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西医挨打,中医幸灾乐祸,什么东西!]
医学评论
·王澄:耕者有其田
·王澄:我花盛开百花杀
·王澄:中国医疗队为什么要帮助非洲人而不帮助中国农民
·王澄:读哈耶克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所想到的
·王澄:千刀万剐毛泽东。读丁凯文对辛子陵的《红》书的评论
·王澄:马克思有个私生子
·驳习近平:卫生部操纵WHO向世界兜售民族糟粕中医就是输出革命
·王澄:中药注射剂全国累计使用的(人次)数字是怎样算出来的
·王澄: 高强开溜,说明房子要倒了
·王澄: 中药注射剂是中国政府迫害中国人民的铁证
·王澄: 对新医改的意见。新医改的结局不应该是“最渴的人没水喝”。
·王澄:专制时代,威权时代,和民主时代的区别
·百名中医硕博签名呼吁:改革医师考试报名办法.
·王澄: 陈竺和许嘉璐错误的五四观
·王澄:卫生部推荐中药治疗猪流感把国格都侮辱了
·王澄: 反对中医运动已经到了十月革命前夜的阶段:下级医疗卫生部门在我们一边
·王澄: 隔离墨西哥人引发的争议
·王澄: 李肇星只会说官话,不会说真话
·王澄: 中国政府鼓励中医针灸又闯下大祸:丙肝爆发
·王澄: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医疗卫生领域
·王澄评论乌鲁木齐7.5事件
·解决新疆问题的六点建议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
·健康报已经沦为流氓小报
·陈凯先篡改医学发展史也配当院士
·中国赶快把死人数数出来。读黄建始《医学模式》笔记(二)
·带“中医药"三个字的候选人
·不需要培养医学硕士和博士。重大新药创制的作法完全错误。
·邹诗鹏,中医既然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你为什么不干中医了?
·2009年,健康报开始发表否定中医药的文章
·又见中医放狗屁:“有效防治慢性非传染性疾病”
·先消灭城市中医,再消灭农村中医
·中国科学技术落后的四大原因
·王澄写给黄建始先生的信
·政党退出专业团体。王澄写给纽约一位朋友的信
·中医经验医学变成循证医学?公鸡能下蛋吗?
·实习医生能作多少就应该作多少。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李小平商榷
·拿死人压活人,违背钱学森的意愿纪念钱学森
·世界上哪有中医说的“简,便,廉”这种好事?
·中医药发展大会是“野,狼,嚎”
·2009年11月5日美国华文《世界日报》刊登长文报道大陆中药注射剂问题。
·钱学森鼓吹中医的事还没有被批判
·河北的曹东义是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医国贼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皋永利又在扯鸡巴蛋
·《影响中药疗效的三个问题》解读
·反对中医运动分为几个不同的时期和战区
·为什么现在培养不出年轻中医大师?因为人民不再愚昧
·李炳茂不要胡言乱语
·记吴以岭骗子一笔帐
·程莘农这个老国贼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专业领域的第三批呼声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中医要“科普”,还要害几代人
·彻底批判“中医药发展的新观点新学说”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把中医师安排在医院之外,想赖在社区卫生机构
·他们一亿人生活过好了,剩下的12亿人就不管了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错误判断
·武汉只有一成市民首选中医
·坚决反对政府包养中医
·针麻假话说一百遍还是假话
·参加阅兵的不吃中药预防甲流感是怕拉稀
·美国一篇甲流感报道对我们的启发
·对我的《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一文的补充
·谋杀人民的国家,无耻的辩解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拯救“胆熊”:活着的意义只是被用来取胆汁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是太监的独生子女,生下来就会给皇上抬轿子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中医骗子实录:中医药预防“甲流”方案修订版印发
·把中医师赶出医院临床科室,绝不能手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医挨打,中医幸灾乐祸,什么东西!

   西医挨打,中医幸灾乐祸,什么东西!
   王澄医生 2007年8月25日
   
   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医生屡屡被病人家属打骂。中国是唯一有这种事的国家。如果是卖淫和腐败问题,中国政府总有话说,“各国都有,只是程度不同。”医生被打,政府说什么?1。病人期待过高。2。看病贵。如果不能看好,人财两空,极度失望。3。医务人员态度不好,回答问题太简单。4。医务人员工作过错。5。公众对医院信誉质疑。6。法律不健全。
   

   在这些具体原因的后面,其实孕育着一个灾难性的社会危机。这个危机就是,当政府公信力降低到了极限的时候,民间的“无政府活动”就会大大增加。具体表现为全社会道德沉沦,良心泯灭,集体抗争,扰乱公共秩序。出现非理智,暴力,破坏倾向。用暴力宣泄个人的愤怒和绝望。50多年了,中国政府在医疗问题犯了两个大错,一是2005年以前极大地忽视了农民,平民,和穷人的医疗困难。我在美国作医生,亲身体会到美国的3亿人民,上至市长下至乞丐,只要住进医院,给他们看病的医生是同等水平的医生,用的药是同一个药。这些事让中国农民知道了该如何想?二是五十八年来,中国政府错误地把中医扶正,“与劣为友”,极大地伤害了千千万万正派的知识分子的心。今天的中国政府,遇到当前这样严重的社会问题,只派了于丹一个仙女下凡,到处传播“论语教”,让身处绝境的人每日反省,压制自己,有用吗?
   
