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进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进进文集]->[关于李庄上诉案的法律意见书 (一)]
李进进文集
·中国工人运动与自由工会运动
·记第一个工人自治组织――北京工自联
·记 “八九”年第一次有组织的静坐
·从收容审查看中国宪政的若干问题
·评郭罗基诉共产党案
·中国人争取言论自由的先天不足
·从吴祖光的感言谈律师的作用
·赵紫阳的请辞是开启中国民主政治楷模行为
·悼紫阳,哭我中华无法治
·《强国论坛》上残忍的爱国主义
·狱中散文两篇
·我所认识的赵品潞
·朱小华案的法律问题
·从夏沃案看美国的司法权威(1)
·从植物人夏沃案看美国的司法权威(2)
·关于贺女收养案的法律意见和判决书
·“我犯了一个罪:为弱者和穷人辩护”―丹诺
·联邦法官是这样喝斥移民法官的
·在自由化和反自由化斗争中成长
·贺梅收养案上诉判决简介
·18年前的今天
·如何避免郑筱萸的死
·按美国证据规则点评彭宇案
·从胡紫薇事件看中国的痞子文化和权威的缺失
·央视记者们如此未成年—网民言论谁来引导
·就华人在纽约诉CNN诽谤案专访李进进律师
·致李克强: 让司法部门独立地处理三鹿奶粉事件
·司法独立就在脚下,向贺卫方和刘晓原致敬
·陈水扁案:对比两岸政治司法
·忆北大八十年代宪法教研室的几位前辈
·二十年的思绪--狱中札记
·二十年的思绪—狱中札记(2)
·御用法学的荒唐之作
· 坦白从宽, 牢底坐穿--狱中札记(3)
·与死囚打交道--狱中札记(4)
·对周勇军的法律起诉书
·致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
·关于周勇军一案的若干法律争议
·我为什么要声援周勇军
·评最高法院关于惩治报道司法案件的媒体的规定
·钳制媒体还是提高法官独立办案的能力——评最高法院关于惩治报道司法案件的媒体的规定
·一个缺乏逻辑和讲理的判决书---关于对刘晓波判决书的分析
·评李庄“律师伪证罪”案的审理
·评李庄“律师伪证罪”案的审理
·关于李庄上诉案的法律意见书 (一)
·论组建反对党--旧文重贴
·从李庄案透视中国司法审判弊端
·保住香港--大陆民主自由的桥头堡
·保住香港--大陆民主自由的桥头堡
·史天健们,别走得太远
·李进进反驳高铭瑄:刘晓波就是因言获罪
·司徒华—香港自由之魂
·从凯斯一案谈美国陪审团制度
·为刚丢官的上海铁路局领导鸣个不平
·2011台湾参访记(1)
·2011台湾参访记(2)--中华民国外交从什么时候算起
·2011台湾参访(3)--里长算个啥官?
·2011台湾参访记(4)--“与其尊神,不如尊人”
·我在祖科蒂公园的演讲
·桑兰案初审法官的报告和建议 (一)
·桑兰案初审法官的报告和建议 (二)
·联合国(反对)任意关押工作组要求中国释放周勇军
·联合国(反对)任意关押工作组要求中国释放周勇军
·联合国关于任意拘押工作组关于周勇军的意见书
·秘密关押违反国际法规范
·秘密拘押条款被秘密消失
·胡赵基金会沉痛悼念方励之先生
·实行和平演变是中共的历史责任
·宽容不是基督教的本义
·宽恕不是基督教的本义
·谷开来杀人案的审理: 双方共谋玩法律
·明镜 专访:不判谷开来死刑的计划是否有变?
