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王澄医生给中医药大学生的第二封信《劝退学篇》]
医学评论
·王澄: 中药注射剂是中国政府迫害中国人民的铁证
·王澄: 对新医改的意见。新医改的结局不应该是“最渴的人没水喝”。
·王澄:专制时代,威权时代,和民主时代的区别
·百名中医硕博签名呼吁:改革医师考试报名办法.
·王澄: 陈竺和许嘉璐错误的五四观
·王澄:卫生部推荐中药治疗猪流感把国格都侮辱了
·王澄: 反对中医运动已经到了十月革命前夜的阶段:下级医疗卫生部门在我们一边
·王澄: 隔离墨西哥人引发的争议
·王澄: 李肇星只会说官话,不会说真话
·王澄: 中国政府鼓励中医针灸又闯下大祸:丙肝爆发
·王澄: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医疗卫生领域
·王澄评论乌鲁木齐7.5事件
·解决新疆问题的六点建议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
·健康报已经沦为流氓小报
·陈凯先篡改医学发展史也配当院士
·中国赶快把死人数数出来。读黄建始《医学模式》笔记(二)
·带“中医药"三个字的候选人
·不需要培养医学硕士和博士。重大新药创制的作法完全错误。
·邹诗鹏,中医既然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你为什么不干中医了?
·2009年,健康报开始发表否定中医药的文章
·又见中医放狗屁:“有效防治慢性非传染性疾病”
·先消灭城市中医,再消灭农村中医
·中国科学技术落后的四大原因
·王澄写给黄建始先生的信
·政党退出专业团体。王澄写给纽约一位朋友的信
·中医经验医学变成循证医学?公鸡能下蛋吗?
·实习医生能作多少就应该作多少。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李小平商榷
·拿死人压活人,违背钱学森的意愿纪念钱学森
·世界上哪有中医说的“简,便,廉”这种好事?
·中医药发展大会是“野,狼,嚎”
·2009年11月5日美国华文《世界日报》刊登长文报道大陆中药注射剂问题。
·钱学森鼓吹中医的事还没有被批判
·河北的曹东义是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医国贼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皋永利又在扯鸡巴蛋
·《影响中药疗效的三个问题》解读
·反对中医运动分为几个不同的时期和战区
·为什么现在培养不出年轻中医大师?因为人民不再愚昧
·李炳茂不要胡言乱语
·记吴以岭骗子一笔帐
·程莘农这个老国贼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专业领域的第三批呼声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中医要“科普”,还要害几代人
·彻底批判“中医药发展的新观点新学说”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把中医师安排在医院之外,想赖在社区卫生机构
·他们一亿人生活过好了,剩下的12亿人就不管了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错误判断
·武汉只有一成市民首选中医
·坚决反对政府包养中医
·针麻假话说一百遍还是假话
·参加阅兵的不吃中药预防甲流感是怕拉稀
·美国一篇甲流感报道对我们的启发
·对我的《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一文的补充
·谋杀人民的国家,无耻的辩解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拯救“胆熊”:活着的意义只是被用来取胆汁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是太监的独生子女,生下来就会给皇上抬轿子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中医骗子实录:中医药预防“甲流”方案修订版印发
·把中医师赶出医院临床科室,绝不能手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澄医生给中医药大学生的第二封信《劝退学篇》

   王澄医生给中医药大学生的第二封信《劝退学篇》
   王澄医生 2007年9月12日
   
   同学们:
   自从我上一次给你们写公开信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国的中医现状有了巨大的变化。中医正在从三个方面撤退。中医大势已去。

   
   一。从临床疾病治疗往“治未病”,“亚疾病”,“自我治疗”方向撤退。这条路完全没有出路,至少没有“钱”路。今天的中国有多少人会相信冬病夏治的谎言,多少人会相信夏天在背上贴一付中药,冬天病人的呼吸道疾病的症状会有好转。
   
   二。中药从“药”往“保健品”方向撤退。药农已经被告知,要种植“保健品”的草,准备商业转型。中成药叛变的最快,很快就要把“药”的包装换成“保健品”的包装了。这条路是对的。我也希望中国无毒的保健品能打入国际市场,为中国解决就业问题。
   
   三。中医药要向农村撤退。这种思维完全是30年以前的老思维方式。这条路完全走不通。原因是,今天中国的重大矛盾就是富人(既得利益者,精英?)和平民,城里人和农民的差距,方方面面的差距。这种矛盾如果再不解决,国将不国了。所以,从党中央到地方,都把构建和谐社会的努力摆在第一位。像救火一样积极地落实促进社会公平的每一项具体措施。因此,在医疗制度上,城里人和农民一定要平等。我讲的是制度的平等,并不等于操作上的可行性。能做到平等的地方尽量做到。比如城里人吃什么药,就应该给农民吃什么药。而城里的合格医生不愿意到农村去长期工作,这就很难办了。就是培养农村来农村去的合格的乡医也不是一两年能作好的。但是摆在众人面前看的医疗制度不能不公平,一定要说得过去。也就是说,中医药到农村去,1970年代还可以,到了21世纪就不公平了。如果还像城里那个没有脑子的政协委员哈孝贤建议的那样,城里人继续吃药,农民继续吃草,社会不公平和社会危机加剧,后果不堪设想。
   
