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主页]->[百家争鸣]->[雲端行者獨眼鷹]->[同是天涯淪落人]
雲端行者獨眼鷹
·中國神曲系列-經濟篇
·當婊子開始談論“貞操的尊嚴”
·中文的語境與邏輯
·馬英九考
·吳伯雄,閉嘴比較不會中槍!
·竟然,連領導都喝不上放心奶!
·我老公不在家,快點上來!
·馬吳為晉惠,愧對司馬衷!
·“屢敗屢戰”的典範
·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黨!
·既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
·紅衫軍安在?反腐者死絕?
·狗官的「歷史」 百姓的「共業」
·被國民黨忽悠了的地痞流氓
·帕雷託法則在台灣
·致青春-8964
·自作孽的台灣人
·屌丝网民种狂想曲-
·《惜福》
·馬英九一切為祖國
·不是《傳奇》,是叫做“找抽”!
·警世童言
·一雙沾滿愛你的人心頭血的手
·我招谁惹谁了。。。
·別了,老友巴尼!
·小酒館的滄桑-Adele的《Someone Like You》(新歡似舊愛)
·不是《傳奇》,是叫做“找抽”!
·警世童言
·死了一個會吹彈拉唱的親王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私設刑堂伺候中國人
·全體中國人榮獲諾貝爾化學獎
·莫言獲獎之餘引發的好奇
·太陽打從西邊出!台灣法辦國民黨官員貪污?
·男人吹吧,反正又不上稅!
·都啥時候了?還想那事!
·咖啡館關門,台灣何處去!
·忽悠的境界與官階
·論“忽悠的境界與層次”
·情人節過後(未滿18歲勿入)
·一家都不是自己人(鄉官村幹部慎入)
·甭忘記讓你的女友繫上安全帶!
·中國特色的“腦筋急轉彎”
·反正孩子又不是我的!
·忽悠,接著忽悠!
·來了毛澤
·唐僧給悟空的信:寫在愚人節前夕
·一天一妻制
·夏日最後的玫瑰
·找一個沒有燈火的地方
·行騙中國台灣騙徒現身說法(視屏)
·愛國的上海賣身女
·名嘴口中的台灣美景(視屏)
·台灣夜市美食傳奇與文化(視屏)
· 最卑劣的诡计,最经典之作-马面一枪只是老K作票烟雾弹?
·劉謙春晚的魔術表演(視屏)
·國民黨做票證據紛紛浮上來!
·未竟之一哩路(記錄小英敗選宣言)
·香港人是狗?
·我的合理懷疑-國民黨作票!
·我也有一個夢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深恩負盡,死生師友-致獄中書
·切割-文革式的劃清界限
·囚郎探母
·中國新娘台灣媳婦的一席話
·喪亂帖 台灣
·蔡OO與馬XX
·阿扁奔喪,牛頭劫囚?
·馬英九好讀《金瓶梅》?
·美青姐,請妳也保重!
·死豬不怕滾水燙!
·就讓領導先走吧!
·治國無能,陷害有方!
·現代版的“沙丘矯詔”
·台灣“茉莉花革命”將起?
·李春姬與郭素春
·婊子眼裡,世上無烈女!
·看見彩虹 王者來歸-蔡英文
·此地無銀三百兩 隔壁王二不曾偷!
·邱毅的【“髮”律】問題
·買廣告送民調與社論?
·當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
·婊子罵街忒不堪!
·馬英九垂死掙扎的漚步是啥?
·上錯墳頭,哭錯爹!
·黑影幢幢,槍聲響起?(國民黨漚步人骨拼圖之一)
·更生人之友-馬以南
·夜壺與衛生紙
·大嫂興訟 所為哪樁?
·看人吃米粉,你咧喊燒!
·飛入艾未未家的紙幣機船
·好人難為?狗官易當!
·壺漿簞食以迎王師(小豬傳奇)
·一樣的哈佛,沒兩樣的校園間諜!
·馬友友們的“黃金四年”
·阿輝伯,讓我們再次牽手護台灣!
·萬聖節後的“杯具”
·台灣電音三太子跳“保庇”
·紋枰上的“台灣之光”
·跆拳道?無間道!
·寡婦的奉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是天涯淪落人

