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陈维健文集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魂兮归来!中华民族的道德天良
·中国知识份子的道德底线
·奥巴马对中国人权说再见
·中国救世界 谁来救中国
·以死相争弱者最后的武器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赤子仁人的“幸福终点”
·圣诞日的审判
2010年文章
·新年寒冷中的希望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毛主席意外归来”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
·“港大”仁爱文化的绝代风貌
·温家宝来日无多的民主秀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省长辱骂女记者
·从“感谢国家”看党国的厚黑文化
·虎落盛世被党欺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
·年年“百年不遇”/
·印度之子和马列子孙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玉树震灾能否给解决西藏问题带来机缘
·玉树震灾让人们看到了真实的喇嘛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
·孩子“盛世”社会的牺牲品
·胡锦涛对金家王朝的苦心孤诣
·谁是校园血案的真正元凶?/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
·面对工潮中共何去何从
·中共拳头打到了新西兰 /陈维健
·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
·两岸签署ECFA经济协定台湾落入统战陷井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
·是谁让海外华人与当地社会对立
·网络世界一颗滚热的流沙
·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新西兰议员受中共支助到西藏旅游回国政坛肇事身败名裂
·龙应台、刘亚洲,书生、将军齐唤大国文明
·美韩海上军演中共高调反击意欲何为
·温家宝说民主是中共抢夺“民主”的话语权
·“中国人是猪”引发的一场“爱国”活报剧
·新西兰一位华人老太太地震前的如是说
·中国民主运动的实质是还政于民与还产于民
·2010年“九一八”与1931年“九一八”
·“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
·日本反华中国装聋作哑熊猫死亡赔偿成要闻
·历史又回到我们中间—写于刘晓波获奖的历史一刻/陈维健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死水扬不起涟漪 五中全会了无新意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上海一座为受难者奏乐的城市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
· 西藏政治犯团体“九十三”推荐刘晓波获诺奖
·维基泄密陆克文的讲话看西方政府对中国的人前背后
·维基泄密(二)胡锦涛的内政外交的专项独裁
·诺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
·中国腐败文化让一位新西兰华裔部长黯然下台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2010年1 月15日来自长沙的上访户,戴建明在天安广场挥刀刺向自己的腹部,他的血濺红了广场。他死了!在天安门广场以了断生命的方式,向当政者作最后的抗争。这样的抗争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近年来,已有无数的上访者在广场,用自己的生命为他们的抗争画下了句号。他们的力量太微弱,他们斗不过权贵当政者,一如戴建明在自杀前给朋友的遗言中说道:“我走完了所有的程序,咱斗不过政府,自杀的权利总还有吧?男人保卫不了自己的家园,只能以死抗争”。
   
   中国政府比起毛时代有了“进步”,戴自杀前决定已经公开,一如许多自杀者一样,但政府无动于衷,对自杀者悉听尊便,政府不拦你。也不会象文革那样,死了给你戴一顶“反革命”帽子,再踩上一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当今的权贵和政府,对弱者的生命没有什么感觉,对他们来说,死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死就死了,还少一个“纠缠”政府的人。有一位诗人曾经说过:在天安门放一个屁都是惊雷,撒泡尿都是瀑布。但时代不同了,现在天安门自焚也好,剖腹也好,对于中南海的诸公们来说只是一个屁,一泡尿。

   
   对于戴建明的冤情,已经不需要进行任何具体的阵述,因为在一个无弱者生命的社会里,弱势强食,上诉无门的故事,又会给人带来都少同情,多少义愤呢?同情和义愤这样一种感情在我们这个社会,已经成为稀缺之物。戴建民这样的故事在北京上访者蜗居倦缩的角落,随便问一个人,都可以带出一串来。这是一个“强执弱,富劫贫,贵傲贱,诈欺愚”的时代,访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是社会不公不义的产物,这个政权罪有多深,恶有多大,访民就是活生生的见证。访民群体是一个流动的,用泪与血和生命浇铸的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对于冷血的当政者来说仅仅是一个为政的麻烦,对于麻木的市民来说是熟视无睹的一堆垃圾。他们只沉缅于天安门广场的阅兵方阵和广场上空璀璨的礼花。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阅兵”有“礼花”,那些麻烦和垃圾又算得了什么呢。但是这个社会依然有一种力量在涌动,依然有一种情感让人激动。当戴建明生死之时,许志永,刘安军等一批维权人士,在寒冷的雪夜里为他奔波,为他申诉。他们也是弱势群体,他们没有能力为上访者们赢得公正,没有力量挽救他们的生命,但是他们温暖着他们的心,生时向他们嘘寒问暖,死时为他们点烛烧香。他们以一介书生,一介平民来救赎这个社会,虽然碰得遍地麟伤,仍然不弃不离,怀抱着“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的信念,求公正、求公义。我们这个社会因为有了他们,社会不至于让人绝望,因为有了他们我们这个社会还存有希望。
   
   自杀是弱势者勇敢的抗争,但更勇敢的是活着,伴随着生命永不结束的抗争,直到公正、公义来临,一个无道的社会,不会是永远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