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
杨恒均之[百日谈]
·《谍影重重》(六至十)
·《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谍影重重》(十六-二十章)
[百日谈]之《叛逃》(小说)
·《叛逃》(引子)
·《叛逃》(一)
·《叛逃》(二、三)
·《叛逃》(四、五)
·《叛逃》(六、七)
·《叛逃》(八、九)
·《叛逃》(十、十一)
·《叛逃》(十二、十三)
·《叛逃》(十四、十五)
·《叛逃》(十六、十七)
·《叛逃》(十八、十九)
·《叛逃》(二十、二十一)
·《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叛逃》(二十四、尾声)
[百日谈]其他
·我的母亲(散文)
·《我的老师》(散文)
·《台风,来吧!》(小说)
·《最后一个汉奸》(小说)
·《祥林嫂》(故事新编)
·《我最忠实的读者》(散文)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电视播放的录像镜头竟然是彩色的,我一开始还认为是经过技师填色处理过的,又或者是情景再现,但播音员说这是爱娃拍的原装带子。爱娃的最大爱好就是随身带一个摄像机,把身边的聚会记录下来。仿佛知道她随手拍摄的这些带子将会成为最珍贵的史料似的,每拍完一卷,她都小心收藏起来,后来即便炮火摧毁了德国,她也和结为夫妻的希特勒自杀了,那些录像带却大多完好无损。
   
   
   
   录像一般是她亲自拍摄的,所以,她自己的镜头并不多,但从不多的镜头里仍然可以看出她是一位圆圆脸的活泼可爱的女子,总是在笑。更多的镜头给了男主人——希特勒。可能总是被拍摄吧,希特勒就感觉到不好意思了,有一次,他冲着镜头温柔地说,嗨,怎么老拍我呀,应该多拍拍你自己嘛。

   
   
   
   镜头外的爱娃带点调皮的咯咯地笑了,镜头有些颤抖,她的情人——希特勒的温柔变成了满脸的怜爱,他挥了挥手,有点像我们平常人在镜头前那种不自然的招手,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灿烂。而可怜的我,在这一刻竟然有了时空错乱的感觉,险些昏了过去……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镜头中如此和蔼可亲的希特勒,像个温文尔雅的情人,更像是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口中的“父亲”。是的,“父亲”不但是当时的纳粹军官们,而且也是很多普通德国人对希特勒的尊称。事实上,在很多场合,爱娃也像戈培尔一样把希特勒当父亲一样来爱。
   
   
   
   爱娃知道自己如此爱慕并姘居了十几年的希特勒是杀人魔王吗?这曾经是一个历史谜团。遗憾的是,没有一份文件或者其他口供能够证实爱娃知道——除了她自己拍摄的录像带上的一段对话。在和一位亲戚谈论他的某位亲戚时,爱娃说:幸亏他没有那样做,否则就要被送进集中营了……
   
   
   
   所以,可爱的爱娃是知道集中营的,而且从录像带上的时间可以知道,在希特勒腼腆地告诉爱娃要少拍自己的时候,几百万犹太人——包括至少几十万像爱娃那样可爱的犹太女孩子已经被希特勒活活闷死在焚烧炉里……
   
   
   
   爱娃热爱自己的祖国,和当时被希特勒激励起来的爱国民众一样,他们直接称呼德意志为“祖国母亲”,而纳粹军队里有段时间连“祖国”都省掉了,直接称德意志为“母亲”。
   
   
   
   就在去年,当很多年轻人称呼祖国为母亲的时候,我曾经专门找几位懂不同语言的朋友帮我查一下“祖国母亲”的来历,有多少民族称呼自己的国家为“母亲”?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和朋友的结论让我自己都大吃一惊,原来好多语言中都有“大地母亲”以及“母亲之地”、“母亲之国”的词语和词义,但那意思更多的是“母亲生长的土地或国家”,很少有直接把国家当成“母亲”的。上个世纪使用最多,使用范围最广的就是从纳粹德国开始的。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后来,把“祖国”直接称呼为母亲的,竟然也都是以集权专制国家为主的。到现在,在各国官方媒体中,几乎只有北朝鲜还在直接用“母亲”代替“北朝鲜”三个字。
   
   
   
   母亲之地(motherland)或者母亲之国好像是言之成理的,这是我们母亲的地方,倍加珍惜,无可非议。但如果拟人化到把“祖国”直接称呼为“母亲”,就不是所谓文艺腔,而是很有点别扭了,因为,母亲是祖国,那父亲是谁呢?
   
