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徐文立贺信彤文集]->[徐文立:中國大勢]
徐文立贺信彤文集
·徐文立著文:吴伯雄、国民党、中国人的得与失——得:“一中两府”的正式确立;失:中共“一党专制”的近期终结
·徐文立:公民有力量,国家有前途——在中共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前举办的“六四”烛光纪念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纪念中国民主党建党十周年、欢迎查建国先生即将出狱(2008年6月24日)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徐文立夫妇五千公里加拿大感恩之旅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11月15日香港出版
·徐文立专题讲座 开启民运的启蒙教育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杨宪宏「焦点访谈」访徐文立先生
·贺信彤2009新年致贾建英并所有难属朋友:用一种怀抱快乐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其实我很幸福!——特别转发刘晓波夫人_友人刘霞
·《天安门通讯》第4期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祝贺《中国民主论坛(纽约)》正式开展活动
·徐文立:吕洪来的要害是希望通过“香港模式”招降全体中国反对运动
·徐文立:强烈抗议中共非法判处王荣清先生/王荣清一定顶得住,曙光就在不远
·徐文立:戈扬老的美德在于真诚——在戈扬老的追思会上的发言追记和补充
·徐文立推荐北京西单民主墙三十年回顾——薛明德篇
·徐文立:遇罗克之死,是中共暴政欠下的一笔孽债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危如覆亡前的满清王朝;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的任何政治迫害
·徐文立:1979年10月1日民间人士举行的“星星美展”和平示威游行——记民主墙的一场行动
·再发此文以感谢“实地摄影大师”——王瑞30年前所摄的珍贵照片首次发布
·徐文立:司马老的道德勇气是极其非凡的
·徐文立:《公開信》是送給中共的一份國慶“賀禮”
·•敬请联署,敬请传播,敬请评论•"公开信"和"公民三有"的简要说明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只要是在中国民主党的大旗下工作都是中国民主党的光荣,王希哲任畹町徐文立2009年12月1日會師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徐文立起草:为推荐刘晓波博士荣膺诺贝尔和平奖,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信函
·致电问候刘晓波夫人刘霞女士:晓波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和骄傲,我们都愛你们!
·賀信彤:臺北之夜雅典娜——中國大陸反對黨首訪台灣隨團漫筆(5)
·徐文立:中國大勢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今年接受了对刘晓波博士的首次提名
·中國冤民大同盟為上海世博開幕式發表严正声明
·《世界日報》就劉曉波獲獎採訪徐文立
·辛亥百年歐洲聖火萬里行相片集
·徐文立:薪火相传再造共和——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理事会会议厅讲话(中英文)
·徐文立:现在的中共太子党还不完全是清末的八旗子弟
·徐文立:中国前途不应再是“现代化”,而是“正常化”——欧洲万里行的思考
·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
·徐文立就刘晓波获奖盛典答《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Andrew Jacobs问
·徐文立:中共即将开始少东家专权的时代
·徐文立:中国民主党正重新集结再出发完成结束专制使命
·徐文立:習近平的如意算盤
·徐文立:習近平是獨裁竊國賊-兼談習初心和崩盤
·徐文立:三評習近平
·徐文立:习近平危局源于眼皮子太浅 弯道超车将会遭遇不测风云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徐文立:習近平的前景
·徐文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休怪別人
·徐文立:習近平2018年3月25日讓中共走上了第二次韓戰的不歸路
·徐文立:習近平都「四個自信」了,那就更無可救藥!
·徐文立:天下最不可信的就是共產黨和他們的紅二代
·徐文立:包子的褶,變不了
·徐文立:習近平夢斷「彎道超車」
·徐文立:習近平危局源於眼界淺(文字整理版)
·徐文立:《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這是日本華裔記者翰光做的紀錄片《流亡——長城外》/轉載
·徐文立起草的《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被插播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一集部分反馈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意欲何为?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徐文立34年前《獄中手記》由王炳章、鄭欽華發表於《中國之春》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中華聯邦共和國》宣言
·徐文立: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徐文立:習近平自己黑自己,休怪他人!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
·習氏「中央造謠分子」= 毛氏「身邊赫魯雪夫」
·中共治下大
·清华传恐怖信号背景可疑等等/轉載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节目十集专访 第二集(上、下)部分反馈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三集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徐文立:老康兄幾乎是中國當前唯一可能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
·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2016年7月2日)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四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四集部份反饋
·学者王康细谈「五四」百年反思/轉載
·新地:小啞巴(2019年5月4日清明節)/轉載
·遇罗锦:徐文立兄的几次辞职信/转载
·遇罗锦:女人的两种爱—《红色巨谍俞强声出走的前夜》读后感/轉載
·徐文立:習近平中共和全人類是野蠻和文明的衝突
·徐文立2008年6月1日文章:「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五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五集部份反饋
·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徐文立:習近平彎道摔車前後打的二張臭牌
·法广台特别节目: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徐文立:香港百萬大遊行的實
·徐文立對香港「反送中」的朋友們的建議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六集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 第六集部分反饋
·徐文立:香港民眾七月一日衝擊立法會當然合法
·徐文立:反對運動從來就不是乖孩子運動
·如何知天命——一家之言
·「天命如何知——一家之言」部份反饋
·終結中共專制統治,是我們和香港民眾的共同責任和義務
·深謝劉曉
·御書寶印鑑賞
·徐文立:董建華為匪共全面戒嚴鎮壓香港「三罷」造輿論和藉口而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中國大勢

