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
杨恒均之[百日谈]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好几位朋友写信给我,督促我就国企兼并山西私人煤矿的事写两句,按说,这是典型的“国进民退”,实在是逆历史潮流的搞法,写写也是应该的。可是,由于最近比较累,已经提前进入圣诞和新年假期状态,加上和儿子一起有点乐不思蜀,所以,就迟迟不愿下笔。当然,文思迟滞也是一个原因,造成这个原因的原因则是我有了点情绪。
   
   
   
   上次到墨尔本,朋友告诉我那里有一位大陆来的煤矿老板的儿子,来到澳洲不到半年,先是用现金买了宝马,随即又换了崭新的奔驰,据说还要换比奔驰更酷的跑车,当然,这速度与他换女朋友相比,实在算是慢的。不停换女朋友的结果是,他无法过语言关,也就换不成学校。这位煤炭老板的儿子最近有点不高兴,可并不是因为成绩不好无法上学,他不高兴的原因正如他对同学讲的:最近中国生意不太好做,我爸现在一天才赚75万……

   
   
   
   这次到悉尼,又听到一个煤老板儿子的故事,据说这位不换女朋友,租了五六个地方,一个地方放了一个女朋友,一个也舍不得换掉。有意思的是这些女朋友还都是大陆来的官员们的千金。只是最近他老爸突然给他打电话,说煤炭生意可能要被当官的抢走了,他问儿子手里现在有多少钱。那儿子说,还有几十万啊,老爸一听就摔电话了:老子不是给了你一千多万,才两年不到,只有几十万了?
   
   
   
   听了这两个真实的故事,我平时如泉涌的文思就迟滞了。毕竟,我也是有感情的,既然有感情,有时就会感情用事滴。我杨恒均总不能每天都高谈阔论,政治正确吧?有些事情的内在逻辑挺逗的,不是大道理就能够一言以蔽之的。例如,这煤老板本来是与官府勾结才能够发财的,发财了,却去玩弄官府那些尚无法贪污到大富大贵的官员千金;可是转眼之间,这官员又要开始没收煤老板的财产了……你说,这不正是中国朴素哲学思想中的因果报应?
   
   
   
   再说,你什么时候听说腰缠万贯的煤老板对个人的权利有过兴趣?更不用说他们拿出九牛一毛来维权了,我倒是听说过穷得叮当响的北京律师千里迢迢去为山西的煤老板维权。
   
   
   
   我以前就经常对父辈那代人说,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你们当土豪很久了,霸占田地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你能告诉我,你们有田有地的时候,想到给这个国家和普罗大众做点有益的事吗?或者试图建立一个能够保护人权和私有财产的制度?
   
   
   
   例如,代表地主资产阶级利益的蒋介石政权,在大陆也好歹折腾了几十年,死活不肯设立这个地球上迄今能够最大限度保护地主、资产阶级和普通民众权益的宪政民主,最后不是被赶到台湾岛?再说,共产党中起来领导打土豪分田地的领袖们,不是地主富农,就是资本家的后代,例如毛泽东和周恩来……
   
   
   
   这报应其实是中国历史无法走出的恶性循环。中国上下如果不思改革,这循环还会继续,而且可能循环得比以前都要快。不过,现在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和中国几千年历史不同的是,恶性循环无法打破,但我可以把子孙后代送到循环以外去——送他们出国!你再怎么循环,再怎么折腾,也只能在中国大陆吧?
   
   
   
   最早是高干子弟出国的多,后来是富翁把孩子一个一个送出去,留了后路,再后来连要为一个美好中国奋斗的知识精英们也歇菜了,急不可耐地把独生子女送到海外与达官贵人的子女们一起接受资本主义再教育。更让人震惊的是,最近有迹象显示,稍微懂得一点历史的打工仔,也开始为襁褓中的独生子女攒钱留洋了……
   
   
   
   其实,如果有其他的选择,谁愿意把子女送到一个文化和语言完全不同的地方去?中国人是最注重家庭的,我们不是因此常常嘲笑西方人家庭观念淡薄,父母不关心子女?可是你什么时候看到西方父母忍心让未成年的子女到一个异域去学习和生活?
   
   
   
   而且,你知道中国大陆出来的孩子们都在怎么生活吗?每一次到澳洲、新西兰和美国,看到报纸上的报道,听到那些留学生的故事,我都很难受,也为他们父母觉得不值。我不排除这些孩子今后有能够融入当地社会的精英,甚至还会继续出现几个诺贝尔奖得主,为整个中华民族争光,但代价是什么?是更多的孩子始终无法融入主流社会,或者在学生阶段就出事了,而那些看上去没有“出事的”,又有多少心理和性格受到了伤害,谁知道呢?
   
