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中医在西医里混饭吃]
医学评论
·王澄: 反对中医运动已经到了十月革命前夜的阶段:下级医疗卫生部门在我们一边
·王澄: 隔离墨西哥人引发的争议
·王澄: 李肇星只会说官话,不会说真话
·王澄: 中国政府鼓励中医针灸又闯下大祸:丙肝爆发
·王澄: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医疗卫生领域
·王澄评论乌鲁木齐7.5事件
·解决新疆问题的六点建议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
·健康报已经沦为流氓小报
·陈凯先篡改医学发展史也配当院士
·中国赶快把死人数数出来。读黄建始《医学模式》笔记(二)
·带“中医药"三个字的候选人
·不需要培养医学硕士和博士。重大新药创制的作法完全错误。
·邹诗鹏,中医既然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你为什么不干中医了?
·2009年,健康报开始发表否定中医药的文章
·又见中医放狗屁:“有效防治慢性非传染性疾病”
·先消灭城市中医,再消灭农村中医
·中国科学技术落后的四大原因
·王澄写给黄建始先生的信
·政党退出专业团体。王澄写给纽约一位朋友的信
·中医经验医学变成循证医学?公鸡能下蛋吗?
·实习医生能作多少就应该作多少。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李小平商榷
·拿死人压活人,违背钱学森的意愿纪念钱学森
·世界上哪有中医说的“简,便,廉”这种好事?
·中医药发展大会是“野,狼,嚎”
·2009年11月5日美国华文《世界日报》刊登长文报道大陆中药注射剂问题。
·钱学森鼓吹中医的事还没有被批判
·河北的曹东义是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医国贼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皋永利又在扯鸡巴蛋
·《影响中药疗效的三个问题》解读
·反对中医运动分为几个不同的时期和战区
·为什么现在培养不出年轻中医大师?因为人民不再愚昧
·李炳茂不要胡言乱语
·记吴以岭骗子一笔帐
·程莘农这个老国贼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专业领域的第三批呼声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中医要“科普”,还要害几代人
·彻底批判“中医药发展的新观点新学说”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把中医师安排在医院之外,想赖在社区卫生机构
·他们一亿人生活过好了,剩下的12亿人就不管了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错误判断
·武汉只有一成市民首选中医
·坚决反对政府包养中医
·针麻假话说一百遍还是假话
·参加阅兵的不吃中药预防甲流感是怕拉稀
·美国一篇甲流感报道对我们的启发
·对我的《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一文的补充
·谋杀人民的国家,无耻的辩解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拯救“胆熊”:活着的意义只是被用来取胆汁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是太监的独生子女,生下来就会给皇上抬轿子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中医骗子实录:中医药预防“甲流”方案修订版印发
·把中医师赶出医院临床科室,绝不能手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医在西医里混饭吃

   中医在西医里混饭吃
   王澄医生 2007年8月30日
   
   【王澄评论:中国中医药报2007年8月30日发表的山东中医药大学皋永利的文章《中西医思维在临床中走向统一》婉言劝说中医必须西学。可惜,西医不领情。中医现在没处去了,想躲在西医里混饭吃。请问皋永利一个问题,把任何一个医院的中医科从医院里赶出去,这个医院能不能正常运行?能不能仍旧完成服务城乡人民的医疗任务?如果这个回答是肯定的,那么中医就是多余的。就是病人必须的治疗以外完全可以省去的部分。】
   

