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满洲文化传媒
·告别酱缸腐败谎言汉文化 重塑通古斯满洲八旗雄风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九季】
·喂,说你那~~!!
·旧满洲档所记大清国建号前国号
·滿人HIPHOP國
·满洲学研究与当代满族人的关系
·Manchu Cup
·盎格鲁·撒克逊使命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七季】
·成都正蓝旗满族人祭祖思族
·满-通古斯诸语的分类
·美籍国父汉独份子党魁孙中山美国移民局档案照,伪造的美国出生证明文件,美国政府被欺骗后开具的证明文件
·德国报道满族人组织学母语
·来生不做中国人
·忘恩負義的垃圾民族大杂体已经成为世界公害
·癞蛤蟆地动仪能测地震吗?!!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上】
·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中】
·自我赎救【Self-redemption】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下】
·满洲文书写很有意思很形象嘛~~~O(∩_∩)O~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组图:满洲猎鹰人
·组图:满洲猎鹰人
·女真后裔赫哲人的萨满教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辛亥暴乱国难100年纪念1911--2010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之圆池传说
·满洲贞德川岛芳子书法作品
·只有武力才能保护民族尊严与土地
·通向濒危满洲语的桥梁
·动物的眼睛猜猜它们都是谁?
·动物的眼睛猜猜它们都是谁?(二)
·海东青是满族民族精神的体现
·爱嫖妓五毒俱全的国父孙中山
·俄国阿尔泰通古斯满语言书目
·你们给我们屈辱我们用仇恨加倍奉还!!
·满清杯具
·满洲大萨满乌布西奔妈妈对我们的告诫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亡族奴们!!!!
·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二)
·从通古斯萨满教神话窥其生命观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季】
·满洲语“西藏”的来历
·北大馆藏满文古籍孤本著录札记
·中田整一:溥仪的另一种真相
·通古斯八旗满洲族家谱五种
·康熙赐封七世达赖的金印.
·满族故事家马亚川和女真萨满神话
·成立满族文化发展公司
·滿洲亡族奴詠歎調
·亡族奴奏鸣曲
·川島芳子の遺言
·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沸騰的滿洲
·解决满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早期明信片上的满洲风俗
·朝鲜WMD武器直接威胁满洲安全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葬礼
·满族萨满教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满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1932夏的北平满族家庭祭祀
·五种文字写“满洲”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一季】
·满族萨满教响器的应用及其象征意义
·北镇满族歌谣浅析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二季】
·通古斯——满洲语族神话特色的思考
·滿洲秘檔選輯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后金国首都盛京满洲故宫摄影
·达赖喇嘛
·新疆地区满洲语文使用情况考略
·美国学者近年来对满族史与八旗制度史的研究简述
·Shamanism
·满洲征服中国前的文化发展对满族作家文学的影响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三寸金莲:中华文化的浓缩精华
·满洲国大勋位兰花大绶章
·旧金山湾区满族大神父汪中璋
·大清国太祖努尔哈赤本纪
·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建立
·满洲民族戏曲与戏曲家
·满族传世文物:东珠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三季】
·清国末年汉人的恐怖暗杀暴力活动
·内蒙古绥远城的满洲八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 人民族基本知识必读
·齐齐哈尔富裕4所学校开满语课 选送6名教师到黑大进修
·对满族人实施文化种族灭绝
·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努尔哈赤如何让八旗军的战力陡增
·朝鲜新币上的满洲圣山长白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编辑语:几年前刚开始上网的时候,搜索关于满族、满语、满文的信息,发现了有很多专家提到了三家子这个地方。学生时代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想去但终未能成行。一晃几年过去了,2005年年底,从网络上知道了富裕县所辖的三家子,正在筹建全国唯一一所满语学校,所以当时十分兴奋,准备去一趟,考察一下满语圣地三家子。2005年春节前后,东北满族在线的赵连博站长一行去了三家子,带回了大量的资料,使我对三家子更有一种向往,而且从东北满族在线网站论坛上的报道看,当地生活水平十分艰苦,老师缺少必要的教学设备,学生们也缺少学习用具。发布了募集资金给三家子满语小学筹集资金的帖子。
   
    “伊兰孛”是满语ilan boo,译成汉语为“三家子”,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的一个满族聚居的村落。“三家子”村是黑龙江满族人在清朝康熙年间建立的村屯,距今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

