了反倒不真实》
·把科学和伪科学的论战推向新高潮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两会委员谈中医中药
·新闻回放:7类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 中药标准化问题显现
·委员周超凡:中药注射剂经典名方再评价
·2006中国十大新闻事件回眸点评,中医存废之争第7名
·2006年终盘点:中国十大话题, 中医存废之争第三名
·2006年中医药十大新闻揭晓 , 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盤點2006年十大健康事件就醫網,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科技日报:2006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评选揭晓 ,中医存废第8名
·中医存废之争,博客跟着出名。2006年十大具有影响力的医药搏客
·中医存废之争进入2006十大医药产业事件,第三名
·评述2006年八大文化现象, 中医存废之争与科学精神, 第三名
·2005 两会代表提出:医疗改革中西医统筹考虑
·评论:何祚庥 你没有资格批中医
·每100条中医医疗广告中,竟只有0.87条符合广告法要求
·“中西医合作”运动的兴起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政协委员:中医药事业陷入困境需国家支持
·美国医药新闻:梦中驾车?安眠药惹的祸!
·中国应该停止大规模药物和中草药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谐社会就是让城里人吃药,农民吃草?

和谐社会就是让城里人吃药,农民吃草?
   王澄医生 2007年4月30日
   
   2006年是中医永远也不能忘记的一年。我们反对中医的言论给全中国人民每人配了一副眼镜,纠正了中国人看待中医的“近视眼”。2006年后,全中国人民看中医就多了一个心眼。特别是中医一说自己“神奇”的时候,大多数中国人开始反感。
   

   过了2006年,中国有会议必有“中医论谈”,有论谈必有人激动,必有不少为了中医而中医的智叟搜肠刮肚,为中医的死局找出路。
   
   2006年张功耀等提出建议要中医退出国家体制。当时我还在想,作为过渡,中医药还可以在农村再呆几年。2007年3月当我从电视上听完温家宝总理的报告,我立刻发现以前自己的中医药在农村再呆几年的想法是错的,没有跟上中国农村的进步。今天中国政府大力改善农村状况的努力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效,农村的医疗方向也应当跟着国家和农村的进步而改变。我现在知道的就有两点:一。农民获得资讯的能力很强。城乡差别其实有许多内容。就农民的资讯获得和信息传播来说,可能是城乡差别中最小的一部分。电视,电话,手机的普及,报纸的流通,农村和城市之间人来人往的口头信息传播等等,都决定了农民不会欢迎中医中药。我讲的是知识上的不欢迎,并不意味着农村欢迎的现代医学的服务就能很快到位。二。中国政府竭力缩小城乡差别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在农村医疗方面,不好解决的是给农村培养或派去优秀的现代医学医生,好解决的是把确切有效的西药送到农村去。中国政府怎么会放弃这个最好的最容易实施的缩小城乡医疗差别的办法,不去送确切有效的西药给农民,还是像30-40年前那样骗农民吃草?这种人为地继续扩大城乡用药差距的做法,我认为中国政府是不会做的。农民需要什么政府就要想法子给农民什么,而且不能骗农民,以次充好。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日前说:“新时期医改要把握四项原则。其中之一就是在医患供需之间应以患者、需方为本;---”
   
   然而,在今年三月北京的两会上,城里的委员们说“要让一根针、一把草惠及百姓”(附件一)。真不知道他们到底还想把中国农民忽悠到哪一天?全国的农民看到他们说的这些话,不在家里骂娘才怪。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朱宗涵说的才是一个有良知的医生应当说的话:“(农村)基本医疗应该首先考虑致死性疾病。实事求是讲,在威胁生命的疾病方面,中医治疗只能作为辅助手段。不能因为成本,就放弃西医的手段和技术。”
   
   此外,中医药管理局一直在拿中国和坦桑尼亚艾滋病人作严重违反国际医学伦理学的人体试验。国家财政已先后投入9000多万元经费,近6000位中国艾滋病患者接受了中医药治疗。(附件二)美国医学伦理学对于新药临床试验有五项规定:1。必须先做试验室(试管)实验,动物实验,才能进行人体实验。2。真实地告诉病人药物实验的目的。想要观察哪些指标。(Purpose of the treatment) 3。根据试验室(试管)实验,动物实验的结果推理,这个实验药物可能给病人带来的好处。(Benefits of the treatment) 4。根据试验室(试管)实验,动物实验的结果推理,这个实验药物可能给病人带来的坏处。(Risks of the treatment) 5。如果不用这个实验药物,病人的其他治疗选择是什么。(Availability of other alternatives)。 在河南,治艾滋病的中医没有做到五条中任何一条;中医拿非洲黑人做艾滋病试验10多年,毫无结果;居然还有人在推广。(附件三,四)
   
   建议给农民用中医药,正在给农村艾滋病人用中医药,给非洲黑人用中医药,给癌症病人用中医药。今天在中国,中医药的施给的对象有没有共性呢?有。两种人在接受中医药,一种是“无社会价值或低社会价值”的人,所谓弱势族群,另一种就是病急乱求医和死马当作活马医的人。
   
   谈到拿人做实验的医学伦理学,美国Ronald B. Standler博士说得好:“想要作这个实验的医生常常故意欺骗病人,说他要作的人体实验可以对病人的病情起到诊断或治疗的作用。而说这种话的医生自己并没有数。”“历史已经告诉我们,那些被用来进行人体医学实验的“非自愿”的人常常是只能听人摆布的人,特别是被社会认为是“低价值”的人。比如纳粹集中营中的犹太人,医院和各种收容机构里的智商低下的人,黑人,穷人等。这些人没有能力回避或拒绝这种人体实验,他们中几乎没人知道真正的实验将会在他们身上发生什么事情。“
   
   There is also a dark side to human experimentation: a long history of dangerous and harmful experiments performed on nonconsenting patients. Not only was informed consent not obtained, but the physician often fraudulently described the experimental procedure as either a diagnostic procedure or a treatment for the patient's condition, when the physician had no reason to believe that the patient might benefit from the experiment. History has shown that nonconsensual experiments are often performed on captive people in an institution, particularly people who society has regarded as "less worthy" (e.g., Jews in Nazi concentration camp, mentally retarded people in institutions, Negroes, indigent patients, ...). Such people are unable to decline or reject the experiment and few people will ever know what really happened.
   
