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齊彧的天空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齊彧的天空]->[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齊彧的天空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自序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三.和外祖母成親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 七.家族溯源
· 十五.繼母徐宗漢與兩異母弟弟
·十六.弟弟妹妹
·希特勒的睾丸;蒋介石的睾丸同毛泽东的睾丸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零八宪章与公车上书,清皇朝的覆亡与中共?
·横在东京机场跑道上的一栋房屋
·山寨新解
·把地球挖一个洞,可以从天堂掉到地狱
·为相莫学王安石,从温家宝总理的口误谈起
·史笔如刀,“墓碑”的震撼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读书?
·谁说毛泽东不贪污?!
·中共应当一分为三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谎撒到全世界
·由任弼时的孙子杀人,想起任培道
·红朝末路与庸人胡锦涛
·五四人生感怀
·中共前外长意淫与自慰的结果:控诉中共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爱国?!
·大特务潘汉年的下场一文补充
·为什么判死缓的孩子死不见尸?
·深圳市委书记睡不着觉,胡锦涛睡得着吗?
·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是留条后路
·温家宝不需爬到台湾,只需请国民党回大陆
·由善存维他命连想到中共一党专政
·抗日戰爭為什么提前暴發???
·是胡耀邦不对?还是邓力群胡说?
·从特务跟踪到公安部长家门口谈起
·连战偷笑:还是共产党好哇!
·常凯申与烂戏《人间正道是沧桑》
·上海港的空集装箱与欧式屋顶
·关谷歌捕晓波,以暴易暴从此开始?
·王震狂言:老子杀得新疆五十年出不了一个反革命
·更正:不是王震是应该是王铮(安东省委书记)
·到底是誰不要臉?!
·宁要范跑跑,不要陈三清
·原来政府也做贼
·先知先覺司馬璐
·因果报应的实例
·谁是杀害林彪的真凶?
·對聯。為六十大慶而作
·国家名器岂可私分
·安禄山造反的时候,中央军在踢正步
·中共領導人:你們愧對祖先,也愧對子孫 ――就徐文立先生等人公開信有感而發
·巴东的两位英雄:邓玉麟;邓玉娇
·读宋永毅反右时高级民主人士的表演有感
·土匪乎?烈士乎?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中国人幸福吗?
·当他的衣服换到九十九件……
·感恩节我们如何感恩?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蜗居》被禁了,猜猜下一部被禁的电视剧
·今年审刘晓波明年轮到赤柬后年?
·香港文汇报的“同城化”白日梦
·为什么高铁修到香港卡壳了?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土地快卖完了期待赌场遍布祖国大地
·愤怒的电视台主播
·完全是流氓政府作为——出不了国的古川和回不了国的冯正虎
·中国近代导致崩溃的三次抉择
·为什么薄熙来反胡锦涛?
·这是哪门子外交语言?
·中国国民维权大使冯正虎
·国共两位特务头子的报应
·自然界的因果报应现象
·全球严寒下刘晓波冯正虎命运如何?
·一百零一天的博弈
·雷锋叔叔怎么跑到美国来了?
·到底谁在主导丑化辛亥革命领袖?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一) 好事多磨,难以人道

   

    十五年前第一次去欧洲,刻骨铭心。好几次想写将出来,无奈力不从心。直到今天才有时间动笔。既然标明是散记,自然应该有别于一般游记,想到啥写啥,不落俗套。

   

    那时我们新婚不久,太座是位旅游迷,国内她去过除新疆,西藏,蒙古和西双版纳以外的地方。有一年冬天,在香港政府工作的姐姐请她去哈尔滨看雪雕,她从雪梯上滑下来,不小心后脑着地,不省人事。众人慌了。同行的一位香港护士,上去冲着她打了两个耳光,待她苏醒过来后,护士伸出手来问,几个手指?“三个”,护士说:冒事,不会有脑震荡后遗症。后来我一直拿这件事来取笑她。

   

    首先是订日程,春天花草多,万物更新,是出游的好日子。

   然后去最大的连锁店自由旅行社拿日程表,我们经济条件不是很好,选择的是平民旅游团,叫作“扣死冒事。”

   

    其次是挑要去的地方,意大利肯定是首选,悠久的历史文化令人神往。过去同样是法西斯国家的德国被我排除了,除因了解德国比较多以外,主要是本人工作的地方是德国老板,德国是一个很排外的民族,跟日本人一个样,歧视外国人。老板请人以德国人优先,经理级一色的啤酒猪脚佬,然后是讲德语的瑞士人和奥地利人,再次一级的是西欧人,然后是东欧人,排在后面的才轮到亚洲人,只比看门搞卫生的黑裔西语裔好点。(美国劳工法规定要请一定数量的少数民族,不得不为之),有一个同事是数学博士,美国土生,可是操一口破英文,原因无他,这位大爷两岁回国,三十岁回美拿了博士却无法教书,学生抱怨他的口音太重,跟牛叫一样。那些没有进过大学门的经理经常得意地介绍手下有个中国人博士,丢尽了老中的脸面。我跑掉好几年以后,听说这位老兄还在那里混日子,真是没有出息。

