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医学评论
·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
·健康报已经沦为流氓小报
·陈凯先篡改医学发展史也配当院士
·中国赶快把死人数数出来。读黄建始《医学模式》笔记(二)
·带“中医药"三个字的候选人
·不需要培养医学硕士和博士。重大新药创制的作法完全错误。
·邹诗鹏,中医既然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你为什么不干中医了?
·2009年,健康报开始发表否定中医药的文章
·又见中医放狗屁:“有效防治慢性非传染性疾病”
·先消灭城市中医,再消灭农村中医
·中国科学技术落后的四大原因
·王澄写给黄建始先生的信
·政党退出专业团体。王澄写给纽约一位朋友的信
·中医经验医学变成循证医学?公鸡能下蛋吗?
·实习医生能作多少就应该作多少。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李小平商榷
·拿死人压活人,违背钱学森的意愿纪念钱学森
·世界上哪有中医说的“简,便,廉”这种好事?
·中医药发展大会是“野,狼,嚎”
·2009年11月5日美国华文《世界日报》刊登长文报道大陆中药注射剂问题。
·钱学森鼓吹中医的事还没有被批判
·河北的曹东义是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医国贼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皋永利又在扯鸡巴蛋
·《影响中药疗效的三个问题》解读
·反对中医运动分为几个不同的时期和战区
·为什么现在培养不出年轻中医大师?因为人民不再愚昧
·李炳茂不要胡言乱语
·记吴以岭骗子一笔帐
·程莘农这个老国贼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专业领域的第三批呼声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中医要“科普”,还要害几代人
·彻底批判“中医药发展的新观点新学说”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把中医师安排在医院之外,想赖在社区卫生机构
·他们一亿人生活过好了,剩下的12亿人就不管了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错误判断
·武汉只有一成市民首选中医
·坚决反对政府包养中医
·针麻假话说一百遍还是假话
·参加阅兵的不吃中药预防甲流感是怕拉稀
·美国一篇甲流感报道对我们的启发
·对我的《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一文的补充
·谋杀人民的国家,无耻的辩解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拯救“胆熊”:活着的意义只是被用来取胆汁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是太监的独生子女,生下来就会给皇上抬轿子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中医骗子实录:中医药预防“甲流”方案修订版印发
·把中医师赶出医院临床科室,绝不能手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四川副省长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2007年全国两会专题 > 正文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15日02:26 新浪嘉宾访谈
   
   http://news.sina.com.cn/c/2007-03-15/022612518981.shtml
   
   四川省副省长刘晓峰
   
   3月14日12:30,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副省长刘晓峰做客新浪网《两会系列访谈》,就卫生、环保、区域协调发展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以下为访谈实录:
   嘉宾简介:
   刘晓峰
     1947年1月生,四川成都人,1995年5月加入农工党,1970年8月参加工作,重庆交通学院水道与港口系毕业,大学学历,高级工程师。1994年11月至2003年1月,任四川省交通厅副厅长。2002年4月至现在农工党中央常委、四川省委主委,2003年1月当选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九届、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八届、九届、十届四川省人大代表。
   
