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潘一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潘一丁文集]->[*唯恐天下不乱的西方式民主--错误社会理论下的蛋 ]
潘一丁文集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一个中国人应该特别关心的问题
·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道德和法律
·毛泽东的文革是一次“给民主”的实验
·要民主和给民主
·美国会垮吗?
·“先立後破”—对毛泽东理论的批评和修正
·试论“恐怖活动”
·谈互联网对中国的负面影响
·谈“民气可用”— 中国还有可用的民气吗?
·现在大陆的“言论自由”比没有更糟
·网络是毫不虚拟的“精神国际”
·再谈制度决定论的破产
·人类世界的危机根源
·社会理论必须创新才能解决世界的危机
·我们真的在与时俱“进”吗?
·有关新“人类社会学”理论简介
·雄辩、强辩和诡辩
·贺华裔女生获“罗德奖”并兼议她的“用武之地”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纪念毛泽东诞生一百周年
·清官、伟人情结,是实行“民主”之大忌
·历史的“是非”比“真伪”更重要
·2003年新年献词—精神文明的重建是21世纪的希望和契机
·科学家现在还没有复制人的自由!
·为什麽会“人多力量小”的?
·评美国诺贝尔奖得主的联合声明
·一味反共也是一种“文过饰非”
·中国的读书人只会读书不会用书
·“草船借箭”
·胡适不会读中国书,更不会用
·文化的反省与检讨只能是“原汤化原食”
·什麽是中华文化
·礼、义、廉、耻是人性的支柱
·以身试言论自由之“法”—致博讯新闻网的公开信
·“忠、孝、仁、爱”是社会的精神支柱
·美国是西方式“民主”时代的终结者
·不是不能,而是不为也—谈中国科技的“落後”和“李约瑟难题”
·叶公好龙
·精神战争”是人类文明程度的“试金石”
·老文评新闻--(四十)总是慢一拍的“与时俱进”
·西方知识份子会用书,却没有正确的书可用
·老文评新闻(四十一)从小女生安然想到黄帅—看当前社会的政治智商
·民主的“敌人”是什麽?
·建议联合国创设“破坏文明罪”
·《老文评新闻》(四十二)谁才应该下台!
·智者从SARS得到的启示—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李德堡的文章
·《老文评新闻》(四十三)坐战斗机和玩笨猪跳的区别
·“五四”的教训:民主只有平凡,没有伟大
·出路—中华文化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
·知识就是力量—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一
·网路使中国人聪明,却让中国社会愚蠢
·伟人情结—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二
·从解释“克己复礼”的争论所想到的—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三
·“忍”和“难得糊涂”—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四
·《老文评新闻》(四十四)一样的“恐怖”
·“换妻游戏”是社会理论错误的必然结果
·“望子成龙”—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五—
·聪明反被聪明误—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六
·“为圣(贤、尊)者讳”?—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七
·观念的误区-“将功折罪”扩大化(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八)
·另类社会学词典 (供未来人类进行“精神战争”,或社会学者写总结、检讨时参考)
·《老文评新闻》(四十五)“招安”乎?
·成王败寇,永远要损失一半精英力量(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九)
·明哲保身-逃避现实、逃避责任的巧妙遁词(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十)
·“强国论坛”是网路使中国社会愚蠢的证明
·别了,美国!
·如何反恐
·论经济
·论社会
·2005年新年献辞-起来,不愿做跟屁虫的人们
·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正确的“新思维”从哪里来?
·刑不上人,礼不下狗—谈现代文明的偏差
·中国人不要“自废武功”
·“和谐社会”只能靠“精神战争”打出来
·论“精神战争”
·“精神战争”和目前论坛的本质区别
·谁才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
·“精神战争”三原则
·如何打精神战争
·中国人要摒弃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
·王道、霸道和人道
·马克思理论的软肋或死穴
·害怕“竞争”的西方叶公
·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
·立此存照—马克思也整合不了欧洲
·唱支悲歌给共产党听
·历史周期律和错误社会理论的因果关系
·东西方文化互为“跟屁虫”造成的恶果
·谈“学而优则仕”的本质和表象(科学认识论应用之一)
· 科学发展观问题探讨(系列)
·汉字是东方文化和科学的完美结晶
·谈电视剧“亮剑“的表象和本质
·韩非“禁心说”的表象和本质-科学认识论应用实例
·腐败是人的文化和动物的丛林法则兽交的结果
·给某网友的公开信
·立此存照-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民主的表象和本质
·以毛泽东为鉴,愿前有古人,后无来者
·亮剑吧,中国人!-2006年新年献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恐天下不乱的西方式民主--错误社会理论下的蛋

   当前的世界,已经被有着一百八十度方向、原则性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以所谓的“民主”搅屎棍,搅得天下大乱、鸡犬不宁。其典型的“症状”,一是世界性“拜金主义”产生的经济危机;二是各国普遍性为要“民主”而产生的“窝里斗”;三是誓言“追求幸福”,得到的却是永无休止的事与愿违。其原因就是因为这种错误社会理论形成的习惯势力,让以为是猴子般光着屁股的“(民主)大众皇帝”们,产生“入茅厕久而不闻其臭”的缘故。

   这本来以西方成功的自然科学逻辑(或所谓的科学发展观)来判断,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低级错误,是一个童话中孩子都能看得出来的问题。而我们却正而八经、乐此不疲地、玩起了“(民主)家家酒(一种智力不成熟时玩的儿戏)”。这只要看看从世界气候大会的各说各话、台湾立法会中的全武行、或香港立法会的五人总辞闹剧(还有那里的“反高铁示威”),奥巴马的国会演说、以及达沃斯经济论坛必然的莫衷一是表现,就可见一斑了。所以除非是真正的“弱智”或别有用心,否则早就应该看出问题的症结之所在了。

   这更是上述所有问题几乎都永远无法解决的关键所在,就像在坚持“天圆地方”理论下,来筹划“环球旅行”;或根据错误的“燃素论”来设计城市“消防方案”一样的荒唐,完全符合“棋错一步满盘皆输”的中国格言。而且根据建立在解压缩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基础上的科学《新理论》,指出其“棋错一步”的根本、原则性性错误,也是一点也不困难的。那就是:

   1,不能给出建立一个科学的理论,所必须具备的一些结构性基础概念(如人、人性、天性、社会、民主、自由、言论、经济等)的确切定义或解释,和原始神汉口中随心所欲(比如将天性和人性任意互换)的巫术差不多。还根本不具备成为科学理论的资格,连后果都一样。

   2,至今都不知道人类社会是百分之百“人造”的。其和自然的动物世界的根本区别特征,就是一个是强调以“集体分工合作”为主,另一个则以强调“个体竞争”为主。以至于到现在为止,还在喋喋不休地嚷嚷要坚持遵守早已“过期作废”的丛林法则,在已经享受着高度物质文明的同时,还死乞白赖地非要把社会当成“动物世界”,把丛林法则当成祖宗牌位来供奉,以人的能力来行畜牲之事,当然想不乱都不行。

   3,由于这种理论本身,就有许多难以自圆其说的死角,更经不起推敲质疑或实践检验,完全不具备“以理服人”的能力。所以总是只能采取“以力服人(肉体战争)”的手段,以至于未来战争的可能性,永远是悬在人类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现在人类已经到必须认真考虑何去何从的“三岔路口”了。而一个“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的《新理论》已经摆在面前,为什么不敢面对呢?

   这才是以中国文化拯救(包括自己在内的)世界的天命和契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