   

    法国名胜古迹既多,不能错过。古老的大英帝国也是要去的,该团接团和送团都在伦敦,英国游属于自由活动,我们决定回来再玩英伦三岛。

   

    我们挑的是十四天的团,导游对此有种别称,叫做:睡衣团。除了法意,还要经过比利时,摩洛哥,瑞士,列之登士登,奥地利,除了在意停留五天,法国三天以外,其他时间基本上是在赶路。团费为七九九美元,另加机票。不要以为便宜,每到一地,除了巴黎,基本上住的都是乡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去玩么,另外付钱,吃饭也不便宜。暂且不表。

   

    三月初付了团费,订了机票,以为时间足够,万事大吉。没有想到,这次筹划已久的欧洲行差点泡汤。

   

    那时我们持的还是中国护照,开始时问过旅行社,说有绿卡签证不会有问题。事情坏就坏在中国护照上面。

   

    请好假去第一站英国领事馆签证,英人一见大陆护照,立刻说要签好下一站才给签,不得已去比利时,还是同样的理由,跑到摩洛哥这么个弹丸之地,姿态也是高傲得不得了,再去法国,还是一样,特别是意大利最气人,前面一个台湾来的小姐,绿卡也没有,被他们客客气气请进去了,有说有笑。他们一见我递进去的大陆护照,像见了瘟神一样,扔了出来,还是不签。她那种恶劣态度,鄙夷的脸色,至今还历历在目。

   

    这样跑了几天,差不多快要绝望了,天无绝人之路,奥地利领馆门面很小,冷冷清清,可是二话不说,马上给签了,瑞士也给签了,可见他们对中国人相当友好。

   

    我以为胜利在望,不想又节外生枝。

   

    回到法国领事馆,申请表递了上去,说是要报外交部备案,需要两三个星期,算算时间还够,于是将护照绿卡复印件,银行存款证明,工作证明一古佬给递了上去,在家静候佳音。

   

    时间到了,我去过几次法国领馆,总是说还没有批下来,眼见离开团时间一天天逼近,我们真的慌了起来,不但数千团费机票要泡汤,而且整个旅行计划将被打乱。每次我站在法国领事馆的大门口,一脸茫然,心里那种愁慞,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在北京美国大使馆门外签不到证的人们的痛苦心情。

   

    自由旅行社的一位小姐非常帮忙,事后我还去找过她,想表示感谢,可惜旅行社已经换了地方,此人不知去向。可是我们心里真的是非常感激。没有她,我们就不会有第一次欧洲之行。

   

    她不知从哪里找到法国外交部的电话,与他们联系,原来我们的签证早已经批下来,领事馆不知放到哪里去了。全世界的官僚机构都差不多,可是如果我们不是持大陆护照,还会被人歧视吗?

   

    太太回来后要作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请入籍。不是咱们不爱国,实在是这本拿不出手的护照把咱们害惨了。这次光签证费就花了五百多美元,而美国护照是不用签证的。更主要的是,劳心劳力,胆战心惊的日子不堪回首。(一)

   

    (二)在罗马,照罗马人行事。(入境随俗)

   

    写了半天还没有出行,大家可能看得不耐烦了。美国航空公司的班机,下午五六点从肯尼迪机场出发,经过七八个小时飞行,伦敦的清晨,也就是美国的半夜,将我们送到了希斯罗国际机场,那时没有海底火车,大家糊里糊涂赶到码头,坐船去比利时。船很大,可以容纳几十部车,两千来人。

   

    导游是意大利年轻人,一口英文听得咱耳朵出油。词尾后面一律加个尾巴,比如酒店,他念成“火腿肋”介绍自己是:“兔儿该得儿”(导游),(后来我们索性叫他兔儿)怪腔怪调,之后我们一直凭自己的修养来理解欧洲的一切,不懂也不想去请教他,免得找罪受。咱的清国英文尽管腔不对,调可是对的。过去我经常批评那些国内学外语的,中国历史文化知识自己还是半桶水,如何介绍给外国人?

   

    团友来自世界各地,只有一对新加坡夫妇和我们说中文,大家同出同进。后来他们因为孩子生病,玩到半路就打道回府了,可见家里有小孩的麻烦。

   

    本人建议那些还没有去过欧洲的读者,第一次最好参加青年会组织的旅行团,第二次最好自助游。不是咱歧视老年人,他们手脚不灵活,上下车花去太多时间,每天的节目又是固定的,只好在时间上打折扣了。往往等前面的老人们下了车,相片没有照几张,兔儿就催你上车走了,你说扫兴不?

