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潘一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潘一丁文集]->[*中国文化是唯一可以跟科学合二为一的文化]
潘一丁文集
·“草船借箭”
·胡适不会读中国书,更不会用
·文化的反省与检讨只能是“原汤化原食”
·什麽是中华文化
·礼、义、廉、耻是人性的支柱
·以身试言论自由之“法”—致博讯新闻网的公开信
·“忠、孝、仁、爱”是社会的精神支柱
·美国是西方式“民主”时代的终结者
·不是不能,而是不为也—谈中国科技的“落後”和“李约瑟难题”
·叶公好龙
·精神战争”是人类文明程度的“试金石”
·老文评新闻--(四十)总是慢一拍的“与时俱进”
·西方知识份子会用书,却没有正确的书可用
·老文评新闻(四十一)从小女生安然想到黄帅—看当前社会的政治智商
·民主的“敌人”是什麽?
·建议联合国创设“破坏文明罪”
·《老文评新闻》(四十二)谁才应该下台!
·智者从SARS得到的启示—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李德堡的文章
·《老文评新闻》(四十三)坐战斗机和玩笨猪跳的区别
·“五四”的教训:民主只有平凡,没有伟大
·出路—中华文化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
·知识就是力量—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一
·网路使中国人聪明,却让中国社会愚蠢
·伟人情结—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二
·从解释“克己复礼”的争论所想到的—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三
·“忍”和“难得糊涂”—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四
·《老文评新闻》(四十四)一样的“恐怖”
·“换妻游戏”是社会理论错误的必然结果
·“望子成龙”—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五—
·聪明反被聪明误—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六
·“为圣(贤、尊)者讳”?—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七
·观念的误区-“将功折罪”扩大化(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八)
·另类社会学词典 (供未来人类进行“精神战争”,或社会学者写总结、检讨时参考)
·《老文评新闻》(四十五)“招安”乎?
·成王败寇,永远要损失一半精英力量(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九)
·明哲保身-逃避现实、逃避责任的巧妙遁词(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十)
·“强国论坛”是网路使中国社会愚蠢的证明
·别了,美国!
·如何反恐
·论经济
·论社会
·2005年新年献辞-起来,不愿做跟屁虫的人们
·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正确的“新思维”从哪里来?
·刑不上人,礼不下狗—谈现代文明的偏差
·中国人不要“自废武功”
·“和谐社会”只能靠“精神战争”打出来
·论“精神战争”
·“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精神战争”三原则
·如何打精神战争
·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王道、霸道和人道
·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
·立此存照—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唱支悲歌给共产党听
·历史周期律和错误社会理论的因果关系
·东西方文化互为“跟屁虫”造成的恶果
·谈“学而优则仕”的本质和表象(科学认识论应用之一)
· 科学发展观问题探讨(系列)
·汉字是东方文化和科学的完美结晶
·谈电视剧“亮剑“的表象和本质
·韩非“禁心说”的表象和本质-科学认识论应用实例
·腐败是人的文化和动物的丛林法则兽交的结果
·给某网友的公开信
·立此存照-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民主的表象和本质
·以毛泽东为鉴,愿前有古人,后无来者
·亮剑吧,中国人!-2006年新年献辞
·国退民进”绝对是落后的动物思维
·天才的夭折
·就在中国实行现有“民主制度”的质疑
·言论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揪出全球性“窝里斗”的罪魁祸首
·丢掉幻想,准备行动
·媒体的角色
·论文明
·超女现象是“五四运动”的矫枉过正
·文革的启示
·台湾的现状是大陆未来民主的沙盘推演
·羞耻感的表象和本质
·民主就应该是包治百病的“万灵药”
·潘一丁声明(补遗)
·民主就应该是包治百病的“万灵药”
·腐败源自于社会主人的寡廉鲜耻
·论慈善事业的最高境界
·《老文评新闻》目录(更新)
·潘一丁是什麽“东西”?
·现有社会理论无知和愚蠢的新证据
·不讲诚信的理论铸就没有诚信的社会
·我们怎么会没有言论自由的
·一评“强国论坛”的弱国思维
·良知不相信眼泪
·潘一丁:现有社会理论也配称“科学”吗?
·谁才应该获得“最愚蠢奖”
·转基因成果颠覆达尔文进化论
·我们怎么成了走迷宫的小白鼠
·让熊猫来给社会学家上一堂“性知识”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化是唯一可以跟科学合二为一的文化

   七年前,笔者在拙文《别了,美国》中,曾经提出一个“哥德巴赫猜想”式的判断:『作为(文明)进步的下一个中期目标,是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同步平衡的发展,让全人类得以安心、安全地享受最大限度的快乐和满足。其特征标志,是在哲学层次上,完成宗教和科学的统一,从此不再有认识不到或解释不了的问题』(原文请查阅博讯网《潘一丁文集》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panyiding)。当时正值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美国借口联合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取得一点“胜之不武”的成功。一时间意气风发地,以为真的当上了世界“霸主”,信心满满地要带领全世界走向“民主”的天堂。

   可惜曾几何时,一次“金融海啸”,就冲刷掉它的“金玉其表”,全面露出了其中的“败絮”。不仅自己成了“入海泥牛”,也令世人普遍感到失望,不得不回过头来,把眼光重新集中到经济最快复苏的中国身上,希望找到某种借鉴或启示。终于感悟到一点中国文化的力量,也让头脑灵活、现在却“一切向钱看”的中国人,从中看到某种“商机”。于是形形色色的国学讲座、孔孟学校、乃至孔子学院之类连锁“学店”,就如同“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让所谓的“儒学”,也似乎成了炙手可热的时髦显学,而于丹、易中天这样的国学教授,都成了偶像级“明星”,和(讲座)票房、(电视)收视率的保证。看在绝对以中国文化为基础起家的《新理论》眼里,却留下似乎要想急于出清陈芝麻烂谷子般“存货”,而不顾是否会“误人子弟”的忧心感觉。这种感觉绝对不是多愁善感的无病呻吟,而是建立在科学《新理论》基础之上,有理有据的理性判断或推理。

