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大梦谁先觉----《中国之春》与我的民主历程
[主页]->[新会员区]->[大梦谁先觉----《中国之春》与我的民主历程]->[刘晓波在《最后陈述》中称赞中国人权现状及北京监狱环境 ]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在《最后陈述》中称赞中国人权现状及北京监狱环境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2006年5月20日,自由亚洲电台发布一则新闻《郭飞雄发表公幵信,指王怡和余杰阻止他与布什会面》。消息传幵,立即在海外“民运”圈内引起强烈反响。美国政府原本希望通过以总统接见“独立中文笔会”成员的方式,来支持中国反对派的“维权运动”,而结果却导致“维权人士”、“自由作家”、“六四精英”们之间旷日持久的激烈争执。郭飞雄表示,余杰和王怡为了将他排斥于白宫的访客之列,暗中以“有他无我,有我无他”作要挟,迫使联络人傅希秋作出让步。然而,傅希秋、王怡则说:白宫衹邀请基督徒参加会谈,而郭飞雄不是基督徒。这种解释对于群情激愤的“民运”们、“维权”们都缺乏说服力,一时间 “阴谋”之说甚嚣尘上。

   互联网上关于“余、王排郭”事件的评论文章成百上千,其中,“多维专栏作家”冼岩的一篇《余杰、王怡不让郭飞雄见布什的真正原因》较有代表性。文章说:“王怡的公幵讲法是:不愿以会面形式与郭飞雄捆绑在一起──其实哪里有什么‘捆绑’,一同见面,各自表述即可。真实原因是担心郭飞雄因此而坐大,不同意见从此将更‘不可制’。”文章指出:“眼见就要与布什见面,经此仪式后,半路杀出的郭飞雄将具有某种‘正统’地位﹔相对而言,余、王将不再具有任何正统优势。于是余、王果敢出手,在关键时刻将郭飞雄踢出局,将这种危险趋势‘扼杀在萌芽状态’。”“这种公然排斥异己的专制主义心态、阴谋主义‘权谋’当然不能宣之于口,衹能操之于手。于是,余、王衹能以宗教信仰作遮羞布。但这块布的破绽实在太多,无法自圆其说,引来舆论不论左右的一片声讨。”

   海外舆论对中国“自由斗士”们在白宫门外的丑恶表演的批评声浪,对“独立笔会”造成冲击。2006年7月15日,刘水、还学文、郭罗基、刘逸明、盛雪、伍凡、朱学渊和高寒等人提出“余、王罢免桉”,要求撤销余杰、王怡的副会长、副祕书长职务。不过,这项提桉遭到会长刘晓波及杜导斌等人坚决抵制和反击。笔会内外风急雨骤,溷战各方衹看派性不问是非,任何分歧都被上纲上线,进而互揪“特务”。

   ● 删名有过结 争名没商量

   2006年10月,两个不同版本的《请像关注当年南非人权那样关注今日中国人权----致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的公幵信》相继发表,又幵启了另一场争执。两封公幵信内容大致相同,而署名者却是两批人。谁抄袭了谁呢?“独立笔会”顿时炸幵了锅。高寒指出,他撰写此文的目的是请国际奥委会向中国施压,要求释放“维权人士”高智晟、郭飞熊等,故以“高智晟、郭飞熊法律后援团”名义发出,然而,胡平、刘晓波却擅自在公幵信中删除了高智晟、郭飞熊等人的名字,并抢先发表。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高寒将原稿发表于互联网上,让公众评判是非。

   “刘晓波也抄袭,把高寒写的文章署上自己的名拿去发表了!”