   看来,古今中外,巫医害人的方式都是一样的。就是拿“没有社会价值”的人下手。今天全中国人民,特别是中国广大农民和穷人终于看出中医的心思了。因此大家可以一起预言,《纲要》指导下的中医的下一个所谓“创新”就是寻找下一批“没有社会价值的人”和病急乱求医的人。在中医鼓吹者的许可下,这帮中医好拿这些“没有社会价值的”中国人练一练拳脚,这样才好给中医发工资,让他们有事做。
   
   看病不像是穿衣服。穿最好的衣服和穿不好的衣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看病就不一样,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得了病都希望获得在自己能力之内和国家科技条件允许下最好的医疗。要不然穷人看病为什么要卖房子,难道他不知道这个房子是他一家栖身之地吗?这是每个人求生的本能。中医鼓吹者就是想把给中医在找出路和救助穷人这两件事画等号。当穷人,农民,艾滋病人渴望得到政府救助的时候,中医鼓吹者给他们的不是我们这个社会力所能及的,和国家科技条件允许的尽可能好的治疗和药物,而是被城里人,富人,有社会价值的人抛弃的“滞销品”---中医药。目的是帮中医找个事儿做。
   
   新中国建国以来,从毛泽东时代到今天,所有的党和国家各级领导人的保健医和对口医疗单位,100%都是全国或当地最好的西医师,这些西医师的洋文一定要念到让周围的人折服才有资格当高级领导人的保健医。为什么领导人的保健医从来就没有过中医?因为领导人都是“有价值”的人,不是吗?
   
   多年来,我已经看惯了西方国家的穷人游行呐喊,也看惯了中国穷人和遇到大难的人下跪泣求,为了讨回他们应该得到的那份平等和尊严;我就是看不惯中国中医鼓吹者自己呆在大都市里享受着全盘西化的现代医疗的无微不至的照顾,却把自己从来不用的中医药强行推销给没有社会价值的人。而且所有的中国的现代医学的工作者都很清楚,中医鼓吹者推销的中医药毫无科学根据。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难道中医鼓吹者的道德心还不如古人吗?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剂中药得到了全世界现代医学的认同。迄今为止,中医药没有在任何一个疾病的治疗中表现出比现代医学的标准方法好。我估计,现今在中国正在进行的中医药的全部治疗活动中,大约30%是低效的治疗, 就是和现代医学的治疗方法比效果差得很远;70%是毫无效果的治疗;还有很多毒副作用,让现代医学的医生看来,都是些不该发生的故事。比如,中药静脉注射剂就是只有在四人帮那个荒唐年代才能“创造”出来的荒唐医疗行为,也只有在四人帮之后的仍然愚昧的中国才能继续使用。不用多少时候,中国人民就能了解并同意我的看法:中医的中药静脉注射剂和拿艾滋病人做实验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伤害和纳粹德国的医生拿犹太人囚犯作人体试验所带来的伤害,两者作为对人类的犯罪行为其后果是完全一样的。请中医把70年代发明中药静脉注射剂时的所有试验室实验和动物实验的纪录拿出来让大家看一看,把中药治疗艾滋病的动物实验纪录拿出来看一看,你们有科学根据玛?
   
   (完)
   
   
   附件一:
   委员谈中医药作用:让"一根针、一把草"惠及百姓
   2007年03月11日 10:27 来源:新华网
   专题:2007全国两会
     新华网北京3月11日电(记者 赵博、李柯勇、刘羊旸) “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建设中,我认为中医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全国政协委员、天津中医药研究中心研究员哈孝贤说。
     不少委员认为,中医药所具有的简、验、便、廉的特色和优势,很好地契合了社区和农村卫生服务的需求,应当成为社区卫生服务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被称为‘赤脚医生’的乡村大夫大多使用中医技术,在农村地区以最低廉的成本行医救命,被形象地称为‘一根针、一把草’。”哈孝贤说。
     现在,我国开始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建设以社区为基础的新型城市卫生服务体系。这一进程为中医药发展提供了机遇。
     “中医药卫生服务投入少、成本低、疗效好,对控制医药费用有积极作用。中医药在非重大传染病、慢性病防治,老年人、妇女儿童和亚健康人群的保健,以及建立重大疾病的康复体系和卫生经济学意义上,都具有很显著的优势。”致工党中央的发言说。
     2006年4月,致公党中央组成调研组赴浙江就“中医药参与社区卫生服务、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相关问题进行了调研。结果表明,浙江省把中医药很好地运用到了社区卫生服务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上。
     “中医发源在中国,过去几千年来中国人靠的就是中医,西医传入中国也不过是几百年的时间。事实证明,中医应该在农村和社区医疗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且也能够发挥更大作用。”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原副部长朱庆生说。
     当然,不能单纯依靠中医药来建设基层医疗服务体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朱宗涵说:“基本医疗应该首先考虑致死性疾病。实事求是讲,在威胁生命的疾病方面,中医治疗只能作为辅助手段。不能因为成本,就放弃西医的手段和技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