   

   徐文立:中國大勢

   

   

   徐文立

   

   ——————————————————

   中 國 大 勢(简体在后面)

   

   徐文立

   

   (2010年1月18日)

   

    最近,又一位遭政治停職的北京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蕭瀚先生在2010年1月1日祝願朋友們:盡情地用笑聲,「拉開專制崩潰的序幕。」

   蕭先生此言豪邁,歷史將證明蕭瀚先生的預言是偉大的預言。

   

   那麼,何以會是偉大的預言呢?

   

   去年歲尾,中共政府重判劉曉波和《零八憲章》很可能就是它的末世瘋狂;2009年六十大慶,北京天安門周邊市民不許邁出家門,中共的“輝煌”竟然在“鐵桶”裡“表演”,就是端倪。

   

    晚清政府經兩次洋務運動,經濟也不差,1894年慈禧六十壽誕,卻因甲午海戰失利而困在甯壽宮裡苟且;1903年清王朝同樣以言治罪判處章太炎和鄒容, 八年之後,武昌首義,一朝覆亡。

   

   當今時代早已不是閉關鎖國的明朝,也不是步履蹒跚的晚清,事物變化的週期不再是百年,更新換代已是以十年計了。

   

   那麼,今日中國,大勢如何?出路如何?國人當問。

   

    請諸位靜心地注意以下幾點中國大陸社會的基本事實和變遷:

   

   (一) 當今的中共,早已是變了性的中共;變性中共,能有什麼前途?

   

   1921年由蘇俄一手助產的原本還有點理想主義色彩的中國共產黨早已壽終正寢。

   中共的變性始於1949年之前,更充分的證據是學者楊奎松先生研究發現:1950年4月,中共政府“出臺了一個《中央級行政人員工資標準(草案)》,規定黨政人員最高一級的工資收入可以是最低一級的28.33倍”,比至今仍然是二等公民的中國大陸農民的收入在當年就至少高出50倍。可是,1949年之前,那個被中共罵得狗血噴頭的“腐敗政府”——中華國民政府“1946年頒佈的標準,除總統和五院院長等選任官外,文官共分為37個級別,最高一級的收入是最低一級收入的14.5倍。”那個被中共罵得更應“無地自容”的西方國家政府“除極少數國家外,英、法、德等國的,包括行政長官在內,最高最低工資差,均在8-10倍左右,美國、日本差距較大,也只有20倍。而且,它們差距之大,多半只是總統或首相個人的工資較高,有時會高出下一級行政主管一倍以上。”可知,西方發達國家政府官員高低之間的收入差距,多半遠小於所謂的“新中國”官員的收入差距。

   看看這些硬碰硬的資料,最尷尬的恐怕是那些睜眼說胡話的毛派信徒。

   結論是肯定的:中國現實社會的不公平、不公道,始作俑者恰恰是毛澤東。

   三年的內戰,作死了主要是中國農民千萬以上,國共雙方都有罪錯,國民黨是造錯者,共產黨則是造罪者;1959年到1961年三年史無前例的大饑荒,中共作死了又主要是中國農民幾千萬,造罪者是極權主義的共產專制,成罪者則是“赤色皇帝”毛澤東;1957年反右和1966年至1976年文革十年,毛澤東更是把中華民族良心的脊樑打斷、把中華民族知源的根脈切斷!

