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判胡春华李长江以谢天下/李大立]
三鹿毒奶追踪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冉云飞:毒奶事件中的官员表演
·朱大可:文化毒奶和脑结石现象
·谭卫儿:神七、毒牛奶与中国的新闻监督
·李元龙: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河北“自律”的律师界愧对职业道德与良心
·三鹿事件能让中国人理智复苏吗?
·施化:可怕,一个没有权威的权威体制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国起飞的天上和人间》
·国庆立志:今后不做Chinaman?
·张鹤慈: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
·温克坚: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刘晓竹:天上的事情,地上的事情
·何清涟: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李怡:神七问天,百姓无语问苍天
·太阳报:神七与三鹿并存,双面中国遭撕裂
·胡蝶:温家宝眼泪和“对不起”制成糖衣毒药
·林保华:共党狼奶与中国媒体
·江天勇:诚信、中国模式与中国制造
·昝爱宗:令国家蒙羞的“三鹿式政府”
·浦志强:放下神七,揪住奶粉!
·不妨试试中国式的自然的"序"--问责制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 英国最大连锁超商特易购下架中国大白兔奶糖
· 东南亚多个国家全面禁止中国乳制品
·毒奶粉事件凸现“两个中国”的内部危机
·国家质检总局官员表示奶制品问题已受到控制
·温家宝表示要汲取毒奶粉事件的教训
·多国继续采取措施避免中国“毒奶”制品流入
·毒奶粉:“不能”还是“不为”?
·多个国家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中国毒奶粉延烧至美华人忧虑不堪
·毒奶粉危机持续 特供食品引非议
·时事漫画:三鹿的护身符
·毒奶粉:灾难配方
·中国酿酒公司否认产品含致癌物质
·当局续瞒毒奶粉 大庆家长上街呼救
·多个国家宣布禁止进口中国食品或奶制品
·UN机构严重关注中国污染奶制品
·中国领导层享用特供食品引发不满
·奶粉丑闻:“一切都是文过饰非”
·欧盟加强检验中国含奶食品
·欧盟禁止进口含中国牛奶婴儿食品
·韩国验出中国进口8个品牌含三聚氰胺
·亚非欧各国纷纷禁中国毒奶
·传三鹿集团资金被冻结面临破产
·韩国全面禁止进口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30多个国家禁止进口或召回中国产奶制品
·大白兔奶糖涉“含毒”停止销售
·三鹿丑闻:政府官员,你别忽悠
·UN对中国婴儿奶粉污染事件痛心
·就三聚氰胺危害采访牛奶专家
·刘晓波认为中宣部应对毒奶粉事件泛滥承担责任
·当局隐瞒患儿肾结石 家长指医院坑人
·毒奶事件显示中国蔑视人权
·张轶东:驳温家宝刘健超
·玺封:三鹿奶粉事件的背后
·应该使问责成为一种政治文化
·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
·三鹿事件中 中共舆论制高点大阴谋(2)
·方舟子:现在还可以喝哪些牛奶?
·张成觉:“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世卫:中国毒奶信心危机难以克服
·中国产咖啡奶精中也检出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事件在韩国继续发酵
·结石宝宝和忧心忡忡的家长
·温家宝要求中国企业“要有道德”
·中国毒奶粉引起国际反思对华贸易
·遭毒奶粉毒害婴儿新增上万
·胡春华:目前奶粉事件处置已进入关键阶段
·印尼:12款中国产食品中发现毒素
·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蔓延印尼受害
·徐文松:胡锦涛的“隐瞒门”
·“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上)
·一周新闻聚焦:“神七”难挽危机,各国纷纷抵制中国奶制品(下)
·毒奶粉事件暴露品牌公信力市场化不彻底
·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河北警方破获三聚氰胺制售网络
·两岸将建立食品安全紧急通报机制
·山西山阴县万斤鲜牛奶倾倒河沟
·民主中国阵线:奶粉毒案是中共当局奥运后的第一份政绩答卷
·英国吉百利在港召回中国制产品
·中国压制报道毒奶 鼓励爱国情绪 转引公众视线
·毒奶粉余波:近百分之四十的广州生产的家具不合格
·保障人民基本健康和安全比神七更重要
·律师受压不能代理毒奶粉索赔
·两岸专家共识:建立两岸食品卫生安全联系机制
·患儿家长自费检奶粉 当局仍对律师设限制
·国际朱古力品牌公司全面收回在大陆的产品
·三鹿奶粉事件 河北已刑拘二十二人批捕十三人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毒奶门事件述评(上)
·毒奶门事件述评(中)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
· 毒奶门事件述评(下)(续)
·惊天动地毒奶门
·吉百利:初步检测北京产巧克力找到三聚氰胺
·孟加拉验出雅士利奶粉含毒
·中国媒体为何仍回避毒奶粉根源?
·毒奶粉事件: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中国有毒奶粉事风波还未平静下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判胡春华李长江以谢天下/李大立

