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
杨恒均之[百日谈]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这个10月5日是澳大利亚劳动节,小儿子将参加由他们老师合办的音乐会的钢琴演出,这还是自从儿子几年前学弹钢琴后第一次登上大舞台独奏。于是我起了个大早,盛妆出席。临到儿子上场时,我发觉自己心情之激动,竟然超过了当年自己登上大舞台时……
   
   
   
   在他这个年纪,我已经多次登上舞台,最早是文艺表演,记得当时我上台时众星捧月似地站在载歌载舞的小同学们中间,只因我高举着那些比我还高大的画像,有毛主席像,有雷锋的像。后来再上台就是表演吹笛子和拉二胡。独奏二胡的时候已经上初中了,那次登台成为迄今为止我记忆中最难忘的一幕,那一年我已比眼前的小儿子要大好几岁了……

   
   
   
   当时我登上的虽然是露天土舞台,却硕大无比,而且下面有成千上万的街坊邻居、学生和公社社员;如今儿子登上的舞台却要精致得多,是靠近悉尼歌剧院的悉尼音乐厅,观众大多素不相识,还有一半是洋人。当时,我独奏二胡;如今,儿子弹奏的是钢琴——一钢琴有很多键,每次都听得我满耳满脑嗡嗡响,挺震撼,可只有二胡的两根弦,才能连接我的心弦。
   
   
   
   上次儿子见到我时可怜巴巴地问,Daddy,我可以不学钢琴吗?听得我都有点于心不忍了,于是问他,你不学钢琴,那你喜欢什么?他毫不犹豫地说:游戏。
   
   
   
   也许是因为我在他这个年纪时(上个世纪70年代)没有游戏的缘故吧,无论是笛子还是二胡,我都是被它们的声音吸引而主动要求学习的(学习二胡有我老师的引导,推荐读者阅读《我的老师李广学》)。练习拉二胡的第一年里,手上就脱了两层皮,那时我和现在的儿子差不多大。
   
   
   
   学钢琴要考级,请收费不菲的私人老师辅导,过一段时间考一级。当他们说某人弹钢琴的级数很高,意思就是很厉害。如果说某某人是钢琴王子了,那意思就是说可以到鸟巢去表演,可以去为高级领导人的孩子做家教,可以去为外国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独奏——
   
   
   
   哪里像我生活的那个地方,还有那个时代啊!记得我有一位表哥,他是搬运煤球的工人,会吹箫。有一次母亲对我说,你看啊,你那表哥一吹箫,隔别的老太太就抹泪……表哥不搬煤球的时候,就能够把箫吹得如泣如诉,总能挑起邻居老太的伤心事儿——那时的邻居老太,谁没有伤心的事儿呢?我不知道吹箫是否也能够考级,如果能的话,那评定最高一级箫声的标准一定是看能不能让邻居的老太伤心落泪吧?
   
   
   
   我刚开始练习拉二胡的时候,邻居的叔叔总是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调侃道:鸡还没有杀死啊?两年后,当我再在走道或者院子里拉《良宵》和《二泉映月》的时候,匆匆而过的邻居们的脚步越来越慢,脸色越来越凝重,终于有一天,那位说我在“杀鸡”的叔叔走过来小声抱怨道,小小年纪怎么拉得这么悲悲切切的?怪难受的,你还是拉《赛马》吧……
   
   
   
   《赛马》是歌颂社会主义建设日新月异的二胡独奏曲,我拉得很好,总是在表演或者人多的场合拉,可我并不喜欢。父亲告诉我,中国的二胡只适合拉那些哀婉凄凉的曲调。所以,独自一人或者我想独自一人的时候,我最喜欢拉《二泉映月》,一遍一遍地拉,先是把大人们拉得心情沉重,最后,拉得小小年纪的我也悲从中来。拉到动情处,眼睛和脑子里不再有二胡,也听不见乐声,只有一位瞎子老头牵着那位衣不蔽体的小女孩在凄风苦雨中蹒跚而行……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还不那么懂事,但从我每一次都能用二胡的琴弦拨动大人们的心弦来看,成年人心里大概都和我们这些孩子一样,藏有隐痛,活得并不开心,那是一个哀伤的年代。
   
   
   
   在那个哀伤的年代我选择笛子和二胡显然不是心血来潮,那时虽然还没有武侠小说,可我从小就期盼自己怀揣笛子,仗笛天涯,看到山清水秀的地方,就盘腿坐下来吹奏一曲,碰上人间路不平,就抽出长笛当剑……
   
   
   
   可惜由于人小气短,我不得不放弃笛子而改学二胡——没想到就此早早结束了少年气盛的幻想,而从此沾上了二胡特有的苍凉。上大学和参加工作后,我已经不再拉二胡了,然而,每当行到人生的十字路口,我脑海里就有那几首伴随我走过少年的曲子萦绕——我隐约能够辨析出那正是我当时拉出的音韵。我的二胡,我的音乐,让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长大,也让我在长大后的今天,依然有一颗年轻的心!
   
   
   
   也许这正是我期盼儿子能够学好一门乐器的原因吧。我希望他能够从乐器声中感受到未来的振颤,而在未来到来的时候,也不会淡忘过去的岁月。然而,不一样的舞台,不一样的时代,不一样的地方,不一样表演,甚至还有不一样的我,以及我那不再一样的心情。我,拿什么来说服儿子热爱钢琴、热爱音乐?
   
   
   
   当我的思绪在三十年的时空间飘来荡去的时候,儿子的表演结束了,小小的他站起来,一本正经地鞠躬,掌声响起来,这一刹那,我知道,只有掌声依然没有变……
   
   
   
   杨恒均 2009/10/5 悉尼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