   1978年之後,鄧小平領導的中共的變性過程只是更加露骨,為了走出經濟困境,中共“打‘左’燈向‘右’轉”,開始認可公民擁有私有財產的合法性,不再高調消滅“萬惡之源”——私有制,實質上拋卻了所謂共產主義的理論;中共一發而不可收,官商勾結,繼1949年之後第二次侵吞全民財富,中共權貴成為了最卑劣的私有者——高度壟斷的“權貴私有集團”,今日中國的“一黨專制”就是靠高度壟斷的權貴私有集團在支撐。

   所以,現在的中共是完完全全地變了性的中共,稱它為“中國私有權貴黨”,最為妥帖。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當今的中國,怎會容忍極少數人聚合的權貴私有集團長期作威作福呢?那麼,實為“中國私有權貴黨”的中共還會有前途嗎?變了性的中共能會有前途嗎?

   古諺道:名不正則言不順。不正不順即是死途。此其一。

   

   (二)當今的中國大陸社會,已是發生了整體位移的中國大陸社會

   

   大位已移,黨權專制還能坐得穩嗎?

   近一百多年,中國社會發生過兩次大的整體位移。

   

   中國大陸高等院校教科書至今不認可、搞得許多中國文化人至今不懂得:遠自二千年前,秦始皇開創郡縣制,廢封建,立郡縣,皇帝一統天下,就終結了氏族和部落首領延續幾千年的“封土建國”的制度——即“封建制”。中國社會自秦朝始,就進入了中央集權的“皇權專制”時代。也就是說,中國社會自秦以降至1911年的兩千多年,就不是什麼封建社會。對此重大歷史斷代,羅建先生《糊塗的“封建”》一文,聯繫陳寅恪、胡適、黃仁宇、李慎之和王學泰等先生的學問,有精到的縱論,不在此贅述。中國大陸教科書,囿于中共曾盲目崇信馬克思主義西學和“聯共(布)黨史”所謂的“人類社會發展五階段論”;中共新一代領導人又學位虛高,本無學養,更無人文科學的底蘊,卻集全社會職能於一身,而不能撥亂反正。

   當然應該承認,1912年之前,這種中央集權式的“皇權專制”雖然有過種種罪惡和不合理,它和中國社會以農耕為主的生產活動方式還是基本相適應的,所以曾創造出幾度恢宏強大的東方帝國。

   奇特的中國“皇權專制”,在社會底層,居然還保有“士紳宗族自治”(或曰社區自治)的空間,直至蔣介石的“黨權專制”的“民國時代”。這個空間,因1949年前後,毛澤東領導中共進行所謂的“土地改革”,才完全被封死。全世界,恐怕只有中國共產黨才用“小腳偵緝隊”去取代“士紳宗族自治”,延用至今,是凡所謂節日遍佈大街小巷的“紅袖箍”,讓整個中國大陸社會的品味彌漫著裹腳布的腐臭和低劣,真乃天下奇觀,被世人嗤笑。

   貌似強大的中國的“皇權專制”二千年後,一旦面對工業革命的新世界,就立即捉襟見肘起來。1840年前後,外國列強的“堅船利炮”壓迫着不思進取的晚清政府被動地結束了閉關鎖國,進行了中國近現代史上的第一次的“改革開放”,西風東漸,摩登事物層出不窮,公民社會浮出水面,工商行會日漸壯大,私人資本登堂入室,整個社會發生了第一次嚴重位移,表面上依然金碧輝煌的帝國大廈越來越失去了原有的支撐點,所以它“一朝覆亡”就成了早晚的事情。

   這時候,中國社會“泊”來了一種叫“新聞紙”的東西。中國,自有了這個叫做“大眾傳媒”的東西,才有了“摧枯拉朽”的章太炎和鄒容的“蘇報案”,才有了廣播新思想的最佳路徑。舊制度最怕的是新思想,而不是新兵器。