温故而知新。再读一遍一年前李大立先生写的《判胡春华李长江高强以谢天下》,人们会惊叹胡春华李长江不但没有被重判,反而一个胡春华升官了,省长变书记了,另一个李长江则复出了,担任扫黄打黑领导小组专职副组长了。
   善良的中国人,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们的“和谐社会”竟是如此的和谐,“科学发展观”竟可以将一个三鹿毒牛奶的责任人变为“第六代接班人”!
   
   
   

   李大立:判胡春华李长江高强以谢天下
   
   根据海外传媒报道,有三亿中国人为了“平安奥运”多喝了两个多月的毒奶,其中六百多万为青少年和婴幼儿,五万多名两岁以下的婴儿患肾结石,数千名需留医或动手术,至少四名婴儿已经死亡;中国毒奶甚至殃及港澳台外国,单是香港就有一万多婴儿挂号验肾,其中两千多人需要跟进,四名确诊肾结石;笔者及家人在香港也未能倖免,雀巢奶粉、咖啡、麵包、糕点等都被祸及,引起社会整体恐慌;外国舆论纷纷谴责,连半岛电视台(Aljazeera)都不断地播出有关新闻,三十个国家和地区禁止销售和入口中国奶类制品……这场毒奶风波不可谓不大矣!举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喻,这一次引起的国际公愤,真有点像当年八国联军联合声讨清政府怂恿义和团杀传教士,之不过这一次是软刀子杀人,并且主要杀自己的国民,特别是婴幼儿而已。就算是满顸蛮横自以为是的中共政权,也无法回避,温家宝在纽约不得不面对外国传媒承认错误,并且话中有话地说什么希望死后能得到公正评价(简直是驴头不对马嘴!)。中共为平息民怨,派调查组去三鹿公司已有近一个月了,却无声无息,看来胡锦涛打算又一次大事化小,抓几个奶农和奶霸做替罪羊充数。可是,胡锦涛太小看了十三亿中国人的智慧了,人民大众受的苦太多了,上的当太多了;也太小看了国际舆论的分析能力了,谁都知道问题不仅仅在这几个人身上,在整个不合理的社会制度。美国总统林肯说过:“你不可能长久地欺骗所有的人。”弄得不好,受害儿童家长很可能和地震受难学生家长走到一起,为自己的子女讨回一个公道,成为掀翻中共独裁统治的发起力量。
   
    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凤凰台”9月23日“冷暖人生”专题节目播出“门诊一日”,记者在“兰州解放军第一医院”住院部採访了车彦军、石长东和雷发进等多个受害儿童家庭。他们都是贫苦的甘肃农民,因为家贫长期给自家的婴幼儿服食“三鹿奶粉”。车彦军的小孩不足周岁,婴儿不停地哭喊,尿血,到医院检查已经患上肾结石,需要留院,但是又因为婴儿太小,不宜动手术,令他徬徨无计,两夫妻哭着说:“三鹿奶粉”不是国家“免检”的优质产品吗?我们不信他,还能相信谁?没想到令这么小的婴儿活受罪,上天啊,开开眼吧!……闻之令人落泪。石长东在甘南耕种两亩多地,妻子生了双胞胎:大宝和二宝,本来一家生活虽苦,希望两个小孩将来有出息,还有个奔头,如今双胞胎都患了肾结石,向乡亲邻居借了钱才能到兰州治病,医生告诉他们兰州没有办法医治,叫他们想办法去北京大医院,或许还有一点希望。石长东一个六尺男儿大丈夫,在镜头前不禁泪流满面,他说:“去北京医病,最少要六万元,我借人家的钱还未还,怎么好意思再问人家借?你叫我怎么办啊!……”雷发进三十六岁才得一子,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独生子身上,如今也患上肾结石,而且腹部肿胀,雷妻哭着说:“我什么都不想,我只想回到以前的生活,我虽然每天劳累十几个钟头,只要回家看见儿子,我就什么苦和累都忘记了!现在儿子变成这个样子,你叫我怎么活啊!如果儿子有甚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同一家电视台,9月28日晚上“财经点对点”节目播出对石家庄郊区几家奶农的採访,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他们是按时按候把奶牛赶到“奶厅”(收奶站)挤奶的,据说大部分奶厅都是电动挤奶。镜头所见,真空吸奶器直接将牛奶抽入计量瓶,然后从管道内输入罐车。正如这些老实巴交的奶农所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牛奶,他们说知道有奶站做假,经过一手掺些假,再经一手再掺些假,怎么不害死人?现在我们也成了受害者,许多奶农破了产,卖牛的卖牛、杀牛的杀牛、其余的人,牛奶没人要,往地上倒。……
   