   我看到纽约《世界日报》9月11日的一篇报道,忍不住写这封信给你们。这篇报道说,广东百多名(中)医师到卫生厅请愿,声称他们于1990年参加国家统一考试,并取得《个体行医医师资格证书》。但1998年《医师法》颁布后,有关部门突然指他们「没有正规医学学历」,要取消行医资格,让他们顿感前路茫茫。
   
   我想你们也不会同意那些没有上过医学院的人可以自学成才,不会同意他们有行医资格。所以,1998年《医师法》的颁布是中国医疗体系现代化并和国际接轨的重要举措,是保障全体人民医疗质量和安全的必须法规。可是,当你们读了这篇报道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你们自己。从今天到5年以后,你们可能就变成了今天去卫生厅请愿的人。5年以后,600多万现代医学工作者会取得共识,认为只有接受整整5年现代医学教育的人才能算得上正式医生,你们只学了一半时间,能算作正式医生吗?你们去读读现代医学的医师执照考试题,你们能答上来几道?个体行医医师的被承认和被否认花了8年时间。从现在起,用5年的时间,让中国领导人取得统一的意见,中医药大学毕业生不算正式医生,这是极有可能的事。因为5年以后,就是另一拨人当领导了。现在给你们拍胸脯打包票的人那个时候都不在了。
   
   针对大学生毕业后找工作难的情况,教育部长说,他们学到了本领,今天找不到工作,明天还能找到。可是,教育部长的这番话唯独不适于中医药大学毕业生,因为你们是“残品”。和现代医学教育的“正品”毕业生比,现代社会不会认为你们已经学到了本领。一般评估,你们在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如果两年内不能作医务工作,你们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从事医务工作了。
   
   有很多事,如果你们用平常之心去观察,就能发现问题。比如,为什么天津中医药大学的新生要宣誓忠于中医事业?就读中医是宗教行为吗?戏演得过份就失真。全国那么多其它学科谁也不会宣这种誓。为什么会有“中医中药中国行”?为什么没有“现代医学中国行”?因为现代医学天天都在“中国行”,政府和人民都嫌现代医学行得还不够快。“中医中药中国行”是演戏给中国人看。是《霸王别姬》那一出,“虞兮虞兮奈若何?”
   
   摆在你们面前的出路只有两条,要么要求教育部和学校把现在的课程改为5年现代医学教育内容,然后再学中医;要么就退学。现行的中医药大学教育完全是误人子弟。
   (完)
   
   
   
   附录
   百多名医师在省卫生厅门外静坐抗议,要求当局还他们一个公道。
   【本报广州十一日电】广东省各市百多名医师昨天拉起横额到广东省卫生厅门外请愿,声称他们于1990年参加国家统一考试,并取得《个体行医医师资格证书》。但1998年《医师法》颁布后,有关部门突然指他们「没有正规医学学历」,要取消行医资格,让他们顿感前路茫茫。
   
   医师们称,10年来,他们曾逾百次向国家卫生部及省卫生厅反映情况,但均不得要领。医师们表示,据初步统计,全国被取消行医资格的医师约有16万人左右,单广东省就有6000人,如有关部门仍不给他们合理解释,他们不排除会联合全国被无端取消行医资格的医师一起上京抗议。
   
   逾百名来自广州、深圳、韶关、汕头等十多个城市的医师,昨天中午12时聚集在广东省卫生厅门外。中午1时开始拉起「尊重历史事实,还我公平」、「还我行医资格」等标语,并戴上印有「还我公平」、「尊重事实」等字样的帽子静坐。到了两点左右,医师开始叫口号,警方到场维持秩序,期间有自称是卫生厅官员的男子高声叫喝,引起医师不满,双方相互对骂,几欲动手打架。直到下午5时,省卫生厅主要领导才出面与医师代表交谈,卫生厅官员表示今年内将解决事件。
   
   来自深圳的符姓医师称,1989年广东生厅组织全省医师进行技术职务统一考试。1990年,他们通过考试取得了《个体行医医师资格证书》,并在各地投资经营诊所。但1998年《医师法》颁布后,省卫生厅却指《个体行医医师资格证书》不能作为认定医师资格的依据,因此要求他们停止行医。
   
   医师们指摘,卫生厅这一做法根本是要把个体医师逼向绝路。来自韶关、年近七旬的饶医师激动地称,他家四代行医,而且都因医术高明而获得无数美誉。1990年考取医师资格后开诊所,但1998年后居然被卫生厅指没有行医资格,让他深受屈辱。来自汕头的张医师则表示,当年用尽积蓄,并向亲友借十多万元人民币,才开了一家诊所。2007-09-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