     主持人:刘副省长,欢迎你做客新浪两会系列访谈。在四川省的几个副省长中,你分管哪方面的工作?可否具体谈谈?
     刘晓峰:我在省政府分管环保、卫生、体育等工作。应该说,四川这几年一直在抓这些方面的工作。2005年的全运会,四川成绩很好,总分第七。去年的多哈亚运会,四川夺了32块奖牌,其中有14枚金牌。
     在卫生方面,应该说2003年非典后,政府意识到公共卫生的重要性,程度也可以说是空前的。现在,四川省各级疾病控制中心、医院都建好,乡镇这一块的卫生院在今年年底有望全部建好。此外,四川比较有特色一点的是中医药。我们省委省政府已经把中医药作为突出产业发展。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重视中医药?
     刘晓峰:因为四川在历史上就是个中医名医辈出的地方,也是个中药之库,建国初期上北京来的名医有大部分来自四川。这几年我们省政府高度重视,对中医也抓得很紧,而且提出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医疗机构必须有中医库。这样的话,覆盖面就很大。
     主持人:前段时间,社会上对中医存废问题有很多争议,你这么看这个问题?
     刘晓峰:我是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为什么呢?大家可以扪心自问,中国几千年繁衍的历史中,只有中药。中国人口能够从过去发展到现在,这么多的人,在世界上数一数二,难道中医没有贡献吗?西医在中国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主持人:那在你看来,中医如何在新形势下继续发展下去?
     刘晓峰:我认为很关键的是,现阶段怎样更好地利用中医,推陈出新。比如说现在村、乡这一级的中医,我们已经培养了一万多人。
     另外,我们向国家提出中医不应该考外语。为什么呢?中医是中国人的,怎么去考外语呢?当然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既懂外语,又懂中医,他可向世界交流,把中医发扬光大。但是这种人不需要很多,我的观点是,老百姓更多的是需要治好病的人,只要他精通中医,不懂外语也可以。
     主持人:你认为中医不需要学外语?
     刘晓峰:不需要考外语。但是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能够培养既懂外语、又懂中医的人,当然也更好。
     主持人:但那不是从医的标准?
     刘晓峰:不应该成为从医的标准,我们的这项建议,国家已经采纳,现在中医已经不再考外语。
     主持人:刚才说的都是好的方面,在卫生工作上,有没有你不放心的问题?
     刘晓峰:关于合作医疗,四川试点现在跟全国一样,覆盖面要达到80%这个数字。很多人谨慎问我,到底要不要这样搞?我说都是农民,一样搞。这次我提了个建议,我说凡是农民都要享受合作医疗,如果有农民享受不了合作医疗,那合作医疗的“低水平,广覆盖”优势就体现不出来。
     主持人:你这个建议具体内容是什么?
     刘晓峰:这次我提的就是不要考虑农民占总人口的比例,只要他是农民,就应该享受合作医疗。我这个观点,乡政府也同意。
     主持人:其实,解决农民的医疗保障问题,还有许多工作可以做,这些年,媒体的报道也比较多。
     刘晓峰:根据现状,我们早几年提出城里的医生要下农村去支援基层。它是一个硬指标。我们规定,一个大学毕业生分到城里的医院后,他应该先到基层工作一年,这样的学生才具有行医资格。后来我们改了,提出凡是在做主治医生或者副主治医生、副主任医师或者主任医师以前,他必须到农村工作一年。
     主持人:这个想法实施后的效果理想吗?
     刘晓峰:现实中,有的医生确实一时下不去,怎么办?我们要求你每一次下去,至少要在基层呆三个月或者一个季度,不能这次下去一个礼拜,过三五天再下去,五年下来我也够一年时间。这样不行。你必须实实在在地支援农村卫生事业。
     主持人:这个政策跟现在 卫生部提出的万名医生下乡做法很相似?
     刘晓峰:卫生部提出万名医生下乡,我们的要求和它是基本一致的。实际上,卫生部是在总结四川的做法,卫生部觉得四川的这个经验挺好,吴仪副总理也作了批准。
     比如现在我又提出一个观点:虽然每个地方乡镇卫生院都要建设,但像四川的民族县、民族区,占四川的国土面积60%,但人口加起来不到三百万。你可以想象,这个地方是幅员辽阔,人口分散。那么,假如把乡镇卫生院都建好了,老百姓看病还是很远,也许要一天或者两天才到,就不像现在我们要求的一个社区里,老百姓15分钟之内就能到医院。
     主持人:经常看到媒体报道说,一些老少边穷的地方就医困难,其中就有你说到的这个情况。
     刘晓峰:对,你想假如一个人突然发急病了,你要一两天才把他搞到医院去,那怎么办?所以针对这种情况,我向省委省政府和卫生厅提出来要开一个流动医院。实际上,这得益于健康快车的启示。健康快车不是香港的那个火车嘛,开到我们内地来做白内障手术。那么我就说,是不是我们以这种方式搞流动医院。我构想的是,每一个流动医院,有两台大的公共汽车,一台汽车布置成小医院,里面主要有X光机,心电图等检查设备。
     另一台车搞一点病房,搞一点医生休息的地方,这样,两台车就形成一个医院。它开到民族地区去,到一个地方就停几天,周围的老百姓可以来看病,看的差不多了,车又开到另一个地方。这样就可以弥补老百姓看病难问题。
     主持人:这个想法有没有落实?
     刘晓峰:我们今年就有望实施了,这个也必须在有乡镇卫生院的前提下实施。
     主持人:你们已经把工作做得特别细。
     刘晓峰:我觉得现在国家有政策方针,但是没人抓落实。下面不加落实,政策就永远兑不了现,就永远无法解决民生问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