·律师发表声明算哪招
·李进进就李克强讲话答友人
·建立司法权威
·波斯顿爆炸嫌犯的米兰达权利
·中国媒体在薄案审理上的低劣表演
·中国媒体在薄案审理上的低劣表演
·悼张显扬,忆那个思想解放的时代
·周强, 你欠一条人命
·美国的雷锋叔叔到我家
·米歇尔在北大的演讲与中美两国意识形态外宣比较
·纽约百度屏蔽信息案背后的隐情
·面对残疾:“不完美的其实是你自己”
·与子明最后的合影
·《夜间将会降临》 Night Will Fall
·美中反贪合作法律上很难
·周永康案件未公开宣判,属违法行为
·美国最高法院关于同性婚姻的判决概要
·黑色七月:大规模打压维权律师的法律分析
·晓宁走了,我们少了什么
·祭于浩成先生
·周勇军近日和父亲回四川老家
·高法对聂树斌冤案的两个未反省
·父子生來不同道,不以政治非人心—祭父親李行榮
·华盛顿州 v 川普 诉讼纪要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 对李昭女士的不幸逝世表示沉痛哀悼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李庄上诉案的法律意见书 (一)

关于李庄上诉案的法律意见书 (一)
   李进进
   序
   我这个法律意见书在最后修订后将会邮寄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该意见书有点像英美法中的“法院之友”意见书(brief)。“法院之友”来自英美法中常用的拉丁文amicus curiae, 英文的解释是“friend of the court”, 指的是在案件的非诉讼方向法院就某个具体案件提出的法律意见书。一般这种“法院之友”意见书只就某个案件在上诉审的时候由利益相关的组织或人(多是非盈利 组织)提出。初审阶段主要是事实审,为了防止对证人和陪审团有不当影响,通常不允许这种非诉讼方提出任何法律意见。上诉审主要是讨论法律问题,所以,法院 欢迎社会上对某个案件关注的人和组织提出他们的法律意见书。提出意见书的人,就变成了“法院友人”。当然有人说“法院的朋友”实际上是“当事人的朋友”(Judge Posner)。不管是谁的朋友,上诉法院通常会阅读有的还会采纳这些“法院之友”的意见。
   法律是公器,法庭是个讲理的公堂。所以我们应当学习英美法中讲理的方法。作为在中国学习法律多年的美国律师,基于对中国同行的关心和对中国的证据规则在制定 和司法实践上出现的严重问题的忧虑,我特就李庄“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一案提出这份法律意见书。由于没有完整的证据和庭审记录,这个意见书只是根据网上 公布的法律判决和辩护书以及有关报道写成,难免与实际情况有出入,希望得到各方指教。

    一,本案的法律争议
   本案的法律争议是:是否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李庄犯有“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具体的法律争议是:
   (一) 本案的初审法庭是否正确地理解和适用了“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
   (二) 本案赶在龚刚模等34人被指控的“黑社会”犯罪一案审理前匆忙开庭,是否是一种政治安排?
   (三) 初审法庭在作证人未出庭的情况下,大量的接纳和采信执法人员的证词是否偏袒控方?
   (四) 初审法庭在没有任何控方证人出庭的情况下,接受他们的证词并作为法庭对事实认定的根据是否是错误的?
   (五) 初审法庭对本案中的某些最具争议的事实问题不清楚的情况下,比如到底“龚刚模左腕部色素沉着、减退区系钝性物体所致擦伤后遗留”是如何以及何时造成的,认定龚刚模没有受到过“刑讯逼供”是否错误?
   (六) 初审法庭在对证据进行分析的时候,是否正确地理解和适用了证据规则?这个法律争议涉及到:
   1. 初审法庭是否正确地区分了“证据采纳的合法和有效性”与“证据的说服力”这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
   2. 初审法庭是否正确区分了“证据的提出和采纳”与“证据的获取”的概念?
   3. 初审法庭以”没有关联性”为由排除陈涛﹑向爱华﹑张孟军的证词是否错误?