   
     三家子村位于黑龙江省富裕县西南,距齐齐哈尔市40余公里,齐嫩铁路在其东侧经过,西面就是著名的嫩江江套。全村1071口人,65%以上是满族。该村因居住着满族计、孟、陶三大姓而得名。据学者考证,三姓居民均为水师后裔,是在清朝康熙年间由吉林省随黑龙江将军萨布素驻守边疆而来此定居,至今已有三百余年的历史了。
   
     早年,由于村里全是满族人,三家子村居民只会满语不懂汉语。采访中,61岁的陶青兰老大娘给我们讲了个笑话。“土改”的时候,村里一位村干部到县城买衬衣,他管售货员要“汗禢子”(衬衣),弄得售货员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如今,三家子村能够非常流利地说满语的仅有3人,能听懂并说大部分满语的有15人。而这些满语掌握程度较好的人中,绝大多数在50至70岁之间,最大的已80多岁。
   
     该村年龄最大的老人陶春和88岁了,老人眼睛、耳朵都不太好使,与人交流已经有些困难,但头脑还十分清醒,对人十分热情。他明确地告诉记者,自己的祖先来自于吉林长白山。据说,老人家当年满语说得非常好。老人们说,现在村里共有6位8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都会满语,但会话水平相差很大。
   
     三家子村,是世界上惟一的语言活化石基地。为什么说是活化石基地呢?如果说这个村的老人一旦故去了,语言消亡了,可能再拯救满族的语言或者说再想挖掘这个语言就不可能了,这个语言就可能会在地球上消失了。
   
   黑龙江省富裕县三家子村村民 石君广(满族):
     我们家四世同堂,有奶奶还有小孩,我奶奶那个年代满语说得特别好,但是到我爸我妈那年代就不怎么学了,光能听懂,说得很少。而在我们年轻这代说的更不会了。像我学了一些会说了也能听懂了,但是其他人就是年轻人很少很少会懂会说了。再下一代如果没有人教没人管,恐怕满语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了,基本就失传了。
   
   黑龙江省富裕县三家子村村民 孟淑静 (满族,石君广的奶奶):
     (他说)奶奶呀,你得教我满族话,因为什么呢,咱是满族人。话语不能扔。等你老(去世)哪天我想你,我打开你这话,我就能听你这声音了。就这么我就教我孙子。
   
   黑龙江省富裕县三家村支部书记 卢宏强:
     能说得比较好的在我们村能有20多位,都是70岁以上老人了。我家就不会了。一句都不会了,我父母懂一点但不常说,生活用语一律汉话。天长日久把这个语言不用了放弃了。我们村也感到危机,但我们小小的村一级感到束手无策。
   
   黑龙江省富裕县副县长 赵金纯(满族):
     县里也重视,党市县三级民委也重视,我想学校开课之后,至少能把语言能巩固一段时间,同时也培养出一批人来,开完小学五年级课之后,他们自己的母语,对自己的语言学习也很有兴趣。
   
     如果说这个村的老人一旦故去了,语言消亡了,可能再拯救满族的语言,或者说再想挖掘这个语言,那可能就在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满族儿童:
      问:你们都想学满语吗?
     孩子:想! 我盼望着学满语,因为我是满族后代,我要是不学满语后代就失传了。
   
   我们要问:1500万满洲族人的纳税钱哪里去了?满族人土地上的资源哪里去了??为什么这些小学生连一个正规的满语课本都没有?!!
   
   新华网乌鲁木齐2009年12月3日电(杜冠睿)记者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育厅了解到,财政部正式批复了《自治区少数民族学前“双语”教育发展保障规划》,计划到2012年,国家和新疆将投入50.69亿元,用于新疆七地州九县市学前“双语”教育发展。 据介绍,国家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重点扶持少数民族学前“双语”教育的地区为: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苏地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塔城地区、阿勒泰地区等七个地州所属县市以及托克逊县、吐鲁番市、伊吾县、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木垒哈萨克自治县、温泉县、若羌县、尉犁县、和静县等九县市。
   
   据悉,到2012年,新疆上述七州九县市将新建“双语”幼儿园2237所,在园幼儿将达34.91万人,学前双语教师达16291人,基本普及少数民族学前两年“双语”教育。
   
   此外,国家还明确了从2013年起,中央财政将参照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支持新疆建立学前“双语”教育经费保障长效机制,由中央和新疆分项目、按比例共同承担所需经费,其中包括公用经费、幼儿伙食补助、幼儿课本费以及未来已建成园舍的维修改造。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此文于2010年01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