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主页]->[百家争鸣]->[雲端行者獨眼鷹]->[那一夜,妳没有拒绝我!]
雲端行者獨眼鷹
·同是天涯淪落人
·不速之客索命來?
·死神從未爽約,也不按門鈴!
《論述》
·他們都是賊,個個都他媽的是賊!
·明日之後-五星紅旗飄揚台灣
·台灣進入“統一模式”程序
·感恩“白賊義仔”!
·中國狗官的黑色幽默!
·中國網路神評“審薄案”
·祖國,我把你的褲衩都脫掉了!
·中國神曲系列-經濟篇
·當婊子開始談論“貞操的尊嚴”
·中文的語境與邏輯
·馬英九考
·吳伯雄,閉嘴比較不會中槍!
·竟然,連領導都喝不上放心奶!
·我老公不在家,快點上來!
·馬吳為晉惠,愧對司馬衷!
·“屢敗屢戰”的典範
·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黨!
·既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
·紅衫軍安在?反腐者死絕?
·狗官的「歷史」 百姓的「共業」
·被國民黨忽悠了的地痞流氓
·帕雷託法則在台灣
·致青春-8964
·自作孽的台灣人
·屌丝网民种狂想曲-
·《惜福》
·馬英九一切為祖國
·不是《傳奇》,是叫做“找抽”!
·警世童言
·一雙沾滿愛你的人心頭血的手
·我招谁惹谁了。。。
·別了,老友巴尼!
·小酒館的滄桑-Adele的《Someone Like You》(新歡似舊愛)
·不是《傳奇》,是叫做“找抽”!
·警世童言
·死了一個會吹彈拉唱的親王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私設刑堂伺候中國人
·全體中國人榮獲諾貝爾化學獎
·莫言獲獎之餘引發的好奇
·太陽打從西邊出!台灣法辦國民黨官員貪污?
·男人吹吧,反正又不上稅!
·都啥時候了?還想那事!
·咖啡館關門,台灣何處去!
·忽悠的境界與官階
·論“忽悠的境界與層次”
·情人節過後(未滿18歲勿入)
·一家都不是自己人(鄉官村幹部慎入)
·甭忘記讓你的女友繫上安全帶!
·中國特色的“腦筋急轉彎”
·反正孩子又不是我的!
·忽悠,接著忽悠!
·來了毛澤
·唐僧給悟空的信:寫在愚人節前夕
·一天一妻制
·夏日最後的玫瑰
·找一個沒有燈火的地方
·行騙中國台灣騙徒現身說法(視屏)
·愛國的上海賣身女
·名嘴口中的台灣美景(視屏)
·台灣夜市美食傳奇與文化(視屏)
· 最卑劣的诡计,最经典之作-马面一枪只是老K作票烟雾弹?
·劉謙春晚的魔術表演(視屏)
·國民黨做票證據紛紛浮上來!
·未竟之一哩路(記錄小英敗選宣言)
·香港人是狗?
·我的合理懷疑-國民黨作票!
·我也有一個夢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深恩負盡,死生師友-致獄中書
·切割-文革式的劃清界限
·囚郎探母
·中國新娘台灣媳婦的一席話
·喪亂帖 台灣
·蔡OO與馬XX
·阿扁奔喪,牛頭劫囚?
·馬英九好讀《金瓶梅》?
·美青姐,請妳也保重!
·死豬不怕滾水燙!
·就讓領導先走吧!
·治國無能,陷害有方!
·現代版的“沙丘矯詔”
·台灣“茉莉花革命”將起?
·李春姬與郭素春
·婊子眼裡,世上無烈女!
·看見彩虹 王者來歸-蔡英文
·此地無銀三百兩 隔壁王二不曾偷!
·邱毅的【“髮”律】問題
·買廣告送民調與社論?
·當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
·婊子罵街忒不堪!
·馬英九垂死掙扎的漚步是啥?
·上錯墳頭,哭錯爹!
·黑影幢幢,槍聲響起?(國民黨漚步人骨拼圖之一)
·更生人之友-馬以南
·夜壺與衛生紙
·大嫂興訟 所為哪樁?
·看人吃米粉,你咧喊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一夜,妳没有拒绝我!