    二 本案的事实陈述
   李庄是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2009年11月受龚刚模的妻子程琪、堂弟龚云飞的委托担任在重庆市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被提起公诉的龚刚模的刑事辩护律师人。
   龚刚模是备受关注的“重庆打黑第一案”的第一被告,俗称“黑老大”。龚刚模﹑樊奇杭等34人在重庆被指控犯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非法买卖运输枪支弹药,贩卖运输毒品,非法经营等14项罪名。该案现在正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2009年6月,在中共重庆市委的领导下,重庆市政府发动了一项针对有组织的黑社会犯罪的专项行动,简称“打黑”。龚刚模在2009年6月 被逮捕,现在被指控犯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非法买卖、运输枪支、弹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贩卖、运输毒 品”,“开设赌场”,“容留他人吸毒”,“行贿”,和“非法经营”等九项罪。如果其中有关“故意杀人罪”和“贩卖、运输毒品”两项罪名成立,龚刚模将面临 极刑。
   2009年11月24日、26日、12月4日,李庄在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三次会见龚刚模,就龚刚模的开庭审理做准备。
   2009年12月10日, 龚刚模向警方检举了自己的辩护人李庄律师,说李庄在会见龚刚模时教唆他向法庭以“被刑讯逼供”为理由翻供。他还检举说李庄让他在法庭上避重就轻,否认故意 杀人、涉黑、涉毒等重罪,不要承认贩枪、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行为。除此以外,龚刚模供述,李庄还串通证人并指使龚刚模称其为黑社会组织提供资金的行为,系 被胁迫所为。公安机关侦查后认为,李庄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三百零六条的规定,12月 12日,李庄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13日,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以涉嫌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对李庄批准逮捕。
   李庄被控犯有如下犯罪行为:
   第一,李庄在看守所会见龚刚模时,为帮助龚刚模开脱罪责,诱导、唆使龚刚模编造公安机关对其刑讯逼供;
   第二, 李庄同时向龚刚模宣读同案人樊奇杭等人的供述,指使龚刚模推脱罪责。
   第三,2009年11月底至12月初,李庄编造龚刚模被樊奇杭等人敲诈的事实, 并要求程琪为此出庭作证。
   第四,2009年11月24日,在重庆市高新区南方花园一茶楼内,李庄指使龚刚华安排重庆保利天源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利公司)员工作伪证,否认龚刚模系保利公司的实际出资人和控制者,龚刚华即安排保利公司员工王汪凌、陈进喜、李小琴等人作虚假证明。
   第五,2009年12月3日,在重庆市 渝北区的五洲大酒店内,李庄指使龚刚模的另一辩护人重庆克雷特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家友贿买警察,为龚刚模被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作伪证。
   第六,李庄的上述行为以及2009年12月1日, 李庄向人民法院申请程琪、龚云飞等人出庭作证的行为,妨害了司法机关正常的诉讼秩序。
   李庄在庭审中否认他诱导、唆使龚刚模编造公安机关对其刑讯逼供。他坚称龚刚模自己说被刑讯逼供。李庄在审理中提到,在会见龚刚模的时候,
   “龚刚模开始诉苦。我叫警察离开会见室,根据法律规定,律师有权单独会见当事人。警察出去后,龚刚模露出自己手腕上的伤口,说自己被警察吊到2 米多高,足足吊了8天8夜。有时候吊一只手,有时候吊两只手,大小便都拉在裤子上,大便直接落到了地上。打他的警察中有个姓彭。”
