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国汀律师专栏
·达赖啦嘛论解决西藏问题的原则
·中共宗教灭绝政策的实质是从精神心灵上扼杀藏人
·西藏自古以来属于中国吗?
·西藏问题的实质
·自由法治宪政民主联邦体制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佳方案
·达赖啦嘛最常使用的词汇
·达赖啦嘛的使命与梦想
·达赖啦嘛论西藏问题的实质
·达赖啦嘛论西藏文明文化和历史
·达赖啦嘛论解决西问题的原则
·达赖啦嘛论爱同情怜悯与慈悲
·达赖啦嘛论藏传佛教的价值
·是中共暴政而非汉族奴役迫害藏民族!
·新疆暴亂是中共流氓暴政故意利用民族茅盾转嫁统治危机人为泡制的惨案
·坚决支持藏民维民争自由,平等,人权,民主的英勇抗暴运动
·从图片新闻看达赖喇嘛的国际影响力
·达赖喇嘛语录郭国汀译
·蜡烛与阳光争辉------从温家宝批达赖喇嘛说开去
·达赖喇嘛代表流亡政府及全体藏民与中国政府和平谈判理所当然----兼与王希哲兄商榷
·三一四西藏暴乱事件的真相
·布什总统再度敦促中国(中共)与达赖喇嘛对话
·达赖喇嘛抵美国西图参加为期五天的慈善的科学基础大会,据称150000门票全部售出
·布什总统出席奥运开幕式已不确定
·达赖喇嘛今天重申不抵制奥运会
·布什总统决意出席奥运开幕式并非仅由于他性格顽固
***(47)人权律师法律实务
·郭国汀:中国人没有基本人权——2008年加拿大国会中国人权研讨会专稿
·我为何从海事律师转向人权律师?
·盛雪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思想根源
·郭国汀律师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原因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
·世界人权日感言/郭国汀
·人权漫谈/南郭
·人权佳话
·保障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刻不容缓
·不敢或不愿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律师,不是真正的人权律师!
·人权律师辩护律师必读之公正审判指南(英文)
·我为什么推崇中国人权律师浦志强?
·巴黎律师公会采访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
·
·人权律师的职责与使命----驳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驳斥刘路有关六四屠城的荒唐谬论
·李建强律师与郭国汀律师的公开论战
·李建强与郭国汀律师的论战之二
·英雄多多益善!郭国汀
·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答康平伙计关于郭律师与李建强之争
·揭穿刘荻的画皮----南郭与[三刘]之争不属刘家私事而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公事
·刘荻的灵魂竟是如此[美丽] !
·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思想监狱中国律师集体第一议案的诞生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公开函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最后通牒
·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自由人权宪政共和民主之路争论
·中国人缺少宽容精神么?
·郭国汀评价刘晓波诺奖
·关于刘晓波是否合格人选答阮杰函
·郭国汀评刘晓波之伪无敌论
·中共怪异重判刘晓波的意图旨在克意扶持默契能控的民运‘领袖’
·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我愿意出任刘晓波2006/guoguoting/68
·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刘晓波案之我见
·郭国汀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刘晓波虚伪有余而真诚不足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公然践踏法律枉法刑拘刘晓波先生!
·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郭国汀邀请刘晓波公开论战的函
·告别自由中国论坛网友公开函
·郭国汀:质疑一个刘晓波超过全部民运人士
***(48)人权律师思想辩护策略论战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辩护律师为法轮功讲真相案件辩护的基本原则 郭国汀
·真正的刑辩大律师! 郭国汀
·深入骨髓的奴性!
·《九评共产党》是没有价值的政治大字报?
·如何识别网警共特?----答毕时园伙计的质疑
·中共网络别动队业已渗透大量西方中文网站
·什么是南郭之一不怕死二不爱钱?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答张鹤慈先生质疑
·刘荻为何害怕这篇文章?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郭国汀答小乔函
***(49)重大人权案件辩护
·民运英雄杨天水危在旦夕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企图暗杀冯正虎先生的流氓下三滥作为!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强烈抗议流氓暴政的政治迫害人权律师!
·呼吁全球华人关注支持民族英雄郭泉博士
·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国汀

