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阴险小人毛泽东/刘梦溪]
雷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民国时期上大学要花多少钱?
·北京将为失独老人设专门养老院
·人民网:纪委绝不许成为“独立王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高瑜因言得罪习近平?
·毛贼东在文革中曾经图谋香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著名美国海归:中国必须摒弃“太监化”
·希拉里:中国人只要钱与权力 不懂体面
·政治局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抽干汉江 南水北耗 北京特权
·吕秀莲且慢赞美习近平 希特勒强多了
·狄志遠:同性婚姻是國際潮流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习近平里外不是人很孤立,骑虎难下
·毛贼东残害中国人民罪名大全
·《北京之春》近期重要文章
·高耀洁:诱人上当
·王思想:没有我,祖国什么都不是!——我的个人主义宣言
·习近平揽权:内斗乱了阵脚,外斗嘴硬骨疏
·当年都有谁承认过“伪满洲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
·周恩来逼走毛贼东情妇遭报复数十年
·“西点军校学雷锋”的假新闻
·请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之流都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华人曾在海外建有7个国家 国人不知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共“乌鸦嘴”少将张召忠退役 网民热议
·股市暴跌幕后:养老金入市才是最大的阴谋!
·经济硬着陆:铁路货运降一成
·到底是谁在卖出A股?/卫联
·胡乔木反击邓小平,四项基本原则迟早要废
·历史在冷笑--被刻意隐瞒的火烧圆明园真像
·高耀洁:惨遭苦难
·瑞信:中国正陷入“三重泡沫”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谁说毛时代没有特权没有腐败?
·杨瀚谈杨虎城
· 王明揭毛贼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中国经济是怎么硬着陆的?
·外交出大问题,访美访菲取消?
·蒋公眼中的抗战第一功臣
·张学良后悔西安事变:我应死罪
·富士康看好印度:拟投200亿美元
·周小平花千芳式的白字文联主席----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网传中共对五毛的通知规定
·十三大万里为何没能入常?
·喜见部分地区人口压力减小
·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抗战中投日的共军团以上干部
·习近平最后的赌局
·习近平为何屡屡不按常理出牌?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面临的难题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佛教如何看轮子功?
·成都四中官办红卫兵抄家纪实
·20名观看恐怖宣传片被捕外国游客已全释放
·春秋戈:习近平所谓“反腐败”的正当性必须彻底否定!
·郑义批南水北调
·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抗日将领王纘绪殉难55周年祭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习近平的疯狂与中共的垮塌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农行首席经济师:当局以为印钞票就可以解决问题
·谁是“善意”的做空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公安入市 然后各种段子满天飞 这个最火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卢峰:别为中共暴力救市涂脂抹粉
·杨建利:习近平的颟顸“自信”加剧中共统治危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梁思成预言成真: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错了
·李大钊佣金上亿支配军阀 陈独秀无足轻重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陈维健
·四人帮倒后邓小平称华国锋能再执政20年
·李小琳的学历和习近平的学历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曝王健林妻子涉嫌内幕交易 获利约70万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华人教授率美国击败中国奥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缅甸四年来的十多次大赦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阴险小人毛泽东/刘梦溪)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解放后不几年,中国开始对工商业进行改造。人家祖祖辈辈创办的企业,一下就被三下二下赎买了,宋对此不理解,认为你当年制定保护工商业的政策,现在又赎买,是出尔反尔,失信于天下。(顺便说一下,几十年后,这些被赎买的企业,又被各级领导们买了去,第二次成为私有财产。只是成了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的私有财产,如果说民族工商业主进行的是剥削,后来的又一次私有化,则是由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干部们来剥削罢了。)1955年月11月,她写信说,“我很不理解提出对工商业的改造,共产党曾向工商界许诺长期共存,保护工商业者的利益。这样一来,不是自食其言了吗?”宋副主席实在是政治上很幼稚,共产党说过的好话是不能太当真的。在延安的窑洞里,黄炎培问毛如何走出“其兴也勃勃,其亡也忽忽”的兴衰的“周期律”。毛泽东说,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民主。但是,几年后,黄炎培的几个儿子一个个被打成了右派。五七年毛泽东和他的战友邓小平更搞了一回阳谋,号召民主党派帮助党整风,然后再把他们打成右派。此一时彼一时的把戏,中国现代的政治家们用得十分娴熟。
   
    毛泽东见到宋信后批示:“宋副委员长有意见,她代表资本家讲话。”当年,他表示中共高级领导们要向她学习,现在则成了资本家的代表。资本家的代表,离阶级敌人的代表可不远了。
   
