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徐水良文集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目录:

   1、刘自立:"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2、幽灵:请阅读马太福音关于坏果子的论述
   3、哀怨人:如果「没有敌人」是余秋雨说的﹐人们又会如何解读﹖
   4、高智勇:大家都被误导了
   5、唐夫:中共从来就是人类天敌
   6、莲子:“没有敌人”的本质是要取消国人反共斗争
   7、李洪宽: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错在哪里?
   8、唐柏桥:关于刘晓波的最后陈述的一点浅见
   9、伯夷:读黎星萍“谈刘晓波最后的陈述”有感
   10、李洪宽:假想刘晓波下一次来信
   11、见证:"无敌"是一种境界体现
   12、春秋冬月2:没法认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13、博讯螺杆:条条大路通罗马(民主)
   14、格丘山:徐老,真理和谬误之间有时不过一纸之隔
   15、黎星萍:谈刘晓波最后的陈述
   16、刘路:用生命诠释和平
   17、张鹤慈:问声讨者两个有关刘晓波的问题
   18、洪哲胜:一定要有敌人才能搞政治吗?──替晓波问问徐水良
   19、附录:本刊已发文章
   
   
   
       1、"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刘自立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说明:08起草人对于宗教、人文两个概念的严重无知和混淆。固然,西方人说的道德概念含认敌为友。这个敌,存在,但是要宽容;但这只是一个总体精神,并不包含法律制裁和革命判断。西方人在古往今来的政治实践里发现,这样空洞的道德说教必须要给予政治学的解释和解构,方能施行自由民主的基本面向的说明阐述和操作——遂出现更改和完善这样的宗教诉求之"政治"(非宗教)判别。这个判别就是,政治学法学社会学甚至革命概念的发生。在此后一种概念里,人文主义批判重新界定宗教概念的不足;肯定这种概念带来的道德意义,但是却批判这种宗教概念的笼统和含糊。
   
   于是,政治学路径依靠遂出现政治学细说一类的三权分立,私有财产和民主普选这样一些非宗教概念,以厘清宗教事务无法介入具体政治社会事务的无界限状态。号称08宪政主义者却要和西方法治学说施行相反的过程,来一个回到政教分竖以前的模糊状态,施行某种负面意义的宗教复辟主义,以“无敌人”说,否定一切法制和法制认定违法者为人民公敌的基本政治学常识。这个做法充分表达了08中人的虚伪和无知。
   
   在界定法制课题时,政治人文主义对于宗教元教旨主义的批判,是宗教本身解构和完善的前提。从极权主义的基督教王国开始,宗教教义定义那些违反教义者为敌人,要把这些人像稗子一样烧掉——要毁灭索多马和不听话的犹太人——要使用希特勒这条鞭子杀死六百万犹太人。所以,宗教敌人,也是自古至今存在,而且对其存在施行了教义上的肃清。
   
   正是这个严重的"非法"现象,导致人文与人道主义发生于这个宗教屠杀之后,并且宣称要对于人类施行法治。所以,人文主义对于宗教艰难的批判,说明整个西方文明的成熟和张力之存在。我们看到伊拉斯谟和路德的争论,马基雅维利对于李维史论的矫正发展甚至歪曲,看到晚些时候,白璧德对于科学论和卢梭论的反驳——他宣称人文主义的保守主义和对于基督教的匡正。所有这些非宗教努力,产生了和基督教天主教几乎双向的纠缠和呼应。这个呼应,于是再产生了人们所谓不能以上帝代恺撒的非元教旨主义政治操作。这个操作原则,甚至涉及俄罗斯人批判的、宗教政治化路径带来的伪宗教旗帜的出现和忽悠——这就是俄罗斯路标派极力攻击罗马教廷政治化的原因——而他们自己,却要创造非(美国)政治民主的俄罗斯极端主义宗教王国,而抵抗罗马,抵抗布尔什维克。
   
   他们失败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宗教元教旨路径,不能代替政治路径和革命路径,施行社会政治的改造和引进民主,等等。
   
   这个元教派的政治操作一旦停止,就会让位于列宁主义的政治操作和政治投机——而历史也正是这样发生的。
   
   在中国,历史也是这样,或者说基本如此;毛的宗教伪帜废止了儒学的传统。
   
   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政治操作本身,也包含界定政治和政权定义的需要。我们很多次说过,没有敌人的概念,在包含专制和自由有些互动的旧制度中,可以发生大革命之契机——这就是人们熟悉的托克维尔的著名论点:旧制度产生大革命——这个论点,适用于一切专制-革命-改革的国家——不适合任何极权主义的国家。界定前提是,旧制度如果存在过三级议会,国王、教皇宪章,存在过自由和自由主义(他全赖中世纪自由市的存在),那么,在此意义上说,所谓专制之敌,可以化解,可以和解,可以转换——否则,如果社会政权的刚性结构不变,社会革命和改革的资源破坏,甚至社会资源被家国垄断(七千万普通党员和家国实际无关),社会本身被消灭,那么,化敌为友,为"人"之可能性,即告消灭。这是所有我们得知的、类似瓦文萨和雅鲁泽尔斯基,甘地和英国(宪政中)人,金和美国政府,曼德拉和德克勒克,产生昨敌今友之可能性的发生前提。
   