   首先,《新理论》认为,文化作为加工合格“社会人”的方法或手段,应该是必须既具备“天不变道亦不变”的水平,又有与时俱进的自我升级能力,来保持和时代的同步。以便始终像“太傅(皇帝的老师)”、而不是只知阿谀奉承的太监或佞臣般“跟屁虫”,来培养作为民主大众皇帝的社会人,完成真正“人性”的启蒙,掌握得以限制、约束(但不能消灭)那个对人类社会绝对有害的“天性”的免疫能力。保证在“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里,大多数社会人在文明的进步过程中,不会逾越那个维持“人之所以是人而不是畜牲”的基本道德底线。而当前人类社会面临的一切无法解决的灾难性问题(包括气候暖化),都是因为这条底线已经被突破,或者甚至还没有在全世界正式建立起来的结果。

   可以认为,今天尚存的东亚、西亚、伊斯兰以及欧洲(希腊)等四大主要文化中,只有以中国文化为代表的东亚文化,具备了这样的能力。其它文化不是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还没有脱离宗教的羁缚),就是层次不够高(比如受达尔文生物进化论和丛林法则影响较深的欧洲文化)。

   但是必须强调指出的是,这个中国文化绝对不是今天正在左右着中国人行为、被说成是“儒学”的文化。因为它已经在西方“兽文化”的教唆、影响下“沦落于世俗烟花”,被糟蹋成残花败柳了。所以不要说救全世界,连中国人自己都救不了,这只要看看当前中国社会呈现出来的、种种不容乐观的乱象,以及政府所面临的两难尴尬就知道了。

   不过我们绝对不应该像西方别有用心的无知者,或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中国激进帮读书人那样,以此指责这种文化“落后、愚昧”。这完全是因为这种已经压缩过的科学而先进的文化,被后来的读书人从天性出发,胡乱解压缩后、拿来应用的结果,就像对现代高科技不甚了了的笔者,用不好先进的电脑或手机,往往达不到应有的效果、甚至搞得一塌糊涂、不可收拾,而发出的“抱怨”一样,所以只能邯郸学步似的,跟着西方后面,天天嚷嚷着“(制度)改革”,浑然不知(或不顾)“大厦已倾”的危险之将至!

   这绝对不是盲目的狂妄或虚张声势,而是有事实为根据的。因为中国人在经济、军事、外交、科学、体育等全方位问题上,只要想做、就可以成为众目所瞩的佼佼者。而唯一搞不定的,恰恰是中国人自己或自己的社会。由此可见,一个可以搞定一切却搞不定自己的这种文化,除了不能否定它的先进、优秀之外,只能肯定它是本身出了问题。

   事实正是如此,因为在初步解压缩中国文化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新理论》,已经可以通过对电脑技术的联想,认识到这种涵盖一个合格的社会人所需要的全部知识的文化,因其内容已经丰富到超出正常人脑的记忆的容量极限。以至于不压缩不仅不能保留、继承,而且影响随时调用的速度和效率。这才是今天我们一方面嚷嚷“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却始终“莫名其妙”地,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更把自己的问题搞得乱七八糟的根本原因,因为我们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对其进行过全面而正确的“解压缩”,而迄今为止的中国读书人,只不过是从一堆“乱码”中,胡乱找出一些“歪打正着”、或者仅有利于自己私欲的东西来应用而已。所以才会出现因“(文化内容)良莠不齐”的事实表现(比如弄出一些诸如“人之初、性本善”、“大公无私”、“为人民服务”、“兴天理灭人欲”、“人定胜天”或“食色(人)性也”,或把经济等同于“向钱看”之类自欺欺人的、不科学也经不起推敲质疑和实践检验的愚民概念),而被不知就里者,分别从不同角度、同时赞美和诟病的矛盾现象。

   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这种文化被正确解压缩出来,成为一门真正有实用价值的社会理论(比如在尝试解压缩中国文化的基础上建立的起来的《新理论》)。我们就会发现,这是唯一可以跟自然科学相通的文化,也就是说,它所阐述的一些基本内容或规则,都完全符合自然科学中的物理学原理。所以如果付诸实践,不仅已经具备自然科学般“以理服人”的条件,而且也拥有自然科学般、正确指导社会实践、随时发现并纠正错误,取得预期结果的实力,更从理论上排除了“不和谐”的可能(因为大自然本身就是和谐的)。而且以中国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角度来看,这也是中国人唯一可以“扬长避短”的“用武之地”,否则就会像“凤凰挤进鹰群里去抢死老鼠”一样--没有必要而且凶多吉少,因为中国文化早就懂得让自己掌握真正的幸福了。

   所以对处在“国际红眼病”包围之中的中国人而言,当务之急,就是从急功近利中分出一部分精力来,把注意的目光集中到已经取得初步成功实践、并开始显现出战无不胜实力的《新理论》身上。或者通过可行性论证后直接肯定、立即付诸实践,以便让自己立马得心应手、乘风破浪地,遨游在波涛汹涌的国际风云中;或者为《新理论》先提供一块“标志城”式的试验田,将其拉出来公开遛遛,就知道它到底“是骡子还是马”了。否则岂不是让人有理由怀疑:现在还掌握着话语权、却对《新理论》不屑一顾的中外主流权威或精英衙门里,是否原来乃是一头头在农村中,只能用来驮小媳妇回娘家的“小毛驴”而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