    海外传媒根据三鹿奶粉总销量推算出三聚氰胺总含量超过三百吨,而三聚氰胺祇是“微溶於水”,要它完全溶解,必须加进其他化学原料;但掺水掺三聚氰胺后,其他指标如脂肪等就会失衡,於是又往里面添加其他化学原料如乳清粉、双氧水、脂肪油甚至尿素等化工原料,以求通过检查,如此这般,奶已非奶,简直成了化学混合物。而且中国大陆食品生产企业原材料供应极不规范,不讲信用,不讲合作,奶站和企业之间没有固定的联系,任何一间奶站收集的牛奶都可以送往任何一家厂家,这就给不法奶霸留下了更多的掺假而不被追究的机会。比如说,某奶站把掺了假的牛奶送往甲厂,检验某项指标不合格,奶站就针对性地添加某种化学品,再送往乙厂……如此循环下去,直到牛奶脱手为止。除此之外,奶站更用金钱搅掂了厂家检验部门,连化验员都可以分到红包。更夸张的是,偶然被厂方发现,厂方居然自行进行“技术性处理”,加入其他中和剂达标后投入生产线。
   
    这就不可能是个体奶农可以做的了。现经查出三鹿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远高於其他品牌,令人怀疑是否在奶粉里面直接加入固体三聚氰胺。今天(10月2日)据香港明报报导,三鹿牌高铁高锌配方成人奶粉含三聚氰胺竟然高达6196毫克/公斤,超过安全标准2500倍!若饮下一杯就会损害肾脏,若饮完一罐肾功能已彻底损坏!中国大陆“刑法”第141及144条规定:“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或者销售明知有毒有害食品,……致人死亡或者对人体健康造成特别严重危害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如此说来,如果查有实据,三鹿董事长田文华明知或者默许甚至指示该企业职工往奶粉里面添加三聚氰胺等有毒有害原料,明知及默许奶霸往牛奶里面添加三聚氰胺等有毒有害原料,就已经完全符合该条法律条文重判直至死刑的规定(个别奶霸同罪)。另根据刑法第130条规定:“公务员废弛职务,酿成灾害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据已经发生的事实,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总局局长李长江、卫生部副部长高强、河北省委书记胡春华、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都应该不但撤职,还应判刑。根据“行贿受贿罪”、“玩忽职守罪”、“伪造文件罪”都应该将检验部门负责人直至收了红包的化验员送上法庭!自古以来,凡是引起巨大民怨民变的始作俑者无不被当权者杀鸡警以平民愤,即使因为制度性缺陷,最终仍然王朝覆没,但他们起码懂得杀罪魁祸首以谢天下,对民众有一个交代。再看当今中共王朝,他们连这一条都做不到,还比不上封建老祖宗!因为隐瞒“非典”疫情而下台的孟学农,放放长假,休息一段时日,调个单位照样当官;“非典”一役中漏网的高强,无论死多少老百姓,也照样官腔十足不负责任;因为亲近胡锦涛,三鹿毒奶粉已经在全国全世界造成广泛的灾难,负直接责任的地方官河北省委书记胡春华仍然稳坐钓鱼台……这样的官僚王朝不灭亡才怪哩!
   