連載小說《爭寵的這貓與那男人 之五章》


作者:寂齋 沁


   此時,玉仙平静地端坐在床沿。此刻,她異于其他與阿城偷歡的女子,而未曾熱烈地迎上去;此舉,倒令阿城有些意外,甚至一時有些不知所措而兀立在床前。
   
   過了一會,玉仙才神情冷然地起身走到窗前,斜依著窗欄雙手交叉抱胸,語氣冰冷地道:“是誰讓你上來的?”。此刻,阿城更加心慌,下午被玉仙那雙慾眼燃起的炙焰剎時熄滅了,無言地低頭垂手枯立在那裏。

   玉仙還是眼神淒厲的瞪著他,依然冷冷的道:“是誰要你來的?”。如此一來,阿城慌得氣息都亂了,口乾舌燥的咕噥著:“對不起!對不起!我是來還妳手絹的。。。”,他撇下絲巾,立刻想轉身退出房外。然而,這時玉仙卻搶先一步,走到房門口堵住他的去路,依然語氣冷然地道:“又是誰讓你走的?”。此時,阿城嚇得幾乎要哭出來,恨不得跪下求饒。
   
   可是,出乎意料的,此時玉仙卻立在房門口,作態優雅地輕解羅衫;随之,她一絲不掛地摟住阿城。這下阿城全無主意了,任憑玉仙擺布了,她也動手為阿城寬衣解帶。“你不是要我嗎?”,玉仙的語氣依然冰冷,雙眼仍滿是怨尤、陰沈沈地道:“想要我嗎?要嗎?那麽就叫我聲親愛的妹子,就說聲愛我!”。阿城被這突如其來情景嚇得跪坐在地,怯生生的低聲道:“親愛的妹子,我愛你!”。語氣好似求饒,不像求歡。
   
   然而,此時玉仙卻順勢落坐在他的腿上,開始親吻阿城,吻遍他臉龐的每一處;可是,她口氣依然如霜般地命令道:“叫我親愛的妹子,說愛我!”一吻一句,一句一吻;不消多久,就燃起阿城的慾火。玉仙拉阿城起身,自己斜倚在床邊的五斗櫃;是乎,她看出阿城有意帶她上床。這時,玉仙才温柔地道:「別上那床, 慶先生在那裡要了我的身子;我要在這五斗櫃邊,將我的身和的心都一併給你,親哥哥!」。
   
   於是,玉仙抬起左膝把阿城的下體領進自己體內,引着阿城的雙手握住她那尖挺青春的乳子,左手穿過左膝下與右手交握在阿城堅挺的臀部上,依著節奏往返推送;然而,玉仙雙眼仍恨恨瞪著阿城。這種“上身拒,下體迎”的交歡體位,迫使阿城始終無法避開玉仙那索命般的眼神。在這愉悅的交纏中,玉仙卻從未瞇起眼來,阿城漸漸發現,她的雙眼是在說話,他慢慢的讀出,她在傾訴的眼神。先前,他以為是恨意的眼神,應是種一言難盡的幽怨;似乎,阿城明瞭玉仙是在訴說:對他長久的片面慕戀;對他放浪行跡的怨懟;還有對自己身世的無奈。。。
   
   從此以後,阿城壞了自己的規矩;每到月底的三五天,慶先生上西貢時,他就摸上小洋樓。每回的幽會,一樣的五斗櫃旁,一樣的交歡體位,他細品著玉仙那幽怨的眼神;而玉仙總是以無畏的縱情,悠悠地傾訴著,分隔之間她的思念。事後,阿城就像偷食的貓兒般悄悄地溜出小樓;但是,他始終覺得自己在身後,有一雙用情至深的眸子凝望著,目送他而去。
   

此文于2009年12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