    反右运动时,宋庆龄许多昔日的朋友一个个都成了右派分子,右派就是反动派。宋对此表示很不理解。伟大领袖毛泽东说,“宋是民主革命时期的同路人,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她和我们就走不到一起了。从不赞成我们的方针路线,到反对我们的方针路线。我们同她是不同的阶级。”你看,宋庆龄在毛泽东的眼中,完全成了反对无产阶级路线的敌对阶级的代表。当然,这些最高指示宋庆龄当时只是风闻,未必如后人了解得那么具体,但她知道自己的想法与革命的潮流格格不入,知道自己成了落伍者,多余者,成了只是在需要装点时摆上台面的一只美丽的花盆。
   
    文革中,她父母的坟墓被掘地三尺,革命革到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丈人老头和岳母大人的身上了。宋的悲痛可想而知。但是,她无法表达。牙龄打落了,只能往肚里咽,不然,让台湾的妹妹和在美国的弟弟看着笑话。但她还是禁不住为那些被打倒的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牛鬼蛇神们鸣不平。宋副委员长说,“一夜天下来,一些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变成了反党集团的野心家,牛鬼蛇神。。。现在宪法还有效吗?怎么可以乱抓人,乱斗人?”这一次,毛泽东龙颜震怒了。1970年3月,毛泽东说:“她不愿意看到今天的变化,可以到海峡对岸,可以去香港,去外国,我不挽留。”他老人家派周恩来李先念传达他的最高指示。周和李毕竟是老练的政治家,变通了一下,对宋夫人说:“您身体不好,可以出去走走。”这样,最高指示也传达了,听上去也缓和多了。宋听懂了,气愤地说,我到了这把年纪,不想走了,死也就死在这里了。从此,她再也不出场,不再当花瓶。当年,毛泽东周恩来派邓颖超到上海请她参加一届政治协商会议时,那种虚怀若谷、殷殷好客的热情不见了。说得明白的,毛泽东下了逐客令,宋老夫人实在是无路可走,只得忍气吞声。如果孙老先生还在,听了这番翻脸不认人的话,她是会与孙先生一起走路的。
   
    宋庆龄作为孙中山的遗孀,她当年对国民党政府的敌视态度客观上极大地帮助了中共,毛泽东当年称赞她对新中国的贡献,说的是实话。她充当新中国的副主席,也在面子上使这个政权带有一定的联合政府性质,这在客观上也帮了中共的忙。但是,岁月流逝,毛泽东竟绝情地下了逐客令,并请她到海峡对岸去,这明显是宣告,她是大陆不受欢迎的人,是国民党的人,和中共不是一路的人。此时的宋老夫人,丈夫已去,青春已逝,三姐妹天各一方,而一向投靠的人们竟然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宋夫人的内心的震动和悲痛是可以想见的。
   
    毛泽东是很现实的,是易变的。他的易变,不仅表现于他一会将刘少奇视作心腹,一会儿视作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表现于一会儿将林彪当作接班人,林彪不愿意,他也非要把接班人写进党章不可,一会儿又巡视南北,到处吹风,要置之于险地,逼得当年最亲密的战友不得不远走高飞。对宋夫人的一热一冷,正是他一贯的作风。
   
    古语说,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就这样,宋庆龄被冷藏了起来。她在那段漫长的岁月里是怎么想的,她是怎么认识自己的人生的,历史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谜。
   
    章伯钧成了全国第一号右派
   
    章伯钧,是民盟的主要领袖,德国留学生,解放初当了一个交通部长。1957年,他被毛泽东说成是章罗反革命同盟,成了全国最大的右派分子。反右运动领导小组的组长邓小平曾经开列了一个高层右派分子的名单,章伯钧是其中之一,按小平的意思,是准备让他当了右派再下狱的。但是,毛主席没有同意。为了了解这个第一号大右派的内心,党派了另一个民盟的右派分子冯亦代装作同情者来到章家,在谈话吃喝之间,套出章的内心想法,然后向有关的领导或电话或书面汇报,这一项工作坚持了许多个年头。为了工作的方便,冯亦代右派改正了,也没有当众宣布,他有事没事到章家,还与章的女儿章诒和套起了近乎。章诒和后来在四川坐了牢,写信给母亲时竟还惦记着这个经常来他家聊天探望的宽厚的叔叔。可见章家当年门前冷落车马稀。也可见章家对冯的信任。没有想到,把章伯钧打成右派分子之后,还派人前来卧底,刺探情况。由于章是大右派,他的女儿章诒和受牵连坐了十年牢。
   
    章不愧是个政治家。1965年,他看到毛泽东派人组织写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文章,沉默良久,说:“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马上就要开始了。”果然,接下来,就是中国的十年浩劫,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浩劫,也是各级领导们的浩劫,也是地富反坏右各类分子的浩劫。文革对章家也是大灾难,他被赶出家门,只有被批斗的命。1969年他得了胃癌,郁郁地死去了。也许,他没有想到,当年兴冲冲地北上共商国是,结果得到个如此的下场。还连累了无辜的女儿锒铛入狱。世上的事情,是多么地难以捉摸啊!
   
