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主页]->[百家争鸣]->[雲端行者獨眼鷹]->[死神從未爽約,也不按門鈴!]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一雙沾滿愛你的人心頭血的手
·我招谁惹谁了。。。
·別了,老友巴尼!
·小酒館的滄桑-Adele的《Someone Like You》(新歡似舊愛)
·不是《傳奇》,是叫做“找抽”!
·警世童言
·死了一個會吹彈拉唱的親王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私設刑堂伺候中國人
·全體中國人榮獲諾貝爾化學獎
·莫言獲獎之餘引發的好奇
·太陽打從西邊出!台灣法辦國民黨官員貪污?
·男人吹吧,反正又不上稅!
·都啥時候了?還想那事!
·咖啡館關門,台灣何處去!
·忽悠的境界與官階
·論“忽悠的境界與層次”
·情人節過後(未滿18歲勿入)
·一家都不是自己人(鄉官村幹部慎入)
·甭忘記讓你的女友繫上安全帶!
·中國特色的“腦筋急轉彎”
·反正孩子又不是我的!
·忽悠,接著忽悠!
·來了毛澤
·唐僧給悟空的信:寫在愚人節前夕
·一天一妻制
·夏日最後的玫瑰
·找一個沒有燈火的地方
·行騙中國台灣騙徒現身說法(視屏)
·愛國的上海賣身女
·名嘴口中的台灣美景(視屏)
·台灣夜市美食傳奇與文化(視屏)
· 最卑劣的诡计,最经典之作-马面一枪只是老K作票烟雾弹?
·劉謙春晚的魔術表演(視屏)
·國民黨做票證據紛紛浮上來!
·未竟之一哩路(記錄小英敗選宣言)
·香港人是狗?
·我的合理懷疑-國民黨作票!
·我也有一個夢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深恩負盡,死生師友-致獄中書
·切割-文革式的劃清界限
·囚郎探母
·中國新娘台灣媳婦的一席話
·喪亂帖 台灣
·蔡OO與馬XX
·阿扁奔喪,牛頭劫囚?
·馬英九好讀《金瓶梅》?
·美青姐,請妳也保重!
·死豬不怕滾水燙!
·就讓領導先走吧!
·治國無能,陷害有方!
·現代版的“沙丘矯詔”
·台灣“茉莉花革命”將起?
·李春姬與郭素春
·婊子眼裡,世上無烈女!
·看見彩虹 王者來歸-蔡英文
·此地無銀三百兩 隔壁王二不曾偷!
·邱毅的【“髮”律】問題
·買廣告送民調與社論?
·當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
·婊子罵街忒不堪!
·馬英九垂死掙扎的漚步是啥?
·上錯墳頭,哭錯爹!
·黑影幢幢,槍聲響起?(國民黨漚步人骨拼圖之一)
·更生人之友-馬以南
·夜壺與衛生紙
·大嫂興訟 所為哪樁?
·看人吃米粉,你咧喊燒!
·飛入艾未未家的紙幣機船
·好人難為?狗官易當!
·壺漿簞食以迎王師(小豬傳奇)
·一樣的哈佛,沒兩樣的校園間諜!
·馬友友們的“黃金四年”
·阿輝伯,讓我們再次牽手護台灣!
·萬聖節後的“杯具”
·台灣電音三太子跳“保庇”
·紋枰上的“台灣之光”
·跆拳道?無間道!
·寡婦的奉獻
·我找到了,馬英九的最大政績!
·哎呀,親娘哦,賊不見了!
·千萬元豪宅與
·台灣人血汗錢養的中國龜孫子
·如今,孰為漢,誰是賊?
·商人的天平無法秤出旎甑闹亓
·看圖說話, 搏君一粲
·誰是那個猶太商人?
·狗急跳牆的國民黨
·跟馬英九談談「社會觀感」
·原民旄?-《賽德克巴萊之魂》
·民進黨該集體施打狂犬病疫苗!
·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
·老馬,你晃啥神?
·�201306/yunduanxingzhe/18
·中國新娘在台灣創黨選立委
·他們都是賊,個個都他媽的是賊!
·馬英九PK王金平,蘇貞昌沒了。。。
·“用腳投票”與“用鞋投票”
·我只知道,連家四代都沒有對不起自己!
·三八阿花吹喇叭
·“大馬統”可以賣台,小記者不能當“匪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神從未爽約,也不按門鈴!

