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医学评论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中医申遗和中医逊位是两回事》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只有中国有两个医学》
·《说的太好了反倒不真实》
·把科学和伪科学的论战推向新高潮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两会委员谈中医中药
·新闻回放:7类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 中药标准化问题显现
·委员周超凡:中药注射剂经典名方再评价
·2006中国十大新闻事件回眸点评,中医存废之争第7名
·2006年终盘点:中国十大话题, 中医存废之争第三名
·2006年中医药十大新闻揭晓 , 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盤點2006年十大健康事件就醫網,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科技日报:2006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评选揭晓 ,中医存废第8名
·中医存废之争,博客跟着出名。2006年十大具有影响力的医药搏客
·中医存废之争进入2006十大医药产业事件,第三名
·评述2006年八大文化现象, 中医存废之争与科学精神, 第三名
·2005 两会代表提出:医疗改革中西医统筹考虑
·评论:何祚庥 你没有资格批中医
·每100条中医医疗广告中,竟只有0.87条符合广告法要求
·“中西医合作”运动的兴起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政协委员:中医药事业陷入困境需国家支持
·美国医药新闻:梦中驾车?安眠药惹的祸!
·中国应该停止大规模药物和中草药研究
·在日本和韩国以及全部外国中药都不是药,是保健品
·一个36岁的海归青年葬送于一个草菅人命的上海医院
·中医在加拿大被“变相取缔”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和方舟子商榷:中医问题也有医疗体制问题。
·谁写的《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美国医学新闻:血液可变型,血荒有解
·医学新闻:男比女短命5到10年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1
·美国医学新闻:确诊肾癌 成功率100%
·明白地死vs糊涂地活 中西医优劣的绝妙比喻
·马友友说,保持文化纯粹是死路一条
·美国的枪支管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英文笑话
·和谐社会就是让城里人吃药,农民吃草?
·全国500名中医药界人士发表宣言反对废弃中医
·2006,震动中国医药行业的五位名人
·英国修订医药法 中药出口欧盟面临挑战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2
·中国医学发展方向的选择
·中西医如何结合才更好
·医疗体系需创新
·“十一五”将全面推进中医药现代化
·无良中医又添命案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1
·揭穿李连达的谎言和谬论:一。鱼腥草注射液能和氯霉素相提并论吗?
·郑筱萸一审被判死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3
·我不想再做医生,哪怕去擦皮鞋
·国家药监局:不能因郑筱萸一人否定整个药监系统
·卫生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择要)
·自查自纠不正当交易行为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3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3
·为什么中国的好医生濒临绝种
·王国强在北京调研时强调应高度重视综合医院中医工作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4
·王澄医生写给两院院士们的公开信
·中医的“名医名店”是和党和国家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的反动方针
·建议中国政府委托先进国家来检验中药注射剂的治疗效果和毒副作用
·评凌峰医生在救治刘海若中的作用(重写)
·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中医骨科,强在哪里?(一)针刀和骨质疏松症
·从美国流行病学的成功范例看中医治未病的无知
·王国强的第四个错误:鼓吹中医算命看相工程(治未病)
·高强是第一个直面平民医疗困难的卫生部长
·我没有写过这篇文章
·中医不懂怎样治疗脊柱侧弯
·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的康莱特为什么在美国试了16个病人就试不下去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王澄
   
   美国的医疗体制建立在医生赚钱“by service”的原则上,看一次病拿一份钱。这样医生看病的积极性很高。对于社会来说,能及时地解决看病问题,病人不用等,没有看病难看病烦的问题。但是,美国有看病贵的问题。美国国富民富,所以看病贵的问题并没有到了不解决就活不下去的地步。
   

   加拿大是公费医疗,区域控制,分级管理,是中国应当走的模式。这种模式的好处是1。不需要医疗保险业的参与,就少了给第三者付钱。医疗就是医生和病人之间的事,回到原始模式。2。医生看多看少拿钱是一样的,所以医生能少看就少看,只要不出事就行。换作医生的话说,“少看病”只要科学合理就行。这样的态度不会刺激医疗行业的畸形高速发展,国家少花钱。3。一个小区的全部人口就分配给这几个医生和医院组成的医疗单位负责,所以,病人不会没人管。小区的医疗出了问题拿这几个医生和医院是问。
   
   我对中国的医改建议是公立医院先把全民的大病管起来,国家出钱给全民看大病。(一般认为需要住院治疗的病就是大病。)大力推动民营医院,病人到民营医院自费看大病,国家出给公立医院的一部分钱。比如在公立医院作一个阑尾手术国家出5000元,这个病人如果自费到民营医院作阑尾手术,国家给民营医院出2000元到4000元。希望有钱人到条件好的民营医院去,帮助国家解决一部分财政困难。(全世界的公立医院都比民营医院条件差,中国人把所有的事都弄错了。)
   