連載小說《爭寵的這貓與那男人 之八章》


作者:寂齋 沁


   容姊,本是個廈門人與越南女子的私生女,她的生父阿福在老家已有妻室;阿福是紅姑父親賢先生的掌櫃,負責管理在永隆的碾米廠。也就是在碾米廠與有夫之婦阿秀認識,兩人同居2年生下容姊;後來,阿秀在前江省的丈夫找上來,跪在阿秀的跟前求她破鏡重圓。
   
   那夜,阿秀留下容姊跟著丈夫回去;半年後,阿福在下鄉收購稻穀時被瘋狗咬傷,人還沒送回永隆的碾米廠,就死在半途上;因此,賢先生將容姊帶返西貢撫養,那時容姊才4個月大。容姊3歲時,紅姑出生;從此,容姊就陪著紅姑成長,兩人情同姊妹。紅姑22歲時,她奉父母之命,嫁給父親的世交漢先生的獨子剛哥。紅姑出閣前,容姊跪在賢先生夫婦面前,求他們允許她為紅姑陪嫁;當老人家答應她時,容姊當下就給兩老磕了3個響頭,以感謝他們的養育之恩。

   
   1982年,隨著政治氣氛的逐漸寬鬆,海外越僑紛紛返回故鄉探親。這年6月,紅姑的公婆與父母回鄉。紅姑讓容姊取出所有的房地契,交還給他們;原來,這3年來容姊一直在老家大屋的附近租屋居住,利用夜晚給紅姑送去食物與生活用品,並透過關係讓官方不追究紅姑從“新經濟區”潛逃回西貢的事。
   
   賢先生夫婦回國後,與政府達成協議,他們將在鄉下的房地產全部獻出來;然而,政府讓他們在市區的產業的產權都合法化。此時,當房地產的事情辦妥之後,紅姑的公婆才告知,她的丈夫剛哥已在法國再婚;因此,紅姑的公婆給了紅姑一百萬美金,而賢先生給了她一棟在市區的5層樓店鋪,這屋子就是紅姑如今的金鋪。就在,紅姑的金鋪開業不到5個月時,無家可歸的德哥流落至此。
   
   當年,阿城死後,德哥牽著半瞎的祖父一路行乞,餐風露宿過了十天,才走到西貢投親。但是,那時他們不知道,祖孫兩人前腳才踏出家門,慶先生派來的家丁後腳就上門而來;至於,這幫人所為何來,那已是後話。
   
   大學畢業之後,德哥在同奈省從軍,擔任翻譯官,負責與美軍的聯絡工作。1975年,婚後的第五年,德哥初為人父;在孩子滿月後,祖父又過身,同時南越被解放。越共進城的第二個月,德哥因與前政府和美軍的關係被捕;隨之,他被判勞改在河內接受改造。5年後,當德哥被釋放,回到昔日西貢的家時,妻子早已改嫁,且老屋也被賣與他人;並於年前,她攜子隨同新婚夫婿移民美國。
   
   從勞改營返鄉卻無家可歸的德哥,在家門前遊蕩了兩天,才被老鄰居擺麵攤的耀叔發現,而收留他在麵攤幫手;但是,一年半後耀叔一家人移民澳洲,使得德哥再度淪落街頭;幸虧,耀叔臨走前留給他一筆錢,讓他買了一部三輪車,得以白天以此維生,夜晚則棲身其上;然而,他的三輪車就泊在紅姑的金鋪前。當然,他經常主動地為紅姑的金鋪做些沉重的勞力活,以回報紅姑容許他的三輪車泊在鋪前攬客的恩情。
   
   

此文于2009年12月1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