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拈花时评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墓  碑(一)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三)
·墓碑(3-2)
·墓碑(4-1)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新华日报》1944年3月5日
   
   --------------------------------------------------------------------------------
   
   民 主 与国 情
   
   当清朝晚年,最初有人提倡洋务运动,主张学外国人造枪炮、办工厂的时候,曾遭受一种激烈的反对。反对者并不能否认外国的确靠了枪炮机器而比中国强,但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提倡洋务运动很坚决的薛福成在当时就曾如此说过:或曰:以堂堂中国而效法西人,不且用夷变夏乎?是不然。夫衣冠语言、风俗,中外所异也;假造化之灵,利民生之用,中外所同也。这个道理。到了现在看来,自然更谁也不能发生疑问的了。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科学,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科学。外国的水是氢二氧一,中国的水也还是氢二氧一;外国的大炮是那样造成的,中国的大炮也同样是那样造成的;外国在“声光化电”之学上已经研究出了许多道理,这些道理移到中国来也还是有用。——既然外国已经先发展了这些科学,而中国还没有,那就没有办法,只好“用夷变夏”一下,从头学起来。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曾听见有一位乡下老先生说:中国人坐汽车会发晕,这就证明汽车只是外国人的玩意。现在却有些已学会了坐汽车的先生们说:中国人民倘过民主自由的生活,就会出乱子,所以民主只是适用于外国,不合国国情,岂不是同样荒谬么?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所以,卜凯教授说得好:“民主方式即为科学方式,科学理论不分国界,对任何人皆可适用。”孙哲生先生也说:“中国不能与世界分离,我们要与世界各国图共存,必须适应世界环境与潮流。”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原标题《民主即科学》
   
   --------------------------------------------------------------------------------
   
   诸 葛 亮与 阿 斗
   
   ·鲁 山·
   
   现在和古代封建专制时代毕竟有些不同了,先前小百姓从未敢做梦当皇帝,虽然孟轲先生曾经说过“民为贵、君为轻”一类话,但小百姓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高过皇帝,而且历史上也从来就没有过这样一回事。然而现在确实不同了,我们居然成了皇帝了,国民党当权的老爷们要封我们小百姓做阿斗了,而他们很谦虚地自称为诸葛亮,不然怎么能叫做“民主”呢?不过,太“民主”了也不成,因为咱们做阿斗的没有本事,还得万能的诸葛亮老爷来加以管束。说来也可怜,阿斗这称呼固然很荣耀,但是我们常常还要被诸葛亮打屁股,有时又被拉去砍头示众,或被踢进集中营,或被绑去当壮丁,这阿斗可真不是好做的!国民党当权的老爷们,对外国人说:他们是受了“托孤”之重,不能不“训”我们一下,因国家“法统”要求这样做,阿斗真要当政,那不是自乱“法统”了么?自称为诸葛亮的法西斯独裁者,是什么人呢?正是那些卖国求荣的秦桧张邦昌之流,正是那些祸国殃民的流氓高俅之辈!他们曾假“王法”之名,不知陷害了多少忠良;他们曾假“圣”之意,不知又有多少灾黎被“逼上梁山”。而今国民党反动派又以一党训政的所谓“约法”,企图推翻政协决议,继续做他们专制独裁的诸葛亮,把饿得饥黄面瘦的老百姓仍旧当做他们的阿斗。算盘打得虽妙,可惜今天阿斗不再那么容易受愚弄!先生们,你们的“法统”还是趁早收起吧,人民并非阿斗,你们的诸葛亮终究是做不成的了;又何况你们本来并非诸葛亮,硬装面子,骗哪些呢?岂不是自欺欺人?
   