   

    一些老美退休后没有多少钱,又要死撑面子,去超市买一大堆食物,一家人躲在后院不出来,门口报纸也不收。两个星期后出来告诉邻居说他们去欧洲了。一些国人明明读的是纽约市立大学,偏偏要说是纽约大学,欺骗那些没有出过国的人。看来不管中外,殊荣心都是一样的。

   

    有个老头来自德州,大家知道那是个农业州,比较穷。他就是那么一个人,每到一地,从来不参加外面的活动,躲在酒店看电视,兔儿规定,今天座第一排的,明天座第二排,依此类推。为的是大家都有机会座好位子,可是那老头就是不从,天天座老位子。惹得大家则目。最后按规矩,大家每人给导游小费,我们还多给了点,他却是一毛不拔。把兔儿给气坏了。

   

    有一天在水城威尼斯,座在堪肚拉(小船)上面,听人一边摇桨一边唱歌,比起音乐厅来,别有一番风味。广场上,鸽子成群,忽然见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矮胖日本人走了过来,对着我们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口里叽里咕噜,咱的启蒙外语本是日语,不过多年不用,只是简单告诉他,我们是中国人,从美国来的。他一脸的不解,悻悻然地走了。后来和太座回去一检讨。原来她手里拿的新款摄像机,我持的尼康专业相机误导了那个日本人。比他们的配备还好,衣帽取人,全世界皆然。

   

    罗马大大小小的广场上,不少画家在写生,不少一对对年轻男女,手拿手在谈恋爱,夕阳西下,火红的余晖照在暗红色石头砌成的广场上,形成一副绝妙的图画。那种慢节奏,看在每天匆匆忙忙的美国人眼里,羡慕极了。可以说,在罗马随便在地上检一块石头,都有几百年的历史。那些不成形的五角场,六角场,开起车来很不方便,意大利的菲亚特,没有冷气和电动设备,简单得只得一矩引擎和一个速度表,他们车开起来和意大利这个民族一样,横冲直撞。

   

    罗马的街市非常发达,黑人将手袋摆在地上卖。工艺品满街都是,外国游客要非常小心,我们见到一艘小船,开价四十美元,我还价二十,结果二十五元成交。结果往前面一问,都只买二十美元,有的十五元就可以了。

   

    说起外语,咱们中国人算是很好了,在巴黎的农民市场,我去买西瓜,一个小小的就要6块美元,后来本地人告诉我那里最贵。不知是不是不愿意讲还是真的很差,法兰西人的英文不敢恭维,而我的法语又是有限公司。不信的话,去一下加拿大的魁北克就知道英文行不通。不过还好,他们不会欺负咱们,有时搭地铁,有时乘公共汽车,有时步行,基本上可以找到要去的地方。不像上海一些小青年,故意欺负外江佬,在南京路上,指个错误的方向,害得人家团团转几个小时还不知道外滩到底在哪里。

   

    一天到晚跑来跑去,辛苦得不得了,这天看见一个拱门,相当于北京的牌楼,中外文化中有些共通的地方。太座问是什么,我告诉她是凯旋门,她在那里谋杀了不少菲林,我则趁机在那里多休息了一下。后来她看见另一个更大的,才知道上当了,将我臭骂了一顿。

   

    巴黎铁塔刚建立的时候,这个庞然大物被人批评得一无是处,时过境迁,现在成了古董,巴黎的象征。站在上面,凉风习习,巴黎的夜景尽收眼底,美不胜收。

   

    巴黎晚上的节目当然离不开红磨房夜总会,太太不好意思,对看门的说我先生很坏,经常看花花公子杂志,守门的回答,不看才是不正常的男人。以前我同几个人看花花公子,有个人表示清高,标榜他只读文章,我老实说我只看照片。古人号召学习座怀不乱的柳下穗,他明明是个同性恋,这样的典型还是不学为好,如果像学雷锋那样两三年倒腾来一次,中华民族恐怕都快消失了。有人写了二十几页论文,证明林肯总统也是一个同性恋,反正在美国,对死人说三道四不算诽谤。

   

    带位员真是有水平,兔儿吩咐过,多给点小费他会带你好位子,此言一点不假。黑不溜秋的大堂里面,他居然可以分辩出是多少美金或者其他货币,没有猫一样的眼睛是不可能的。里面的舞女个个具有花花公子模特儿的实力,身材有点走样或者到了二十五六岁就会被迫退休。

   

    法国的尼斯海滩堪称一绝,全世界排名号称第二,仅次于昆士兰黄金海岸(见图),可以由巴黎坐高速火车直达。雪白的沙滩,有如十五六岁少女皮肤般的细腻,倘在上面,舒服极了。从酒店的窗口望出去,海岸线兰白分明,朵朵白云,海天一色,让人心旷神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