   每一个关心中国进步的人,特别是像我这样以前在中国做过医生的海外华人,看到中国医生被打都会感到无比愤怒。我们痛斥社会暴力,呼吁严惩凶手。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中医却不是这种心情。中国中医药报2007年8月24日胥晓琦的文章“从医患关系看中医人文优势”充分暴露了中医这种幸灾乐祸的心态(附录2)。
   
   我们和中医之争,其实就是为了一件事。我们认为,对于每一种疾病,中医的治疗都不如现代医学。中医的治疗不是无效,就是低效。因此,为了保障中国人民的健康,我们要求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不要再呆在国家体制内滥竽充数。
   
   可是,胥晓琦的这篇文章是和我们辩论中医能治好什么病吗?显然不是。不知道胥晓琦是无知还是故意的,他把社会暴力曲解成医疗问题,把西医挨打说成不如中医人文优越。胥晓琦把因为工作繁忙并无端被暴力迫害的西医专家说成是“行为方式”与中医不同,“价值取向”有问题;把给病人的全面检查说成是“支”得病人“满处跑”,把西医看病说成是“以疾病为中心”。每一个忙得脚打后脑勺的大医院的西医“大哥大”,为了全国人民的健康付出了自己的体力和脑力极度透支的努力,来完成永远也完不成的医疗任务,维护着一个和谐社会的基本需要。这是你们这些抽烟喝茶看报聊天的中医能与之相比的吗?医院里没有你们中医每天大门不是照样开?
   
   我们今天就要叫叫这个真,请问西医看病有什么“行为方式”问题,有什么“价值取向”的错误,西医跟着病人的疾病跑又有什么错的地方?西医“大哥大”一个人承担着三个人的工作量你还想让他行为怎样?老百姓为什么会跟西医急眼,因为他们认为西医能帮上他们的忙才会跟他急眼。老百姓为什么不跟中医急眼,因为没人想到中医能帮上什么忙。中医因为没人找,坐冷板凳就心存嫉妒,看别人笑话。可真有你的,心里啥坏水都有。合着我父母在我小的时候跟我说过的:一个人如果正道上不去,一定会走歪道。不会呆在那儿啥也不作。
   
   有人说中医西医是兄弟。兄弟看到兄弟被打会窃喜吗?那个说中医西医是兄弟的人就别套近乎了。时候一到,西医一定会“端茶送客”的。中药已经开始撤了(附录1)。中药准备脱下“军人装”,换上“民兵装”。那些讪笑西医挨打的中医师为什么还不从医院撤出去?你们手中无枪,心中无术,脸上无光,还在医院鬼混什么?
   (完)
   
   
   附录1。中药保健食品带给医药企业新的发展机会,保健食品产业能成为朝阳产业吗?中国中医药报2007年8月 23日
   
   附录2。
   中国中医药报2007年8月24日
   胥晓琦:从医患关系看中医人文优势
   
     近年,我国医学界有一种现象引人注目:尽管中医学诊病治疗主要是从经验出发,看似古老落后,但找中医专家看病的患者及亲属鲜有“发难”者;而现代医学的治疗手段越来越先进,能治疗的疑难病症也越来越多,可是一些患者及亲属似乎并不“买账”,屡有医生被打伤的消息见诸报端。
     近年,中国医师协会公布的医患关系调研报告显示:3年中,全国平均每家医院发生的医疗纠纷为66起、患者打砸医院事件5.42起、打伤医师5人。一段时间以来,为了缓解如此紧张的医患关系,我国政府、医院、教育机构、医学协会及学会等,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起到了积极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医患关系,但尚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原因何在?2001年8月30日《羊城晚报》的《羊城医患,纷争也急》一文中,其调查结果点到了实质:“这些恶性事件都是发生在当地的大医院里……近年来,这些广东医院中的‘大哥大’们,常常受到患者及其家属的投诉,每年的投诉事件都在100件以上,但经查,这些投诉中,有效投诉率不足5%,即多数为患者的误会。”
     “误会”,何以会导致如此严重的后果?我们必须关注中医与西医不同价值取向决定的中医师与西医师行为方式的明显差异。
     患者初到西医师处就诊,如果碰到寡言的医师或繁忙的专家,多数是问上三言两语就开若干检查单、化验单,“支”得患者在医院“满处跑”,往往花了很多钱,当天还没有诊断结论,好不容易盼到检查、化验结果都出来了,下次再找这位医师看病时,可能得到的诊断结论是没病,也不用吃药!因为所有检查、化验结果都正常,这在神经科、精神科中是常有的事。设身处地地想想,这些患者及家属因“误会”而对医师发火,甚至打人、行凶,不是很可能的事吗?而患者初到中医师处就诊,特别是碰到老专家,通过面对面的四诊,医师就能了解病情、做出诊断、决定治疗方案以及当即实施治疗,尤其是老专家在脉诊与问诊过程中,会为患者提供有针对的防治疾病方法和养生康复忠告,不但使患者学到了有用的防治疾病知识,尤其是得到了很大的心理慰藉;而且患者一般也不会被“支”得“满处跑”,花很多钱。如此,患者怎么会对中医老专家“误会”、发火呢?因此,也很难发生医患纠纷。
     上述事实说明,前者往往是以疾病为中心,医患之间被一架架仪器、一张张化验单阻隔,缺乏面对面细心的交流,尽管“实话实说”,但很难达到文化认同;而后者以人为中心,诊治疾病过程充满了人文沟通和文化认同,从这一角度说,“永远承认患者存在问题,永远能为患者提供帮助”是中医学珍贵的医学精神核心,也是其不可忽视的需要继承发扬的优势之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