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东海一枭(余樟法)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或曰:“对独尊儒家的人要特别警惕,象东海一枭之流,满脑子专制思想,一有机会,必然搞思想专制,一言堂。这类人万一得势,反对儒家者、持不见意见者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东海敬答:尊儒者必定搞思想专制、政治独裁之类推论,流传已久,我已多次予以批驳(如《尊儒绝非专制》)。我是儒者,最尊儒家是必然的,但说独尊则不很恰切,因为我同时也尊重并相当认同自由主义和佛道诸家,主张以优秀的制度切实保障思想、言论、信仰诸自由。

   宽容,是现代政治的应然,现代政治家的必须,也是儒家仁德恕道的必然要求。搞思想专制、搞一言堂,剥夺持不见意见者的言论权等行为,是很不道德、很不文明、很不儒家的。尤其在现代社会,对于反儒者和持不见意见者,儒家及政治家只能在平等的與台上使用“批判的武器”。

   东海一直认为:媒体上脏一点,议会上乱一些,领导人身上破鞋臭鸡蛋多几只并不要紧,反而能让政治和社会逐步干净起来。在道德匮乏、思想混乱的转型期,领导人的挨骂雅量和忍辱功夫显得特别重要。

   很多年前我曾说过,有朝一日我总统中华,在保障言论信仰诸自由的同时,欢迎民间办一份专骂总统和各级官员的报纸,供广大知识分子和民众撒气。骂我骂得对,虚心接受,骂错了,任之可也,对于有一定高水平的骂手,我还可以跳上电视反骂甚至与之“对骂”(这里的骂,乃批评之意。)甚至不妨当清客养起来。

   ----当然,那是戏言,我的自我定位是文化人,对政治权力没有兴趣,个人即无“万一得势”的可能和机会,更不存在什么总统中华的念头。2010-1-15东海老人

   附:《尊儒绝非专制》有人说尊儒就是要搞专制,东海独儒家至尊必定思想专制,象董仲舒独尊儒术一样。

   这是一大误会。

   首先,董仲舒所建议的“独尊儒术罢黜百家”,不过是举贤良方正俊茂异材“置《五经》博士”时,不以“百家”为内容而已,罢黜行为温柔,独尊很有限度。

   有人认为独尊儒术导致了百家争鸣的结束和万马齐喑的局面,也是误会。战国末期,百家争鸣之盛况便已不再,秦始皇“焚坑事业”成功,只剩法家独鸣。汉武帝时,说百家,主要不过儒家、黄老及法家,其余已衰微,而董仲舒思想是以儒家为本汲融黄老法家而成的。(《开明专制的设计建筑大师》)

   其次,东海儒家是古今儒家的集大成和升级版,与董氏儒家除仁义原则相同外,各方面观点如“天道论”、政治观都有所不同。东海儒家融佛摄道、兼汲西学,在政治上以民意合法性为王道政治基础、以民主自由为王道的初级阶段。

   儒家有理想主义的一面,也有现实主义的一面。在历史上,君主制有其一定程度合理性,故儒家在制约君权、仁化政治的同时对专制主义有一定程度的认同和配合,也可以说,这是儒家历史的局限。民主时代,任何形式的专制主义都是不仁不义的,儒家自然不应再受此“局限”。

   礼本有时中之义,中,中庸之道;时,因时制宜,与时偕进,所以一切偏激异端、逆时而动的东西都是不义而非礼的。世易时移,“礼”的具体内容自当与时偕进。君主时代,百姓见到领导、“下级”见到“上级”、臣民见到君主,不拜,非礼;民主时代则相反,谁还对官员、“上级”、领导人下拜,非礼。

   第三、文化上坚持自己的立场与政治上尊重思想多元、倡导思想自由不矛盾。坚持正义真理道德理想、尊重一种优秀的文化,与思想专制根本是两回事。自由派坚持自由主义,也可以说是一种独尊,但这种独尊显然不是思想专制更不导向政治专制。同样,东海尊儒并不通向专制而是相反:尊儒,就是尊仁义重恕道,就是坚持仁本主义的立场和原则。

   仁本主义,内求道德自由,外求社会自由,在政治上体现为民本主义,即对民生的重视和对民权的维护。另外,东海儒家本来就是汲纳并涵盖自由主义的。尽管最尊儒家,却也兼尊佛道诸家及西方文化。

   综上所述,无论历史情况如何,都得不出“独尊儒家必思想专制”的结论。2008-10-30作,2010-1-15改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