   
   
   可我不能告诉中国的家长们,不要把子女送到海外留学,因为和中国历史长河中反复上演的悲剧相比,把孩子“流放”一样送到海外,至少是一个保险的做法……
   
   
   
   说了这么多尖酸刻薄的话,我也想表示一下,对孩子们,我始终是关心的。例如去年一些留学生爱国爱到失控,在人家国家横冲直闯,我当时就凭自己的经验,旁敲侧击地提醒他们要注意后果——后果还没有完全显现,但也差不多了。
   
   
   
   首先,由于部分留学生不照顾人家的“国情”而过早地暴露了他们的爱国热情和实力,结果他们受到了所在国家政府的报复,目前在美国和澳洲,对于毕业后的中国留学生就业,特别是政府部门和高科技公司,都有了更加严格的限制,有些是明文的,但更多是心照不宣的,也有内部掌握的。
   
   
   
   其次,海外留学生去年澎湃的爱国热情是从大陆网民传过来的,他们作为中国愤青中唯一享受游行示威自由的群体,义无反顾地冲上了法国、美国和澳洲的街头。可是,他们不但过早地把力量暴露给了资本主义,也同时暴露在大陆那些爱国爱红了眼的愤青眼中。
   
   
   
   国内情绪多变的愤青在利用了这些海外留学生之后,海内外“爱国者”们在“爱国”的大旗之下短暂地结盟之后,迥异的利益最终让他们分道扬镳,甚至“反目成仇”。就在五星红旗遍布欧美之后不到两个月,大陆互联网上质疑之声四起:这些不用再喝大陆毒奶粉的年轻人是谁?他们的家庭都是什么背景?为什么有那么多钱在外国留学?他们毕业后有多少回国的?
   
   
   
   进入2009年,我通过自己文章的跟贴明显地感觉到,当初那批对海外留学生上街叫好的国内“民族主义者们”,开始把“爱国”的长矛对准海外留学生。以致当这些海外留学生在当地受到欺负的时候,国内的网民不但不再是支持,甚至在有非常死亡事件发生在海外留学生之中时,国内互联网上的“活该”叫好声代替了同胞之间应有的同情(见我的多篇描写澳洲留学生的文章)。
   
   
   
   第三,不过,和这些国内愤青的仇视相比,还有更让留学生的家长们恐惧的。我最近收到的信息显示,海外留学生的家长们感到大事不妙了,他们也是最早为海外留学的子女的“爱国热情”泼冷水的。
   
   
   
   原因有这么两个,一个是部分家长认为孩子还年轻,不懂得国内的事,希望他们成熟点后,看问题更全面时才“参与政治”。但更重要的理由则是家长们感觉到国内互联网上的“民意”越来越对他们不利,例如经过海外留学生的折腾,大陆网络上一片呼声,要求送子女出国留学的家长们必须公布自己的财产,尤其是那些官员背景的。
   
   
   
   难怪,一位澳洲留学生向我描述这样的情景:当一些家长看到他们的子女出现在国内电视画面时,几乎紧张得透不过气来。据我这些年涉内和涉外工作经验所知,中国目前送子女出国留学的家长只有一小部分真正经得起“严查”:贪污腐败的当然并不占多数,但灰色收入,以及偷税漏税,足足可以让绝大多数家长们吃官司——
   
   
   
   当然最让留学生和家长们恐惧的不是“民意”,而是“官意”,最近这几年,在胡温的领导下,“官意”也多多少少反映了一些“民意”,例如就从去年海外留学生像抗日战争时候的百团大战一样过早的暴露了实力之后,阳光法案虽然没有能够实行,但中纪委已经开始要求各地官员必须如实汇报子女在海外留学的情况……
   
   
   
   今天就到此为止,顺便一起回复几位朋友的短信,三位朋友在前两天发来了几乎相同内容的问候:老杨头,冬天到了,寒潮来袭,又有流感,请注意保暖……
   
   
   
   谢谢哥们姐们啊,我此刻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悉尼,这里的冬天已经过去了,现在正是盛夏,最近几年我每年都过两个夏天……俗话说,冬天来了,夏天还会远吗?老杨头则说:既然一年可以过两个夏天,为啥一定要过冬天呢?
   
   
   
   不过,这里的夏天也有让人郁闷的,例如圣诞节要到了,这里不但不会下雪,气温竟然高达三十度,加上又有流感来袭,结果我今天在大街上见到一位给孩子派糖果的圣诞老人——他热得竟然穿一条红色的大短裤,却带着一个大口罩子……
   
   
   
   杨恒均 2009/11/23 悉尼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