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王藏文集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首发稿)
   
   

   文章摘要: 圣洁,高贵,绝顶的孤傲,大爱大恨的慈悲 / 安答也是这样的,辉煌的流放之后必如王者归来
   
   
   作者 : 楚狂,
   
   
   發表時間:12/17/2009
   
   
   
   临睡前,偶然打开自由圣火,头条
   
   “青年诗人王藏被警方强行羁押”
   
   也就是说,我的安答被几个烂眼带走了
   
   烂眼者,吾乡方言,对警察的蔑称,绝对贴切
   
   ——只有眼睛溃烂的人,才会不分黑白
   
   
   
   安答被带走的时候
   
   我正在人满为患的图书馆里
   
   殚精竭虑地构思心血之作
   
   在英语单词、马哲毛邓考试要点的默诵声里
   
   我狂想着自由人性华夏风情旷世之美的绝地重生
   
   并许愿只要心血能够结晶就算让警察带走也情愿
   
   
   
   安答被带走了,我首先想到的是小念慈
   
   安答一无畏的热血男儿,小小羁押何惧
   
   倒是念慈,被多人误认为我儿子、无比可爱的小天使
   
   好像从小就要受到神的试炼似地
   
   先是妈妈因为世俗力量的拨弄梦境一样远离
   
   现在又要暂别爸爸,暂时听不到他的歌声
   
   
   
   记得初读安答那首以诗王的吞天吐地气度
   
   对伪王胡某人大声地说了几句人话的《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我发短信说此诗让人热血沸腾很是痛快
   
   安答的回信恶兆一样简短:诗为知己吟,保重
   
   我本想习惯性地总像带着某种预感似地说你更应该保重
   
   最后没发,结果现在我只好第一次以顺服掌权者的充分善意祈祷
   
   也是奉命行事的警察们,对我安答的手段不要太卑鄙
   
   最好最好,作为七尺男儿的你们,也能像他一样有种
   
   
   
   对安答的斟酌再三才改定的笔名“王藏”
   
   我很喜欢把它反过来读成“藏王”
   
   因为这总是让我想起藏地的王者,翱翔于雪峰之巅的雄鹰
   
   圣洁,高贵,绝顶的孤傲,大爱大恨的慈悲
   
   安答也是这样的,辉煌的流放之后必如王者归来
   
   
   
   2009-12-16 深夜,不忍打扰室友,急就于被窝内
   
   
   【编注:安答,蒙古语,意为义兄、义弟。】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