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大邑游]
半空堂
·悼亡友计遂生
·“倔老头”叶浅予
·告示和标语
·给孩子买张写字台
·挤公交车的教训
·纪念那只小狗
·家 和 男 人
·可憐金陵紫氣盡
·跨出一小步 人生一大步
·两 件 小 事
·龙嬉砚海说丹青
·墨 荷 泣 诉
·倪绍勇其人其画
·拍苍蝇的联想
·朋友有通财之谊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邑游

大 邑 游
   ——王亚法
   
   成都是我常去的地方。
   我喜欢“陈麻婆饭店”的“甜烧白”、“夫妻肺片”;喜欢“龙抄手”的小吃;喜欢“赖汤圆”的甜糯;喜欢“三庆班”的川剧;喜欢街巷间的川音俚语,更喜欢青城山的幽静,都江堰的湍流……

   然而因为成都以前的交通不尽人意,要去周遭的乡县,就较费周折,尤其是大邑——那个懂事时就得到媒体灌输的“刘文彩大地主庄院”,久欲想去那里感受“阶级斗争”的真相,但一直不得逐愿。
   这几年大邑县又出了一个被喻为“一个人的抗战”的大英雄——樊建川先生。他在安顺镇,离大地主庄院不远的地方,建造了一所“抗日战争博物馆”,较为真实地展示了抗日战争的真相,被媒体炒得火热滚烫,于是又燃起我去那里的欲望。
   恰好一位住在成都的远房表哥,拜改革开放之赐,买了一辆新汽车,虽不豪华,却可代步。当他提出要陪我出去观光的时候,话音未落,我就接口:“去大邑,看建川博物馆和刘文彩庄院!”
   