   中国要学习加拿大的区域管理的模式,最大的障碍是中国的区域和区域之间医疗水平不均等。但是,这也正是中国急需解决的问题。所以,可以通过推行加拿大模式解决区域医疗水平不均等的问题,先解决大区与大区之间的不均等,后解决各个小区的问题。
   
   中国太大,人口太多,可以先不管那些不需要住院的小病。以后有条件再说。
   (完)
   
   ----------
   附录1。陈玉。“享受”加国医疗:让人伤心的加拿大西医!
   附录2。加拿大医疗制度没有门诊是个大问题
   附录3。米笑。加拿大的医疗制度很虚伪
   
   
   附录1。
   
   “享受”加国医疗:让人伤心的加拿大西医!
   陈玉2009-12-03
   
   到了加拿大后,从很多朋友哪儿听到有关加拿大医疗的种种问题,但都还没有亲身体验过。但这次却意外享受了一下加拿大的医疗服务。
   
     由于几天来工作的忙碌,终于让我的一个老毛病复发了,无奈只好请假到家庭医生哪儿去看病,希望在这个先进的医疗环境下能有比国内更好的治疗方法。家庭医生在听完我的叙述后,立马开出了一个检查单,说先检查下吧,看了检查后确诊了再说。好吧,反正加拿大的检查免费,而且很幸运没有等很长的时间,3天后就进行了检查,不过这么快,似乎连家庭医生都感到惊奇。
   
     检查报告拿到后,家庭医生说情况不是很好,而且也确诊就是我所说的问题,所以给我约了一个专科医生,然后要我等他的电话安排预约时间,我问大概要多久,他说大概2个星期左右吧。天哪,我问那在这个期间我怎么治疗呢?家庭医生倒是毫不隐瞒的说没办法!我晕!按现在我的情况,在国内都可以住院治疗的啊!
   
     幸亏在加拿大还能找到备份的治疗系统—中医!,在朋友的介绍下,在多伦多找到一个中医,开始了和国内一样的中药治疗,还挺有效,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病情也好转了很多,趋于稳定。至于那个久久没来的西医专科医生,我也就慢慢淡忘了这个事情。但是就在首次检查后一个半月,突然接到家庭医生的电话,说专科医生有时间了,可以安排一个预约。又晕,这么慢,看病还有什么意义了?不过想想,约了这么长时间才能看,应该是个不错的医生吧,还是去听听人家西医专家是怎么治疗的,说不准有更先进的方法呢。
   
     于是又请假早早到医生哪儿,在前台那完成例行的登记后便坐下等待,今天看病的病人倒是不少(不知道平时是否也是这么多人),在过了预约时间大约 40分钟后终于听到我的名字。我的医生是一个中年华人医生,不过普通话不是很好(估计是在这边出生的)。随后开始了标准的问话,不过我发现他并没有仔细看过我的检查单,也许检查单太久了,已经没有仔细看的意义了。一直是问我现在的情况,我多次提醒他一个月前是很严重的,他才问了下我最近在吃什么药,当我和他说我在吃中药后,他耸耸肩膀说了声“我对中医是不了解的哦”,顿时我一脸尴尬,似乎搞得我这段时间和没吃过药一样。随后我干脆转变对策,改问他了,对于这种病,现在西医有没有什么好的,新的药和治疗方法呢,他给我写了目前使用的药名字,一看全是国内使用过的药物(这方面国内和国外估计接轨的很紧),不过我说,这些药我都用过有些副作用,不是很好就不用了。他立马生气的说,谁说的,谁让你停用的,据我所知没有你所说的副作用。又是一脸的尴尬,心想,本来就是有副作用嘛,国内医疗界早就提到了吗。无奈最终也没问出有什么好方法,于是我小心的问了下,那你建议我该怎么治疗呢,他马上反问了我一句,不是我建议,而是你想怎样治疗?我无言而对。
   
     无奈下,我只好客气的说了下,我先看看情况,如果需要再和你联系吧。临走的时候他又顺带问了下我吃的中药有没有名字,是不是包治百病的那种?彻底晕了!!
   
     这次看医给人带来的失望和伤心,先不说等待的时间,就是他们西医对中医的盲目排斥就让人感到伤心。在国内至少我所遇到的医生,无论中医和西医都主张中西结合的治疗。虽然中医治疗有他的不精确性和不确定性,但是如果用药正确是可以得到比西药更好的治疗效果,而且少副作用,只是我们对许多的草药还不了解,但不能就此为理由而否定他。真希望有些老外也可以认真的看看外面的世界和外面的科技,多了解些他们不知道的东西。说真的,这一点其实中国人做的比他们好。
   