   引人注目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连日来在国际互联网上轰动一时,今天读到刘之辩护律师的辩护词,确实深感失望。坦率地说,远远不如郭泉颠覆国家政权案的两审辩护人郭莲辉,斯伟江和程海律师的辩护到位强劲有力。尽管中共暴政下因不存在独立司法,也没有独立新闻媒体,人权律师的强力抗辩对维护政治犯的正当合法权益仍然至关重要。

   刘晓波的辩护律师的辨护词,尽管作者刑辩功底论辩技术值得一提,尽管在自我保护方面做得一流,但其抗辩有些论点含糊不清,某些论点明显错误,某些假设误导公众,基本上停留在程序及技术层面抗辩,因此过于软弱无力甚至失职,诸如:“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刘晓波在主观上具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故意”;“刘晓波更没有希望或放任危害后果的发生”(给读者的印象是刘的言论有危害后果,仅是刘主观上没有故意而已);“刘晓波从没有表示过其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对社会造成危害,并希望或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辩护人为何不直接了当否定而是假定?);“《起诉书》没有对证明刘晓波有罪和无罪的证据进行全面的收集、甄别、认定”(辩护人是否认为刘真有所谓有罪证据?);“如果认定刘晓波具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主观故意”(辩护律师如此缺乏自信如何令法官采信你的无罪抗辩?!);“只有国内的网民看到刘晓波写的文章,才有可能被其文章所"煽动",才可能达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目的”(刘的文章在任何情况下均决无任何可能令读者颠覆国家政权!);“《零八宪章》中关于"在当今世界的所有大国里,唯独中国还处在威权主义政治生态中,并由此造成连绵不断的人权灾难和社会危机,束缚了中华民族的自身发展,制约了人类文明的进步"的表述是对1949年以来的中国历史所做的结论”(中共政权是个如假包换的超极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而绝对不是所谓威权政体!);“如果法庭要对刘晓波作出有罪判决,该"监视居住"期间应当折抵刑期”(辩护律师作此种辩解纯属多此一举危害确很大,表明律师自已对无罪辩护毫无信心);“我国正处于一个法治不断完善的过程中”(中共极权流氓暴政下有狗屁法治!),

   具体言之,辩护律师本应当在下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抗辨关健要点下功夫,但辩护律师要么不置一词,要么辩护苍白无力:

   (1)“中共政权”决不等同于“国家政权”。刘晓波在任何情况下,无论明示还是默示决无任何颠覆“国家政权”之故意与言论,尽管不排除刘先生确有和平变更“中共政权”之意思与推论;控方及被阉法院均未举证证明也永远不可能证明:“中共政权”即是“中国国家政权”,辩护人对此最重要也最有抗辩空间的焦点作出任何抗辩,而此焦点控方及法官永远也无法证明,因为中国国家政权属于全体中国人民而决不属于中国共产党!

   我曾在为刘晓波和郭泉辩护的专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文中论证:何谓"国家政权"既无立法解释,也没有司法解释至于现有的学理解释也有极浓厚的党文化政治色彩。值得一提的是,中共故意在立法时将全球通行的"合法政府"置换成含义不明的"国家政权"可谓流氓至极!人民定期选举更换政府合法合理。如果有所谓国家政权的话,应指国家主权,比如某人或某组织与敌国合作颠覆国家主权,使国家沦为外国殖民地,亦即叛国罪,或许可称之为颠覆国家,中共当年勾结苏联以非法暴力颠覆了中华民国政府,将中国变成了苏联的政治精神殖民地;毛时代出卖了外蒙,江泽民专权时又断送了东北近150万平方公里国土,胡锦涛则擅自将东海油田的开发权让与日本联合开发,这些都是不折不扣的叛卖国家的犯罪行为。

