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徐水良文集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评谄媚奸佞之风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中国特色的汉奸卖国贼
·不对中共抱幻想
·谈土改和文革中杀人问题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7)》按语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四)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五)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六)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推翻共产党就是人民包括军队的合法权利
·一代不如一代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反对贪官劫掠国家财产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孙丰《“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按语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本文暂未找到)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本文暂未找到)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评论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不能用“私有化”作标准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本文暂未找到)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纠正周瑞金《用网络民主推进良政和善治》)

   什么叫网络民主?是网络自由。连自由与民主都分不清,就来发高论。

   民主是国家的组织形式,也是代议制机构决策形式。网络是言论场地,属于言论自由范围,不属于民主范围。

   体制内没有理论人才,即使其中被捧得很高的人,都老是发表错误百出的文章。

   文章作者也算体制内名人,我反对他一贯地,也包括在本文内,为搞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张目的错误立场,也反对他在本文的其他错误;但他主张“网络民主”,实际上是主张“网络自由”,有一定积极意义。所以这里发表,作为一种动向,供大家参考。

               ——徐水良2010-1-13日

   

         周瑞金:用网络民主推进良政和善治

   

   2009年,是国际金融危机严重冲击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喜庆祥和相交织的一年。我们艰难而顺利地走过来了。

     迎来的2010年,是实施“十一五”规划的最后一年。我们需要在提振中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的同时,下大力气化解种种不稳定因素,倾听民意、聚拢民心、理顺情绪、促进社会和谐。这是充满新挑战、新期待和新希望的一年,而互联网作为民众利益表达和政治参与的新通道,作为党和政府治国理政的新平台,势必发挥更大的作用。

     当前深化改革面临的难题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在新的一年进一步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巩固经济回升的基础,切实调整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全面平稳较快地发展。

     早在制订第九个五年计划的时候,中央就强调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但三个五年计划实施过去,我国的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型至今乏善可陈。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过程中,反而进一步强化了经济结构的失衡,使一些产业产能严重过剩。实践进一步告诫我们,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发展方式,必然以追求经济总量为主要目标,以扩大投资规模为主要任务,以上重化工业项目和热衷于批租土地为主要途径,以行政推动和行政干预为主要手段。其结果必定大大削弱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放松致力于技术创新和提高效益的努力,造成煤电油运及其他资源的高度紧张,进一步造成生态环境的恶化。另一方面,指望从体制外监督政府、自下而上推进改革也不现实。由于新中国曾经采用前苏联式权力、资本和资源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消灭了体制外的私营企业、士绅社会和自由知识分子阶层,使得民间力量在头29年几乎荡然无存。改革31年来,非公经济三分天下有其二,约5000万人口、经济属性浓厚的“新社会阶层”崛起;但社会中介组织依然受到抑制,媒体开放、司法独立、NGO自治仍是敏感话题,公民社会发育迟缓。

     体制内的“重症肌无力”和体制外的先天发育不良,使得社会政治改革迟迟未能跟上经济高速增长。尽管中央三令五申改革,草根千呼万唤改革,但难以撬动封建特权思想影响严重的官场惰性,难以融化板结的政治体制弊端。

     互联网好比当年的小岗村

     中国改革发端于集体经济的薄弱地带,比如落后的安徽农村。在安徽凤阳县前进生产队,10户人家中有4户没有门,3户没有水缸,5户没有桌子。生产队长一家10口人,只有1床被子、7个饭碗。“人民公社”基层政权也阻挡不住农民外出逃荒。在这个薄弱地带,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为求活命,私分公田,得到万里这样的开明地方大员支持,终于把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体制撕开一个口子,启动了中国农村除土地山林外的私有化进程。

     今天的互联网好比当年的小岗村。它诞生于信息管理的薄弱地带电子虚拟空间。在传统主流媒体受到舆论严控的情况下,互联网给3.38亿网民每人一个麦克风,谁都可以在网上发布信息和意见。尽管有关部门多方尝试限制网络言论的过度表达,如BBS和新闻跟帖需注册发帖,BBS版主、QQ群主实名登记,关闭某些网站的讨论群组,限制手机联通互联网的微博客,甚至一度试图给全国电脑强制安装上网过滤软件,但除非取缔互联网本身,中国网民正不可逆转地成长为一种虚拟而又现实的政治力量。这就是我在2009年初提出的“新意见阶层”的崛起,是深化改革的重要动力之一。

     网络民主为社会改革准备组织资源

     2009年网民不满足于网上发言,组织化程度提高。巴东邓玉娇案,网民纷纷去巴东“旅游”。福州严晓玲案,网友北风发起,用给福州第二看守所寄明信片的方式,把被拘留的发帖网友“喊”回了家。番禺垃圾燃烧发电厂事件,番禺社区的知识界网友在业主论坛和省内外媒体上发表帖文,表达意见;在广州市政府有关部门的接访日,居民纷纷上访并演变为“集体散步”,而现场参与者用手机登陆微博客做了“实况转播”。