   
   附录2。
   加拿大医疗制度没有门诊是个大问题
   
   送交者: adeline 2009年12月02日00:29:39 于 [Bay客论坛] 发送悄悄话
   要么去找家庭医生,要么把急诊当门诊。
   
   家庭医生那里只能对病的表面现象做最基本的简单判断,因为缺乏化验和其他各种数据,很多时候解决不了问题;家庭医生给开单子,又要跑去别的地方做检查,很多时候检查结果快则2,3天,慢则一周~2周检查结果都出不来;而且家庭医生还不总是开单子作化验。
   
   这个没有门诊制度,是个大问题。我看也不可能改过来。
   
   
   附录3。
   加拿大的医疗制度很虚伪 2009-12-03
   米笑
   
   在几个国家生活过,领教了不同国家的医疗系统。加拿大的医疗系统被认为最好,但是比较一下,发现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谈到中国的医疗系统,有一个人我永远忘不了。我是在东北农村认识他的。远看,他家的房子院子和周围的人家没有区别。走近就发现与众不同:干净,特别的干净。没有鸡鸭猪狗之类的嬉闹,也没有储存农产品的凌乱。进屋一看,立刻明白什么叫“家徒四壁”,他的所谓家,简直就是一个空房架子。可是他一站起来。就让我眼睛一亮。他大约一米八十的个子。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皮肤白里透红。“英俊”或者“帅”已经不够形容了,那得叫漂亮。当时脑子里跳出来一个词是“玉树临风”。本来就听说他是公社中学的“男校花”,但是也没有想到会这么漂亮。问他为什么老待在家里。他苦笑一下说,我得了肺结核。我一惊,问他看过病了吧?他说,看了,我打过青霉素,一打就好,可是没有钱再买药,大夫不给治了。看我吃惊的样子,他好像是安慰我的说,其实这种病住院一治就好。我清楚的看出他的无奈和向往。无语,我默默离开。大队医生告诉我,给他买药一个月,就把全大队一年的医疗费用完了。所以只好停止治疗。也难怪,医生“赤脚”可以,“赤手”是万万不可以的。几个月以后,听说他死了。死于一个人类早以征服的疾病。死在一个“穷”字上。因为怕传染,在我看到他的时候,其实所有人已经离开他了,我都有些怀疑他是饿死的。
   
   他是第一个让我知道什么是“穷”的人。看到了没钱苦命,有病要命,没钱又有病只有送命的现实。现在中国农村依然是医疗不足。城市里却是是过度治疗。国内的老医生告诉我,现在凭老经验看病已经不行了。开出的药买不到。因为他开的药都是又便宜又有效的“普药”,但是利润低,所以市场上没有货。医生只能在不断更新的药单子上根据说明书挑选,不可能真正知道效果。等你刚刚了解某一种药物的效果,新的产品就把它取代了。药品更新的快,价格就升的快,苦了老医生,更苦了老百姓。在中国,有些是赤裸裸的对病人掠夺,有些是对穷人的忽略。但还算是不遮不盖。
   
   和中国不同,加拿大是发达国家。医疗系统是全民医疗保险。据说在医院里,百万富翁和要饭的人享受完全相同的医疗服务。实际上,这就象一个美丽的泡沫,当你碰到它的时候,它就会破灭。让我知道这一点的是我在蒙特利尔认识的一个人。
   
   邻居说他的朋友肺癌晚期,知道我在医院工作,问我有什么办法。正好参与一个肺癌新药的临床试验项目,想看看他是否愿意参加。朋友就带我去和他谈谈。到他的家的时候没有人答门。邻居打电话找人。我就想像着一个垂死的人如何躺在家里等待生命终结的悲惨情景。忽然,一辆小卡车风驰电掣的开过来,吱的一声停在我们旁边。车上跳下来一个工装打扮的东欧小伙。个头不高,身体单薄。满面春风的和我握手,连连道歉说,活太忙,耽误了。我说先看看病人吧。他说,就是我呀。我大惊,这大概是史上最“牛”的晚期肺癌病人吧,他居然还工作,而且是体力工作!他若无其事的样子很难和晚期肺癌联系到一起。当谈到病情,他变得黯然神伤。感觉就象从春天一下就进入了冬季。他告诉我他一大半的肺已经丧失了功能。我问他的治疗情况,让我难以置信的是,除了是英文以外,他的回答和那个东北帅哥极其相似:可以报销的药用过了,医生推荐的自费药他没有钱买。医院停止治疗,他只好回家等死。对于临床试验,他问我延长生命的可能性有多大,眼里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我老老实实的告诉他可能性不大。他说我只有不到6个月的时间,不想再被当做小老鼠一样做试验,还是尽量挣些钱留给家里吧。实际上,很快他就不能工作了。他是死在人类还不能治愈的疾病,但是在一个发达的国家里,仅仅因为没有钱,就享受不到发达国家的医疗水平的治疗,还是让我十分震惊。进一步了解了一下加国医疗的细节,我吃惊发现,钱在医疗过程中原来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