    最讽刺的是:头戴一百项光环、身兼一百项官职的“三鹿”党委书记董事长田文华被拘留后,还可以利用职权紧急安排其女儿出国;女儿则大称其母“寃枉”:“各家奶粉厂都用同一配方制造奶粉,三鹿祇不过是不走运,撞到了枪口上”又揭露说:“国家卫生部、省卫生厅经常来人,吃吃喝喝,还拿红包,来一次就相当於敲诈一次,就是不干活,从来不检查……。”更令人震惊的是某生产厂家的一句话,据大陆媒体披露:迫於国内外强大的舆论压力,国家质检总局抽查过百家工厂,结果验出二十二家产品含有三聚氰胺。某厂家表示,这次突击抽检,“太狠了,完全没有准备,措手不及。”厂家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原来过去的所谓质检,全部都是预先打招呼,让厂家做好准备的假检查!怪不得“三鹿奶粉”号称共1100道检查全部通过!怪不得“三鹿奶粉”可以获得“免检”的荣耀,堂而皇之地毒害全国的婴幼儿!
   
    再看看出事以后李长江和高强的恶劣表演,李长江去年七月说:“美国宠物三聚氰胺事件引发了境外媒体对中国出口食品乃至进口商品质量安全问题的炒作,制造中国商品威胁论,把中国商品妖魔化。”还说:“这次炒作不同寻常,不仅来势凶猛,而且充满敌意,恶意攻击诽谤,大有不达目的不肯罢休之势。”看他的说话,似乎是人民日报社论,彷彿毛泽东再生!他在丢官前最后一次讲话,居然十数次重複“仅”、“仅仅”、“仅为”……。没有比这更无耻的人了!我问你:难道“仅仅”多少毫克三聚氰胺就可以吃下去吗?!“仅为”多少百分比的企业出产了毒奶粉就可以引以为傲吗?!“非典”漏网之鱼高强同样无耻,更加狡猾。三鹿毒奶粉隐瞒了大半年,到了新西兰总理亲自出面交涉隐无可隐,9月11日晚上中央政府才公布消息。才过了两天,事件还未调查清楚,9月13日下午6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高强就已经高调宣布:“三鹿奶粉里面含三聚氰胺,是因为个别奶农为了提高蛋白质含量,往奶源里投放的。”公然为“三鹿奶粉”企业开脱罪行。并且言之无愧地答覆记者说,三鹿瞒报和奥运会无关。最不堪的是作为卫生部长,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广泛性和严重性,不去关心人民的疾病和医疗,居然反过来轻描淡写地说:“三聚氰胺是一种低毒性化工产品,婴幼儿大量摄入才会引起泌尿系统疾患。多数婴幼儿通过多饮水勤排尿的方法,结石可以自行排出,即使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如及时治疗,患儿也可以恢复。”这是什么狗官?中国人民凭什么要喂养这些狗官!谁人够胆问一声人民大众,该不该杀?该不该判?你看人民大众是怎样回答的吧!
   
    邓小平说过:制度比人强,好制度能限制坏人做坏事,坏制度使好人无法做好事。温家宝说是因为企业家没有良心,胡锦涛说是因为干部不关心群众疾苦,错了!这根本就不单单是良心和关心的问题,毛病出在你们坚持的一党专制社会制度!如果这个政府是由人民选举产生的,各级官员实行问责制,会如此腐败吗?如果人民有民主自由,有舆论监督,毒奶粉会被隐瞒大半年祸害数亿人吗?如果有严厉公正的司法制度,像美国一样迫使那些侵害人体健康的公司(例如仅是因为在包装上没有按法例规定註明尼古丁含量和警告字句的香烟公司)赔偿天文数字(数百亿美元),将犯罪分子绳之於法(长期监禁),“三鹿”等等黑心公司敢以身试法吗?现在中共政权面临全世界舆论谴责,面对着数百万受害的人民,绝不能光是革几个人的职,甚至杀几个替罪羊了事,而是必须从制度入手:如果这种贪污腐败草菅人命的坏制度不改变,说到底,如果不触动一党专制这个腐朽的政治体制,这样的掺毒事件将陆续有来。胡温所说的“确保不再出现类似事件……”不过是白日作梦,势必成为一句空话大话,全世界的笑话!中国大陆势必反覆出现恶性社会毒害事件,引起人民越来越大的公愤。不要想耍小聪明将事件敷衍过去,即使一时敷衍过去了,并不等於说人民大众好欺负,“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苍天难欺。”人民的愤怒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势必总爆发,掀翻你们这个靠暴力得来的不义政权,勿谓言之不预也,何去何从?当所抉择!唯有彻底地揭露毒奶粉和一切有毒食品犯罪的各个环节,严厉地惩处一切犯罪分子,该杀的杀,该判的判,彻底废除旧制度,建立新制度,才是出路。只有实现民主化,还政於民,中华民族才能得到救赎,获得新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