    法庭在审理中接受了重庆法医验伤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检验报告证明。该证明说,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委托重庆法医验伤所对龚刚模作了是否因外力因素造成其人身伤害及成因的司法鉴定,结论为“龚刚模左腕部色素沉着、减退区系钝性物体所致擦伤后遗留”。
    在李庄如何让龚刚模翻供的问题上,辩方律师提出了中央电视台的采访录像,龚刚模在采访中说“李庄向我使了一个眼神,暗示我翻供”。
    关于串供李庄向龚刚模宣读同案人樊奇杭等人的供述,指使龚刚模推脱罪责,李庄不否认其行为,但认为他的行为是合法的刑事辩护行为。
   在有关李庄编造龚刚模被樊奇杭等人敲诈的事实并要求程琪为此出庭作证的指控,李庄和辩护律师都提出了龚刚模的讯问笔录及龚刚模案件中陈涛、向爱华、张孟军的讯问笔录,这些笔录说明,龚刚模在李庄介入案件前就有被樊奇杭、李明航敲诈的供述的事实。
   关于李庄指使龚刚华安排重庆保利公司员工作伪证,否认龚刚模系保利公司的实际出资人和控制者的指控,李庄辩护道:“我11月24日从未在什么茶楼见过龚刚华,如何指使他安排何人作伪证更是无从谈起,不知控方证据何在”。《李庄的自辩书》。
   关于李庄指使龚刚模的另一辩护人重庆克雷特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家友贿买警察为龚刚模被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作伪证的指控,李庄在其《自辩书》中说:
   “吴在北京公安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重庆警方供职,2005年辞职从事律师工作,自称与龚刚模专案的人很熟,为此我委托吴搜集相关证据,委托费用当时也根本未谈。
   “09年12月6日晚,(不是指控的12月3日) 吴到酒店找我,当着马晓军、龚云飞面对我们大家说:经了解,龚刚模确实在铁山坪基地被打过,给他 看伤的两名医生我都认识,一个姓王。我当时请求安排会见,吴也答应试试看。晚些时候我送吴到楼下门口,语重心长地对吴讲:事关重大,尽力想办法找到那两位 医生。吴解释:这些医生也是警察,我们原来是同行,人家不愿意和你见面,更不可能出庭为你作证。人家还要在重庆混啊!我对吴半开玩笑说:如果没办法,你就 出庭帮我作证吧,把你打听到的消息如实在法庭上讲出来,这也是证据的一种形式嘛。吴大惊失色,予以拒绝。自始自终我们也未谈过如何贿买警察作证的事。如何 贿买?贿买对象、价格、方式等。真不知有无这方面的证据,也无法想象这些证据是如何出笼的”。
   关于妨害了司法机关正常的诉讼秩序的指控,李庄辩护道:“正是本人认真履行了一个优秀律师应当履行的职责,而阻止了一起‘人命关天”的重大冤假错案的发生,起码是暂时阻止了’”。他说,“本人的所有行为,纵使是犯罪行为,与龚案是否如期开庭没有必然关系,无论是否伪造了证据,是否妨害了他人作证,(包括不愿意作证的),均不影响法庭的如期开庭”。
   三 本案审理中的程序问题
   第一,李庄表示他的聘请律师的权利遭到侵犯,本人也在笔录中强烈要求,但这“侦查”和“起诉”两个阶段聘请律师的要求都遭拒绝。
   第二,他表示他受到变相的刑讯。还说,“自12月12日下午至14日上午,对我数十小时不间断轮班审讯,属于以‘饥’、‘渴’、‘不让睡眠’的变相刑讯。
   第三,他指出“审讯中警察读其他证人口供,逼他按照相同的说法供述。遭拒绝,审讯人员威胁:是不是换一种审问你的方式(刑讯)或者直接注明你拒不签字。由此可见,龚刚模案中那些法律知识不如我的人的口供是如何形成的。据为樊奇杭辩护的朱明勇律师介绍,樊也被吊打10天之多”。
   第四,李庄在庭审中提出五项申请,具被拒绝。李庄提出,对龚刚模伤情进行司法鉴定;龚刚模、马晓军等8位证人出庭质证;调取李庄在会见龚刚模时的录像录音证据;延期审理其本人的案件;将其本人案件移交其他具有管辖权的法院进行审理。
   第五,李庄的案子抢在龚刚模等“重庆打黑第一案”开庭审理之前审理并结案,有其政治上的安排和不公平。因为对龚刚模的审理,对于李庄的案子有直接的关系。比如龚刚模是否被“刑讯逼供”和龚刚模是否被审樊奇杭等人敲诈等问题,都会在他们自身的审理中提出的证据来加以说明。李庄律师的“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没有急迫的社会危害性。没有理由急着开庭。反过来,龚刚模这个被认作“黑老大”的律师提前受审,其结果对于龚刚模和樊奇杭的刑事辩护有很大的负面影响。他们的律师们受到了“震慑”。这是政治的安排。该安排破坏了刑事的程序正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