   我们强调,不是所有的东欧政权中人出动本国坦克镇压本国百姓,而是苏联人,是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所以,所有的胡萨克,昂纳克和一些什么人,可以被化敌为友(起码不是死敌)。这个前提转移到苏联和纳粹那里,即告失败。因为,我们用概念化的谫论,给予说明:专制主义,可以化敌;极权主义,无法化敌。
   
   在另外一个方面。所谓敌人之说法,即是宣告敌人身份认定的权界——这个权界人,当然是统治者,不是人民——就像我们一度说明:人民万岁的吼叫者,不是人民——这个意味在于,所以有无敌人这个提法,是国家主义的提法,他并不认可人民,异议分子和自由派人士,可以有权利认定敌我——所以,以一介异议者刘,认定他无敌人,完全是荒诞主义的观点。甚至在宗教语境中,只有耶稣可以说,要爱敌人——信徒自身,无资格教导人民和信众于此为则。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说话人的时机,身份和环境的艺术。不懂这个艺术,妄称"我没有敌人",首先就是自身枉顾自身的大话和废话。他既无现实主义的观感,也无任何政治操作常识可以施行。
   
   在三千万饿死鬼面前,在几千万文革受难者面前,在六四坦克辗死和达姆弹射杀者面前,在丁氏和一切氏之儿子妻子和丈夫遗骨面前,甚至,在犹太人六百万死尸面前,在太平天国和国内战争几千万死难士兵面前,你说,我没有敌人——这他妈是人话吗?
   
   这个无敌人者,业已宣告了所有以往确敌反抗者的一切努力和抗争。这个东西,正在对抗比如:胡平的"砍人头"论——砍者,非敌人乎?
   
   这个东西动摇了吴先生的"劳改"概念——劳改,是互为非敌之举止了?古拉格上囚犯和KGB联手群欢了?
   
   这个东西颠覆了六四死难者的亡灵,企图追究屠杀者责任的一切努力——既然我无敌人,他们也就不受追究了?
   
   这个东西也粉碎了一切企图追究西藏新疆问题中死难者遗训的可能——因为,不是敌人在制造悲剧;那么,是什么人呢?
   
   这个东西也粉碎了文革博物馆如王友琴等人做出努力的真相主义实施——既然没有敌人,所有的卞仲耘屠杀者,自然可以逍遥法外了!
   
   这个东西几乎业已把一切的异议努力,概念,抗争和斗争,一股脑化为烟雾了。
   
   一句话,我没有敌人,你们还有什么敌人吗?
   
   既然这个世上没有敌人,所有一切的是非,一切的历史,一切的真相,难道不是根本不需要追究的吗?因为,那样一来,就会有敌人,有被追究者,有被(贪款)偿还者,有被镇压者要被镇压,一切违法者收到敌人之司法追究,枪毙,判刑,囚禁,都无此必要了——如果就像耶稣说的,他要打你的左脸,你就给他甚至包含右脸,丁氏含冤还有必要存在吗?——你儿子被拿去了,你再给他女儿嘛!——他拿走外衣,你再给他内衣嘛!
   
   于是乎,一个在极权主义国度里,人鬼狂欢的节日出现了。刘氏和邓氏,不是敌人;毛氏和刘氏(少奇)不是敌人;高氏和国保不是敌人,甚至,希特勒和邱吉尔,也不是敌人;美国原子弹和广岛人群不是敌人;德雷斯顿轰炸,轰炸的都是非敌人,是友人——那些死尸狂呼:炸死我吧!可爱的,不是敌人的,伟大的美国空军们!......这就是刘氏心中的历史和现实图景吗?
   
   你敢于认可这样的全无敌人的乌托邦吗?
   
   是的,08就是一个斯德哥尔摩情结——这个情结发展到刘氏对于中共监狱的歌颂,说,那是人类最为人性化操作的典范——最后,这个08乞告中共不是敌人的无敌人论,和08的不分是非,不讲历史,不懂宪章的胡言乱语纠合一处,形成刘晓波主义;难道事情还不清楚吗?
   
   你,还要高呼刘万岁,来拯救中国吗?
   
   鸡,被卡断脖子一万次,也不会带来它的同类的觉醒。
   
   
   
         2、幽灵:请阅读马太福音关于坏果子的论述
   
   
   马太福音:
   
   耶稣传记树和果子
   
   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7:15)
   
   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7:16)
   
   这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7:17)
   
   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7:18)
   
   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7:19)
   
   所以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7:20)
   
   凡称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7:21)
   
   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阿,主阿,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7:22)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7:23)
   
   [以下原文英文圣经原文本刊从略——网路文摘编者]
   
   刘晓波连圣经都不懂么?
   
   竟然那么涂抹了舌头来瞎说八道。中共的牢,我坐过的,知道是什么味道。
   
   中共的牢杜聿明也坐过的,更知道是什么香馍馍,刘晓波只有那么鼠目寸光,写一万本着作,都不如这一次摇尾乞怜更让阿共狠狠抽打狗鞭获得的欢愉。
   
   为什么对中共竟然这样的麻木,连同网络上这么多网友,平时好像还能识别善恶,一旦变调,就是非不清,认贼作父起来,还津津乐道,说哭笑不得嘛,好像难得万一。
   
   对付阿共,其实,就把阿共的那套伎俩反过使唤,就恰如其分了,何须枉费心机,唠叨百年,不进反退。
   
   曾经阿共不外乎是不择手段的揭发,添油加醋的批判,孜孜不倦的文功,借力打力的武卫,再加软硬兼施,杜绝妇人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