   所以現今,敏感的王我就敢斷言:“十一年不是某人的刑期,而是某些人的大限。”此其二。

   

   (三)英特網,將是加速中國大陸社會變遷的催化劑

   

   英特網,對於專制統治者來說,是它永遠打不贏的戰爭。英特網的原創就是無中心、無起始、無終點,既然打不爛,它就堵不死。它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什麼金盾、銀盾,最終是千瘡百孔,勞而無功。“人權理念”,二三十年代在中國就有先賢傳播,1978、1979年又有人登高一呼,只是到了英特網時代,在中國才真正有口皆碑,中共也被迫將保障人權寫入憲法,並簽署聯合國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現在,幾乎一個博客、一個維特就是一個報館、一個通訊社,令中共統治者驚恐萬分,焦頭爛額。當今中國,“言論反對派”天天在大陸和專制政權唱對臺戲,抓不絕,禁不住,言論自由有可能成為第一個被突破的禁區。對前途,該悲觀的是中共,而不是我們。

   請看:中國當今大陸社會又發生了本質意義上的整體位移,中共統治者是多麼不願意看到這種整體位移,又是多麼不願意承認這種整體位移。可是,花自飄零水自流。恰恰中國大陸社會帶有本質意義的整體位移不但發生了,而且越來越嚴重,早已不可逆轉,中共一党專制賴以支撐的支點日漸萎縮,而且中共一党專制現今唯一賴以支撐的支點就是這個日益成為眾矢之的的“權貴私有集團”,中共的貪官污吏猶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公開罵中共,早已成了中國大陸的風尚。也許當初“新洋務運動”的中共始作俑者也沒有料到會有今天;也許,鄧小平曾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了這一點,記得有人曾問過他,五十年後香港的政治制度,是不是要變得和中國大陸一模一樣?他卻含糊其辭地答道:到時候,都一樣了,還用變嗎?“都一樣了”是何意,當可存疑、當可深究。

   問題是這個本質意義上的整體位移,並不是中共放手發生的,八九•六四之後江澤民和李鵬不是想過走回頭路嗎?不是到蘇南一帶,高喊要消滅“和平演變”的社會基礎嗎?鄧小平知道,那對於中共更是死路一條;鄧小平不得不親征“南巡”,一巴掌把江澤民和李鵬打了回去。

   中國大陸社會這三十年的變遷,主要動力當然不是中共;中國大陸社會這三十年的變遷的主要動力是因餓而餓怕了的中國農民,是因窮而窮怕了的全體中國人。

   另外,悖論的是:今日中國大陸因暴富而得到了最大私人利益的權貴私有集團,它也不會主動地把這個整體位移拉回來。他們是一群只會作威作福、花天酒地、紙醉金迷、吸毒成癮的吸血鬼,是不會也不可能顧及身後洪水滔天的當代路易十五們。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國權貴私有集團既是最大的掠奪者,同時又是中國大陸社會最大的整體位移的推手。此其三。

   

   有此三者,足矣,社會巨變正在臨近。

   中華大地,又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了。

   表面繁花似錦的中共一黨專制早已是一座朽牆,推倒它是早晚的事情。

   

   (四)自由、民主政治制度的穩固基石,是社會的高度自治和公民擁有合法的私有財產

   

   那麼現在,中國大陸社會天天、時時都正在發生的、似乎不為人覺的整體位移,移向何方?可以肯定的是潛移默化地移到一個新的基石上面去了。那麼,這個新的基石是什麼呢?

   要搞清這個問題,我們首先要搞清楚,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的基石是什麼?反過來再看看,中國大陸社會天天、時時都正在發生的、似乎不為人覺的整體位移,移到一個新的基石上的那個基石,和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的基石是不是一個東西?

   聽起來這個問題似乎很複雜、高深、奧妙。

   然而,真理才是最簡單的,並不複雜,也不高深,也不奧妙。

   試看:

   1)我們都知道,一個穩固的自由民主政體並不會因為一些社會和經濟上的風浪就從根本上發生動搖,如有人所謂“民主觸礁了”。那是因為,它有兩塊堅實的基石:一是社會的高度自治,二是基石的基石——每個公民都平等地擁有合法的私有財產的權利和機會,而且在實際上人人擁有合法的私有財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