    国家政权是个含糊不清的概念。据我所知,世界其他国家比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均仅有暴力推翻政府罪及煽动暴力推翻政府罪,唯中共刑法有颠覆国家政权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1993年《国家安全法》用语也是"阴谋颠覆政府"。

    按《简明社会科学词典》的定义"政权"也称国家政权。通常指国家权力,即统治阶级凭借国家机器进行阶级统治的权力。有时也指这种权力的机关。" [2]此种定义带有极浓厚的党文化政治色采。现代共和宪政民主政体下管理国家者都是由主权者人民定期在公开公正公平的条件下选举产生的政府行使,因而根本谈不上阶级统治。"国家政权"在司法实务中被界定为中央和地方各级立法、行政、司法和军事机关政权。

    国家主权分为对内对外两大部分:对外关系表现为外交权力,主要涉及一国对其领土、领空、领海、大陆架、专属经济区及人民之属地属人之专属司法管辖权 等国家权力;因此,国家拥有主权简称国家主权。对内关系则体现为政权,主要指管理国家或社会共同体内部事务的权力,涉及行政,立法,司法和军事等政府权力。当主权(对外表现为外交权,对内则体现为政权即管理国家的权力)属于君主时,其政府即是君主(帝王)政府;属于贵族时则称作寡头政府,属于人民时则叫做民主政府。因而政权只是主权的对内部分,拥有主权者只能是君主或贵族或人民,但行使主权者则均是通过主权者授权的代理人来实现,君主通过其钦定之内阁, 贵族则通过法定之议会,人民则通过代议制政府来行使主权及管理国家的权力。因为政权实质上是主权的对内组成部分,因此拥有主权者当然也拥有政权。

    国家作为政治概念本身不可能拥有主权和政权只有自然人及自然人的结集合体才能拥有主权和政权。因为行使政权者并不一定要拥有政权,其可以是主权者本 人,也可以是主权者委托的任何人或组织即政府。在此意义上,称之为国家政权未尝不可。不过,政权的拥有者与行使者可以分离,政府是政权的施行者,但政府或 国家并非主权和政权的所有者;政府定期更换,而主权者除非被取代一般并不随时更换。君主或贵族或人民往往通过其合法授权的政府来行使主权和政权。因此,只有君主,贵族或人民等国家主权的所有者拥有政权。尽管具体行使主权和政权仍然要通过人组织或政府来实现。因此,国家政权之说本身确有问题。

    问题在于颠覆国家政权罪用语极不科学,外延内含均不明确具体,实务中极难撑握。前已论及,政权属于国家主权的对内关系组成部分,主权者即是政权的所有者,暴力颠覆合法政府,在世界各国均构成犯罪,而颠覆国家政权极易与颠覆国家主权混淆,后者特指公民或组织勾结敌对国家推翻颠覆本国,侵占本国领土,其改变的是国家的对外关系权力,实质上即叛国。而颠覆合法政府则仅涉及国家对内管理国家的权力即内乱,由于政府更替在现代自由宪政民主制国家是合法的,因此和平方式变更政府根本谈不上犯罪,只有采用非法暴力推翻合法政府才构成犯罪,这就是世界各国唯有暴力推翻政府罪,而决无和平颠覆政府罪的原因,至于和平颠覆国家政权罪则是绝无仅有。

   (2)中共刑法第105条第2款虽然未明确“非法暴力”,但也未明定“和平言论”,而是使用了“颠覆”一词,即用公开和暗示的暴力。质言之,中共法律事实上默认了暴力要件。控方及被阉法院未举任何证据证明刘晓波有任何煽动他人使用非法暴力推翻“中共政权”的言论,更不用说煽动他人用非法暴力推翻“中国国家政权”的言论,虽然中共刑法该流氓法条故意不明确“非法暴力”要件,然而该法条使用的“颠覆”及“推翻”的中文含义均指公开或暗中使用暴力。亦即该法条默示承认了暴力要件,而刑法第三条确认了“法无明文不为罪”的国际通例。依“法律解释规则”,对“颠覆”必须做出该法条默示了暴力要件,并做出有力于刘晓波的解释;除非刑法明文规定“和平言论”构成此罪,但明定和平言论构成颠覆政权罪,只能是国际笑话,即便流氓中共也决无胆公然制定超级流氓法条,因此,即便按该流氓恶法也根本无法定刘晓波之罪。

