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7记者打官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8记者打官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9女尸溺死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0女尸溺死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1舌战政法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2舌战政法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3红楼消费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4红楼消费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5菲菲夜惊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6菲菲夜惊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7上流社会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8上流社会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9海滨香茶夜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0海滨香茶夜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1火葬场奇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2火葬场奇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3官官护官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4官官护官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5牢房花烛夜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6牢房花烛夜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7死老板上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8死老板上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9苏海会白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0苏海会白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1喜从悲中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2喜从悲中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3诗心醉芳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4诗心醉芳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5诗心醉芳苑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6诗心醉芳苑4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7平步迈青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8平步迈青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9手机被打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0手机被打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1落花春去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2落花春去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3生死两不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4生死两不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5海边遇秋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6海边遇秋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7海边遇秋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8草民去无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9草民去无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0草民去无还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1《小救星》停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2《小救星》停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3又现案中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4又现案中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5女狱霸升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6女狱霸升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7听涛阁吟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8听涛阁吟词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9听涛阁吟词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0初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初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初审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粉黛接班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粉黛接班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小毛头一家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小毛头一家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破村姑命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2破村姑命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破村姑命案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秋芸过生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秋芸过生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秋芸过生日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月夜话幽情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8月夜话幽情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9老A换血记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0老A换血记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1老A换血记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2有心无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3 有心无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4李亚静出庭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5李亚静出庭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6老D显神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7老D显神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8社会边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9社会边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0老E卖乌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1老E卖乌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2老E卖乌纱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3特殊材料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4特殊材料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5何处觅芳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6何处觅芳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7终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8终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9隐形人老G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0隐形人老G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1以人的名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2以人的名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以人的名义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交锋白热化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4交锋白热化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5巨额封口费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6巨额封口费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7孤魂俏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8孤魂俏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9孤魂俏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0处决李亚静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第一章治权:权力的由来
   
   
   

    (二)权力的由来
   
    人类社会的权力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娘肚子里来的吗?是的。人从娘肚子里钻出来的时候,就带着生的权力。有人怀疑奥巴马不是出生在美国,可没有人怀疑奥巴马有生的权力。他不仅有生的权力,还发展到有竞选美国总统的权力。这个黑人之所以幸运,是他的权力没有被代表。
   
    选择就是权力。
   
    你不能选择吗?是的。你可能是那个被抛弃的女婴。你生的权力被男婴取代了。而那个男婴长大后,则没有爱的权力。因为他的爱的权力被规定好了。“爱党爱祖国爱社会主义”。他不再是爱的动物。或许说,他已经是爱的标本。
   
    权力有公权私权之分。中国古代的昏君公私权不分,都把国家权利视为私有,剩余价值无限使用。商纣王即位后,宠爱妲己,不理朝政。纣王说:“我的帝位不是上天给的吗?谁能把我怎么样?”比干也是纣王的亲戚,说:“君主有错,人臣不能以死直谏,百姓就要受苦了,百姓没有罪过啊。”多次进谏纣王,纣王大怒,说:“我听说圣人的心有七个窍,不知道是不是?”杀了比干,挖出了他的心。不久,周武王讨伐纣王打到了商朝都城,纣王自杀,商朝就灭亡了。
   
    连农民起义的陈胜也不能免恶。据《史记》记载:秦末人陈胜年轻时给人耕田,一次和同伴在田边休息时,感叹万端,对同伴说: “如果我将来富贵了,一定不会忘记你。”秦二世元年七月,陈胜等九百人被征发去防守渔阳,后率众起义,自称楚王,国号“张楚”。 陈胜称王后,那位同伴来找陈胜,陈胜带同伴一起回宫。同伴在宫中随便出入,常常跟人讲起陈胜的一些旧事,有人对陈胜说:“您的客人愚昧无知,专门胡说,有损您的威严。”陈胜就把同伴处死了。从此之后,陈胜的故旧都纷纷离去,六个月后陈胜就身死国灭。这都是不懂权力的应用价值。
   
    何为私权?一个人从娘胎里钻出来,就有了哭的权力,笑的权力,吃奶的权力,被抚养的权力等等,所以说,“天赋人权。” 1848-1849年欧洲革命失败后,马克思流亡到了伦敦,马克思坐在伦敦的图书馆里研究了大量书籍,据说当时经济困难而又痔疮发作难忍。马克思就把资本主义形容为一个“化脓的烂疮”,欲摘除而后快。《资本论》写得枯燥无味,到也是一把心血。可是。资本主义并不象痔疮那样容易摘除,反而“腐而不朽”。其最基本的就是资本主义社会,尊重个人权力。一个个人权力被充分尊重的社会,是有生命力的社会。
   
    个人的私权,也是一种生活能力。可以说,人活着就要追求各种各样的权力。包括表达的权力,幸福的权力等等。没有权力,就没有人生。猪为什么长肥了就要被宰,因为它没有继续生存的权力。猴子为什么总长不胖,因为它无法获得改变自己基因的权力。
   
    个人的权力被社会的权力制约,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制约为了保障他人的权力。你想诽谤他人,法律不允许;另一种制约是为了集权,把权力都集中起来供个别人使用。
   
    没有个人权力的社会必然导致专制。
   
    如果你想获得理想境界的社会,就必须恢复你的权力。
   
    你的权力在哪里?就在你的手中。
   
    是的,也许你无法运用。因为你不是慈禧太后或太上皇。悲剧就在这里。
   
    个人权力的无法实现,等于社会权力的无限运用。五十年代,人们问道:“你被合营了吗?”多少私营企业被“公私合营”的方式兼并。六十年代,人们问道:“你被批斗了吗?”多少人被阶级斗争为纲折磨至死。七十年代,人们问道:“你被录取了吗?”多少知青为一招工指标献身。八十年代,人们问道:“你被下岗了吗?”好不容易获得的职位复而失去。九十年代,人们问道:“你被代表了吗?”轮得到你说话吗?00年代,人们问道:“你被屏蔽了吗?”言论自由遭遇到大众性的窒息。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陈子昂怀才不遇,登临遇景而感之作。幽州台也叫蓟北楼,在今北京市。登上这古老的幽州台,因而想起了古代的事。当年燕昭王求士,筑金台,招揽天下贤人,燕国得以兴盛。但这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事。作者由此而感到自己的不遇,心中诞生了无限抑郁悲凉之感。浩浩苍空,茫茫旷野,而胸中之不平,又何从吐诉!想到这里,百感交集,“独怆然而泪下”了。到了20世纪八十年代初,有一个青年人改吟道:“前不见民主,后不见自由,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权力归天道,天道即王道。几千年来均是如此。即便农民起义的领袖人物,也是把自己打扮成“上天的代表”。
   
    争王道不争人道。是几千年的积弊。
   
    有人说,欧洲也有过中世纪。中世纪时妇女的铁铸的贞操带不亚于中国封建社会的裹脚布。
   
    欧洲的思想启蒙运动和文艺复兴运动,却改变了历史也改变了人的位置。
   
    缺乏真正的人文思想家和缺乏真正的文学艺术,使中国落伍了。不是人口的落伍,是人的落伍。即便在今天,经济的表象繁荣,也使苏醒的龙无法站立起来。只要到各政府机构门前,看看我们有多少访民及知道他们的遭遇,就可以找到答案。这其实只是一个窗口,但你从里面能够看到为什么华夏经济崛起而文明却在衰落。
   
    人没有权力。
   
    人只是权力者的奴仆。而一个没有个人权力的民族是侏孺族。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