     事实表明,互联网言论的发达,滋润和培养公众的人文社会关怀。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08~2009博客市场及博客行为研究报告》,从2008年到2009年上半年,针对“社会现象”发言的作者上升到54.5%,比2007年增长了44.5个百分点。根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为2010年《社会蓝皮书》撰写的《2009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在天涯社区、凯迪社区、人民网强国论坛、新浪论坛和中华网论坛等5个全国性BBS中,主帖数量超过5000个的热点事件或话题有16个,涉及公民权利保护、公权力监督、公共秩序维护和公共道德伸张等一系列重大社会公共问题,体现了广大网民积极的社会参与意识。可见,互联网有助于提高公民参与政治的兴趣和能力,网络民主能够疗治民众的政治冷感症。于是,一个新词“网民”(netizen) 出现了,这就是“网络公民”的意思。

     特别是活跃在网络社区的一批知识界和中等收入阶层的网友,正在成为公民参政议政的中坚力量。以知识分子集中的时政类BBS凯迪网络为例,据2005年底对凯迪网络用户的调查,他们多分布在经济发达地区和城市,拥有手机、笔记本电脑、汽车和房产的比例高;与全国网民平均水平相比,本科学历高出21.8个百分点,研究生学历高出9.4个百分点,而在校生比例低了32.5个百分点;男性多,多数已结婚生子,喜欢阅读和旅游。近年来,在“人肉搜索”抽天价烟的房产局长周久耕贪腐案,巴东邓玉娇案等公共议题中,凯迪网络都是主要的网络民主讨论园地。

     据《2009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目前中国有QQ群5000多万个;用户数千万级的社交类网站SNS(如全民“偷菜”的开心网),也可能成为今后一种重要的组织资源;BBS的版聚、博客圈、豆瓣网的讨论群组,也因网民共同的社会背景和价值取向、审美偏好而同气相求,网民的组织化程度逐年提高,各级政府已经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网民和网络舆论的巨大压力。

     互联网的制度补充和修复作用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营造党内不同意见平等讨论的环境,鼓励和保护党员讲真话、讲心里话。”现行领导体制,一方面是自上而下的任命和授权,一方面是自下而上的汇报。前者没有经过群众投票认可,虽然近年来试行民意测验,但民意仍然不具备票决功能;后者下级习惯于揣摩上级意图,投其所好,过滤杂音,导致信息失真乃至人为的扭曲。

     在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民主集中制的政治框架下,网络民主能够起到制度的补充和修复的作用。信息时代就是网络民主的时代。在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转型期,社会压力骤增,通过互联网可以宣泄民怨,释放紧张的社会压力和公众心理压力。与此同时,互联网帮助政府了解真实的社情民意,还原社会真实的矛盾构成,帮助中央制衡地方,揭露和切割基层无良官员。古人言:“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朝野。”广大领导干部的言行处在公众的视野之内,并随时可能通过互联网公诸于众。互联网真正实现了让公民能够对公共领域中的所有人物、关键领域、重点部位进行“全天候”的监督。这为民主政治建设搭建了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平台。2009年6月3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在问责的6种情形中,包括了“对群体性、突发性事件处置失当,导致事态恶化,造成恶劣影响的”。在互联网上造成恶劣影响的王帅反映家乡灵宝市违法征地案、湖北石首街头骚乱、河南农民工开胸验肺案、新疆建设兵团“最牛团长夫人”案、上海钓鱼执法案、内蒙古贫困县女检察长豪车案等,当事官员先后被问责。

     2009年11月27日,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17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建立健全“以民主集中制为核心的制度体系”,既要坚持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制度和成功方法,又要“推进党的制度建设创新”,“不断创新和丰富党的建设有效管用的新方法”。制度转型和制度创新在两个层面推进:体制内的着力点是“改革党内选举制度”,试行党代表常任制等;在社会民主方面,是允许和借助网络舆论,加大自下而上的监督力量,3.38亿网民用鼠标“投票”是未来全民普选的先期尝试。

     推进网络民主是提高执政能力的重要一招

     中央对互联网政治功能的认识,大大推动了地方政府重视网络建设。近年来,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带头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带动了各级政府和官员大兴网络问政之风。广东省委书记强调:开放,是网络社会的生命所在。对待网络民主,不能采用封闭的视野、僵化的思维和单纯强制的管理方式,一定要有全球的视野,开放兼容的思想观念,允许探索,允许失败,甚至允许犯错误,让各种网络现象、网络意见和网络事物在相互对比、充分竞争中发展,从而让代表网络社会进步的主流力量茁壮成长。安徽省委书记深有体会地说:领导干部上网也是一种现代社会的“微服私访”,网民所提个人意见,不管是粗言、苦药,还是牢骚、怪话,都能为决策提供有益参考。

     这些话说得多好啊!我们期待,从中央到地方这种网络问政不要仅仅停留在简单呼应网友的某些利益诉求上,而要真正从网络问政中认识到公共利益所在,政府如何对待不同利益的诉求,从而作出正确的公共决策,也就是说形成一种政府从民间吸纳社情民意、洞察人心向背,从而及时修正政策,调整不得民心的官员和政治机制,把网络问政与网络施政、网络执政结合起来,让网络民主推进到一个新的水平。这样,才能把网络的参与民主同协商民主、代议制民主结合起来,把党内民主同社会民主结合起来,开拓出民主政治生活春色满园的新局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