   我曾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同一文中充分论证:"颠覆"即倾覆,掀翻,亦即采用强制性的手段如武力或暴力之类强行 改变某施力对象时空位置之做法;依《现代汉语词典》定义为:"帝国主义和反动分子采取阴谋手段从内部推翻合法的政府。"而1989年版《辞海》解释 为"颠倒、倒翻、倾倒……引申为灭亡"。"推翻"根据《现代汉语词典》定义是:"用武力打垮旧的政权。"亦即推翻是指公开用暴力打跨政府。据此颠覆国家政权可理解为境内外敌人阴谋合作从内部暴力推翻合法的政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则是指用言语鼓动教唆他人用阴谋暴力手段从内部推翻国家权力及其机关。

    依上述定义进一步推论,无论"颠覆"还是"推翻"均必须具备暴力要件;前者系秘密暴力,后者是公开使用暴力。因此"颠覆"、"推翻"是以公开或秘密使用非法暴力为特征的"暴烈的群体行动"的动词,公民个体或公民的和平言论或结社组党活动无论如何决不可能构成"颠覆"、"推翻"一个政府。和平言论的 "颠覆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质上中共任意视之为所有要求开放党禁报禁言禁进行政治改革实现宪政民主的诉求,或对现实不满、批评、讽喻共产党及其党魁和政府的言论;这些诉求与言论丝毫没有刑法意义上的社会危害性,更谈不上造成社会危害后果,对国家安全更不可能有任何危害性,但对促进国家社会政治进步政府廉洁绝对有益。

    然而,极端自私自利的中共流氓政权为了永远霸占非法窃取的各级政府权力,以便永世独裁撑控国家最重要也最稀缺的资源--政治权力,在立法时故意含糊其辞,不明确"暴力"要件,以便将主张开放党禁报禁言禁要求思想言论新闻结社教育学术自由以及以结社组党公平竞选等合法方式选举更换政府的公民的公开行为,一概强行罗织"颠覆国家政权罪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无罪重判!而流氓法学家或党用无耻文人则迎合中共旨意故意做完全违背常识的任意扩张解释。例如,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刑法处黄太运处长称:"国外对宣传、煽动方面的定罪界限,一般都是要煽动使用武力推翻合法的政府,来对抗法律。我们没有把宣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仅限于以武力的方式。这是考虑到我国的实际情况,以及为了维护国家政权、社会稳定的需要。"曾参与刑法起草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刑法处的朗胜解释说:"'颠覆'国家政权在手段上通常有使用暴力手段的情况……本条规定主要是指以和平演变以及其它非武装暴乱的方式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中共流氓的嘴脸通过该两位参与立法的所谓专家之口暴露无遗。正如张鉴康律师一针见血地指出: '105 条款'是中共政治流氓和法律流氓通力合作、精心泡制的邪恶法条。政治流氓在立法环节蓄意陷人入罪;法律流氓在实施环节则深文周纳,广肆罗织。流氓中共依该 邪恶法条滥施淫威,旨在保守流氓犯罪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不惜断送国脉民命,肆意戕害中华民族的自由主义精英求真向善的民族精神,从而制造了中国大地不计其数的人道灾难。颠覆国家政权罪是政治罪,有悖现代法学原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是思想罪,违反现代政治学原理。法律的最高境界是三权分立分权监督制衡的宪政,因而宪法也叫国家最高大法。有违人类宪政文明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是动物界的野蛮在思想智慧作用下,催生出来的阴险、残酷、毒辣和无耻的集合物,是对人类正义的绞杀、人性道德的践踏、民族的毁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