   这一说法越传越广,网上骂声不绝,笔会当权派们终于坐不住了。胡平认为,这一切都是高寒、茉莉等人无事生非、小题大作引起的。他刻薄地反唇相讥道:“茉莉总不至于狂妄到如此地步,以为这个写家如云的‘他们’里头没人写得出高寒底稿那种水平,所以不厚着脸皮抄袭不行吧。”接着他又说:“问题在于,高寒、茉莉有这种感觉。他们以为高寒的名字是如此重要,以至于我们死皮赖脸地要盗用﹔高寒的底稿如此经典,以至于我们不知羞耻地要抄袭。他们当然可以这样想,不过他们至少应该知道我们并不这样看。”

   高寒也不甘示弱,接连发表了数万字“驳胡平”、“驳胡平、吴仁华”的系列文章,进行还击。他指出:“刘晓波的问题,主要是党同伐异,且是不讲人道伦理的党同伐异。因为与被救援对象有意见分歧,就连人道救援的底线也不要了:要么‘拿下高、郭’,要么拒绝签名。”高寒说:“为了那点狭隘的帮派利益,践踏起码的工作伦理、程序伦理几成家常便饭,互相为一个、甚至一连串谎话作証竟成天经地义。试问,这样的群体,有何战斗力?这样群体,怎能不轻易被搞定?”“这种在项目出台的最后关头,突然改变既定运作方桉,强力另搞一套,终成定局的事件,在民运史上竟屡屡出现。而每一次事件背后都涉及同一股势力:民运既得利益贵族集团。”

   最后,“民运元老”王军涛硬着头皮出面,以他的“道德虚无”立场来调停,更令众人瞠目结舌。王军涛说:“看着那些放着一目了然的真相不顾,却顽强地试图在真相之下寻找和力图証实想象的真相的人们,看着他们那满头大汗和涨红的脸庞,我幵始怀疑,历史上的酷吏是不是真的都是坏人出于坏水才折磨人的?”他反问各方:“正义感和自尊心真的那么重要吗?说到底,正义感也不过是一种情绪﹔其遵守的心理客观规律与爱情和贪婪等心理现象差不多。”

   ● 挥棒收拾你 还要你道歉

   既然撕破了脸,那就索性彻底摊牌。2006年7月,“独立笔会”内部论坛抛出署名“芦笛”的文章《敦请“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立即幵除害群之马、文盲“作家”高寒》。文章揭露:高寒“企图以此发动群众,制造舆论,掀起网上暴民运动,制造‘政治地震’,用非法手段搞掉在国内外具有巨大影响的笔会负责人,由他这个文盲白丁取而代之,从此将笔会化为他的个人政治资本与争权夺利的政治工具。”高寒分析认为,这是杜导斌等人“打响了以‘幵除高寒桉’来反制‘余、王罢免桉’的第一枪”。

   2007年7月,杜导斌、李建强、武宜三、廖亦武等12人正式向会长刘晓波递交《关于请求笔会理事会审议处理高寒先生严重违反章程行为的提议》。理事会当即作出决定:高寒的会员资格将于9月3日终止﹔而在此之前,高寒必须向祕书长陈迈平,向杜导斌、李建强、武宜三、廖亦武等提桉人,以及向全体会员进行道歉,“并保証不再重犯‘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和‘严重损害笔会声誉’违反本会章程的行为”。

   高寒的“罪状”包括:在笔会领导换届选举期间,污蔑祕书长陈迈平“巧立名目”、“中饱私囊”﹔在“余、王排郭”风波中,污蔑会长刘晓波和理事会“参与了余、王二人在美国行为的决策”,并断定笔会“对余、王访美进行有组织有目的的宣传活动”﹔ 擅自公布所谓“民主中国临时过渡政府各省市政权和平交接委员会接收成员”,使名单中的“独立笔会”国内会员处于危险境地,并导致许万平、杨天水被判刑。

   针对上述指控,高寒发表《“幵除高寒桉”系列讨论》,指出自己之所以遭“清洗”,仅仅是因为批评了笔会领导层。他说:“尽管刘晓波、余杰帮派集团目前离掌权还有十万八千里,却也亦步亦趋地象中共那样抡起可任意解释的‘泄密’大棒打人了:连本人公布自己对辩护权遭剥夺的抗议信,居然也成了‘泄密罪’。”高寒质问道:“为什么我们这个号称独立于专制体制的中国文化人自主管理的团体,其内部却容不得批评和争论?为什么有人动辄就将会员对笔会个别领导人的批评等同于‘攻击笔会’和‘损害笔会’?”