   建 川 博 物 馆
    这几年成都的交通变化真大,一出市区,就上高速公路,路面广阔,笔直延伸,两边绿树,郁郁苍苍,好不整齐壮观。老实说,这气派真不输给某些发达国家。说句恭维话,这些年我在大陆穿梭,发现改革开放后,当权者在建设方面确实做出不少成绩,这些功绩人民是不会忘记的,同时也要说句不中听的话,这不过这只是近三十年改革开放后的事,至于前三十年,你们前辈搞的折腾,给民族带来的灾难,人民也不会忘记的,这就是历史。
    大邑县离成都只有五十公里,车子在高速公路上正常行使,连同出成都城,只一个小时就到了。
    车子下了高速,进入一条宽阔的大路,就到安顺镇。
   大路的左面是“建川博物馆”,右面是进入“刘文彩大地主庄院”。
   不等我做出抉择,车子已经在“建川博物馆”的通道旁边停住了。我下了车,看见两面绿树夹道,路正中竖立着一座钢筋碉堡,上面站着一位英姿焕发,举枪呐喊的川军塑像。我不由肃然起敬,这个樊建川真大手笔,大胆略,竟然把这几十吨重的钢筋水泥运来这里。
   从碉堡到展区还有很长一段路程,进入展区,据导游牌介绍,建川博物馆设有抗战、民俗、文革时期艺术品等三大系列二十多个分馆。是目前中国民间资金投入最多、建设规模和展览面积最大、收藏内容最丰的民间博物馆。
   我和大部分游客一样,到这里主要是参观抗战馆的,特别是川军部分。
   “川军抗战馆”是该馆的重点,展厅面积有两千零八十七平方米,分为“三十万川军出川抗战”、“三百万壮丁奔赴前线”两大部分,突出表现三十万川军出川抗战、三百万壮丁奔赴前线的史实。该馆主题是,尽管当时的四川是居于抗战后方,但仍遵循“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的抗战口号,将热血的青壮年送往前线,浴血奋战,为八年抗战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我望着墙上许多牺牲将士的照片,尤其是那出川“300,000”回川“6,000”人,几个阿拉伯大字,心中十分凝重。四川同胞为了抵御日寇侵略,曾经送三十万子弟出川,而抗战胜利,回籍的仅仅只有六千人,二十九万四千有血有灵的四川青年,为了保卫我们的民族血脉而牺牲了。试问,而此前在我们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时候,有谁在课堂上听说过这件史实,有谁在当年的图书馆里看到这些资料……
   凭这个数据我们就应该感谢樊建川先生,他用史料说话,帮二十四万英勇牺牲的乡人前辈鸣了屈,表了彰。
   写道这里,我想起了一个我表嫂讲的一件事,他的爷爷是刘湘手下的一名军官,跟随川军出川抗战牺牲了,就此他奶奶吃斋念经,一天从庙里烧香回家,路上碰到一个少年乞丐。乞丐叫山娃子,他是一位川军子弟,父亲出川抗战牺牲了,母亲病死,成了孤儿。她奶奶念孩子可怜,把他带回家,当儿子抚养。不料土改开始,工作队找山娃子做思想工作,要他划清界线,揭发地主婆的虚情假意,控诉地主婆的残酷剥削。当时残杀地主成风,山娃子不肯,怕老太太被“敲傻锅”(枪毙)。后来在工作组答应不伤害老太太的情况下,他才上台发言。批斗会后工作组食言,把老太太被枪毙了。不久山娃子发疯,在老太太坟前的大树上上吊自杀。
   听完故事,我唏嘘念叨:悲剧啊,一场悲剧……
   我又想起,我刚抵澳洲,在唐人街碰到一个叫彭中流的老人,此人是国民党老兵,打过日本人,也和共军交过战,会写书法,过去唐人街上有几家店铺,是他写的店招。那时我刚从中国出来,爱国热情未降,听他在闲聊中思乡情切,就对他说,现在大陆跟过去不同了,你可以回去看看,政府也不计前隙,欢迎你们回去。听我说完,他勃然大怒说:“如果共产党不把抗战的历史说清楚,我是坚决不会回去的,我们打淞沪战役,打台儿庄,许多兄弟都死在战场上了,你们说我们是摘桃子的,还把长沙会战纪念碑上烈士的名字抹掉,叫人咽得下这口气吗……”
   从川军展览厅出来,我沉重的心情似乎得到释放。历史终于说话了,它是最公正的,不因任何强权而噤声,至少不会永远噤声,我感到庆幸,庆幸敌对的戾气渐渐变得和谐,庆幸食肉者们越来越理性了。诚然,没有理性哪来实事求是,没有实事求是,哪来和谐。可惜等待恢复历史真相后回家的抗日战士,没有等到这一天。前几年我在《星岛日报》上看到彭中流先生逝世的讣告。
   谈建川博物馆的印象,所有展览厅建筑似乎有些粗糙,也难,怪靠个人的力量能搞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简单了,可是唯独“飞虎奇兵馆”,是一幢玻璃铝合金的现代化建筑,显得有些耀眼。该建筑是由曾任美国建筑师建筑协会主席的切斯特•怀东先生设计的,面积一千三百八十二平方米,分为三大单元。第一单元“援华概述”介绍了抗日战争期间美军援华的整体情况。第二单元“飞虎神兵”展示陈纳德将军和他的飞虎队的传奇经历。这部分是本馆重点,展示内容共分为:飞虎队和陈纳德的简介、飞虎队的战斗、飞虎队的生活三个小部分。第三单元“友谊长存”通过展示中美两国人民特别是二战老兵举行的活动,纪念中美友好历史,见证中美友谊。
   美国人因为在中国国共内战时投错筹码,几十年来成了“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目前对立虽除,但芥蒂犹存,时而碰碰磕磕,时而拉拉扯扯,关系十分微妙。
   关于飞虎队在中国抗战中的功勋,不是谁凭意气就可以否认的,不是谁凭政治需要就可以编造的,历史铁证可以说话。
   我在这里摘录中国官方网站的一段资料:
   
