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马友友说,保持文化纯粹是死路一条]
医学评论
·邹诗鹏,中医既然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你为什么不干中医了?
·2009年,健康报开始发表否定中医药的文章
·又见中医放狗屁:“有效防治慢性非传染性疾病”
·先消灭城市中医,再消灭农村中医
·中国科学技术落后的四大原因
·王澄写给黄建始先生的信
·政党退出专业团体。王澄写给纽约一位朋友的信
·中医经验医学变成循证医学?公鸡能下蛋吗?
·实习医生能作多少就应该作多少。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李小平商榷
·拿死人压活人,违背钱学森的意愿纪念钱学森
·世界上哪有中医说的“简,便,廉”这种好事?
·中医药发展大会是“野,狼,嚎”
·2009年11月5日美国华文《世界日报》刊登长文报道大陆中药注射剂问题。
·钱学森鼓吹中医的事还没有被批判
·河北的曹东义是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医国贼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皋永利又在扯鸡巴蛋
·《影响中药疗效的三个问题》解读
·反对中医运动分为几个不同的时期和战区
·为什么现在培养不出年轻中医大师?因为人民不再愚昧
·李炳茂不要胡言乱语
·记吴以岭骗子一笔帐
·程莘农这个老国贼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专业领域的第三批呼声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中医要“科普”,还要害几代人
·彻底批判“中医药发展的新观点新学说”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把中医师安排在医院之外,想赖在社区卫生机构
·他们一亿人生活过好了,剩下的12亿人就不管了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错误判断
·武汉只有一成市民首选中医
·坚决反对政府包养中医
·针麻假话说一百遍还是假话
·参加阅兵的不吃中药预防甲流感是怕拉稀
·美国一篇甲流感报道对我们的启发
·对我的《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一文的补充
·谋杀人民的国家,无耻的辩解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拯救“胆熊”:活着的意义只是被用来取胆汁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是太监的独生子女,生下来就会给皇上抬轿子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中医骗子实录:中医药预防“甲流”方案修订版印发
·把中医师赶出医院临床科室,绝不能手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友友说,保持文化纯粹是死路一条

   马友友说,保持文化纯粹是死路一条,孤立从未产生过伟大事物.
   
   
   【美联社芝加哥八日电】华裔大提琴泰斗马友友与芝加哥市合办、为期一年的音乐演奏活动「芝加哥丝路计画」(Silk Road Chicago),即将在春季结束。致力推动中西音乐及文化融合,展现东西方音乐之美的马友友4月将在芝加哥举行一系列音乐会、演讲和其它活动。
   各种演奏两百多场

   
   芝加哥在美国中西部,不是中东地区,芝加哥交易商最可能的交易是期货,而非珠宝、香料和宝石,但马友友说,这个最美国化的都市却是「丝路」上的一个大站。
   
   芝加哥离连接东亚、中亚与欧洲之间的丝路有半个地球之远,但是这个距离并未使芝加哥的文化机构,稍减参与马友友在1998年创立、有10年历史的「丝路计画」(Silk Road Project)的热情。
   
   「芝加哥丝路计画」是马友友第一个固定在一个都市推出系列音乐活动的计画,有超过70个机构,和马友友的来自世界各国音乐家组成的「丝路合奏团」(Silk Road Ensemble)参与,这个计画共举办两百多场演奏,把印度的西塔琴(sitar)、伊斯兰的oud琴,和中国的二胡、唢呐和琵琶带入了芝加哥的各个音乐厅,也把阿塞拜疆、伊朗、蒙古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艺术作品,带进了芝加哥美术馆和其它博物馆。
   
   马友友在最近的一次电话访问中说:「芝加哥已成为一个世界社区的完美典范,从某种角度来看也是美国的中心。芝加哥作为文化荟萃之地历史悠久,至少可追溯到1893年的纪念哥伦布世界博览会。」
   
   最后音乐会受期待
   
   「芝加哥丝路计画」毫无疑问地大受欢迎,去年在芝加哥市中心千禧公园举行的开幕音乐会吸引了破纪录的1万3500人,马友友预期结束演出的音乐会会吸引更多人,因为该场音乐会将有数以百计该市公立学校的学生参加。他说:「他们都学会了不同地区的音乐节拍模式,将参加演奏,我不知道那听起来会怎样,但我确定将非常值得听。」
   
   马友友说,虽然1893年的芝城世博会的许多活动,现在看来有如种族主义,但它是促进放眼全球的一个里程碑,「它带给我们世界宗教议会,在音乐方面,它奇妙地使史考特乔布林(Scott Joplin,爵士乐音乐家),和德佛亚克(Antonin Dvorak,捷克作曲家)相会,现在是继续这种程序的时候。」
   
   51岁的马友友说,他可能注定要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文化,他的祖籍是中国,生在巴黎,他的父亲是一位音乐学者,虽然他最早是以天才儿童的身分来到美国,但他成功逃避了盛名压力的摧毁力量,他认为可能是有多方面的兴趣,协助他避免了那种命运。
   
   东西文化不应独立
   
   马友友在纽约市茱莉亚音乐学院跟从导师罗斯(Leonard Rose)学习,但他也获得哈佛大学文理学科的学位,修读人类学课程使他去研究非洲卡拉哈利丛林居民的音乐。这种跨文化的接触,使他开始思考基本的哲学问题,他想:「我们如何为我们的社区定义?我们是谁?如何去融入这个世界?」
   
   马友友说,学习历史使他认识到东方与西方文化不是门户独立的,至少在亚历山大大帝时代就已混合。
   
   他说,这种模式也包括乐器,「吉他和西塔琴显然有关,甚至连发音都相似,oud从波斯传到西方变成了鲁特琴(lute),传到东方变成了琵琶。一个欧洲人听到二胡会说,那纯粹是中国的,是中国的小提琴,但中文二胡的意思是两条絃的外国乐器」。马友友说,保持文化纯粹是死路一条,「我有一个理论,曾与(芝加哥艺术馆长)库诺分享,即孤立从未产生过伟大的事物」。
   
   
   
   2007-04-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