連載小說《爭寵的這貓與那男人 之終章》


作者:寂齋 沁


   1995年,元宵節早晨,一直睡在紅姑房門口腳墊上的維尼,在斷食兩天後,沒再醒過來。一般而言,16歲的貓好似百歲人瑞;儘管如此,維尼的離世還是讓紅姑每天以淚洗面地過了一個多月。
   
   這年3月22日的下午,幾位朋友為德哥踐行,所以他多喝了兩杯,但卻提早離開酒館;由於,明天一早德哥將與紅姑將赴美探親,並且在臺灣停留15天訪友,此行一去半年。其實,此次赴美的計畫已經醞釀多年,但先前因紅姑捨不得維尼,所以才久久不能成行。因此,金釵今天也趴在德哥的胸口,啜泣了一下午。

   
   在南非某些城市裏鐵道旁,黑人貧民區的年輕人,曾經熱衷於一種冒險—“火車衝浪”;當火車飛快地馳來時,他們隨著火車奔跑,順勢藉機攀附而爬上火車,並在的車廂頂上攀爬穿梭,以躲避迎面襲來的電纜、橫杆或隧道等障礙物;當然,每過一陣子這些貧民區的年輕人就會出席同伴的葬禮。然而,在越南改革開放初期,城市裏的年輕腳踏車騎士,也喜歡攀附著疾馳的大貨車,玩起“卡車衝浪”來。
   
   本來,德哥自覺已有幾分醉意才先離去;但是,半途上他突然起意轉到丁先皇街,準備為紅姑買份她特別喜歡的蟹腳肉炒冬粉與炸軟殼蟹。德哥行經西貢港,他看見一輛大卡車改裝的貨櫃車從身後快速駛過,車身尾部也攀附著幾輛腳踏車在衝浪,甚至有的腳踏車後座還載著人;此刻,生性謹慎的德哥就放慢車速,刻意與它保持一段距離。但是,大貨車在轉彎時,車上的貨櫃突然脫落;於是,被卡車甩開的貨櫃,如出膛炮彈被拋出幾十米,而結結實實地碰上德哥的機車。德哥被撞得飛出十幾米,一頭撞在抗元名將陳興道的銅像上,當時他立刻斷氣。霎時,現場上人的手腳殘肢掉滿一地,死傷超過20人。
   
   三天后,德哥的葬禮在金鋪附近的六邑殯儀館舉行,容姐與親友攙扶出容貌憔悴的紅姑,葬禮司儀遞給她三柱香,讓她祭拜將要移靈故鄉西寧的德哥。紅姑接過香,痛哭失聲,即使有人扶持,她卻依然虛弱得直不起腰,就這樣垂首哭泣了許久;突然間,紅姑猛抬頭將手中的三柱香擲向德哥的遺像,淒厲地喊道:“你這個婊子跟狗生的!你就是下十八層地獄,我也不會放過你!”然後暈厥過去;這時,容姐與醜女芬見狀都慘叫一聲,也同時昏過去。
   
   ----------------------------------------
   
   德哥入土的次日淩晨,紅姑家的高棉族女傭阿好悄悄地推開大門,躡手躡腳地走出金鋪。
   
   阿好準備去尋找她的家人,他們也像其他流落在胡志明市的高棉族一般;在白天,他們身上掛著用尼龍繩串起來的髒塑膠袋,手持破塑膠水瓢穿街走巷行乞;於夜晚,他們則借宿在菜市場或大街上店鋪的屋簷下。此時,阿好雖不知道他們身在何處,但她明白找尋他們並不難;只要,循著魚肉和果菜腐敗散發出來的氣味而去,很快地她就將與家人重聚。
   
   原來,阿好將她家的興旺都寄託在那個膚色偏白的小妹,希望再過幾年,這個漂亮的小妹,能夠像其他越南京族的女子一樣,嫁給外僑;如此一來,家人可以在老家買塊可以種得上稻米的田地,又可以在河邊蓋起小樓。不過,此時阿好可以親自讓這個夢實現;因為,她的背囊裏裝著紅姑一身佩戴的珠寶金飾,那是她剛從紅姑已冰冷的身軀所取下來的。
   
   
   《爭寵的這貓與那男人》-【全文完】
   
   
   
   

此文于2010年01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