   陈纳德1893年9月6日出生于得克萨斯州,1937年7月初,陈纳德抵达中国考察空军,几天之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陈纳德接受宋美龄的建议,在昆明市郊组建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他还积极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并且亲自驾机投入战斗,迫于日本外交压力,陈纳德的活动逐渐转为非公开,1941年,陈纳德在罗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以平民身份参战,7月和10月,200多人分两批来华,队员多半是勇敢,渴望冒险,性格不拘的年轻人,由于形式上并非正规军,他们的战术研究和训练反而得以自由挥洒,不久,他们在昆明初试身手,首战便对日本战机予以痛击,此后并连创击落日机的佳绩,在31次空战中,志愿飞虎队员以5至20架可用的P-40型战斗机共击毁敌机217架,自己仅损失了14架,5名飞行员牺牲,1名被俘,“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插翅飞虎队徽和鲨鱼头形战机机首名闻天下,其“飞虎队”的绰号也家喻户晓,
    1938年8月,根据宋美龄的要求,陈纳德在昆明市郊筹建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积极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1941年,在罗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陈纳德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同年7月和10月,200多名队员来华对日宣战,当时日本人控制了中国的港口和运输系统,几乎使国民党政府与外界隔绝,这一小队空战人员驾驶着破旧的老式飞机,尽管经常面临燃料,零件和飞行员的不足,仍不断战胜远比它们规模大,装备好的日本空军,他们空运给养,在缅甸公路提供空中掩护,并在中国的绝大部分地区上空与日本人作战,1942年7月4日,飞虎队被编入美国第十航空队,成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的骨干力量,陈纳德1943年3月又被改编为第十四航空队,陈纳德后来升任少将,从1941年底到1942年7月,“飞虎队”在华作战期间共击落日机近300架,他们中间有24人在战斗中牺牲或失踪,1942年5月到1945年9月,美国志愿航空队以3个中队,数十架飞机的有限兵力,担负中国战场的国际交通大动脉滇缅公路北,南两端的枢纽——昆明和仰光的空中防务,期间还帮助中国运送物资,1943年,志愿航空队改为第十四航空队,除了协助组建中国空军,对日作战外,还协助飞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接运战略物资到中国,以突破日本的封锁,人称“驼峰航线”,航线从印度阿萨姆邦汀江,经缅甸到中国昆明,重庆,运输机飞越青藏高原,云贵高原的山峰时,达不到必需高度,只能在峡谷中穿行,飞行路线起伏,有如驼峰,驼峰航线由此得名,飞机飞行时常有强烈的气流变化,遇到意外时,难以找到可以迫降的平地,飞行员即使跳伞,也会落入荒无人烟的丛林难以生还,日军飞机的空中拦截也给运输队造成巨大威胁,在这条航线上,中美双方3年多共向中国战场运送了80万吨急需物资,人员33477人,航空队共损失563架飞机,牺牲1500多人,第十四航空队还有力地配合了中国军队的战斗,至抗日战争结束,第十四航空队共击落日敌机2600架,击沉或重创223万吨敌商船,44艘军舰,13000艘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官兵66700名……
   
    请注意,为了帮助中国人民抗战,“航空队共损失563架飞机,牺牲1500多人,第十四航空队还有力地配合了中国军队的战斗,至抗日战争结束,第十四航空队共击落日敌机2600架,击沉或重创223万吨敌商船,44艘军舰,13000艘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官兵66700名。” 事实胜过雄辩,只需花一个小时,从“飞虎奇兵官”出来,你就会对这段历史清楚明瞭,作出公正的判断了。
    最使我感兴趣的,是“飞虎奇兵馆”中那幅张善子画的“飞虎图”,这位张大千的兄长,为了中国的抗战事业,和当时的中国的罗马天主教枢机于斌一起,去美国办画展,寻求美国人民对中国抗战事业的支持,并受到罗斯福总统的接见,但因积劳成疾,回国不久就得病逝世。当时张善子还画过一张《怒吼把中国》,图中二十四只猛虎,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小日本扑去,气势磅礴,十分震撼,但至今不知真迹之禁下落何方。樊建川先生把张善子先生的抗战功绩也搜入囊中,可谓不忘乡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