    20年以后,所有右派分子都平反了,纠错了,摘帽了。但是,章伯钧没有。不平反,不摘帽,不纠错。他是留在国内的五个没有摘帽的右派分子之一。他的右派分子帽子不能摘。他的这顶右派分子帽子具有巨大的历史作用。他以自己的右派帽子论证着小平同志的“反右运动是必要的正确的”名言,缺点只是扩大化了。无论多么扩大化,毕竟还有5个右派实实在在地没有平反,它们成了泽东同志和小平同志反右运动伟大功绩的纪念碑。50多年过去了,章伯钧还是当着右派。如果他知道那么诚恳地邀请他北上共商国是的人们会如此残酷地于将他当作敌人,他会兴匆匆地北上吗?
   
    其实,章伯钧的遭遇不是误会,不是偶然。早在建政之初,双方关系最热的时候,统战部已经对参加新政协的阵营进行研究。写了一份《新政协的阵营》的综合报告。报告认为,民盟中央常委11人中,右派分子居多数,左派分子仅占2人,总部及各地区的实际领导权已经逐渐转移到进步分子手里。其中的人民救国会,农工民主党及无党派分子,都有左中右,人民救国会中左派分子多些,而章伯钧领导的农工民主党的上层多右派分子。张澜与西南地方势力有联系,罗隆基是亲美分子,等等,报告主张,对民盟须采取改组中央常委、建立进步分子为主导的核心、允许中共党员在内等措施。后来的结果只是既定方针的逐步实施罢了。
   
    梁漱溟成挨批判专业户
   
    梁漱溟也参加了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梁是哲学家,农村建设的倡导者。当年访问延安的时候,毛与他曾在窑洞里作过长夜之谈,交谈甚欢,双方引为知己。不过,他的蜜月也不长,等不到反右运动,就感情失和了。
   
    解放初,在一次政协会议上,他认为中共靠农民打天下,但解放后农民地位过低,他说,“工人在九天之上,农民在九地之下.不能得了政权就不管农民了。”本来,这也是忠言,至少无恶意。但毛泽东听了却火冒三丈,窑洞里的交情全烟消云散了。毛泽东说,“有人认为农民太苦,要求照顾农民,这大概是孔孟之道的施仁政的意思吧。仁政有大仁政,有小仁政...发展重工业,打美帝是大仁政.有人班门弄斧,似乎我们共产党搞了几十年的农民运动,还不了解农民。笑话!工人农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这基础是不容分裂的,不容破坏的。”毛的口气很藐视,很讥讽,口气也很重,说梁是在“破坏工农联盟”。梁算得上是中国现代难得的一条汉子。他当场听了毛的批评,心里并不服气,站起来说,我并不反对总路线。毛说,“如果明言反对总路线,主张注重农业,虽见解糊涂却是善意,可原谅。而你不明反对,实则反对,是恶意的。”毛又说,“人家说你是好人,我说你是伪君子。你虽然没有用刀杀人,却是以笔杀人的。”当年的朋友成了伪君子,是以笔杀人者。梁要为自己辩护。他说,“现在我唯一的要求是给我充分的说话时间...不给我充分的时间,是不公平的.我也直言,我还想考验一下领导党,看看毛主席有无雅量。”毛泽东说,“你要的这个雅量,我大概不会有。”梁说,“主席,你有这个雅量,我更加敬重你,若你真没有这个雅量,我将失掉对你的尊敬。”“因为领导党常常告诉我们要自我批评,我们要看看,自我批评是真的,还是假的。”话虽儒雅,却有正气和胆魄。结果,他在一片口号声中被哄下了台。毛主席最终不给他这个雅量。
   
    他从此不断受批判,文革则更甚。1971年九大党章规定了林彪当接班人,他认为不妥而受批判。批林批孔时,他说,我看不出林彪与孔子有什么关系。至于林彪,谈不上有什么政治路线。他说完了,大家对他又一次批判,批了6个月,分组批,大会批,批了100多次。批判他的,有马克思主义者,有自称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也有被中共俘虏宽大处理的国民党人。在批判梁漱溟的人中,杀害瞿秋白的宋希濂批得最卖力,他是想报恩,想邀功。会议领导最后问他可有感想,他说,匹夫不可夺志。1978年否定文革派,让他发言,他说,毛泽东要整刘,绕开了法治程序,搞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为了夺一个人的权,搞得国无宁日….这样的人治是多么可怕。全体人员听了,又一次轮番批判了他“反对毛主席”的罪行。可以说,梁的前半生是在国民党统治下进行乡村建设探索的半生,后半生是挨批判的半生。邓小平时代出现的各种专业户早就萌芽了。梁漱溟就是挨批判的专业户。将来,可以考虑在大学里设立一个挨批判专业的博士点。中国社会是很需要这样的专业的。当然,也需要设立一个批判专业的博士点。这样,双方的导师和学生就都会有事情做,不至于一毕业就找不到工作了。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