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爱国贼老杨同志在悉尼歌剧院与悉尼大桥前穿着绣有国旗的爱国服开始了他的国庆长假,杨氏格言:只要在海外不回去,我也可以永远爱国!)
   
   中秋要到了,国庆长假期也来了,我喜欢五仁月饼,但不敢吃了;海外华人们庆国庆大摆筵席,我也不敢去了,我很郁闷啊!
   

   
   
   这事源于前两天我自作多情之举。我的两篇与共和国一起忆苦思甜的文章贴了两张我年轻时的照片,结果立即引来一片赞叹:帅哥啊,潇洒啊……就在我晕晕乎乎自鸣得意的时候,来信、评论和留言的话锋急转直下:老杨,这是你吗?老杨,你年轻时候真好看啊;天啊,看了你的照片,知道了什么叫岁月不饶人啊;真不敢相信照片上的小伙子是你,你该减肥了;肥猪……
   
   
   
   我很郁闷啊。我长的这样子,也就对得起自己,所以,如果有人拿我和别人比,说我长得太对不起观众了,我即便不服气,也不会吭声。可是现在人家拿过去的我来“攻击”现在的我,我就要跳起来回击了,反正也不会误伤其他人嘛。
   
   
   
   在44岁人生的旅途上,我一辈子都在战斗。我与之战斗的最大敌人不是外界的,而是内心的。或者这样说,当下的我一直在与过去的我搏斗,每打败一次过去的我,我就得到一个更新过的我。正因为这样,我始终认为现在的每一天都比过去更有意义,而未来的每一天也将比此时此刻更令人期待。
   
   
   
   可在网友的眼中,我却被自己那两张老照片“击败”了。说实话,我自己一直没网友看我照片时的那种感觉。看到镜子中那张故作沉思却难掩苍凉的44岁的脸,再对照十几二十年前的老照片中的那个我,我更加喜欢镜子中的那张脸,因为那张脸上刻满了经历和想法。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有这个感觉,我的这个感觉不但是对我自己,就是对一些大牌明星,包括周润发以及好莱坞的那几个我喜欢的明星,仅仅从外表上来说,我也确实是更喜欢他们四五十岁时的样子,而不是年轻时英俊潇洒的他们。当然,我坦诚,这感觉仅仅限于男明星……
   
   
   
   这种心理会不会是变态的、不健康的?例如,会不会是因为我青春不再了,从而内心生出的一种自我保护?我想,应该有这个可能,心理医生不妨解读一下。不过,即便如此,对于我本身来说,这种“变态”也不失是一件好事。因为这种态度的调整让我很乐观地生活在当下,并怀着期待的心迎来每一天。我很难想象,那些对着镜子顾盼自怜的女性,总是在青春将失的惊恐中度年如日,这样的生活,何来的快乐?
   
   
   
   最早让我感觉到对自己的年龄挺“自恋”的是有些青年网友的来信,那些网友年龄不大,有的二十多岁,有的可能只有十多岁,他们来信不是骂我,而是写类似如:你都那么大把年纪了,该休息了;你老了,看你那个年老的德性,头发都稀少了……你这样的年纪还写这种文章?你以为你还年轻……
   
   
   
   这些年轻人可能一时无法接受我文章中的某些观点,可又无从驳斥,于是以他们的方式写信来刺激我,伤害我,让我感到自卑,从而痛不欲生,不再写文章。可他们的信并没有达到效果。很多年轻人并不了解我,每当回首少年、青年和壮年时代,多少次艰难几乎跨不过来,多少次变故差一点让我看不到第二天的阳光,多少次自以为无法承受的挫折几乎让我放弃,但我都一一挺过来了,而且,一路走来,虽然满身的伤痕,却也有满心的积累。
   
   
   
   我44岁了,不但依然还活在人间,而且虽然身材不高大,却仍然可以独自站立——你以为这很容易吗?在我有限的人生里,我亲眼看到那么多年轻人浪费掉自己的青春,看到太多成年人未老先衰,看到那么多老年人虽然还活着,其实已经死了。如果你去查一下记录,你会看到有多少孩子并没有活到成年,有多少人在三十而立的时候就开始拜倒在权力的脚下,又有多少人到了四十而不惑的时候,却在精神上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尊严……
   
   
   
   我们为什么羡慕年轻?那是因为你们有一个光明的未来,那是因为大多数被时代耽误的中老年人相信你们会活得比他们那几代人要好,你们有更加光明的未来——但你能肯定地告诉我,你们有吗?
   