   ——《新华日报》1946年3月28日
   
   --------------------------------------------------------------------------------
   
   民 主 的真 义
   
   ·项 轶·
   
   翻读《中山全书》,在《中国革命史》中读到这样的话:“中国古昔有唐虞之揖让,汤武之革命。其垂为学说者,有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有所谓闻诛一夫纣,未闻弑君;有所谓民为贵、君为轻;此不可谓无民权思想矣。然有其思想而无其制度,故以民主国之制,不可不取资欧美。”在这段话里很清楚地说明了一个道理,在中国传统思想中是有民主思想的成份的。但中国曾有民主思想和中国曾实行民主政治完全是两回事。因为够得上说是民主制度的,是从来没有的。中国过去实行的是与民主政治相反的君主政治的。这本是常识,也是中山先生在其著作中明白说明的。在封建专制政治的压迫下面,思想上发生一种反动,因而产生某些接近于民主的思想,但是成系统的民主政治的理论也还是找不出来的。这种民主思想对于当时的现实政治固然也有时会发生一些影响,但这种影响并不是根本上改变了专制政治,而只是使专制政治的表现温和一点而已。所以过去的专制政治下,有仁政也有暴政,暴政固然不合民主精神,但仁政也绝对不是民主政治。“爱民如子”是过去对于封建统治者的最高要求,但把民众看成了儿子,那还有什么民主的气味!中国要实行民主政治,必须“取资欧美”,但又要避免欧美民主政治的一些流弊,更驾而上之,这正是中山先生的伟大识见。现在有些人把中国的旧思想都解释成民主思想,甚至以为中国过去早已有了民主制度,要实行民主政治只要向中国历史去学习好了。这实在是违背中山先生的遗训的。对于这些人,我们不妨背诵一下中山先生对于民主政治所下的一个通俗而确切的定义:“民权主义就是要拿本国的政治,弄成到大家在政治上有一个平等地位,以民为主,拿民来治国家”(民国十三年在广州的留声机片演说词)。
   
   ——《新华日报》1942年11月12日
   
   --------------------------------------------------------------------------------
   
   实现自由是“不切实际”吗 ?
   
   ·李 新
   
   联合国宪章里规定了人民的基本自由。我国人民正在要求政府立即实现蒋主席宣布的四项自由。偏偏在这时候,有人高呼自由万万不可行。这种意见,显然违反民意,志在维护国民党一党政府的现状。《和平日报》昨天的社论,说今天人民最大的痛苦,“是不听中央政府命令的‘非国家军队’与国家军队对立,致人民不能安居乐业”。这完全不合事实。这并没有说出人民最大的痛苦在哪里。关于军队国家化问题,政治协商会议正在讨论中,中共及其他党派的代表都已提出了意见,这里不多讨论。要说的是,今天人民最大的痛苦,是在国民党党治党军之下,人民没有民主自由。请以事实来回答! 看吧,“衣冠不整”的人,还在天天的抓,抓去打内战;老百姓开会,特务就去捣乱,动不动就要拆草棚子。这类事情数不清。人民“安居”了吗?大学教授逢场就去摆地摊、卖东西,工人时时会失业,失业后又不准要求救济,还要抓代表;官办工厂也拖欠工资,工人不能去要,倒反要被抓去坐牢,人民“乐业”了吗?这是因为军队没有国家化呢,还是因为人民的自由权利被国民党一党政府剥夺得干干净净呢?只要顾事实的人,都将异口同声说一句,不能安居乐业,是因为没有民主自由啊!他们又说了,英美苏都没有实现民主理想,中国来实现,就“不切实际”了,更何况中国是在训政和宪政之间呢?我们再来看看事实吧。英美苏等民主国家,都已做到人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选举等自由权利,中国不必“开风气之先”。可是,曾否追随“世界上任何先进国家”之后了呢?他们又提到罢工、游行、示威的自由,世界上任何先进国家所未曾做到;教授治校是理想;就是罗斯福总统说的四大自由的一半,“不虞匮乏”、“不受恐怖”两大自由,都“不能便没有疑问”。反对自由者的话,是够露骨的了。在民主国家,罢工游行示威,几时未曾做到?举美国为例,罢工不仅在发展,政府还根据康纳利法案,承认罢工是合法的。游行示威不但不被禁止,还可以请政府派警察保护。至于教授治校,不受党化,过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与现在的西南联大,就是经过教授会议来处理校务,这与其说是理想倒不如说是教育上优良制度的确立。说到四大自由,在今天以前,除了法西斯独裁者外,倒还没有听见有人反对过。现在重庆还是第一次看见公然对“不虞匮乏”和 “不受恐怖”的自由提出疑问。如此说来,人民只应有匮乏的自由了,穷人王正兴必须卖儿子,陈望道教授必须摆地摊,倒成了自由的享受;而政府逼人民匮乏,倒成了政府的“合法”自由;至于受恐怖也成人民的自由,所以,“衣冠不整”的老百姓,只有受恐怖被拘捕,失业工人只有坐牢的恐怖,吴金山也只有被押起来了。特务横行,便成了政府执行恐怖自由了。正告发表这些违背人民利益、维护独裁专政的谬论的人们,也正告反人民反民主的当局,匮乏和恐怖的自由,是人民所坚决反对的,这条路是死路,不好再往前走了。人民要求和争取四大自由,是没有力量压得下挡得住的。这些一切,只有证明全国人民及各民主党派对实施纲领的意见,首先是对人民自由的主张,是切实的,迫切需要实现的,万万“撤销”不得的。
   