   
   
   更让我惊讶的是,每当一个国家的国民狂热地称呼国家为“母亲”的时候,其实早就有一个“父亲”在那里了,而且,这个“父亲”大多还是靠非法手段霸占了“母亲”,而且,他就是背后策划民众热爱祖国好像热爱他自己的妻子一样。例如在纳粹德国时期,德意志是人民的“母亲”,而希特勒几乎是当之无愧的“父亲”。还有现在的北朝鲜,“父亲金正日”的话语体系方兴未艾。
   
   
   
   “人民的父亲”和“国父”是不同的。孙中山被人称为国父,但在现有的资料中,很少有人(包括蒋介石在内)把他称为“父亲”。最离奇的是美国的“国父”华盛顿,虽然贵为国父,而且也确实有后辈把他当“父亲”看,但并没有人这样比喻他,称呼他。而且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民众称呼一位总统为“父亲”,倒是美国人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作者)走遍了世界各地后总结道:对许多人来说,毛泽东比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都有父亲的形象……
   
   
   
   埃德加斯诺并没有说到位,当时的亿万中国人不但都是毛泽东的精神儿女,而且在文学作品、各类发言甚至现实生活中直接称呼毛主席为“父亲”的不计其数。记得连我小学时候的文学偶像茅盾老头都在一首诗歌里动情地写道:
   
   
   
   毛主席,我们的父亲
   
   见到你之后我就变得更年轻更勇敢
   
   而我们的歌声将永远流传
   
   像澜沧江
   
   
   
   很多人以为老杨头写到这里,一定会破口大骂,或者冷嘲热讽一般,不是的,至少今天我不想这样。我们很容易指责专制国家的独裁们先让民众把国家当成“母亲”般热爱和依恋,然后靠戈培尔这样的宣传部长,把独裁者弄成“父亲”,幸福的民众终于“父母双全”了。这一切都是民众都被愚弄了?像这种一边叫祖国为“母亲”,一边把统治者当成“父亲”,除非民众自己都是从石头缝里跳出来的孙猴子,总不会不知道,他们热爱的“母亲”是“父亲”的附属的。
   
   
   
   无论是茅盾这种大知识分子,还是当时狂热的年轻人,他们可是真心地爱上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把毛主席当成了“父亲”——事实上,他们中的很多人把毛主席当成了唯一的“父亲”,有年轻人因为听毛父亲的话,而和自己的血肉父亲恩断义绝;有的只顾孝顺毛父亲,而置那位把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父亲于不顾。当然,还有就是更多的女孩子,不像现在被克林顿总统弄了一下就要出来曝光,他们被祖国母亲的丈夫——人民的父亲弄过后,几乎就当成一辈子的荣誉和恩宠,哪怕那“父亲”后来被证明是魔鬼,她们也无怨无悔,这种感情绝对不是“上当受骗”可以一言以蔽之的。
   
   
   
   我这两天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只有专制国家才能出现可以和祖国“母亲”姘居的独裁“父亲”?原因当然有很多,但我近日的感觉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终身独裁制造成的。
   
   
   
   我强调“终身”制是有原因的,如果当初美国总统华盛顿不主动下台,而是像毛泽东和金日成、蒋介石、蒋经国一样死在任内,他一定会成为很多国民的“父亲”,不管是主动得心甘情愿的,还是潜移默化受到影响的。从这一点来说,把一个管理国家的统治者弄成了独裁,弄成了和自己祖国母亲非法姘居一辈子的独裁者,民众其实很大程度上是要自负其责的。
   
   
   
   在阅读共和国上下三十年的历史,特别是从外国人的传记中阅读时,我感觉到这种“父亲”情节绝对不只是中国人才有的,甚至不只是专制国家才有的。大家只要简单地翻开几十套写共和国历史的外国人写的回忆录或者传记,几乎在任何一套写中国前三十年历史的领导人中,都会看到对中国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等)父亲般的描写,他们的雍容大度、气魄和亲切不但是1979年后的中国领导人无法比拟的,就连全世界,都找不到几个。甚至在美国总统尼克松的文字中,都多次流露出这样让人困惑的情感。
   
   
   
   为什么?难道金日成、毛泽东、周恩来那一代真是神仙下凡吗?怎么我们后来带给中国改革开放,给民众带来了财富的第二、第二、第四代领导人都无法和他们比?连美国总统在他们面前也失去了亲切和气派?如果真是如此,那他们怎么又会把国家治理得如此糟糕?把民众——他们的子女弄得那么惨?
   
   
   
   其实,道理很简单,把一个无赖放在那个位置上几十年如一日,只有死才能让他放开被他抓在手心里的民众,他当然会“亲切”,会像“父亲”般,会浩气冲天。在台上掌握权力太久了,即便是以折腾和折磨老百姓为乐,也会让很多人有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产生了依恋心理。有些从出生就看到这个父亲般的独裁者晃来晃去,弄久了,还真以为自己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是独裁者的恩赐和抚育。
   
   
   
   尼克松见到毛主席时夸奖中国女孩子长得很漂亮,“父亲”般的毛泽东豪气的玩笑道:你要多少?中国有很多啊……尼克松这一辈子可能都在感叹:谁让我不幸没有生在中国呢!
   
   
   
   如果尼克松生在中国,那些漂亮的女孩子就会像热爱父亲毛泽东一样热爱他,而且,也会像爱娃一样,同时献身给祖国母亲的丈夫……
   
   
   
   
   
   杨恒均 2009/12/13 《老杨头读书杂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