   
   
   我祝愿每一个年轻人都有美好的未来,但我对自己——对自己的老年,却依然怀着惶恐的心。有时,当我看到七、八十岁的老年人,如袁伟时、茅于轼,以及我的父亲时,我甚至有些嫉妒他们,我不知道在这个被污染的世界,我是否能够像他们那样活到那么大把岁数,我更不知道,在这精神被污染的世道,我活到八十岁的时候,是否能够像他们那样依然可以迎风挺立。对于我来说,如果我能够预见到自己活到八十的时候,不再有一颗年轻的心,也失去了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精神,那么,今天,我不知道是我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好了,各位,装13(B)到此结束。以上可以看成是我的国庆节感言,也可以看成是老杨进入中老年的人生宣言。很不好意思让你和我一起紧张了一把,下面来点世俗的、通俗的和庸俗的。
   
   
   
   我不能对“民意”视而不见嘛,我察看了读者对我照片的评价,收集了一些意见,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我真的有点发福了,如果再不减肥,甭提什么独立人格和自由精神了,如果没有好的身体,杨氏格言怎么说来的?身体之不存,精神将焉附?所以,我决定减肥,耶——
   
   
   
   可是,说到减肥,我就又郁闷了。我不是没有减过,都第N次了,有时怕自己坚持不下去,还搞了仪式,请朋友帮忙监督。接二连三、反反复复,朋友都腻味了,见到我就调侃道:老杨头啊,今天还是明天又要开始减肥?
   
   
   
   我年轻时候干过很多事,都比较成功,但也有一个问题,就是缺乏恒心。所以,后来发现我的“辈分”是“恒”字辈的时候,我喜出望外,连忙把这个“恒”字加到我的名字中,一举两得,我更看重的是:持之以恒!
   
   
   
   不知道是这个“恒”字作怪,还是我真正长大了,成熟了,我坚信,我会有恒心走完我选定的路。我的读者换了一波又一波,有时突然有一位老读者写来一封信:天啊,你竟然还在写没有任何收入的博客?而且还在讲那个永恒不变的主题(民主、自由和法治)?你到底要写多久?
   
   
   
   不过,我也有非常沮丧的时候,那就是与我对世界充满好奇与追求相同,我的那个胃口一直“如狼似虎”,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我不喜欢吃的东西,杨氏格言怎么说来着?如果给我一个无底洞的胃,我能把整个世界全吃下去……
   
   
   
   对我自己来说,以前要减肥主要是出于健康考虑,遵照医嘱。你看看,人家六十岁了,还活得好好的,那么,为了我六十岁的时候,还好好地活着,我也要减肥。再说,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你活得长,还是我活得久……
   
   
   
   当然,现在看来,还要加上一个我忽略了的目的:也不能太对不起年轻读者的眼球。相貌是父母所赐,我无能为力,但胖瘦却应该是我自己做主。
   
   
   
   中秋要到了,国庆长假期也来了,我喜欢五仁月饼,但不敢吃了;海外华人们庆国庆大摆筵席,我也不敢去了,但我不再郁闷,我要利用这个国庆长假期,绝食、减肥——耶……
   
   
   
   
   
   杨恒均 祝贺各位中秋与国庆长假期快乐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老杨同志在墨尔本yarra河旅游留影,这条竟然是缺淡水的墨尔本最大的河,被称为墨尔本母亲河。相比地大物博的中国,看看 我们的母亲河——雄浑的黄河与缠绵的长江,可怜的墨尔本母亲河看上去更像是二房、姨太太,杨氏格言:如此小巧、精致和秀气,这分明是二奶河耶。。。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