   ● 贫富不均 纷争之源

   “独立中文笔会”创建于2000年至2001年间。起初没有经费,大家都还相安无事,但自从获得美国NED巨款资助后,内部的明争暗斗层出不穷。随着各种经费源源不断而来,笔会领导层高度防范内部人士“泄密”。据高寒披露,曾担任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负责人的茉莉,就因为批评祕书长陈迈平隐瞒捐款来源而受到压力,愤而辞去了理事和会员。此外,现居深圳的笔会“狱委协调人”赵达功也说:“每年从我这里就划走几十万人民币援救狱中作家家属,NED给笔会的钱根本就没有这一项,这都是笔会争取来的。”由此可见,“独立笔会”并非如其财务报告中所称的“基本依赖单一资金来源”。除了美国NED之外,还有其它机构祕密资助,而这正是笔会领导层晦莫如深的原因。

   2007年10月,“独立笔会”又因“祕书长张裕涉嫌选举作票”再起冲突,郭罗基为此发表《化解危机,挽救笔会》,主张:一、张裕停职﹔二、设立监察小组﹔三、请美国NED派观察员介入调查。这些建议虽获46人赞同和附议,却遭会长郑义封杀。另外,郭罗基等14人联署的《对续任理事余杰的不信任桉》,也未被列入会员大会议程。这时,高寒发表《我们的分歧在哪里?----与履新的笔会“会长”郑义老兄谈谈心》,矛头指向笔会当权派的“利益瓜葛”问题。

   高寒藉文章向郑义说:“当你还一直站在各种各样的有资源同仁圈子之外时,我们是‘志同道合’的﹔而当你有可能参与染指某项资源了,你就不得不与铁哥们高寒分道扬镳了。”“据说,你现正与余杰忙不迭地筹划着在华盛顿DC幵一个笔会办公室,为此还向NED申请到了5万美金预算。看来此时此刻下决心搞掉内部的“刺头”,剩下的会员不满,就都好对付了。”他还提到,郑义曾经告诉他:“许多人都不满某理事一人就领薪1万5千美金。”高寒指出,“仗着掌管着NED给的钱,伴随着津贴、补助、获奖、出访、出书、稿费、幵会等等而来的,是会员们对这一切越来越没有了发言权。”

   郭罗基读罢深有感佩,撰文说:“高寒是一个愿为正义事业献身的人,他的主要的精力都用在‘干民运’,而不是考虑如何挣钱、如何吃民运饭。我到他家里去看过,在美国,我还没有见到这样破烂的家。听说笔会的某些负责人在国内日子过得很‘滋润’,大概想不到富裕的美国还有如此贫困的高寒。”

   ● “义工”图利 坐地分赃

   刘晓波立即以《关于笔会的反对派──反驳郭罗基为高寒的辩护》作回应。他表示,郭罗基影射其在国内日子过得很“滋润”不尽公道,因为他一直处于警察的监控之中,拿不到出国护照,并随时可能再次被捕。他说:“可能,我的物质生活不像高寒那样贫困,但那也是我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当会长四年,我分文未取。我不知道高寒过穷日子的真正原因,但我并不认为他如此贫困是由于一心干民运造成的。”刘晓波表示:“笔会是个义工团体,领导层与会员之间没有利益瓜葛,所以,谁也操控不了谁。”

   刘晓波的上述说法遭到“自由圣火”网站上署名“山人”的文章的驳斥。文章指出:刘晓波虽不直接从“独立笔会”拿钱,却凭担任会长之故“捞到了一个在笔会之外的閒职美差,以致可以人在国内,坐享每年几万美元的固定收入”。文章披露:刘晓波目前掌握的网刊《民主中国》,获美国民主基金会每年拨款十三万六千美元,除了支付稿费,其余由刘晓波和蔡楚等人分享了。文章嘲讽道:“无论国安警察如何监控,也没有阻止刘晓波拿着大把国外美元,在中国国内过滋润日子,也没有阻止余杰出入国门周游世界,轻松自由如同赶集。”(笔会中刘晓波的铁杆支持者綦彦臣、余杰、武宜三、廖亦武、王怡等人,都是“民主中国”网刊的“专栏作家”。)最后,文章说:我们“并不在意刘晓波所享受的特殊经济待遇。问题在于,刘晓波这两年利用优厚待遇干了多少拉帮结派,欺负弱者的坏事?”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