   ——《新华日报》1946年1月18日
   
   --------------------------------------------------------------------------------
   
   民 主 精神
   
   战时能够实行民主,民主才能团结,团结才能争取胜利,这是若干人士所不相信、而被事实证明了的。单以英美两大民主国家来说,最近就有几件事实可以证明。说远一点,在美国,罗斯福三度当选大总统后,就以政治家的风度,发挥美国的民主传统,和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威尔基亲密合作。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更进一步加强民主团结。威尔基曾代表美国访问英国,最近更决定以总统特别代表名义访问近东、苏联及中国。而且,为了动员及团结广大劳动人民,加强反法西斯力量,释放了共产党总书记白劳德同志。在英国,三年前被禁闭的英共机关报《工人日报》,最近亦已解禁。这说明英美在战时也还是尊重人民的言论出版等民主自由的。英美两大民主国家采取这些重大措置,正说明英美两国是尊重和重视共产党及其他党派,和他们所代表的意见和力量的。执政政党,从来没有因为他们的地位,就排斥别人、压制别人,称他人为“异类”,相反的,他们为了战争的胜利、民族的安全,总尽量集思广益,使人人有为国效劳的机会、珍贵别的党派及各个阶层的努力。好的,有成绩的,就赞扬;坏的,不妥当的,就批评。譬如,英国自由党的《曼哲斯特导报》就赞扬“共产党在争取此次战争之胜利中,起有显著的作用,因该党之宣传方法新颖灵活而有力,并在进行全国之共同事业时,彼等均能获得甚大之效果,实使我等为之惭愧。”同时,也有一些批评。他的批评对不对,是另外一回事。这种民主团结的精神,是值得赞扬和提倡效法的。各个政党派别的存在,是有其社会基础的。已经存在了,就各自代表一种力量(被略一段)。大家在反法西斯侵略的共同目标之下努力,更应该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相互帮助。这样,反法西斯侵略的力量就能不断增强。这是英美当局及一切呼吁民主团结的人士所洞悉和深信不疑的。自然,在共同目标之下,不论党派间,以至于个人间,都会有关于具体问题的不完全相同的主张和办法。但是,这是能够获得一致的。这里,主要的就要靠前所举例的民主精神了。这里,就要靠相互间的经常接触商讨、互忍互让(被略一段)。真能做到这点,就能够互泯猜嫌,和衷共济,而不会手足自残了。全国各党派能够融洽的为共同目标奋斗到底,这是英美的民主精神,也是我国亟应提倡和效法的。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