   
   中西医思维在临床中走向统一
   □ 皋永利 山东中医药大学
   
     尽管中西医结合发展已经历半个多世纪,而认为中西医不可能真正结合的观点仍然不少,其判断的根本依据就是中西医两种思维模式的对立。思维是在表象、概念基础上进行分析、综合、判断、推理等认识活动的过程,而思维模式则是认识事物的不同路径和方式。中医认识事物的路径是整体的、系统性的(还不能等同于现代系统论思维),而西医认识事物的路径则是分析的、还原的,由此构成了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式。似乎可以说,不解决中西医思维模式的统一,就不可能有中西医的真正统一。
     中西医思维模式能否统一?其理论层面的讨论可以说是旷日持久,而结果则是观点纷纭。所以如此,也许就是因为讨论的着眼点始终没有走出理论层面而深入到实践中去,没能从临床实践的角度去进行分析和思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根本标准,临床实践应该是检验中西医思维模式能否统一的根本标准。从中西医结合的临床实践看,虽然不能判定中西医一定能够走向融合,但是两种思维在不断走近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从目前中医临床“衷中参西”的普遍现象看,有两点在突出表现着中西医思维的密切结合:一是疾病诊断上的“病证结合”,二是疗效判断上的“中西互参”。这两种表现都是基于现代临床的迫切需求而发生和形成的,是自觉的,不是强迫的。
     “病证结合”,是基于对疾病全面认识的需求。随着现代西医学对疾病的深入认识,已经表明疾病的许多内在变化和病理程度仅靠外在的症状表现是不能发现和把握的。例如一些癌症的早期、血液疾病的早期、心脑血管疾病的不同发展阶段和严重程度等等,只凭证候观察是困难的,也是不够准确的。又如“非典”时期,中医虽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是,有一点我们是不能忽略的,那就是西医现代检测、治疗手段的密切配合,现代检测手段的对病情发展的跟踪,尤其是对肺部病理变化的观察,为中医制定和修正治疗方案提供了强有力的客观依据。
     不管我们承认与否,客观地说,中医已经认识到仅从外在症状的变化来认识疾病,虽然是整体的,但是不全面的,特别是对疾病的一些重要的甚至是关键的内在微观变化,仅仅通过证候是难以捕捉到的。对疾病重要信息的遗漏,造成的将是治疗上的贻误。
     “中西互参”,是基于疗效科学判断的需求。仅仅从外在症状的改善情况去判断疗效,现代中医临床自己也已经不能认可。因为现在看来,许多疾病仅仅是外在症状的消除并不就意味着疾病的治愈。为了更科学地判断疗效,中医在对许多重要疾病、复杂疾病的疗效判断标准中,已自觉把现代西医的疗效标准纳入在内。疾病是外在症状与内在病理密切联系、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科学地判断疗效也应当是从疾病的整体上去把握,既不忽略外在症状,也不能忽略内在病理。
     无论“病证结合”还是“中西互参”,都表现了中西医两种不同思维模式在疾病认识过程中的相互辅助。在这里,两种对立的思维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在临床实践的过程中达到了统一。尽管这种统一不是理论上的融合,但却说明,两种思维用于中医临床实践不仅不矛盾,反而是一种优势互补。理论来源于实践,限于理论谈理论,往往会脱离临床。两种思维在临床实践中的统一,说明中医临床对两种思维模式具有同等的需求,这比理论上的论证更有说服力。我们始终不能忘记,中医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许多规律是要通过临床实践来验证的。中西医两种不同思维模式能否结合和统一,也要通过临床实践来说话。
     看待两种思维模式的关系,同样需要辩证地去认识,不能只看到对立的一面而忽略了它们的统一性。不同的思维模式也好,不同的诊治方法也好,对疾病而言,它们都是工具,只要临床需要,“不同”的结合就是统一的。之所以有人将思维上的差异视为中西医结合的障碍,原因就在于没有将两种思维放在临床情境中去认识,而是脱离临床孤立地看待,基于这种形而上的认识,两种思维永远不会统一。
     中西医是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去认识疾病的,那么,它们在体现各自优势的同时也必然显露出各自的片面性。惟有将两种思维模式结合应用,才能在充分发挥两种思维优势的同时消除各自的片面性。中医的系统性思维,客观地说还只是一种“象思维”,而西医一直秉承的是概念思维。关于象思维与概念思维的关系,王树人先生在《中西比较视野下的“象思维”》中说到:“如果用一个恰当的词语来说明象思维与概念思维的关系,那么,这个词语就是相反相成。”他认为,无论是一般理性的逻辑思维方式,还是科学的理性逻辑思维方式,特别是工具理性的逻辑思维方式,永远是人类解决实际问题的所不可缺少的思维方式。象思维的原创性,主要在于开拓新思路,扩展新视角,提出新问题,但是这种新思路的具体实施,新问题的具体解决,则有赖于概念思维。这充分说明两种思维具有互补性。中医临床对现代先进检测手段的运用,不仅仅是对现代先进方法的接受,更是对一种不同于自己的思维模式的接纳。因为在这些现代方法和手段的背后,一定是一种与之相应的思维模式在起作用。所以,现代中医临床中西医诊治方法、手段的结合,根本上就是两种思维模式的结合。
     中西医结合是一个漫长的发展历史过程,是一个由初级阶段向高级阶段渐进的过程。现在的中西医结合发展现状只能算是初级阶段,一切都处在探索研究与基础建设时期,所以对眼下中西医结合水平的要求不能太高,理论上的融合是未来的事情,目前要做的就是要根据临床的需求科学合理地去运用中西医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式和方法,使之在临床实践中达到有机的统一。
     科学合理的运用,是避免两种思维产生负面影响的前提。所以出现中医“西化”,原因就在于西医思维在中医临床上的过度扩张,超出了它的适用范围,冲击到了中医思维,影响了中医的辨证论治过程。所以说,两种思维在临床上既要用足,又不能过度。这是需要在临床实践中不断磨练和熟练的。
     推动两种思维模式不断走近的动力,来自于现代中医临床需求。既然是临床需求,我们就没有理由反对它,只能顺应它,不然就有违我们为医的宗旨,也有违医学发展的规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